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忠仆侍奉 > 侍奉方法>正文

传道人阅读书籍的四个注意事项

时间:2018-02-07 06:08:06    作者/供稿:钟马田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1.谨慎选择阅读的书籍
传道人需要很明智而审慎地选择他的读物,不仅为着他自己的灵魂,也为了帮助他人,不仅仅是直接帮助他们,也间接地帮助他们的阅读。建议别人去读错误的书常常害处很大,你会使他们变得更糟糕,而不是更好。如果一个人已经有些忧虑,而且变得病态和内省,你却给他一本关于认罪的书,内容主要是为了唤起并警醒的目的,你可能会逼他发疯。他并不需要那个,他需要的是鼓励和积极的引导;反之亦然。因此,你要清楚自己该读些甚么,别人该读些甚么。我觉得就是这样。材料是很充足的,实际上,传道人最大的困难就是找出足够的时间来读书,这是一场恒久的战斗。⋯⋯

2. 平衡的阅读书籍
在我讲其他种类的阅读之前,我要着重强调保持阅读平衡的重要性。这一点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我们每个人天性不同,都带着自己的偏见与喜好,所以,有些人穷其一生读神学,另一些人则读哲学,还有人读心理学。他们倾向于实际上根本不读别的,这是相当危险的。避免的方法就是均衡你自己的阅读。我的意思是说,读神学,像我说的那样,但是要平衡,不仅读教会历史,还要读传记和更多类型的灵修读物。让我解释其中的重要性。要记得你在预备自己,而知识型人才的危险在于,假如他只读神学或哲学,他会变得自高自大。他使自己相信他有一套完美的系统,没有问题、没有难处。但是,他很快就会发现,问题和难处都存在。如果他想避免失败,当他觉得他甚么都懂了,感到得意并受到知识上骄傲的诱惑,他所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拿起怀特腓德的日记。他会读到这个人在英格兰、韦尔斯、苏格兰和美国是怎样被神使用的,还有他怎样经历基督的爱。如果读完这些,他还不觉得自己只是一条虫,那么,我认为他根本没有重生。我们仍然需要谦卑,这就是平衡的阅读是至关重要的。在这些事情上,如果你的心没有你的头脑那么投入,你的神学就有缺陷—更不必说其他的了。这就是过于理论、过于学术、过于客观和过于理性的实际危险,这不仅意味着你自身处于一个危险的属灵景况,还说明「在某种程度上,你是位糟糕的传道人、糟糕的牧师,你帮不了教会的人,也不能完成你蒙召所要做的事。
避免和保守你自己的方法就是平衡你的阅读,一定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一个人应该每天看不同的读物。我已经养成了一种作息习惯,从身体和其他的角度来看,都是非常有益健康的。如果上午我读比较严谨难懂的书,或是更偏向神学的书,晚上我就读其他类型的书。如果要避免失眠,睡觉前最好不要让你的头脑过于兴奋和受到刺激。年轻人可能没关系—那个年纪你做任何事情都可以睡得着—年纪越大,你越会发现没有那么容易了。我常常跟那些焦虑紧张、濒临崩溃的人说这些话。在听他们的倾诉时,我明显感觉到,他们习惯在睡前阅读那些非常难懂的书,那些要用尽他们所的心智力气的书,他们不明白为甚么他们的脑筋还停不下来,使得他们不能放松入睡。这纯粹是一个常识,却很重要。所以,为了这些原因,平衡你的阅读吧。

3. 为激发思想,得着讯息而读
阅读的目的是甚么?我重申,所有这些阅读的目的,主要不是为了讲道。那是另一个可怕的危险。人们倾向于为了得到讲道的题目而读圣经,同理,他们也倾向于为了得到讲道的材料而读其他书籍。我想,这是事工中的一种职业病。我记得一九三○年有位传道人告诉我,他去参加一次聚会、一次深化属灵体验的家庭聚会。他说,他在那次聚会有不少的收获,我以为他要告诉我那次聚会中他的经历、或者属灵上的得着。但是他没有这样讲,他说,「我得到了很棒的讲道题材。」讲道的题材!讲道的素材!他去聚会,没有得着属灵的益处,只是得到了一些材料—其他人的经历和故事等等—是为了他的讲道。他几乎完全不受任何属灵的影响,因为这就是他处事的方式。他成了一位专业人士。他为了讲道题材去读圣经,为了讲道的点子等等去读书。⋯⋯
我觉得读书的主要目的不是如此。那么,读书的主要目的和功用是甚么呢?提供讯息。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最普遍的刺激,传道人总是需要一个刺激。

4. 让所读的书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在某种意义上,人不应该到书里面去找想法,书的用处是使人思考。我们不是唱片,我们需要独立思考。我们所传讲的,应该是我们自己思考的结果,并不是仅仅传递思想。传道人不应该单单是水流的管道,他应该更像一口井。因此,阅读的一般功用应该是刺激我们,激发我们去思考、自己去动脑筋。把你所有读到的都彻底咀嚼干净,不要只是复述你所接收的。用你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让它成为你自己的一部份,有你自己的印记。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要强调这个普遍原则,即学习的主要功能。人变成单纯的唱片、或者留声机,千篇一律地重复相同的东西,这真是悲剧。那样的人很快会变得枯干、陷入困境,他教会的人会比他还早发现这一点。【摘自钟马田《讲道与讲道的人》第九章,标题自加。此文转自麦种传道会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