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忠仆侍奉 > 认知侍奉>正文

你们要切慕作先知讲道

时间:2017-09-22 20:58:31    作者/供稿:李世峥牧师    来源:李世峥工作室    浏览次数: 字号:TT

《哥林多前书》是使徒保罗为处理哥林多教会存在的问题而特意撰写的一封书信,透过这封书信,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教会中的种种乱象。众多问题中,有一个无比严重的危机,就是这里的信徒和牧者在属灵恩赐的追求和运用上走入了可怕的误区。整体而言,哥林多教会的属灵恩赐是全备的,保罗称他们“在恩赐上没有一样不及人的”(参林前1:7),只可惜在属灵恩赐的追求上,他们陷入了厚此薄彼甚至顾此失彼的错误。众多的属灵恩赐中,最被他们重视的是说方言,而最被轻视的是讲道。针对这一现象,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4章中,用大量的笔墨论述说方言与讲道之间的关系。本章的开头,保罗就直截了当地写道:“你们要追求爱,也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其中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讲道。”(林前14:1)而在本章的结尾,他又旗帜鲜明地指出:“所以我弟兄们,你们要切慕作先知讲道,也不要禁止说方言。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林前14:39-40)整篇经文中,保罗没有任何轻视说方言的意思,更没有任何禁止说方言的意思,他所表达的思想只有一个重点,就是提醒教会不要因为追求说方言而忽视了讲道这一重要的恩赐,因为讲道是除爱之外最为重要的恩赐。保罗指出:“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上帝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他在心灵里,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但作先知讲道的,是对人说,要造就、安慰、劝勉人。说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讲道的,乃是造就教会。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更愿意你们作先知讲道,因为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使教会被造就,那作先知讲道的,就比他强了。”(林前14:2-5)说方言固然是重要的属灵恩赐,但他毕竟只是用于造就个人的恩赐,而讲道却是造就整个教会的恩赐,真正意义上的讲道,可以起到“造就、安慰、劝勉人”的作用。因此,教会必须把讲道的恩赐放在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你们要切慕作先知讲道”,是本章经文的中心。为了强调自己的观点,保罗现身说法:“感谢上帝,我说方言比你们众人还多。但在教会中,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林前14:18-19)

斯托得(John R. W. Stott)说:“讲道是基督教不可缺少的。没有讲道,就失去基督教真理的重要根基,因为基督教真正的中心,便是上帝的道。”道成肉身的基督,向来无比重视讲道,“耶稣走遍各城各乡,在会堂里教训人,宣讲天国的福音”(参太9:35),这便是对耶稣之讲道事工最好的描述,“四福音”中,记述了耶稣的很多精彩绝伦的讲章。使徒们秉承了耶稣基督的作风,一直将讲道作为毕生的追求,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在“放胆讲论上帝的道”(参徒4:31,14:3,18:26,19:8)。由此可见,他们是一群“切慕作先知讲道”的忠仆。之后的教会,一如使徒时代,依旧有不少“切慕作先知讲道”的牧者,诸如屈梭多模(John Chrysostom)、安布罗修(Ambrosius)等等。遗憾的是,进入中世纪时期,一些牧者像哥林多教会的肢体一样,由于高举别的恩赐而不再“切慕作先知讲道”,所不同的是他们高举的不是方言,而是哲学、教阶和神权,于是教会进入了我们时常提说的“黑暗时期”。中世纪后期,英国出现了一位被后人称为“宗教改革的晨星”的名叫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的神父,他意识到了讲道的重要意义,所以向当时的牧者大声疾呼:“人生在世所能获得最崇高的服侍殊荣,乃是传讲上帝的道。这样的服侍特别落在神父身上,所以上帝更直接要求他们尽责……为这缘故,耶稣基督撇下别的工作,专心从事讲道;他的使徒也如此行,因此,上帝爱他们……教会因传讲上帝的道而得着最大的光荣,所以这是神父可以向上帝所做的最佳服侍……因此,如果我们的主教不亲自讲道,又阻挠忠实的神父讲道,他们就落入杀害主耶稣基督的大祭司的罪中。”令人遗憾的是,威克里夫的呼吁并无立竿见影之效,直到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出现,教会的牧者才重新有了“切慕作先知讲道”的强烈意识。于是,基督新教开始了火热而迅猛的发展,直到今天。纵观教会历史,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教会的复兴取决于牧者是否“切慕作先知讲道”。牧者复兴了,讲台就自然复兴;讲台复兴了,教会就自然复兴!

反观今天的中国教会,不得不让人痛心,我们的教会中,有多少人“切慕作先知讲道”呢?“有羊无牧”,这是因为缺少“切慕作先知讲道”的牧者;讲台疲软,也是因为缺少“切慕作先知讲道”的牧者;教会混乱,还是因为缺少“切慕作先知讲道”的牧者。因此,我们必须重提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劝勉,借此向中国教会的弟兄姊妹发出呼吁:“你们要切慕作先知讲道。”

首先,“切慕作先知讲道”,要有认识上的“切慕”。这样的人会无比看重讲道,将讲道视为神圣的侍奉,视为毕生的追求。中国教会的信徒人数已经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但愿意奉献作传道人的却凤毛麟角,大家宁可在教会别的岗位上服侍,有人因牧者的工作太累而退避三舍,有人因牧者的待遇过差而望而却步,有人因自身的缺陷而借故推托……追根究底,还是因为未能在认识上“切慕作先知讲道”,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即便已经奉献的牧者,也常会在侍奉的道路上迷失方向,他们像哥林多教会的信徒那样,为了追求别的恩赐和侍奉,就放弃或者冷落了对讲道的追求,君不见很多牧者在教会行政、社会职务、外事交流、投资理财上竭力追求,却在讲道的服侍上裹足不前。他们认真地对待开会、调研和考察,却草率地对待读经、祈祷和讲道。我不能说上述这些工作不重要,因这样说会落入“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畸形心理,但我要说,这些工作完全可以交由一些比牧者更加专业的平信徒来做,因为读神学出身的牧师往往在这些工作上是十足的外行,不可能比平信徒做得更好。被称为“解经王子”的坎伯尔·摩根(George Cambell Morgan)说:“一位基督徒工人最崇高的工作就是讲道。今天教会最大的危险,就是上帝的工人们愿从事一千种不重要的事工,却忽略了那件最重要的侍奉——讲道。”斯托得一针见血地批评了这样的牧者:“许多牧师根本就是行政人员;他们侍奉的象征是办公室而非书房,是电话而非《圣经》。”针对这一现象,斯托得说:“如果现今的牧师肯认真地接受《新约》所强调的讲道和教导的重要性,他们不但会发现它能使他们充分发挥本身的恩赐,而且必然会对教会产生有益的影响。”

其次,“切慕作先知讲道”,要有行动上的“切慕”。这样的人会认真地预备每一篇讲章,认真地对待每一次讲道,他们绝不会浪费每一次讲道的机会,绝不会糊弄每一位听道的信徒。司布真(C. H. Spurgeon)曾在一次专门对牧师的讲道中说:“你们要祷告、讲道到这样的地步:如果没有人改变信仰,你们就会觉得诧异、惊奇、伤心。要期望你们的听众得救,就像吹响末日号角的天使期望死人复活一般!相信你们自己的教义!相信你们自己的救主!相信住在你们里面的圣灵!因为这样你们就会看见你们心中所渴望的,而上帝也将得着荣耀。”今天的牧者,几个人有这样的情怀,有这样的态度。我们的某些牧者,就像一个街头艺人,不过把讲道当作一种应付式的表演。讲完之后,拍拍屁股就走;回到家里,也不作任何自我评估和反思。这样的讲道,与弟兄姊妹何益?一次成功的讲道,需要有多种因素,但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必须让会众听懂,保罗反对在聚会中说方言而提倡讲道的理由,就是因为方言不容易被会众听懂,而讲道可以,他指出:“若都作先知讲道,偶然有不信的,或是不通方言的人进来,就被众人劝醒,被众人审明,他心里的隐情显露出来,就必将脸伏地,敬拜上帝,说:‘上帝真是在你们中间了。’”(林前14:24-25)从这个角度,我们对照今日教会的讲道,是否能够达到让人听懂的要求呢?一位肢体在聚会后批评传道人说:“他的讲道让我想起了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航程。”问其何解,答曰:“出发时,他不知道要去哪儿。到了后,他不知道到了哪儿。回国后,他不知道去过哪儿!”我们的一些牧者,习惯于在讲台上使出浑身解数,卖弄自己的才华,一会儿宗教,一会儿哲学,一会儿文化,一会儿艺术……可是,如此卖弄,往往弄巧成拙,把讲章弄的杂乱无章、空洞无物,整篇讲道就像上帝创造之前的世界——“空虚混沌、渊面黑暗”,常常让听者不知所云、一头雾水。如此讲道的牧者,从根本上说是未能“切慕作先知讲道”。司布真说:“基督说:‘喂养我的羊……喂养我的小羊。’然而,有些传道人把食物搁在高处,大羊小羊都够不着。他们似乎把经文读成‘喂养我的长颈鹿。’”一个真正“切慕作先知讲道”的牧者,必须经年累月地积累各方面的知识,自己融会贯通之后,再向会众娓娓道来,只有如此,他的讲道才会通俗易懂、老妪能解。华理克(Rick Warren)在其名作《直奔标竿》中写道:“耶稣使用简单的言语,而不是术语或神学用语:他以一般人能懂的名词来说话。我们必须记得,耶稣不是使用当时学者通行的古典希腊语,而是使用当时街市上通用的亚兰语。他讲到鸟、花、失去的钱币等等,是与每个人都有关系的日常生活事物。当年耶稣以简单的方式教导深奥的真理,而今天许多牧者正好与此相反;他们以深奥的方式教导简单的真理,把直截了当的经文变得复杂艰涩。他们自以为很有深度,实际上很迂腐!在教导与讲道上面,清楚明白远比聪明巧妙重要多了。有些牧师喜欢在讲道中以希腊文的名词来卖弄夸示他们的学问。每个礼拜天说些没有灵恩、没人听得懂的方言。牧师必须了解,没有人在意他懂多少希腊文。”

中国基督徒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尽快看到中国教会的复兴。真正达到这一目标,需要很多种因素,但其中必不可少的一样,是必须有更多“切慕作先知讲道”的传道人。我们需要一大批甘于寂寞、远离事务,能够真正在认识上“切慕作先知讲道”的牧者!更需要一大批厚积薄发、深入浅出,能够真正在行动上“切慕作先知讲道”的牧者!但愿已经开始讲台服侍的牧者,都能比以前更加“切慕作先知讲道”,都能铭记《圣经》的教导:“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提后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