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忠仆侍奉 > 认知侍奉>正文

领袖必须具备的德性(一)

时间:2018-03-23 02:07:29    作者/供稿:孙德生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 作监督的,必须……没有虚荣心(提摩太前书三2) 〗

  当神要造就一个人来做领袖的时候,总是注意到要叫他做那一方面的工作。为了适应那个目的,他就会赐给他那种才能、美德,使他最适于完成他的使命。要不是神的赐给,保罗决不能在短短的一生中完成他所完成的惊人事业。

  从前神预备叫耶得逊到缅甸去做传教的拓荒工作,就赐给他以种种适当的德性——自恃却能谦逊,精力健旺又能慎重,有耐心,常常忘记自己,有勇气和对人有热情。

  伟大的改革家马丁路德,据说是这样的一个人:易于亲近;毫无虚荣心;口味简单到令人希奇。他怎么能那样过活;甚是通情达理,诙谐好打趣,心情愉快;光明正大,老老实实。此外他还有吓不倒的勇气,不易变的信心和热情来为基督工作。无怪乎他能叫许多人跟他坚强团结在一起。

  有人(注1)这样描写戴德生,指出神怎样使他很合适在中国做传教的拓荒工作:“他为人满有信心,被圣灵充满,完全顺服神和他的呼召,大有克己的精神,真诚的同情心,罕见的祷告能力,奇异的组织才能,不知疲倦的坚忍,惊人的感化力,而自己却像孩子那样淳朴天真。”

  这些人,每一个都蒙神给予特别的恩赐,能够做后来被神呼召去做的特殊工作。至于他们能够超越同工,升到较高的地位,却是因为他们肯奉献自己和锻炼自己,把那些才能美德发展到较高的程度。我们要来看能够使人成为属灵领袖的是需要不断地加以发展的。·有操练般德性,这些德性也是首要的德性;没有这个德性,其他一切才能无论多大,决不能完全的表现出来。只有经过操练的人才能高升到可以发挥他最大的力量。做领袖的,所以能够领导别人,就是因为他先制服了自己。

  英文的“门徒”和“操练”两词,出自同一字根。一个领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先甘愿服从和学习遵守别人强加在他身上的纪律,然后自己再给自己严格得多的操练。那些反抗别人权力又藐视自我操练的人,很难有资格做高级领袖。他们逃避严肃生活和牺牲,拒绝神的训练,而那些却都是领袖所必需的。许多人中途放弃传教工作,并不是因为才能不够,而是因为在生活方面还有许多事情一向就没有归圣灵管制。  ·

  许多人修习领导学,希望得到领导地位,结果不能及格,因为他们从未学习跟随的功课。他们很像在街上玩打仗的孩童;有一个过路人问他们为什么那样静静的没有行动,一个孩童回答说:“我们都是将军;我们无法叫哪一个去打仗。”

  班侯斯博士(注2)提出一个显著事实,叫大家注意,就是“美国名人录”里有四万人的传记——四万个实际上指挥办理美国各方面事务的人,他们的平均年龄不过二十八岁。这就很明白显示一个重要事实,就是为了充分准备做这终身的工作,早年便操练自己预备去牺牲,这样就可以获得高度的成就。’

  有一个伟大的政治家有一次演讲,结果把国内的局面改变了,有一个佩服他的人当时就问他:“请问你费了多少时间来准备这篇演讲词?”他的回答是:“为了今天所说的话,我曾准备了很久。”

有领袖才器的青年人与众不同,别人浪费时间他工作,别人睡觉他用功,别人游玩他祷告;他的言语,思想,行为,服装,绝无随便不洁等习惯;在饮食起居各方面,他要遵守像军队那样的纪律,才能打一场好仗。没有趣味的工作,或者因为不易为人看见而有劳无功的工作,别人都要逃避,他却——乐意去做。一个被圣灵充满的领袖,不会惧怕困难的局势或难于对付的人物,必要时他会不惜牺牲去应付。遇必要时,他要客气而勇敢地训斥人;为了推进主的事工,他也要执行必要的纪律;有难写的信要写时,他决不拖延不写。从他的信件篓就可以看见他有没有解决好种种紧急的问题。

  有一个曾任中国内地会英国区主任和英国培灵会(EngUshKeswitk ConcenUon)主席的米其尔(注3),很少人比他更忠实更勇敢去责备人,或者更爽直地对人说话,如果他认为那些人或者神的事工需要他那样做的话。虽然他生性敏感慈爱,他并不逃避这类不愉快的面谈。当他有这类逆耳的话要说时,他总要本乎祷告的心和爱心来说,然而并非每一个人都能本乎同样的心来接受他的训戒。他曾吐露衷曲说,有几回他这种忠诚反而把朋友疏远,使他觉得十分难过。

  到了他的暮年,他的朋友观察到“他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虽然在必要时他仍然不逃避不愉快的工作,但他却事先要用更多的时间来祷告。”当他要处理有关纪律的事情时,或者要拦阻别人的愿望时,他常常要写好一封信,摆摆几天。有时他重复读过之后,认为妥善可以寄出才投邮。有时他却把信毁掉,另写一封。

  世界主宰运动(WorldDominionMovement)的创立人(注4)从前有一次在接洽到外国做传教工作的时候,接见他的人问他:“你觉得你自己特别蒙召做怎么样的工作?”他回答说:“我只知道我希望你把最难的工作派给我”,——从这回答可见他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人。有人(注5)论及南丁格兰(注6),说:她之所以能够把混乱的斯库台里医院(ScutariHospitals)整顿到井然有序,又用自己的钱财来做衣服给英国的军队穿,把她的管辖范围扩展到密集而不情愿的官方世界各国去,并不是靠着温柔甜蜜和妇女式的自我克制;而是凭着严谨的方法,严格的纪律,对细节的严密注意,不停的劳作,以及百折不挠的意志所产生的坚定决心。在她冷静沉着的态度中,藏有热情的烈火。

  因为做领袖的自己有了那么严格的操练,别人看到了这一点,也就多时会愿意用合作的态度来接受领袖要他们受的操练。

  谈到操练,还有一个很少人注重的地方,值得注意。那就是愿意施也愿意受的操练。有些人喜欢牺牲自己去帮助别人,却非常不愿意别人报答他们。他们不愿意受别人的恩惠。然而,这种操练却是一个很有力量的方法,来行使有益的领导。忽略这一点,等于抢劫自己也抢劫别人。有一个主教(注10)临终时说,他犯了一个大错误,因为他虽然始终愿意尽力帮助别人,却一向不愿意让别人来帮助他,结果有一些甜蜜圆满的因素失去了。他没有操练自己来领受许许多多无法报答的好意。

     〖 有眼光——巴拿巴、扫罗、马可有眼光 〗

  历来对于当代有最大最深远的影响的人,都是那班“先见”那些比别人看见了更多更远的事情的人。他们有信心,而信心就是眼光。旧约时代的先知或先见都是那样的人。摩西是历来最伟大领袖中的一个,他((恒心忍耐,如同看见那不可看见的神”。他的信心使他有眼光。以利沙的仆人只能清楚看见来围捕他们的亚兰大军,但以利沙却看见了他的仆人所看不见的围护他们的无敌天军。他的眼光就是从信心得来的。

  替浸信会一个伟大领袖(注11)写传记的人(注12),·曾把下面的话写在传记里:  

  神人对于属灵的事情必须有“心灵的视觉”。他要能看见满山有火车火马;他要能解释神用指头在心版上所写的字句;他要能说明时代象征的属灵意义;他要能时常拉开有形事物的人幔子,让人瞥见在神施恩座上面属灵的荣耀。神人必须把他在山上所看见的模范宣告众人;也必须述说神在启示岛上让他看见的异象。……要是他没有心灵的感觉,这些事情他一样也做不来。

  这就是东方宣教会(Oriental Missionary Society)创立人考门查理士(注13)的一个特征。“他是一个有眼光的人。在他一生当中,他似乎看见了众人所看不见的,也比许多跟他同时代的人看得更广阔更周到。他真是一个眼界远大的人。”

  眼光包括透视,也包括先见。有人论及美国总统麦肯尼(注14),说他所以能够成为伟大的政治家,是因为他有本领把耳朵贴在地上来倾听尚未来到的事情。说法虽然不同,意思却是一样。他把倾听变成眼光,看见了尚未来到的事情。一个领袖要能预先看见他所主张的政策或者方法的最后结果。负责的领袖,总是在前面看,想要知道所建议的政策对现代以及后代的人会有什么影响。

  所有伟大的传教先驱,都是有眼光的人。在其他的同辈传道人全神贯注在各人自己小教区的事工时,克理却看到地图上的整个世界。当国内教会还在为了无谓的神学问题尽力争论的时候,亨利马迁却看到印度,波斯,阿拉伯各地——幻想到回教区域。。宣信博士,据他的同辈说,“他终身工作似乎是一心向前推进,而他的同工们却看不见有什么可以探索发现的。”

  有一个传教士对他属下的一个年纪较轻的传教士(15)说:“你跟我所认识的其他人都不相同。你总是注意事情的终局,而大多数的人,连我在内,却觉得不如去做第二件事情。”他所得到的回答是:“我觉得我之所以能够坚忍,主要就是靠着由注意目标所得到的不断的鼓舞。”对于这个年纪较轻的传教士,理想,或者异象,是绝对必需的。没有理想,他就不能工作。他能有广阔的眼界,宏大的计划,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关于他对基督教学生运动的贡献,有人说:“他是这个学生运动最伟大的先知。他先观察未来,然后才作出他的计划。”他写给他那个团体的领袖的信,可以代表他的看法:

  我到过贝鲁特的美国出版社(American Press),在那里看见了七个阿拉伯学者终身研究的结果。我告诉你们,那真是像沧海一滴,无济于事。我们需要一本阿拉伯文的赞美诗,一整套分题的神学著作,一大堆关于多人要怀疑的宗教问题的小册子和单张。

  能看的人很多,真能看见的人却很少。法利赛人看彼得,只看见了一个没有学识的穷渔夫,根本算不得什么,不值得看第二眼。耶稣看见彼得却发现这个先知传道人,也是他那一班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的门徒的圣者和领袖。

  眼光包括“乐观和希望”。从来没有悲观的人能够成为伟大的领袖。悲观的人看见每一个机会中都有困难,而乐观的人却看见每一个困难中都有机会。悲观的人,因为总是在看见可能性之前看见了困难,便往往要阻止有眼光想向前推动的人,谨慎戒惧的人也有他的用处,就是帮助乐观的领袖也成为现实的人。不过他必须留神,免得他天生而又变成根深蒂固的戒惧反而妨碍了那些神要他高飞远走的人。谨慎戒惧的人能从历史和传统获得很有价值的教训,可是他有被往事缚住的危险。对于困难看得太清楚了,就会看不出解决的可能性,这种人是不能够给跟从他的人以什么鼓舞的。

  有了眼光就有冒险的胆量,虽然前面似乎空空茫茫,也愿意凭着信心走去。有人论及悉尼的一个晚近的大主教(注“),说:

  他的伟大有一个标志,就是他从来不会跟不上他的时代,也不会走到时代前头太远的地方。他是站在前面,远到足以领人前进。他时时发现新境界。上了年纪,许多人就要让事物自然发展,他却仍然虚心接受新思想。

      〖 有智慧 〗

  “智慧是对学识加以最好利用的本领,就是识别,判断,明智和其他类似的种种能力的结合物。……在圣经里,就是关于精神上和道德上的真理的正确判断力。”韦斯特(注重7)作如是解说。

  智慧超过知识,后者只是事实的累积。智慧有个性的涵义,含有明智的意思。智慧超过人类的聪颖,是超凡的识别。智慧是能洞察事物里面的知识,知道事物的真实底细。智慧包括对神和复杂的人心的知识。智慧远非知识所能比;它是正确应用知识来解决道德上精神上的问题,对付困难的局势,以及处理人间的复杂关系。罗斯福总统说:“智慧是及时聪明的事情。”我们大多数却“经常是事后聪明。”

  智慧这个德性,使领袖有必需的平衡,不至于越出正轨放肆乱来。知识来自学习,但人被圣灵充满时,圣灵就给他智慧,使他能正确利用和应用知识。所以在早期教会里,甚至次等领袖所必须具备的要件中,也有“智慧充足”这一件(徒六3)。

  已故中国内地会总主任何斯德,指出了智慧在领导上所占的地位:一个人,如果由于职位关系,一味要求别人服从,完全不顾别人的理性和良心,那是专制。反之,如果靠着祷告,他属灵的力量和健全的智慧,能够影响别人,启发别人,使别人本着自己的理智和良心,因着他的带领,便改弦易辙弃邪归正,那就是真正的属灵领导。

  凡是负属灵责任的人,都应该经常像保罗为歌罗西的基督徒那样祷告:“愿你们在一切属灵的智慧和悟性上,满心知道神的旨意。”(西一9)

     〖 有果断 〗

  知道了全部事实之后就能很快作出清楚的决定,那就是真正领袖的标志。有眼光的人,必须有所作为,否则仍然只是幻想家,不是领袖;不过,决定固然更快,但必须有健全的前提做根据。蒙哥马利元帅列举了军事领袖必须具备的七样要素,其中一样就是能作清楚的决定。

  属灵领袖一旦确知了神的旨意,就会立刻着手去做,不顾后果如何,在追求他的目标的时候,他会有勇气破釜沉舟,一心前进。将来的结果不论是成是败,他都必须愿意负起责任,也不把可能引起来的任何责任推在下属身上。

  亚伯拉罕面临所多玛被攻破,侄儿罗得被掳走的危机的时候,就表现了他是一个能迅速作清楚决定的人。在他跟罗得的关系中,他把灵性的积极方面和消极方面都表现出来。他毫不自私,既然放弃他选择放牧地区的权利,表现了一个虔诚信神者的消极美德。但遇到这个危机时,他就表现当机立断和主动的精神,他非常勇敢,带着一队力量单薄得可怜的武装家仆,便去追袭敌人,也是靠着对神信心的鼓舞,居然把敌人打得一败涂地。

  摩西权衡利害之后,便作重大决定,放弃在埃及享有的财富快乐,来和以色列人共患难,然后才有资格做以色列入的领袖。就是因为有信心,他才有勇气作那么远大的决定(来十一24-27)。

  在希伯来书第十一章内被认为名垂千古的杰出人物,每一个都是有眼光有果断的人。他们都是先看见异象,然后权衡利害,下了决断,付诸实行。伟大的传教领袖也是那样。克理在英格兰看见了异象,虽然要实现他的异象有许多非常大的困难,他仍根据异象作了决定。后来他在印度使他的异象成为事实。李温斯敦在苏格兰看见了异象,作了决定,克服了所有的阻碍到非洲去,在那里实现了他的异象。这类的人,不是环境所能挫折的,也不是困难所能吓阻的。

  真正的领袖不会受诱惑而迟疑不决,就是作决定之后也不会左摇右摆拿不定主意。这些耽延动摇等倾向,对于领导是有极大的损害的,一个诚实的决定,纵然错误,通常总比完全没有决定要好些。关于这一点,有一个基督教会的领袖(注重8)据说就是意志专一的人。他只认定一个大目标。在他,有可能性的异象就会变成行动。

  有一个刚刚加入海岸警卫队的青年,清早就被派去参加一样很危急的工作。原来海上起了暴风雨,有一只船发出了求救的信号。这班队员刚刚开动一只大艇要去援救的时候,这个青年非常害怕那猛烈的大风,对队长大声叫喊说:“看来我们一定回不来啦!”队长便高声回答说:“我们不一定要回来,可是我们一定得出去。”在大多数的决断里面,难处不在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而在甘心愿意付出免不了的代价。

  有勇气属灵的领袖必须有最大的勇气——经常是精神上的勇气,多时也要有肉体上的勇气。勇气就是“那种心神品性,能使人遇到危险或困难时仍能坚定不会惧怕,也不会意志消沉。”

  马丁路德非常富有这个重要的德性。有人认为他也许是一个胆子顶大的人。当他开始他的重要旅行到沃木斯(WORMS)去赴会的时候,他说:“什么事情你们都可以希望我做,就是不能希望我害怕和放弃主张;我不会逃走,更不会放弃我的主张。”他的朋友们警告他是在冒严重的危险,设法劝阻他。可是马丁路德不听劝阻。他说:“要我不到沃木斯去么?虽然沃木斯那里的魔鬼像屋顶的瓦片那么多,我还是要去的。”

  当马丁路德到了会场,他站在皇帝跟前的时候,人家便要他放弃他的主张。他们只准他说一句话:就是他是否愿意放弃主张。马丁路德便当众宣告:“除非圣经或者其他方面的明显理由叫我确信我的主张不对,我是不能放弃我的主张的。我不能听从公会或者教宗,因为他们常犯错误。我的良心只能顺从神的话。”

  当众人再次给他一个机会,要他放弃主张的时候,他合掌说:“我的立场就是这样,不能改变。求神帮助我。”后来在逝世前没有几天,马丁路德描述他的感觉说:“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怕;神能使人那样勇敢拼命。我不敢说现在我是否还能够那样振奋。”

  但是,并非人人都像马丁路德那样生来就有勇气。这个事实,在圣经里或明或隐都可看到,最胆怯的人,只要他不肯恐惧投降,便会有最大勇气。历代属神的领袖,无论原来如何胆怯,神都命令他们要有大勇气。要是他们原来就无所惧怕,这种命令,便毫无意义了。领袖自己的勇气,是在领袖自己的身上。既有大有力量的圣灵住在他里面,他是可以得到勇气的。

  且把这两个记载对比一下:“门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犹太人,门都关了”(约二十19):“他们见彼得和约翰的胆量”(徒四13)。同是那一班的犹太人,只是时间上稍有先后不同。这个新勇气到底是哪里来的呢?原来就是来自圣灵:“他们都被圣灵充满。”当人把自己完全交给圣灵管制时,他所赐给的,“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的心。”(提后一7)

  领袖表现勇气的方法,就是甘愿去应付不愉快的甚至于凄凉可怕的事实和情况,镇静沉着,然后根据实况,采取坚决行动,纵使个人会因此有负众望,也在所不惜,人类的惰性和反对,阻挡不住他。他的勇气不是一时的,而是一直持续到任务充分完成了。

  众人都有期望他们的领袖在危机中有勇气,能镇静,别人可能会踌躇不知所措,领袖却不会。在严重的挫折当中,在使人软弱的势力之下,做领袖的,能叫跟随的人刚强起来。

  面对着西拿基立王的凶残大军,希西家王很沉着地作军事准备,然后设法加强民心士气。他劝勉他们说:“你们当刚强壮胆,不要在亚述王和跟随他的大军面前恐惧惊慌……。与他同在的,不过是血肉的军队;与我们同在的却是耶和华我们的神,祂必帮助我们,为我们争战。百姓就信靠希西家王的话,胆壮心安了。”(代下三十二7、8英修订译本)。这就是实实在在的领导了。

     〖 谦虚 〗

  在政界和商界里,谦虚这个德性,既无人求,也非必要。那里的领袖所需要所追求的,是出人头地跟显姓扬名。但在神的价值表里,谦虚却居上位。基督所下领导的定义,不是自吹自擂,乃是忘我舍己。为了训练门徒来担任有权柄的职分,他吩咐他们不可傲慢自大,像东方的君王那样只要自谦自卑,像他们的夫子一样(太二十25-27)。属灵的领袖愿意静静牺牲自己的工作,来讨得神的喜悦,不愿意做铺张门面的工作,来获得缺乏灵性的群众的奉承。

  在施浸约翰传道的早期,可能有人断言,他的伟大在于他猛烈斥责当时的邪恶,用滔滔的雄辩和激烈的话刺透并暴露当时的人心。其实,他之所以能成为妇人所生最伟大的人,秘诀却在他能够不知不觉肯定说出有无限启示力的话:“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约三30)。由这句话可以看出他在灵性上长进到什么地步。

  领袖的谦虚,跟他的灵性一样,应该是一个能够不断长进的德性。看看保罗的谦虚德性怎样与年俱增,便可得到教益。在他传道的早期,他检讨他过去而后来觉得可恨的事迹时,他承认:“我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称为使徒”(林前十五9)。过了些时,他又说:“我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弗三8)。到他临终预备见主的时候,他悲痛的说:“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提前一15)。

  有一个作家(注19)这样劝勉人:

  每日每时都要谦虚;要以谦虚的态度去对待所有人类一切精神上身体上的软弱,遮藏他们的弱点,喜爱他们的优点,鼓励他们的美德,帮助他们的贫穷,对他们的亨通欢欣,对他们的痛苦要同情,接受他们的友谊,漠视他们的无情,饶恕他们的恶意,做众仆人的仆人,卑躬屈节去做最低等人的最下贱的工作。

  有一个基督教会领袖(注20),有一次人家介绍他的时候,称他为“伟大的希伦格博士”。他的日记里写有这一段话:

  如果我在他们的眼中显得伟大,就是主十分恩待我,帮助我知道我没有祂就根本算不得什么,也帮助我把自己看得很渺小。祂是在使用我,但我所关心的,就是祂使用我,而工作却不是我做为斧子因所砍下的树而自夸,因为没有樵夫它就不能做什么。它是樵夫所制成的,所磨利的,所使用的。一旦被他丢开,就只能成为旧铁,啊,但愿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道理。

  今日的属灵领袖,多半是过去居于次等地位,乐意忠心工作,表现了他的谦虚的人物。从前在中国传教的马礼逊,本乎他的智慧,写出这样的话:“我以为我们传道会的大缺点,就是没有人喜欢屈居第二位。那也许是因为有种种利益的关系,可是我至今还看不见那些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