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忠仆侍奉 > 认知侍奉>正文

教会的隐忧与挑战

时间:2018-09-28 05:46:31    作者/供稿:唐佑之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一.教会缺乏工人?

庄稼多,工人少,这是普遍的慨叹。其实蒙召的工人并不少,只是愿顺服主的不多。
在职的工人也不算少,然而合用的不多。这是教会的隐忧,却给予我们很大的挑战。

1、蒙召的工人不少
     教会缺乏工人,并非神没有豫备。在祂的心意中,原有不少信徒是祂呼召的。神对他们,好似对杰里迈亚一样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耶一:5)但是人们的回应太迟延,太迟钝了。他们常有太多的考虑、犹豫,还是不肯摆上,一直因循下去。他们甚至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去,只是他们不在其中,不需被主差遣。他们像亚伯拉罕的儿子艾萨克那样,在摩利亚山路上,问他父亲说:“请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其实他就是那羔羊!
     在北美,教会中不少专业人员是该应神呼召,出来传道的。但他们为经济的安全,仍留恋世俗,以为在教会中多有些服事,奉献多些财物,就可蒙神悦纳,而心安理得了。但是蒙召的人对教会事工有托付,对传道人的要求就会很高,以“领袖”自居,更有很多的不满。他们既然是蒙召的,必有专职工人那样的恩赐,结果无疑地与传道人在竞争,许多矛盾就产生,而结果甚至引起分争。这不仅是北美教会的隐忧,也是各地都有的现象。如果这些蒙召的人们肯放弃专业,就读神学,作教会专职的工人,必带给教会很大的福分。由于他们以往教育与专业的背景,使许多人敬佩,他们的热心与爱心,必可敦促更多人爱主。

2、神学院学员不少
     教会缺乏工人,并非神没有豫备,以致后继无人。其实在教会中不乏青年人出来读神学,有待教会继续栽培与鼓励,给予他们工作的机会──不仅实习,而且专职工作。但是在这方面教会似乎不够注意,使青年工人失败。
     工人的灵命栽培与工作训练是在教会,不是在神学院。照说神学院应该是工人灵性训练的场所,但是事实不是这样,尤其是现今的神学院。其实即使将神学院改成灵修院,所能给予的栽培仍是有限的,个人的追求与教会的激励可能更重要。
     传道人知识的准备,要在神学教育中获得,仅有两三年的时间已经够匆促了,难怪神学院只可顾此失彼、挂一漏万。现今的神学院几乎像医学院,因为医学院只传授医学的知识,教导医疗的技能,顾不到医药的道德,更不注意医学生自身的健康。但是传道人与医生不同的是,本身的属灵健康最重要。医生自己有病,仍会医治别人的病,因为病人所要的是医生的医术,传道却不只是才能。这就构成青年工人的问题。他们以为读了神学,有了专业训练,必可得心应手,应付自如了。结果在教会实际服事起来,困难多端。教会本来对他们的信心不足,现在的信任更加锐减了。再加上其他的因素,如家庭的压力等。想来想去,不如带职事奉(Bi-vocational),甚至暂且离开专职传道工作,逐渐失败。
神学毕业生的“伤亡率”更高的,是土生信徒。他们本来在属灵方面不够基础,对教会真理认识肤浅,奉献的心志也欠坚定,有关教会职事的途径更不认识,甚至在观念上不正确,又在文化的边际(Marginal),既不接受华人文化,也不真切了解当地文化,优越感与自卑感兼有,在教会中不能有效工作,更易失败。

3、在职的工人不少
     教会工人缺少,尚待在职的工人努力。工人多年教会丰富的经验,足以教导并帮助年轻的工人。学徒式的操练其实是良好而且有效的,可惜年轻的工人不常有谦卑的学习心态。当然资深的工人也真要成为可效法的典范,才真正能帮助年轻的工人。
     当然资深的在职工人,不是为帮助后进而自行建立模范的形象。美好的灵性,老炼的经验,坚强的生活,这些都见证神选召的恩典。在艰难中锲而不舍、坚忍到底的精神,确实证实蒙召的能力,说明神看重的是工人。在祂,工人比工作更加重要。
     青年工人不够尊重资深的工人,也是不无原因的。他们看出资深的工人进取心不足,不再向学。在海外由于当地环境不同,工人尤其需要多学习当地的语言思想及文化特性,这样对信徒的下一代才有真切的认识,使青年事工更有效。资深的工人在真道上追求逐渐懈怠,又在思想与知识上退后。有的即使标新立异,仍无真正属灵的异象与托付,只会注意自身的知名度。这样建立个人的形象,或者为青年工人所不齿,或者为他们所学效,对教会事工都不相宜。资深的工人更不必有不安全的心态,以为后来居上,总要多给青年人事奉机会,培养他们在灵命、知识、工作上渐臻成熟,这样必后继有人。在北美教会工人多数在中年以上,再过十年、十五年,大多必届退休年龄。当然传道人应该不退休,但真正能够退而不休才好。所以,现在应急切地,准备未来的专职工人,教会应与青年同工一同长大,长成基督的身体。

二.神合用的工人

     在每一个时代,教会需要神合用的工人。今日华人教会有更孔亟的需要。工人合乎神用,必须清洁,信心的行为端正,也必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才算是无愧的。这样使徒保罗对提摩太的劝勉,仍是今日工人应具有的。有关真理的分解,为本文论述的重点。

1、圣经真理首要
     我们都相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的,也将圣经奉为真理的权威,信徒生活的准则,但是工人对圣经的熟悉与应用,实在决定教会的兴衰。以往华人教会的工人,在圣经的造就常嫌不足,西国宣教士受语言的限制,表达力不够充分,无法将真理解释得彻底,在教会与神学院里的教导都只是道理的开端。无可讳言的,虽然他们大多出身于圣经学院,但对圣经研究也不够深度。以往华人教会中确实也不乏圣经造诣的工人,只是为数不多。他们对圣经虽然熟悉,但是只能照字面解释,对原意了解得不真切,又因参考书有限,为注重属灵而易采寓意的解经方法,以致过分灵意化。近年来,神学教育的程度提高,不少人到西方的神学院深造,对圣经真理的认识是加深了,这真是一番好现象。如果能循这途径发展,配合属灵的追求,必使华人教会有十足的长进,但是近年来工人在神学教育的兴趣,并未以圣经研究为前提。
     这是与西方神学教育的趋向有关。近三四十年,西方教育因受科技的冲击,越来越注重实用。实用是重要的,但必须有理论基础,不然会流于肤浅。神学教育的实用科目增多,无疑将圣经、神学及教会历史等的科目锐减。这确影响华人的神学教育,来西方深造的教会工人影响更大。
实用科目既是西方神学教育所着重的,并且已经有不少专家可以供应资料与方法,当然应该利用这样良好的机会。但是还有一种吸引,可以在较短的时间,较易的课程,获得甚至较高的学位。既学有专长,就可以专家自居。

2、实用科目商榷
现代的实用科目都集中在教牧辅导、宣教学及教会增长三方面,这三种学科确是华人教会以往所忽略的,我们需要有这些工作。教牧辅导是针对现代人的需要,许多心理方面不健全,足以影响信仰生活,从个人至家庭许多问题如果加以讨论,使被辅导者有了自知之明(self-insight achievement),问题就可迎刃而解,多么有效。但是教牧辅导是循心理学的途径。心理学是指述的(discriptive),不是规范的(normative)。它只能解释与分析,却不能指引与解决。教牧辅导需要更充分的圣经研究。
     宣教学无疑是华人教会非常重要的,因为宣教事工在我们华人教会举步还不久,甚须在这方面多加研究。但是现今在神学院的宣教学重点大多在文化方面探讨。我们当然需要明白文化背景,在传福音的事上才有功效,但是只偏向这一方面(所谓 contextualization)仍嫌不足。至于传福音,不是只在方法(method)。信息(message)不是更重要吗?信息是在圣经里。建立教会(植堂 planting)十分重要,但是圣经中教会真理不是更首要吗?
教会增长是最热门的,教会都希望增长,增长确有许多方法,但是真正增长的,必须是生命的增长,那是需要时间与功夫,不是实时的,速成的。教会增长以前的趋向是文化人类学的途径,同一文化的容易增长,确有至理。近年的趋向是以灵恩教会为模式,看来很有奇效,但是真正意义上的增长在质与量两方面,以偏概全,只能是短暂的,圣经的基础才是最根本的。
     这些都应研究,但是过分着重,有偏差的可能,我们怎可不加谨慎?圣经真理如果有真切的研究与造诣,实用科目才会真正有助属灵的职事。圣经应该是正文,不可只当附设或脚注(footnotes)。

3、专家、通才并重
     教会需要专家,但更需要通才。华人教会目前分工还没有那么细密,将来在发展中,会有专职圣乐、教育及其他的工人,他们对圣经仍应有相当的造诣。通才的基础好,才可有专门性的研究。医疗人员应该在全科都好,能医治各种的病症,然后再学有专长,专攻脑科、神经科、眼科等。一个专科医生连感冒都不会医治,不能算好医生。华人教会近年产生不少专家,但在教会多样的职事上却无从下手,对圣经一知半解,怎可成为合用的工人?
     有些工人实在有特殊的托付,专攻若干实用的学科,甚有成就,但不少年轻工人进修的目的在学位,在神学院读完道学士(M.DIV:Master of Divinity)学程,再用上两三年可得教牧博士(D.MIN:Doctorof Ministry)或宣教博士(D.Missiology)。这些学科都有价值,尤其对五十岁以上在教会服事多年的工人。但对青年工人,如想要博士学位,应先攻读圣经与神学(目前神学院大多授哲学博士 PH.D.,主修圣经、系统神学及教会历史,费时四、五年甚至六、七年),再攻专门性的实用学科,才算有真才实学,必使教会有真正的增长。
     华人教会的隐忧,是缺少圣经研究的工人。这隐忧也应成为挑战,使时代工人重新着重圣经真理,合乎主用。  

三、谁来带领教会

教会由谁来带领,一般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当然是牧师传道,这是顺理成章,名正言顺的事。但是实际的情况怎样呢﹖这关键性的问题,可决定教会的兴衰,关系教会的增长至大。

1、心态正确
     牧师是带领教会的,因为这是他们的呼召,也是他们的职责,牧长呼召牧人,来牧养神的群羊。这是他们的训练,大多数牧师都经过神学训练,学习怎样带领教会,有专门的知识与实习。这是他的经验,必有经年累月在教会服事工作的体认。
     但是今日教会大多只是由牧师来主事。教会有执事长老,有同工委办,许多事都经过这样的组织(执事会、同工会)来研究讨论与议决实施的。于是这带领的工作就不是单元的,而是多元的。牧师不能独断独行,别人也不可强制地施行。彼此合作,同心努力,教会必蒸蒸日上。如果意见不一,见解各异,起初大家都一本爱主的心,互相可以包容,日久难免磨擦,产生矛盾,情形就会复杂,有时貌合神离,虽仍保持君子风度,究竟不在真道的合一中,教会怎能增长﹖有时牧师知难而退,或施者因循,勉强妥协,或存心妥协,由大众来集体领导,自己退居在被动地位;有时牧师不能长久忍耐,另找出路,一有机会,就急流勇退,辞职他往。教会经过这番经验,下次聘牧,更应先发制人,免蹈覆辙。
但这样是否可避免以往的错误呢﹖
     教会的执事同工以为自己是长久在教会,这是他的家,除工作调动或其他原因,不会随意轻易离开。牧师却不然,由他处转来,未必可以生根。他们合则留,不合则去,声称工人的脚踪是流动的。所以掌舵人只由同工担任,不可交给牧师。有的教会就走聚会所的路线,由长老治会,即使有传道人,也要向长老负责,所以教会真正带领的是长老。有的则以执事会整体为主要负责者,他们自命是前面的弟兄。

2、平等均衡
    牧师传道在受聘时,大家在客气礼貌的状况下,似乎不必计较,再加属灵的大前题下,都知道应顺服基督,基督是教会的头,牧师与同工都是肢体,有甚么不可配搭的呢﹖但是牧师实际就任之后,过了三个月或半年的“蜜月期”,事态就没有那么简单,以后大都忽略基督是头,而有权力之争。
     谁有权力﹖根据圣经,牧师名为教会的使者,是主手中的星。但是长执认为牧师应受聘期的限制,随会众的爱恶来决定,可以使他留任与解聘。如果他已无所贡献,已经失去属灵的领导力,应转他就。为了任期,就成为事端的焦点。牧师需要安全,会众盼望自由,各有见解,这可能是症结所在。
     牧师坚持他有属灵的权柄,他越强调,越会失去信徒的信任。权柄不是自己取的,必须是别人公认的。传道人若真是有美好的灵性,对真理有深邃的认识,风度恢宏,学养俱深,别人一定钦佩。他的权威必可建立,他的见解必被尊重,必得接受。不然很难受人爱戴。
     长执常认为他们自己是教会的领袖,有守望的职务。他们对教会的兴衰负有重大的责任,因而密切注意牧师的工作,时常鉴察,多方防患。他们对信徒的评论十分敏感,非但没有除去牧师与信徒之间的张力,可能更加增强矛盾的情况。对牧师缺少同情与鼓励,反而透露别人对牧师的不满,结果情况会变得严重。
     长执与信徒最难忍受的,是牧师的固执。其实有的固执是正确的,有些属灵的见解,往往是一般信徒未能了解的。那是需要教育的过程,也需要耐心与恒心的解决,使人们可以明白,进一步接受。可惜牧师常不解释,或解释不当,反而加深误会。有的固执可能过分主观,只想一己的看法,甚至不合情理,也就难能令人佩服了。如再强调权柄,使别人感到被愚弄、受欺哄,必更加反感。
     青年牧师与学养不足,可能无自知之明,或过分自信;或隐秘的自卑;或因青年心理,不大肯接受长者的忠告,也不接受信徒的建议。自己以为已有神学教育背景,对教会的一切有了最新颖的作法,别人怎会有他那样的见识﹖结果不能听劝,我行我素,更加固执,即使不刚愎,却容易自高自大,在教会不能长久下去,思动的心一有,就速即求去。做过数处教会,失望之极,不如双职(Bivocational)带职事奉,不必全部时间投入教会,还有更多自由。有的索性离开教会工作。这种情形在海外华人教会是常有的,不可说没有隐忧。
     谁来带领教会﹖是主自己!牧师与长执呢﹖是合伙同心的团队(Team-work)。但是团队仍应有队长,牧师应该担任,大家应尊重他,他也应尊重大家。在主面前彼此尊重。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