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长廊 > 综合其它>正文

写给被抑郁症困扰的基督徒

时间:2018-06-30 05:29:43    作者/供稿:    来源:耶稣基督团契    浏览次数: 字号:TT

一、我以前这样看自己、看神

我以前常常觉得自己心理上不堪重负,想自杀。我觉得自己生活了近三十年,在生活、事业上几乎一无所成,亲人还被连带着受苦。我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笑柄,更没有脸面跟世人讲什么耶稣的救恩,因为我害怕人家看我的眼光背后的潜台词就是:“你活得这么失败,都是你信耶稣造成的吧?你是怎么信的主呢?如果不是你没有能力、不是你精神或心理有毛病,就是你的主没有能力……”

我以前一直都认为,不是我的主没有能力,而是祂对我太苛求,太绝情,祂不愿意给我向祂所求的那些东西;祂亲眼看到我在苦海中也不搭救我……有两三年的时间,我怀疑被别的基督徒称为“爱”的上帝并不爱我,或许是因为我的良心太污秽、罪孽太深重之类,祂的圣洁世界容纳不了我这样的罪人……

二、步入抑郁的深渊

生活上各种各样的“郁郁不得志”,还有随之而来的那种感觉自己被上帝抛弃,自己也并不配被上帝所爱的感觉把我带进了抑郁的深渊,“自杀”的念头于我来说就好像是我要去为自己、为这世界去成就一件‘义行’一样——你们都过得很好,你们就去过你的吧;我是一个不被看顾的受苦者,我去死,也妨碍不到你们,而你们也永远体会不到我这种卑微到伟大的“孤独”,你们也体会不到我那种不稀罕自己生命的决绝和悲壮……

我的这些心态和感受完全符合世俗心理学所描绘的“抑郁症”,世俗心理学没有看到把一个人引向抑郁深渊的深层根源——其中有魔鬼对一个失意之人在心理上的引导暗示,也有当事人自己的自我意志太强大(尤其是对已经信了主,还有抑郁症状的人),虽然相信了耶稣是神的独生子,但还没有(或根本就没有打算)把自己的意志降服在上帝的面前——如果上帝不满足我的祈求,我就宁肯以死来向上帝抗议;对上帝的心态是“我知道你是存在的,大有能耐的,但是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无情?要如此吝啬给出你已经给出的赐予其他基督徒的福分?”在这种心态之下,我一边继续追求自己生活中各种各样“愿望”的实现,一边又怀着“上帝或许大发慈悲,成全我了也不一定”的侥幸期望。一旦事实上失败了,我对上帝的怨恨又加深了一层。

曾长期深陷于这种精神状态让我身心都受到重创,精神萎靡、神经衰弱、失眠、愁苦忧虑、怨愤、想死……

三、我真的以“主”为主吗?

到如今,我已经慢慢从那个可能将人带向死亡的沼泽中走出来了,其中的转机并不是因为上帝已经满足了我从前的一切所求,而是圣灵引导我慢慢明白了一些事情——我一直很自豪地坚信自己是一个基督徒,我口头上也常常称耶稣为“我主”,但是我扪心自问,我到底愿意为我的主付出什么?我的心真是有以他为大吗?

我想起了撒旦在上帝面前对约伯的控告,它控告我们的信仰是“功利性”的——上帝赐给我们一些世俗的福分,我们就信他;一旦上帝拿走了那些从世俗眼光来看的福分,我们就失去了对他的信仰。我也不得不自问,我曾一度感到自豪的对耶稣基督的信仰,经得起现实利益得失这一关的试验吗?我的信心经得起考验吗?难道我真的要让魔鬼对我的信仰控告成真吗?那样的话,我有什么资格称呼上帝为主?我不是始终总想自己为自己做主、以自己的意志为大、要超越上帝对我身上将要成就的旨意吗?

我又想起亚当和夏娃背叛上帝、陷入堕落死亡的事件,他们行为的根由不正是以自己的意志为大,不愿意顺服上帝吗?不顺服上帝就是罪、罪的后果就是永久的苦难和死亡。虽然对基督徒来说,主耶稣的宝血已经为我们赎了罪,我的感恩之心岂不应该体现在我在生活中完全依靠上帝,把意志完全降服在他对我生命的安排之下吗?

四、从自我中心转向神

一旦想明白了这些问题,开始愿意放开自己的自我意志,顺服上帝,我心里的重担就减轻多了。我知道自己还是很软弱,还是有些在意从这个世界而来的各种各样的讥笑、不屑和伤害。但我目前的状态是,我愿意把心向神敞开,坦诚地倒出自己的软弱,求主赐给我抵御来自世人眼光的伤害的力量。主耶稣到这个世界来的时候,也没有带着这个世界而来的荣耀,反倒是得到了深重的羞辱;至于他的跟随者不被这个世界所认同所爱,又有什么所奇怪的呢?我唯一需要确定的是,上帝爱我,还有神家里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眼光也超越了这个世界眼光的羁绊,他们身上也在彰显从神而来的超越这个世界的爱……

说了这么多,我最想表达的是,我们基督徒需要把心完全交给神,慢慢学习顺服他在我们身上的安排和旨意,哪怕这种安排看起来“没有荣耀只有羞辱”。我称他为主,我如果像他一样受到从这个世界的羞辱和伤害,岂不是我在天国里的荣耀吗?更何况我的苦还不一定完全是外部原因,也可能是自己现实中的罪的后果。

无论如何,我相信只要我们谦卑俯伏在主的面前,主一定会赦免我们一切的罪,他也必会安慰我们的心,赐给我们力量,不再让我们总是愁苦萎靡,而是常常有容光焕发的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