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灵修资料 > 生命交通>正文

属灵权柄的遮盖

时间:2018-07-06 05:49:59    作者/供稿:张远来    来源:QT灵修    浏览次数: 字号:TT

有些人比较缺乏属灵的智慧和悟性,所以很死板,讲台说一,他就只会一;说二,他就只会二,但一和二他却不能融汇贯通,因此容易产生错误。另外,有些人本来是拜偶像的,甚至就要当和尚或尼姑了,后来信了耶稣,成为基督徒,或者本来在一贯道,已经蛮有“慧根”的,然后才信主,这样的人比较容易接触灵界的事。像有些人在一贯道被点穴,开窍,因此灵界的仇敌很容易进来。事实上这样的人信主以后,大部分对主都很认真,也很顺服,很愿意付代价,可是有时候他们会把过去的习惯,过去所知道的混进基督教的真理里。

追求谦卑不受惑

我遇见过这样的牧师,他本来已经要当和尚了,后来信了主,读了神学院,当了牧师,被圣灵充满,也有些恩赐。刚开始这些恩赐是出于神的,可是渐渐地被人称赞,他就开始骄傲起来,觉得自己好像蛮灵的,好像高人一等,这是非常危险的,很容易被仇敌迷惑。特别有些人被圣灵充满以后,就觉得主对他说:“你是我从千万人中特别拣选的一个门徒,将来我要如何如何地重用你。”这是很危险的,这种话通常不是从神而来的。我见过几个这样的人,后来他们都出了事,因此遇到这样的人,我都对他们说:“你要追求谦卑。”

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很需要追求谦卑,但是一般灵恩的教会,很少有这方面的教导,他们比较常会教导如何使用恩赐。一个人不追求谦卑却有恩赐,渐渐地,恩赐就会跟肉体掺杂,这时就很容易受仇敌的迷惑。刚开始是迷惑,如果没有人指正,无法有所醒悟,就会越来越高傲,最后仇敌就住进来了,所以要非常小心。一个人被圣灵充满后,需要在教会的遮盖下,在牧者和肢体的交通里面,不要觉得:“我是特别被拣选的,所以我不需要与你们相交,不需要参加你们的祷告会,不需要参加你们的团契。我就是单独一个人,主特别要用我,我是特别蒙拣选的。”这是非常危险的。

肢体相交常指正

要知道,我们不过是肢体中的一个,很需要一直活在弟兄姊妹的光照、指正、相交、平衡当中。我自己一直是如此,我总是告诉常跟我在一起的几位同工:“你们若看见我有什么缺点,例如这样表达不好,那样讲会伤人,或是会让别人有不舒服的感觉,你们都要告诉我。”我喜欢常常有人指正我,我对同工都是敞开的,若我有什么不对,都是可以交通的,这样反而有安全感,如果没有人可以说我,我就很危险。像刚才我提到的那位牧师,就是觉得他是神所特别拣选的使徒,到后来,我听他讲道,就发现不对了。他告诉弟兄姊妹:“你们明天要领圣餐,所以前一天夫妻一定要分房。”如果有人不听,想要离开教会,那位牧师就会对他说:“你如果离开这个教会就会很惨,会有咒诅临到你身上。”神不会这样说话的。凡是带给人咒诅、恐吓、惊吓的,都不是从神来的。神会管教我们,对我们说严厉的话,但神不会说:“如果你离开我,你就会受咒诅。”后来有一位姊妹,想要离开那个教会,结果她的车子真的不见了,牧师就说:“你看!我讲的话都很灵的。”但是因为这位姊妹发现这位牧师已经不对了,所以她就祷告说:“主啊,你一定要让车子被找回来,证明那样的咒诅是不对的。”结果才祷告几天,车子真的找回来了。所以我们要会分辨。

1992年我到美国以后,认识了一些基督徒,他们被圣灵充满后,就三、五个人在一起,自己追求,可是有一些不太对的现象,他们自己不知道,也没有人教导。他们也有恩赐,一个有说方言的恩赐,一个有翻方言的恩赐,所以他们就一个说,一个翻,刚开始好像蛮奇妙的,可是渐渐地就不太对劲了。

有一位姊妹告诉我:“他们的聚会很奇妙,我想介绍你去参加。”我去的那一次,他们没有说方言、翻方言,后来他们跟那位带我去的姊妹说:“我们祷告主,这个聚会只有主允许的人才能来参加。”所以我就不再去了。带我去的那位姊妹一直有参加他们的聚会,她告诉我:“他们问主什么,主就回答什么。”我听了就觉得不太对,我就仰望主,是否要去跟那位姊妹讲我认为不对的事。因为那位姊妹是一位长辈,这对我很不容易,很难开口,可是我知道她这样下去会被迷惑,很危险。我仰望主,主就给了我一些话。

那一天我去和他们交通,他们都接受了,之后他们再也不用点头、摇头的方式来问主。他们自己也发现,用这样的方法来求问神所得到的答案,确实有很多不对的地方。无论什么事,如果我们每一次问神,马上就有人说方言,马上就有人翻方言,就得到回答,这也是很危险的。神不见得每次都马上回答我们,连先知都没有这样的把握,有时候神不会那么快回答我们,因为祂要我们学习认识祂。

太多神的儿女实在不认识神,所以产生许多的迷惑,生活也那么软弱。要明白神的旨意,不应该是用丢铜板的方式:“主啊!如果是人头这一面就是YES。”丢铜板是小孩子的做法。可能你会说:“我那次这样做也很灵啊!”那是因为你不明白这样做是不对的,而事情又很紧急,偶尔这样一次求问,主也怜悯。但是每次都用这种方法是不对的,很容易被仇敌迷惑,被引导到错误的方向。而且这种认识神的方法永远像小孩子,因为你不认识神,只认识铜板;你永远只认识人头,却不认识神自己。所以如果我们要明白神的旨意,我们这个人要成为合祂心意的人,要常常有单一的眼目,是绝对顺服祂的,要常常保守自己有一颗清洁的心。不但要寻求明白,而且一明白,就绝对顺服,没有诡诈;爱慕神的旨意,不管祂的旨意对我的肉体容不容易,我都愿意顺服。

爱慕神旨愿受约

刚开始学习明白神的旨意,路好像蛮难走的,比较累,比较麻烦。以前喜欢谁就和谁交往,不好就分了,可是现在做每件事情都要先仰望神,要先寻求神的旨意。刚开始比较慢,比较苦一点,一切都要被约束,但是当我们开始操练明白神的旨意,我们会发现我们和神的关系越来越好,我们会警醒地活在祂的面前,而且会成为一个清洁的人。这一切的过程都在培养我们和耶稣基督有一个亲密的关系,以至于我们一生的道路,可以走得又直又正,蒙祂喜悦。

我们一生有许多事要做决定:单身的要跟谁结婚,需要明白神的旨意。结错婚不但影响一辈子,甚至有可能影响到永恒;结婚以后,有了孩子,会有更多的事要做决定:孩子要读这个学校或那个学校?私立或是公立?孩子生病是要赶快去给医生看,或是要祷告主求主医治?我们一生中有太多事需要做决定。

一个错误的决定,可以产生很多的问题。可能你会说反正去找医生最保险,不见得。有时孩子发烧是因为要长牙,有时是因为要出疹子,有可能你送孩子去医院,医生打退烧针,温度降下去了,但回家没多久,孩子又开始发烧,然后再送医院,温度又降下去,隔不久又发烧,结果把孩子的身体搞得很惨;而且孩子吃太多特效药,对他的身体会有很大的亏损。我二姐的孩子就是这样,结果后来才发现是出玫瑰疹,出玫瑰疹本来就会发烧的。如果我们没有学习明白神的旨意,一遇到急难,我们就会像热锅中的蚂蚁在那里焦急。可是一个寻求神、明白神旨意的人,他里面常常会有安息。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操练的。当我们一直地操练,我们就发现我们一直走在正直的路上,而且过程是何等的宝贵。

顺服权柄更虚己

不论我们是刚开始学习明白神的旨意,或者已经学习了一段时间,都不要轻易的说:“我很清楚是神的旨意,神要我如何如何……”;“我很清楚神要我独身”,“我很清楚神要我跟他结婚”,或是“我很清楚神要我换工作”,不要讲得那么有把握,保守一点,保留一点,要常常认定我很可能会错,以至于我愿意接受别人的指正和平衡。例如你说:“我很清楚神要我带领敬拜,我很清楚神要我带查经。”可是你的牧者不阿们,没有感动。这时候你可能会说:“可是我很清楚神要我这样做,我若不做,恐怕主会使我失去祝福,失去恩赐。”其实不会的。

关于这种情况,在圣经里有提到神的另外一个旨意:我们要顺服在上执政掌权的,顺服在上有权柄的,而且圣经上又说:“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很多时候,我们觉得很清楚这是神的旨意,但其实不然。以前我们在台湾有很多同工,如果有一位同工去向荣教士说:“我很清楚神要我去某某地方拓荒。”而荣教士说:“我不阿们。”或者说:“不,我觉得你还是需要好好去上班。”即使那位同工觉得神要他出来全时间服事,他还是应该先顺服牧者,先回去上班。主不会亏待他的,主如果要呼召他,一定会再呼召他出来的。

荣教士说,她看见一些年青人动不动就说:主告诉他要如何如何,她说:“有时候我很稀奇你们那么敢说,我年纪这么大都不敢随便地说。”在这方面我们要比较保留一点,免得自己羞愧,也免得绊倒别人。即使我们很清楚神的旨意,但众人若不阿们,或者牧者不阿们,我们应该相信:很可能是我错了。

顺逆皆服更进深

有一次,主感动倪柝声弟兄到另外一个城市去布道,他没有钱,就对主说:“如果是主的旨意,你就感动人给我路费。”结果有人给了他一笔奉献,他有了路费,就去了。到了那地,他就对当地的牧师说:“主感动我来这里布道。”那位牧师说:“我没有感动要让你布道。”倪柝声就顺服了。这是对的,他没有因此被绊倒,也没有因此说:“可见我里面的感动是错的,以后我再也不理会里面的感动了。”有时候神会试试你,祂给你感动,也给你印证,然后你去了,但别人却不同意,看你服不服得下来,那才叫做生命。不是我觉得是神的旨意,就要别人都听我的。当我们遇到一个环境,我们觉得是神的旨意,也顺服了,结果别人不阿们,但我们还是服下来,没有因此跟神乱吵乱闹,或者从此被绊倒,我们的生命就会又长进了一大步。

其实神就是这样制作我们。有些人为复兴祷告,虽然也祷告说:“主啊,折服我(bend me)!”可是等到神垂听祷告,兴起环境时,他却是硬挺挺的,怎么样都不能折他一下。他总是坚持:“我里面的感动那么清楚,又有神的话,也有环境的印证,所以是神的旨意,你们为什么都不听我呢?”

站住等候主做成

圣经中清楚记载的神的旨意,高过我们个人的引导,像前面提过的:要顺服在上有权柄的。这是在“顺服”那个专题里面所讲的,有哪些是我们顺服的对象,这些高过我们所说的“神的旨意”,而且我们若常常在这个时候顺服下来,主会自己来做。

有一位姊妹,神一再感动她去北极宣教,那时她才20岁出头,很年轻,可是她的牧师不阿们,全教会也没有一个人阿们,他们觉得她为什么不去台湾或非洲,却要去北极呢?主虽然感动她,可是牧师不同意,全教会都不阿们,而且觉得她好奇怪。她就继续祷告:“主啊,你要感动牧师,让牧师阿们。”

为了顺服神的旨意,她受到逼迫。三年以后,主感动那位牧师,知道确实是神的旨意要她去,就在那个时候,有一对夫妇从北极来到他们的教会,这对夫妇给她很多的帮助,后来神借这位姊妹带起北极大复兴。因此我们要顺服在上有权柄的,即使我们很清楚神的旨意,要知道神的旨意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我们只要继续站住,顺服在我们上面的人,也求主感动他们,神一定会感动他们,主一定会成祂的旨意的。

回想我1986年来美国时签证的过程,虽然一个单身姊妹非常不容易拿到签证,可是那个办签证的人就是非给我通过不可。他非常不放心,非常担心我可能到美国就留下不回来了,可是又好像不得不让我通过,只好对我说:“你一定要回来!”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知道是神要我来美国,所以祂就为我开路。因此是神的旨意,就经得起考验,我们只要继续柔顺地等候,神至终会开路的。

另外,不管我们自己怎么寻求,还是需要别人阿们的。特别是神所设立,在我们之上的一些属灵长辈,那些照顾你、监管你的人。当他们不阿们的时候,我们就要放手,要相信神会带领,主会带领得很美的。

婚姻也是如此,如果双方都是基督徒,两人都清楚是神的旨意,而父母也是基督徒,就要等到父母都阿们,才能结婚,这是主的律。因为我们要在主里孝顺父母,在主里听从父母。如果父母是基督徒,你们可以去向神祷告,并且孝敬父母,让他们接纳,同意你们在一起;若是父母都不信主,而他们反对的唯一理由是你要和基督徒结婚,那就另当别论。因为有时候不信主的人,不见得会同意你跟另一位基督徒结婚,或者同意你全时间出来服事主,有时候你必须先踏出去,这方面是有原则的。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要太轻易的说:“我很清楚神要我这样或那样。”然后就不管别的了。

我们除了有主的感动,还要有别人的阿们和印证,尤其是属灵权柄的遮盖和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