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忠仆侍奉 > 传道侍奉>正文

四种应该避免的讲道形态

时间:2018-10-26 06:09:12    作者/供稿:诚之编译     来源: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著名的圣经学者莫德(Alec Motyer)曾经写到:「释经讲道的事奉是对神所默示的圣经所作出的适当回应……此事奉的核心在于关注『释经』(exposition,阐述)这个字所高举的:『把原本有的展现出来。』」

有许多讲道类型并没有做到上面这点,这包括:

1. 「我想告诉你我心里的负担」型的讲道。

这种讲道也许是以经文作为开始,但是经文的作用仅只是作为悬挂讲道者个人负担的一个「桩子」,或作为发抒个人理念的出口。这种方式对经文所作的解释是不足的,未能查看神对这段经文的意图。充满热情却不够精确,诚恳却虚有其表,与读者有关却没有说到重点。

2. 「我精通伯克富的系统神学」式的讲道

讲道者问的不是「神在这段经文中的意图是什么,祂要告诉我们什么」,而是「这段经文如何套用在我的系统神学里?」。改革宗和时代论的学派经常会落入这种窠臼中。他们认为真理拥有某种外型,而任何经文都不能打破这个外型,必定可以符合这个外型。如此,讲道就是在为这个外型辩护。

这种讲道方法在碰到保罗书信时也许还行得通,但是在处理诗歌或历史时,往往会偏差得很厉害。这种讲道往往很小心——小心地避开那些由系统神学所建立起来的障碍。但是这种讲道未能处理这些障碍,而这是圣经经文要我们处理的。这种形态的讲道,常常为了配合讲道者的系统神学,而让这段经文被加以扭曲,结果会和一般性地读这段经文有很大的不同。

3. 「我受过神学院训练,我决心要让你们知道」型的讲道

这种形态的讲道,其极端的形式是变成讲道者在给会众上希腊文或希伯来文原来意思的课。本来只是讲道者自己的研读,被带到会众面前。这种讲道特别强调字义,希腊文或希伯来的语法,考古学,经文变异,字词原本的意义。以及文化的背景。讲道者对这段经文所作的大量研究,原本的目的是为了适当地解释经文。但是这种讲道法却没有「在两个视野之间建立起桥梁」(借用伽达默尔[Gadamer]和西塞尔顿[Thiselton]的话,后来被斯托德所普及),就是要在圣经的世界观和听众的世界观之间建立起一个沟通的平台。这种讲道听起来是在上课,因为这是课堂上课的内容。它搔着理性的痒处,但是未能牧养听众的感情。它传递的方式甚至(也许不是故意的)暗示只有一些人——那些有特别智慧和洞见的人——才有可能理解并信靠圣经所说的。这种讲道没有突出宗教改革时期对圣经清晰性的强调:「不单有学识的人能够掌握,就是没有学识的人,只要正确运用一般的方法,也可以充分了解[圣经]」。一种改革宗的祭司制度就这样兴起,让讲道者端正地坐落在圣经和听众之间,成为一种阻隔。

4. 「我急着要告诉你们应用,所以请原谅我没有告诉你们我如何得出此结论」型的讲道。

讲道者也许作了充足必要的研读,但是听众无法「分辨上帝从这里要如何教导」的(译按:参考西敏公众崇拜准则)。听众的感觉是他们被人教训了一顿,但是感到背后有一些隐藏的(甚至隐藏得不是很好的)议题在当中运作。当他听完讲道离开时,对经文并没有更好的认识,或是在心中留下一种印象,认为他们自己没有能力能辨识出这个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