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忠仆侍奉 > 侍奉方法>正文

钟马田论讲道

时间:2017-10-15 05:48:17    作者/供稿:钟马田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精华摘录:
一部会走的释经书不是讲道。单单解释经文,而没有从中带出信息,只会令讲道沦为头脑知识。讲章有一个特定的形式,它有一个信息叫人去应用。它比一部会走的释经书难得多。传道人首要关注的, 就是他有否一个信息,并且用最好的方法竭力地传递出来。他的讲章有形式、重点及带着冲击力。——钟马田

这六个月来我没有讲道(因身体的问题),我作了一个聆听者,这是非常有价值的经历。我作聆听者的四个月中,我的印象是 ,我们的聚会对于那些在教会之外的人,是何等的压抑。我惊奇有人还会去。他们大部分是女性,年过四十,而且我想他们是出于责任才去;或许是有些人在他们的小圈子有机会显出他们的重要性。没有一件事能令一位陌生人感到他缺少甚么—反而他寻获的,是这个可怕的重担!觉察到这事的传道人,知道他一定要讲短一点;这样,会众来了,就是为了要离开。我只是一般性讲到教会的情况,但福音派的教会在这方面都是差不多的。

当一个聆听者是一件极好的事。你的灵魂需要一些喂养及帮助。我不需要一篇伟大的讲章。我只想感受到神的同在—知道我正在敬拜祂,并且思想一些极伟大及荣耀的事情。若我能得着这些,我不会介意任何那讲章是如何贫乏。

我认为我们最大的危险就是专业化。我们没有足够的停顿来问问自己究竟我们在作甚么。当我们面对一段经文,往往以它为目标本身来处理,并且带着一种奇怪的抽离感,这就很危险了。有一次我在离伦敦很远的一间圣公会教会听到一个牧师讲解杰里迈亚书20:9:「我若说:我不再提耶和华,也不再奉他的名讲论,我便心里觉得似乎有烧着的火闭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讲道的人用了许多功夫预备讲章;它的铺排很好,也有一定的形式;只有一样东西是欠缺的,就是火!那篇道好像向人灌冷水。没有人可能在聚会后是着火的!传道人没有问问自己:这个火 到底是甚么以及这个火也是我所需的吗?可惜他没有问自己这个问题,他只是预备了一篇讲章,但那不可少的却不在那里。

你或者以为我像一个批判者去听道。我不是。在另一处地方,我听到一篇讲章,经文是加拉太书3:1:「无知的加拉太人哪,耶稣基督钉十字架,已经活画在你们眼前,谁又迷惑了你们呢﹖」我们听了许多关于「迷惑」的事,那篇讲章谈及那些时常令我们分心的事;但令我吃惊的是,那位讲道的人看不见经文最重要的主题—这些加拉太人从那位曾活画在他们面前,最荣耀的主耶稣基督转离。这位主才是我们必须讲论的!

我们可能因为一些树木而错失了整个森林,失了福音的荣耀。我们的职责是将全宇宙最荣耀的事带给他们。这也该应用在那些经常参加聚会的人身上。若这些教内的人仍是这个样子,我们就没有希望吸引那些教外的人进来。教外的人已经很压抑了,若不是,他们很快会如此。

有一件事令我得着鼓励,就是有一次我探访一间在伦敦的教会。许多非福音派人士说教会若要吸引人来聚会,就要讲论一些他们感兴趣的事。我能用我的经验证实这是错的。我去听候活威廉斯--一个被浸联会及电视台高捧为能「处理实际问题」及「吸引思考者」的传道人 讲道。他在被誉为「伦敦其中一个最好的工场」事奉,但我只看见一百二十个人参加。恐怕当晚并没有太多的思考者!我离开时心里带着激励。众人都知道这是无用的。我们不须为自由派操心,它已经死亡及定蛋了。

现在我们正有一个黄金的机会。但我们出了甚么错?我们的方法错了。自由派的错误是从人的兴趣入手;我们的危险却是将人完全忘记。我们的竟见,并我们讲道的结果,表明我们完全没有为人设想。我们太主观了。以往福音派的讲道是太客观;现在却是太主观。这导致一种机械式的讲道。

我相信一系列的讲道,但它可以被人用错误的方法来传递—不理会听众的实际情况,以致我们虽能极好地处理某段经文,但仍然没有信息供应他们。一部会走的释经书(a running commentary)与一篇讲章是有分别的。我相信的是解经式讲道,不是一部会走的解经书。分别在哪里?

讲章有一个特定的形式,它有一个信息叫人去应用。它比一部会走的释经书难得多(我不肯定后者会否有一个信息)。传道人首要关注的, 就是他有否一个信息并且用最好的方法竭力地传递出来。这就是一个像司布真那样的人的荣耀了。他的讲章有形式、重点及带着冲击力的信息。一部会走的释经书不是讲道。一个信息的真正意义—「耶和华的负担」 (the burden of the Lord)—必须重新找回。讲道必须有冲击力。单单解释经文,而没有从中带出信息,只会令讲道沦为头脑知识。它也不应是纯感性—许多时讲道都 落在其中一个极端。没有生命!没有能力!没有人比我们传道人更需要它们。喜乐与能力也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两者缺一是虚假的。

社会学讲道的反面不是这个会走的释经书。有人说它是合乎圣经的。它不是。合乎圣经的讲道会带出一个信息。机械式的解释一些字词的意思,却没有将它化为一个有焦点及能力的信息,以使听众因此而荣耀神,这并不是讲道。只对基督教的真理作出认同是不够的。人们可能看为是众多看法的其中一种而已。我们必须带出一个信息。

我们必须有「圣灵和大能的明证」!这是我们最大的需要,并且我不会把它与喜乐分开。看看麦切根(Robert M‘Cheyne):他所知的才是真正算得数。他背着他会众的负担。他不是单单准备了一篇讲章就走到台上。他有从神而来的信息。

现在是我们必须评估整个形势的时候了。我们将自己的问题带给会众,这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必须将对他们最有益及最有帮助的东西给予他们。今天福音派最大的问题(除了偏离真理之外)就是缺乏能力—我们的会众知道甚么是「圣灵的喜乐」吗?一个沉闷的传道人不能赢得任何人!一位执事的太太向我提及一位她曾听过的传道人:「他不像我们许多的改革宗牧师那么沉闷。」若你的讲道不能感动任何人,那你就如那些人一样的失败。若我们不知道何谓圣灵的喜乐,那我们所说的有甚么价值?我们必须从自己入手。那些在星期六晚举行,被誉为「一流的教义讲座」,实在 是令人震惊不已。你假设在你面前的会众都享受着基督徒生活,并且他们有能力说服别人,这种想法正确吗?这两件事是连在一起的。为那些小节上的辩论是没有意义的。若我们不是「活的书信」,我们所作的有甚么价值?

我已经将我作为病人及听众的经历跟你们分享。在这段期间我曾作出自省,并且我感谢神给我这段停顿的时间使我可以如此作。我决定用我余下的生命及精力去带出这方面的事。若没有这个我们是 无望的。我们不是绝望的,但我们一定要从自己开始。到底我知不知道这个火是怎么一回事,若不,我在讲台上到底做甚么?

(译自 Iain Murray, Lloyd-Jones: Messenger of Grace, Chapter 5, pp. 101-104)


 

上一篇:牧师该做的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