【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长廊 > 辨析异端>正文

【护教】“三班仆人”真相(五)

时间:2017-12-26 03:32:46    作者/供稿:李世峥     来源:李世峥工作室    浏览次数: 字号:TT

七、“三班仆人”的罪恶
“三班仆人”的行为,已经严重危害到了教会的发展,也严重危害到了社会的安定。这些年的发展中,他们犯下了极大的罪行,血债累累、罄竹难书。《凤凰周刊》2006年第11期(总第216期),用了很大的篇幅报道了“三班仆人”的罪行,读此文字,让人毛骨悚然。现将本文对“三班仆人”之罪行的披露摘录如下。仅这段内容,也足够证明他们的邪恶。

2002年,“三班仆人派”在山东省菏泽市的几名信徒将正在河南省民权县传教的两名“东方闪电派”男信徒,绑架至山东曹县一个地下室中。3天后,两人被活埋在焦家位于鲁豫交界处的藕地里。

2002年2月,重庆市大足县万古镇一名“东方闪电派”信徒被“三班仆人派”的人绑架勒死,后抛尸荒山,至今身份不明。

2002年6月,“三班仆人派”信徒在甘肃省高台县正远乡兴村持刀将“东方闪电派”贾久林信徒砍伤,并将其拖上车,按倒在车内前后坐垫之间的底板上,贾在途中死亡。

2002年7月,一个叫柳艳萍的“东方闪电派”甘肃信徒被“三班仆人派”绑架到一个地下室里,遭到连续拷打审问,逼迫她交代“东方闪电派”的接待地点及活动情况。这名前酒泉制药厂的女工不堪忍受,上吊自杀。

2002年7月11日,“三班仆人派”信徒廉志富组织刘某、王某、刘某等信徒在重庆永川市大安镇花果山村,绑架“东方闪电派”信徒唐某、钱某。几天后,钱窒息死亡,唐也被勒死,两人尸体被装入编织袋,被抛至该县一个水库中。

2002年11月,“三班仆人派”在吉林省白山市的信徒认为一个女房客疑似“东方闪电派”的人,遂将该女绑架关押。两天后,该女子被掐死掩埋。

2003年1月23日,“三班仆人派”信徒在黑龙江省伊春市发现“东方闪电派”一个刘姓信徒。刘被关押在一个零下十几度的地下室,不断遭遇暴打。次日凌晨,刘死亡。其尸体被焚烧,未烧尽部分被运走处理。

2003年1月,一个新加入“三班仆人派”的大连市某汽运公司女售票员被怀疑是“东方闪电派”的卧底。该女子在数天拷问后称自己是卧底,试图收集信息和接近绑架徐文库,她很快被拉到庄河市鞍子山乡一座山上,掐死后掩埋。

2003年2月17日,“东方闪电派”张成立和一个叫刘德东的信徒被“三班仆人派”发现,张被掐死。被捆绑的刘和张的尸体一同放进轿车的后备箱内,刘窒息死亡。

2003年3月27日,辽宁省东港市一个叫谷均忠的“东方闪电派”信徒被怀疑用女色诱骗“三班仆人派”的信徒。几天后,谷在该市一个理发室被打倒掐死,尸体被拖出掩埋。

2003年3月29日,“三班仆人派”山东省滕州市的信徒发现“东方闪电派”信徒邱启玉,对其实施绑架,关押在一个地下室里。后在运到曲阜市时,邱已窒息死亡。

2003年3月30日,“东方闪电派”信徒王秀芬、张学军在山东省禹城县传道时,遭遇“三班仆人派”狙击。两人手脚被捆绑,装进编织袋,被抛入滨州市滨城区一条河里淹死。

2003年初,“东方闪电派”在吉林长岭县的信徒李亚贤在自己家中,被几个“三班仆人派”信徒打倒、掐死,尸体被拖出掩埋。

2003年4月,重庆市武隆县一个叫应永江的盲人被发现是“东方闪电派”的信徒,他试图说服“三班仆人派”信徒脱教。数名“三班仆人派”信徒携带开山刀、二节棍等工具,连夜驾车闯入应家,应在一顿乱打之中死亡。

2003年12月某日,“三班仆人派”报复一个脱离该教派的贺姓信徒,一个叫王祥的山东信徒和另外一人奔赴江西贺的住处。某日凌晨,两人攀墙进院爬上贺家二楼阳台进入卧室,用装满石块的细长布袋猛击睡在床上的贺氏夫妇,王跳上床刺杀贺数刀,贺失血过多死亡。

2004年1月28日,“三班仆人派”信徒王军、贲忠海、刘志学冒充警察闯入脱教后加入“东方闪电派”信徒张焕萍家,将其绑架并杀害后用雪掩埋。

“三班仆人”,这是一个背离《圣经》的异端,亦是一个充满血腥的邪教。然而,这样一个作恶多端的组织,竟然能横行这么长久的时间,不得不令人痛心,令人叹息!“三班仆人”的这些成员,竟然心甘情愿地为那一群只为骗财骗色的恶人而倾家荡产、舍生忘死,这不得不促使我们思考。这一群人,难道真的只是一时糊涂而上当那么简单吗?我想不是!从这样的现象中,让我看到一个事实,就是人们的心灵空虚,真的需要信仰,当这种需要不能得着供应的时候,就有可能因饥不择食而误入歧途。因此,当一个个异端兴起的时候,应该成为对今日教会的一种鞭策。当我们认真做好宣教和牧养工作的时候,异端问题便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果然如此,我们不但能在上帝面前坦然无惧地交账,也能为社会的安定和同胞的安全做出一定的贡献。(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