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长廊 > 综合其它>正文

【深度】上帝既是全能而慈愛的, 為何世上充滿苦難?(1/3)

时间:2018-08-04 02:05:08    作者/供稿:张远来    来源:QT灵修    浏览次数: 字号:TT

不是上帝要消滅邪惡卻辦不到,就是祂能夠辦到卻不去辦,或者是祂不能辦到也不想辦到。如果祂要辦卻不能,就是祂無能;如果他能而不辦,就是祂失德。然而,如果上帝既能夠,又要消滅邪惡,為何世上還有邪惡?
——古希臘哲學家 伊壁鳩魯

如果沒有上帝,為何有那麼多良善?如果有上帝,為何有那麼多邪惡?
——奥古斯丁

伊壁鳩魯的話似乎有些道理,我們常常糾結一個問題,為何全愛全善全能的上帝容忍世界的邪惡與痛苦的存在(本文把邪惡和痛苦放在一起談)?祂既然全愛就應該消滅邪惡與痛苦,祂既然全能祂就應該能夠消滅苦難。但為何慈愛而全能的上帝卻容許世界的邪惡和痛苦存在?看到那許多無辜的人民遭遇無辜的苦難,看到ISIS兇殘地屠殺手無寸鐵的老百姓,甚至就是信靠上帝自己的基督徒,我們很難沒有這樣的疑問。上帝既然是慈愛而全能的,為何世上依舊充滿苦難、不公和邪惡?本文就嘗試探討這個問題。

上帝既是全能而慈愛的,
為何世上充滿苦難?(1/3)

苦難的存在不是上帝不存在,
而恰好是上帝存在的有力證據

苦難恰恰是公義之上帝存在的重要證據。天主教神學家、哲學家克雷夫特說過:邪惡和受苦的證據實際上可以用來支援上帝的存在 。為何如此呢?這可以從康得的道德論來解釋。當我們因為世界的邪惡和苦難之存在而遷怒上帝的不作為,而宣告上帝不存在時,我們其實是相信世界有一個美與善,公義與邪惡,平安與苦難的區別和標準的。至少我們心中有個美善、和平、公義的標準,而當世界並非如此時,我們就有一種不安、醜惡和邪惡的痛苦感。我們是在相信,這個世界不應該存在邪惡與苦難,而應該是美善與和平的。我們的裡面是有個絕對美善和平安的標準,而後才有了對邪惡與苦難之存在不滿和不釋然的情緒。上帝就是完全的美善的存在者。故,我們對邪惡與苦難的不滿,恰恰證明了上帝的存在。你看,任何苦難和邪惡不滿的人,往往都會質問上帝,這依舊證明,人心深處有個上帝依稀的記憶。正所謂,冤則呼天,痛則呼娘。這是上天賦予人的本性。

棄絕上帝而惹的麻煩,
也不能讓上帝來買單
從另一個角度看,你無法選擇找到哪個苦難是上帝製造給你的。上帝原造的世界是完美的,沒有動物吃動物,也沒有欺壓和疾病。是人類對自由意志的誤用,及選擇了對上帝本身的叛逆而導致了痛苦。即使我們從概括性的歷史看,人類依舊是有上帝的信仰主導的文化中才有最少的痛苦和麻煩。

上帝把一個創造完美的世界交給人類管理,祂也賦予了人類管理的能力和權柄,也將管理的法則和可能發生的任何可能性都通過聖經和祂給人類的理智告知了人類。可是,因為人的人性和敗壞,敗壞了上帝創造的世界,不聽上帝的警告,給自己製造痛苦了,又怎能抱怨上帝的不作為?換句話說,上帝把一個完美的東西交給人類管理,人類的自私,掠奪,每個人都渴望超越他人的貪婪,為自己製造了很多痛苦,而後,我們又希望把這個製造痛苦的責任推卸給上帝。這是不合理的。

美國著名牧師葛培理的女兒安妮,于911恐怖事件後被美國某電視臺邀請出席節目。主持人單刀直入問:“為何神會讓此等悲劇發生?”安妮一針見血地談及了這個問題的本質所在︰
我深信神跟我們一樣,為此事極度痛心。但美國人在這些年來,將神從學校中趕走、將祂從政府內踢走、將祂從我們生活中剔走。我相信神只有默默地從我們的生活中無奈淡出。

當初是我們自己叫神離開,為甚麼現在又要問祂到底在哪裡?

為甚麼我們有權質問神,為何不保護美國人?

不如讓我們回顧美國這幾年的道德發展,好嗎?

某年,有人提出,學校內不可祈禱,因為學校應宗教中立,學校無權要求學生祈禱。我們說︰「沒問題!」
某月,有人覺得教導人「不可殺人、不可偷盜、要愛鄰舍」的聖經落伍,不如把它從學校中拿走。我們說︰「沒問題!」

某日,有人說︰「孩子的自尊心很脆弱,我們不應使用體罰。」(說這話的人,他的孩子最終自殺身亡。)我們說︰「沒問題!」

某刻,有人說︰「時代變了,老師、校長不應責罰學生,學生承受太大壓力了。」因怕惹怒家長,引起傳媒報導,學校不敢處罰學生。我們說︰「沒問題!」

又有人說︰「孩子有人權,他們有權接受墮胎手術,更沒有責任通知父母。」我們說︰「沒問題!」

他說︰「與其閃閃縮縮,不如主動教孩子如何使用安全套。反正孩子都是好奇嘛,婚前性行為,沒甚麼大不了!」我們說︰「沒問題!」

有人說︰「工作跟私人生活應分開,只要那總統能搞好經濟..... 我們幹嗎要管人家的私生活?!人人都有私隱嘛!」我們說︰「沒問題!」

有人說︰「流覽色情網站是個人自由,即使是兒童色情網站又如何?這都是個人言論自由,關你甚麼事!」我們說︰「沒問題!」

有人說︰「現代人應有開放思想,電視、電影的色情、暴力,只不過在反映社會實況。關於毒品、強姦、謀殺、 ! 邪魔的歌詞,也不過是宣洩情緒、紓緩壓力......為何要大驚小怪?想做就去做嘛!」我們說︰「沒問題!」

成年人為社會訂下以上種種「社會制度」後,我們又要追問︰為甚麼現今孩子沒有良知?為何孩子持槍殺人?為何13歲的孩子已為人父母?為甚麼911慘劇要發生?

神無奈地答︰「孩子呀!是你們不許我踏入你們的生命。」

若細心思索,不難發現這一切是我們自己做成的,我們親手摧毀了自己所栽種的。

有趣的是,人們離棄神,卻又質問神為何整個世界正走向地獄的門口。有趣的是,我們相信報紙所說的,卻質疑聖經上所說的。有趣的是,你可以透過電郵發出笑話,並且很快被廣傳,但當你發出與神有關的資訊時,人們卻猶豫。有趣的是,不雅及色情的文章在網上自由地發放;但在學校及工作環境中,對於神的公開討論卻被抑制。

上帝原本創造了一個完美的世界給人,但人卻寧可選擇對上帝的悖逆,而棄絕了上帝的本身,從此產生了罪惡。公義的上帝必然要對罪惡進行審判,不是審判引發了痛苦和邪惡,而是人的邪惡與痛苦導致了審批。(創世記第2和第3章)從此,罪惡和痛苦就進入世界,每一代的人都繼承了罪的後果和罪性(羅馬書1章18-32節;5章12,15,18節)。而這種罪性愈演愈烈,為自己製造了痛苦。我們活在這個封閉的世界中,享受其帶來的資源,當然也會經歷其中的痛苦。這不是上帝的責任,是人自身的責任。

不是上帝,是人自己製造了痛苦。上帝許可了人自由意志的選擇為自己帶來了苦難,但祂為人類承擔了苦難而忍受了苦難,甚至祂從人的惡中顯出自己的善來。愛古斯丁說過:“既然神是最高的善,祂不會讓任何邪惡存在於祂的工作之中,除非祂的無所不知與至善甚至能從惡中取出善來。” 也就是說,即使在人的惡中,上帝依舊最終帶出祂善的結果。這一點我們將在下面談到。

上帝許可一部分人的苦難
是給你表達愛心的機會
犯罪既成事實,痛苦也就成了必然。當上帝的時間表尚未來到的時候,祂還沒有最終消滅痛苦,祂便許可一部分人的痛苦,給人類一個表達愛心的機會。箴22:2 富戶窮人在世相遇,都為耶和華所造。箴19:17 憐憫貧窮的,就是借給耶和華;他的善行,耶和華必償還。祂允許貧窮的存在,是要給我們一個向窮人伸出援手的機會。施捨和慈善即是對弱者的幫助,也是我們自己能以行善而喜樂的機會。祂讓罪人能以學習彼此相愛,學會彼此體貼 ,就在不完美的世界中創造更加的完美。

在舊約時代,上帝告訴以色列人:
利19:10 不可摘盡葡萄園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園所掉的果子;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

利23:22 “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

申24:19 “你在田間收割莊稼,若忘下一捆,不可回去再取,要留給寄居的與孤兒寡婦。這樣,耶和華你上帝必在你手裡所辦的一切事上賜福與你。

申24:20 你打橄欖樹,枝上剩下的,不可再打;要留給寄居的與孤兒寡婦。

申24:21 你摘葡萄園的葡萄,所剩下的,不可再摘;要留給寄居的與孤兒寡婦。

我們看到上帝不僅顧念這些寄居者和孤兒寡婦。同時,祂甚至要我們仁慈地善待自己的牲畜,箴12:10 義人顧惜他牲畜的命;詩人宣告:詩36:6 你的公義好像高山;你的判斷如同深淵。耶和華啊,人民、牲畜,你都救護。出23:19 “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為了保持生態的平衡,和向動物顯出愛心,聖經甚至吩咐人:申22:6 “你若路上遇見鳥窩,或在樹上或在地上,裡頭有雛或有蛋,母鳥伏在雛上或在蛋上,你不可連母帶雛一併取去。申22:7 總要放母,只可取雛;這樣你就可以享福,日子得以長久。

我們簡單羅列上述經文,讓我們看到上帝是仁慈的上帝,不僅祂自己仁慈,也教導我們要仁慈地對待人事物。顯出我們愛心的憑據。新約雅各書1:27告訴我們:在上帝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耶穌也告訴我們,對人之愛,給人以恩,就是對上帝之愛,給上帝以恩(太25:40)。

上帝為何允許苦難尚在,也是在試驗個人,給我們一個表達愛心的機會。楊腓力(Philip Yancey)先生說過:“要醫治一個人的傷痛是沒有什麼神奇的方法。最主要的是這樣的人需要愛,因為愛能發掘需要的所在 。”實際上,往往,正是那些感恩接受苦難的人,才是真正關心苦難者的人,而那些以苦難的名義向上帝抱怨的人,並不一定是真正關心受苦者的人。坦布林頓極力以世界的苦難為名詆毀上帝的存在。他卻住在多倫多中產價級的“屋頂公寓”的豪宅裡,家裡有僕人侍候 。而同時期,家境寬裕的德蕾莎修女卻放棄一切,終生服侍那些最貧困的麻風病人。甚至她的團隊有人甘願為此染上麻風病。看到苦難最多的是德蕾莎,關心貧病者最多的也是德蕾莎。那些抱怨上帝不作為或者不存在的人,你等不到他真正去關心有需要的人。而那些感恩上帝恩典的人,才是真正能以踐行基督之愛的人。正如甘.雅各在其著作《如果沒有耶穌》一書中觀察到的:慈善恰恰是來自信仰基督的教會 。

今天,這世界確實充滿各樣的痛苦與災難,我們的責任不是怨天尤人,而是實實在在地關心我們身邊有需要的人。用我們的愛心,減少他人的痛苦。用我們的公正抑制邪惡的滋生。

上帝不是惡的製造者
是人對上帝賜予的
自由意志的誤用產生了惡

上帝並沒有製造痛苦,相反,是對上帝的離棄,是對善的或缺產生了惡與痛苦。人為何離棄上帝,而自找痛苦?是因為人誤用和濫用了上帝賜給人的自由意志。

你可能會想,既然上帝知道有自由意志就有可能選擇惡,而且上帝也給了人選擇的可能選項,那麼,為何上帝要創造自由意志,而且給人選擇惡的機會呢?

上帝創造了有自由意志的人,故上帝就要給人有自由意志的,在上帝之外的其他選項,不然上帝就是在剝脫人的自由意志,那樣的自由意志也是沒有意義的自由意志。正如克雷夫特博士所言:創造一個有真正的選擇的自由的世界,同時卻沒有選擇惡的可能,這是一種自我矛盾——一種沒有意義的虛無 。正如楊腓力(Philip Yancey)先生所言:“從聖經可追溯出罪惡與苦難之所以進入這個世界,是因著人類的一種偉大而可怕的特性──自由意志。”

另一方面,如果上帝創造一個沒有自由意志的人,那就不是愛的上帝的作為。那就等於是暴君的思維,是上帝剝脫了人的自由意志,或者上帝創造了一個自我滿足,歌功頌德的機器。上帝不能創造一個沒有人的自由世界。因為那會是一個沒有愛的世界,而愛是宇宙中最高的價值。沒有了愛,我們永遠不能經歷那最高的善。真正的愛——我們對神對人的愛,彼此相愛——必須去包含一種選擇。有了選擇,人就有了反向去選擇恨的可能性。

但上帝並沒有創造了人的自由意志(或者說,創造了有自由意志的人)便對人撒手不管。上帝給了人很多保護人自由主義的機制:

首先,上帝給予了能領受上帝話語的人清晰的教導和說明。讓人知道自由選擇的結果。

其次,上帝給了人理智和靈性,以及滿足人之需求的各種供應,讓人可以做出合乎理智的選擇。

第三,上帝藉著環境和其它人幫助我們相互提醒,避免自由意志的誤用。

第四,上帝知道自由主義誤用的結果,還給人預備了救恩,讓上帝自己代替人犯罪的後果——那一切的痛苦和死亡,讓犯錯的人還有可以悔改的機會,只要悔改歸正,就能得到赦免,而由耶穌基督承擔人犯罪的後果。

第五,上帝差遣聖靈住在我們心裡,給我們提醒,讓我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

由此看來,律法本是外添的,叫過犯顯多;只是罪在哪裡顯多,恩典就更顯多了。(羅5:20)。故此,我們不僅可以在罪惡和痛苦的背後看到上帝和祂的作為,罪惡之存在,邪惡尚未得到審判的本身,就是在證明一位仁慈而寬容的上帝的存在。正如聖經所言: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3:9)這個愛的寬容豈不正是上帝慈愛的證明嗎?試想,如果200年前耶穌基督來了,中國人就沒有機會聽到福音,今天耶穌再來了,很多第三世界的人依舊沒有機會聽聞耶穌的救恩。我們看到一個不完美的世界,即使它不完美,但依舊在延續著,在歷史的關鍵時刻,依舊在存在和維繫著,這本書不就是上帝恩典的明證嗎?

罪進入世界,上帝必要對罪惡審判,如果你認為是上帝的不作為造成了世界的痛苦,那只能證明,你對上帝的誤解,而他的審判與對人的寬容,讓我們看到了上帝對罪惡的干預,比如,祂審判男人要勞苦,女人有生產之苦(創世記第3章),或者對罪人的寬容(彼後3:9),讓人有機會悔改。而不是相反的上帝不存在的證據。

故,我們可以說,有自由意志的人的存在與自由意志的人製造了一個痛苦的世界,而這個世界還能維持,使我們能感知痛苦和渴慕福樂,這本書就是一個奇跡,就是上帝之公義與寬容的結果與其存在的明證。

苦難有可能來自
上帝許可的撒旦的攻擊

苦難另一個可能的來源是上帝許可的撒旦的攻擊。約伯受試探便是個活生生的例子。約伯是舊約中一個被上帝自己證明全然正直的義人。但撒旦向上帝挑唆約伯,說他的敬虔是功利主義的,是為了用敬虔換來上帝給他好處。隨即,一場賭局在上帝和撒旦之間為了約伯而展開。上帝信任約伯,故許可且限定了撒旦給約伯的試探和程度。因著撒旦的攻擊,約伯失去了財富、家人、健康和名譽(約伯記1-2章)。我們暫且不去分析約伯受苦的意義,但這個受苦的本身展示了一個基本的屬靈真實:即,上帝可能會許可撒旦的攻擊,而在祂的全能限定之下,讓信徒經歷可以承受的苦難。甚至,我們不一定可以清晰地表達出背後上帝的用意,但我們可以相信上帝的美善。也知道撒旦的攻擊有時會給人帶去痛苦和試探。

聖經中還有很多類似的例子,比如,在猶大人被擄回歸的年代,撒旦攻擊上帝的先知约書亞,上帝便責備撒旦:亞3:2 耶和華向撒但說:“撒但哪,耶和華責備你!就是揀選耶路撒冷的耶和華責備你!這不是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嗎?”

在但以理書中,但以理曾經為著末世論的問題向神祈禱,但撒旦攔阻了他21天的時間。(但10:13)。另外,我們在福音書裡卻記載了幾個因撒但所致疾病的例子。比如:瞎子和一個啞巴(馬太福音12章22節),以及害癲癇病的小孩(馬太福音17章14-18節)。我們不知道上帝為何允許撒旦如此的作為,但我們依舊可以相信上帝的美意是好的,而且是上帝主宰一切,而不魔鬼。

我們知道,雖然上帝許可撒旦有時試探祂的兒女,徒增了我們的誘惑和痛苦,但同時,上帝也加添了他們的能力,使我們可以有能力勝過仇敵魔鬼的作為。比如,約伯經歷了人性能以承受的極限,但他勝過了。正如他自己的宣告:難道我們從上帝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約2:10)。甚至發出感歎: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42:5)。

聖經給了我們明確的可以得勝仇敵魔鬼的應許:路10:19 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什麼能害你們。約16:33 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沒有一個試探超過上帝的限定,也沒有一個上帝給我們的重擔能超越祂給我們的能力,沒有大事祂管不了,也沒有小事祂不願管。祂若給我們苦難,那一定是化了妝的祝福,若祂給我們痛苦,那一定會有更豐盛的祝福。保羅也曾聲稱,有一根刺加在他的身上,那是出於撒但的攻擊。他說:“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哥林多後書12章7節)。保羅求上帝將這根刺挪去,但是上帝沒有應允。相反,上帝幫助他看到這根刺存在的好處。它能使保羅謙卑地倚靠上帝,在軟弱中經歷上帝的恩典——我們的恩典是在你的身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12章8-10節)。

最後,我們需要知道,並非所有的疾病和痛苦都是來自撒旦,但我們也要知道,有些痛苦和疾病確實和撒旦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