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忠仆侍奉 > 传道侍奉>正文

讲道出了什么问题?太沉闷!

时间:2018-10-09 06:46:16    作者/供稿:Michael Spencer     来源: 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在一个娱乐成瘾,灵里败坏的文化中,基督教的信息永远逃不脱沉闷的指责;所以传道人应当清楚,有创意和有说服力地宣讲神的故事,但不能为听众的掌声出卖福音。

我今天要讲的批判意见:讲道太沉闷。

沉闷这个词发明以前我们是怎么说的,肯定是说太严厉了。

研究布道带来的其中一样讽刺,就是我相当肯定历史上大多数伟大的布道家,对碰巧听他们讲道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太沉闷了。

以约拿单爱德华滋为例。爱德华滋是神学型讲道传道人的宠儿,热爱他的人对他的布道会觉得欣喜若狂,但是我是读了足够多爱德华滋的讲道,我可以相当负责任地说,在绝大部分时间内,他会让任何一群知情达理的听众沉闷致死。我想那些“大觉醒”的故事,人们从他们的座位上跌下来,焦虑要死,这些并不是爱德华兹所在教会的正常情形。一个人可能焦急万分,等着大多数人恳求要听到的这句话,“要结束了”的到来。

或者看看钟马田,这位二十世纪中期伟大的威尔士解经家。钟马田医生在讲坛上是一位不停犁地的人,他有一种固执,勇士般的决心,要把每一句经文都带出应用来。像巴刻那样的听众会因着他欢喜不已,但是我吃得很饱后是决不会把他的讲道录音带插入我的汽车音响卡座的,他已经让我睡着很多次了。

我大部分时间是向青少年讲道,我真的非常努力工作,为的是吸引我主要听众的注意力,我是出名比在这里的任何人都能更长时间吸引学生注意力的。我可以变得很风趣,我可以运用对我听众的认识,在我的讲道中把吸引人注意力的手段运用自如。当然,这并没有阻止绝大多数的孩子在我讲话的时候一直睡觉,在我的影响下打一个20分钟的盹。对我相当一段部分的听众来说,我可以很有效地治好他们的失眠症。换言之,不管我多么努力尝试,我对许多人来说是一个闷头。(没错,传道人,你也如此,不要笑了。)

今天的传道人更害怕沉闷,超过害怕恐怖主义或者传染病。真的有传道人把坦克和老虎带进教堂,而不愿再讲一篇沉闷的讲道。从目标授课到玩魔术把戏,到录像片段,背景音乐到幻灯片,今天的传道人可以接受任何的批评,但不愿意听人说“这太闷了”这句话。

然而,其他的传道人似乎是已经接受了沉闷是这个娱乐成瘾文化的特点这个事实。电视使我们文化的注意力变得如此糟糕地短,我们判断几乎每一样事情都是看它能不能生出“即时”的感官刺激或者反应。 MTV频道把我们变成了每3秒钟就需要变换一次视觉角度的人。尽管许多教会决定要开战,挽留得了注意力缺乏症的听众的注意力,其他的传道人则选择了退出竞争。

我认为,我们觉得福音总是能引起一个文化中任何人的兴趣和关心,这种对基督教的看法其实是有一种内在缺陷的。一种识字率高,有一种对神的观念,严肃看待有神论世界观的文化,肯定会比一个沉迷于《娱乐大本营》和脱口秀的文化更对福音感兴趣。福音用圣经语言对我们说话,因为福音的真理是用这样的概念,用这样的方式,而不是用别的形式保存下来,向人作传递的。如果为了得到与人拉上关系,让人产生兴趣,而去改变福音,采用娱乐用语,我们就是犯了一个致命的大错误。

事实上,一种更优秀的讲道方法就是坚持我们不是追求娱乐人,而是用圣经向我们说话的方式来同样传讲福音。在这个关键层面上,我们一定要回答这个问题,“不管福音的真理是不是娱乐人,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就决定了讲道是好的讲道还是平庸的娱乐。

去年,一位传道人在我们会堂使用电影《热血强人》(Remember the Titans)的片段作了一系列的布道。在四篇信息里有三篇只是非常简短地提到圣经,是和所引用的圣经经文的意思无相关的。相反,它们的信息和内容都是取材于这部电影。当然,我们的学生很喜爱这种方法,说这些讲道棒极了。实际上,它们是完全低于基督教的要求,只是很肤浅地和福音沾了沾边。

这些信息取得成功,因为它们做到了两点:第一,它们满足了听众对视觉娱乐的首要渴求(顺便说一句,那部电影几乎没有一处地方是被人认为是沉闷的);第二,它们让听众去想他们感兴趣的话题,这些话题和福音的基本要道无关,而这些基本要道是没有得到重生的人努力要去回避的。

我和学校里的传道人讨论了这些信息。我说,尽管讲的人可能对学生得到娱乐,由此而来对他的恭维感到高兴,在传福音方面他却完全失败了。这错误很简单:他放弃了圣经的叙述,于是就放弃了福音的信息。如果他是关心信息,而不仅仅是媒体,那么他的工作就是完全失败了,尽管这些讲道大受人欢迎。

这个传道人有可能既传福音,也运用电影《热血强人》里的片段吗?这是留给另外一篇文章的另外一个问题。现在我的回答是,“可以的,要带着例外和说明。”我的基本关心还是不变:当我们离开圣经的描述和素材,我们通常就不会去讲福音了。

现在我可以听到四周的反对声音。为什么传道人一定要用浪子的故事,而他是可以用电影电视的场景,用许多不同的方式来讲这个故事?我同意,带有创意重新讲述故事,这是可能有助于把道传得好,让人明白圣经的信息,但是请停下来,记住:这些故事是不一样的。

“哦…但是信息是一样的呀。”真的吗?我同意信息可能类似,但是浪子的信息是独一无二的,忠实于这个故事,这是信息的关键。离开了圣经素材,就要冒着离开圣经信息的极大风险。

我不是反对“娱乐人”的讲道,很简单,我相信我们蒙召是要讲,重新再讲,宣告,教导,应用,在一个社区中活出,走出去宣教传扬圣经的故事和福音的信息。为了这个理由,我想我们应当接受用经文传讲经文的限制,接受我们要讲的主要故事和信息应当是从圣经里来的这个要求。

让我讲清楚,我不反对使用任何光照表明圣经故事的例证。然而,光照是一回事,遮挡,使之变得相对,缩小和扭曲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些事情是应当避免的。  

所以,我相信我们必须接受两个确凿的事实:第一,对那些没有属灵生命,看不见圣经真理的人来说,圣经的故事是很沉闷的。这是我们应当预料到的,是一个事实。第二,我们应当使用正当的措施和手段尽可能让信息有趣,却不掩盖圣经的信息,或者拒绝圣经的方法。

换一句话说,虽然福音不是娱乐,但一个沉闷的传道人很可能是一个懒惰或者固执的人。在某种程度上,听众觉得沉闷,这是无可避免的,但这不是我们可以接受,不尽我们最大努力使我们说的清晰,迫切,真诚,针对个人,真实的事情。努力不要沉闷,但不要为了避免它而走向极端。

下面是我关于怎样讲得好,又不必然要沉闷的建议。

1. 好的例证如金子一般。有的人能把他听众98%的人吸引,用恰当的例证把他们牢牢抓住。我相信这一点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尽可能努力举好的例证。

2. 如果你经常性向同一批听众传道,请努力建立一种对福音的基本认识,是可以让你每一次讲道都能讲更多内容的。如果你有幸对同一批人一连几年讲道,通过定意,解释,举例说明好一些基本概念,你是可以避免很多沉闷的事情的。

3.我们生活在其中的娱乐文化不能成为好的传道的标准。耶稣是一位沟通大师,但是他没有尝试要超越剧院的演出。同样,我们应当拒绝为了抢夺人的注意力而与世俗的娱乐展开竞争。“有耳听的就当听。”“不听你们话的人,你们离开的时候,就把脚上的尘土跺下去。”这些是耶稣的话。

4. 很多布道沉闷,因为传道人在讲坛上做释经的工作,神学的争论。我们是宣告一位新王的好消息,满有恩典的拯救之道,如何进入他的国度。我们不是在给一个动词作分析,或者用研究评论的方式回应对预定论提出的28条反对意见。

5. 太长的讲道通常很沉闷。20-25分钟的信息可以有很多内容,但只是就时间而言它们很少是让人觉得沉闷的。组织得越好,内容越流畅,沉闷就越少。

6. 信息中让人感兴趣的通常是相关的个人应用,我们需要有能带着深度向人心和思想说话的能力,而不仅是瘙痒满足表面的娱乐兴趣。在应用上下功夫,使用针对个人的问题,掌握分寸地处理生活问题。

7. 我的一些“最不沉闷”的讲道,我是抓住那些每一个人都感兴趣的事情,在介绍中讲这些,然后使用这些作为门道或转折点,进入圣经的素材。这是一种技巧,需要了解如何把媒体,新闻故事,电视,潮流等用来服务福音。

例如,我们会堂使用电影《热血强人》来作为关于自尊的那老一套的教育。在同一部电影中我看到与人修好与以人为偶像来崇拜的危险之间的两难局面。我看这是一种介绍,可以引入保罗讲的在基督里的“新人/新的人群”的素材。一些人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我们可以学习他们是怎样在扩展的介绍中抓住人的注意力,然后进入圣经经文作对比,然后继续进入福音的信息的。

8. 福音令你激动吗?你被它的大能激发起热情吗?你因着它的现实意义而激动吗?福音的澎湃在你的讲道中活生生表现出来吗?看一些这样的人的布道,看那些有福音“通电”的人的作品,让你自己的心也通电起来。福音对于那些想凭道德和好行为称义的人来说是一个绊脚石,不要害怕用还与福音真面目的方法来激发人的兴趣。

9. 圣经里有很棒的戏剧,喜剧和真人秀。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它们找出来。就算在保罗的书信中,在表面的后面也有实实在在的生活,在那实实在在的生活中有可以传讲的许多可能。当我们看一节经文的时候,我们可能一边看,自己都觉得沉闷。难怪别人要觉得沉闷了。找出书信或者圣经其他部分激动人心的事情。哪里有冲突?哪里有争战?戏剧性的发展?战斗?在圣经里就有。

10. 讲敬拜的其中一本最好的书就是Michael Horton所写的《更美之道》( A Better Way)。他帮助我们看见戏剧性的发展应当是内在于正确安排的礼仪敬拜中的。如果敬拜的聚会是戏剧般的响应,是神和他的百姓之间立约更新的形式,那么什么是讲道?讲道就是神对他的百姓讲福音,预备他们领主的晚餐。

深入去问“敬拜是否沉闷”,这本身可能会带来问题。但是作者的要点是讲得很清楚的:如果敬拜本身是圣经信息的戏剧重演,那么布道就不应当逊色于最特别的信息传递。也许部分的问题在于我们自己把讲道贬低到属于人的娱乐这个层次,而不记得它是神话语的宣告。

以神为中心的礼仪敬拜,尽管不是完全免疫,但却已经被证明是能高度抗拒要以娱乐为导向的压力。我相信,当讲道成为还其原本面目的敬拜的一部分,它本身充满戏剧化,是严肃的,它就要成为它原本要成为的,就是给万民带来大喜乐的好消息。

作为敬拜和传道的模式,相对主义是有内在缺陷的,因为它认定只要是能抓住人的兴趣的东西,就能导致众人承认相信。要是这样,马戏表演也能让人上台,所以马戏表演要比宣告圣经信息的讲道更好。这是危险的模式,我们应当义无反顾地加以拒绝。

我们生活在其中的这个文化,最终认为任何事情都是沉闷的。福音是超越时间的,它不是娱乐。它是真实的,不是潮流的东西。它有深度,不只是一个晚上的收视率。它是神给我们众人的话语,通过耶稣的故事里讲出来的。虽然对某一些人来说讲道总是沉闷的,我们却是不敢看到,神看我们努力要成为艺人,而不是成为先锋,宣告的人,他就觉得沉闷了。

 

上一篇:作无愧的工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