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忠仆侍奉 > 传道侍奉>正文

传讲神的律法

时间:2017-10-22 05:56:35    作者/供稿:陈大雷     来源: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不可亏负人,当孝敬父母。他对耶稣说,夫子,这一切我从小都遵从了。耶稣看着他,就爱他,对他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可十:19-21a)

前九条诫命

我们越发仔细地分析主对少年富官的信息,就越发看出它与当代人所传的福音,是如何的大相迳庭。提到神的圣洁之后,耶稣把那次会面的大部份时间花在谈论神的律法,特别是那总结律法的十诫上。

在某个意义上,祂起初所提到的,正与神完全的律法有关。因为道德律表明神的位格。由于对神有了歪曲的认识,使这求道者不能充分地依照四诫去敬拜神。看来他这人喜欢称赞人多过称赞神。耶稣的责备应该使那少年官知道他犯了第一诫。

我们的主接着便引述了相继的五条诫命,不过没有依照原来的次序。这样子来答复那“我当怎样行才可承受永生”的问题。岂不是很怪异吗?主当然不以为那人能够靠守律法而得永生。“人称义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稣基督……因为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人因行律法称义”(加二:16)为何耶稣不讲论什么白白给众人的恩赐?那才是嘛。为什么不说自己是个“个人的救主”?为什么要去注意律法?

在此,我们要再次提醒,耶稣是一位比我们优胜的传道者。所以要让祂的信息来断定我们所传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去判断祂。神的律法是传讲福音不可缺的要素,“律法使人知罪”(罗三:20)今日教会和差会在福音工作上的无能,其原因之一就是由于不讲神圣洁的律法。

那官觉得大惑不解。他不晓得到底缺少什么以致他承受不到永生。他得罪了谁呢?他做了什么事得罪神呢?耶稣逐一的罗列各诫命,那位君子断定自己一条也没有犯过。耶稣说:“不可奸淫”。那有钱的人就说:“完全无辜”。如此这般地对答下去。于是耶稣只好一直用律法来逼问他,直至他盲了的眼开始看见自己的罪。只有律法的光才能把他内心的罪恶显露。


到底罪是什么?圣经的答案记载在约翰一书三:4说:“凡犯罪的就是违背律法,违背律法就是罪。”没有神公义的律法,“罪”就毫无意义。那少年官员若完全误解了神的律法,他又怎能了解自己的罪恶深重呢?当代的罪人既然对神的律法全然无知,又怎会看见自己是被定了罪的罪人呢?他们对罪这观念觉得陌生,因为在他们的意念里面并没有神的律法存在。


福音派人士通常的做法是快快的跑到基督的十字架去。但是,离开了律法,十字架就毫无意义可言。对于毫不尊敬那完全的诫命的人,我们的主所受极悲惨的苦刑,必定被视为是可悲而无意识的。在十架上,耶稣满足了律法对罪人的公义要求。罪人如果不晓得十诫对他们的要求,他们也就不会看出,耶稣身体破碎和鲜血直流,对他们有何意义。不晓得神圣洁律法的定罪,十架就只能够引起他们的同情,而不是得救的信心。神设立耶稣为挽回祭(罗三:25)意思就是说,使他成为代替者,来承受神因律法被破坏而倾倒出来的忿怒。那人若只是隐约意识到危险,向他提出救恩又有何用?他虽然怀疑自己能够得到永生,他确然不以为自己破坏了律法。但是罪是违背律法(约一:3:4),所以他事实上是说他没有什么真正的罪。耶稣来不是要召善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除非自命道德崇高的人,在神律法的光中看清自己的内心,他是不可能接受福音的。


今日的人传道,对于罪人须先确认自己是个罪人,然后才能真正的投于救主怀抱这件事,只是敷衍了事。一般的布道小册子总是追问人说:“你相信众人都是罪人吗?”对方若有犹豫,你就引用罗马书三:23说:“众人都犯了罪”,但是没有为罪下什么定义。世上的人,就算心肠硬透的罪人,都不会否定这句广泛的话。任何一个人都会回答说:“当然啦,我是没有神那么圣洁。人都是不完全的。”那年少的官也会这般回答。但是这样一点也算不得是认罪。他会否认他是个说谎者,是奸夫,是贼。


许许多多的基督徒对神的律法非常害怕,视之为已经过去的时代所遗下毫无用处的残迹。在我们的世代若使用它,定会吓跑罪人来接受神的恩典。我们的主使用律法作为传福音的基本工具。祂晓得传讲十诫是使罪人知罪,并激发他接受神恩的唯一方法。


在井旁的妇人须先有第七诫对她的良心指证,然后才可以归信。至于那少年的官,耶稣若不专注对他传讲律法,他就会继续落在混乱中。每一个真正的圣徒都会同意保罗把他自己的得救归功于律法:“若不是因律法,我就不可知何为罪”(罗七:7),使人知罪的是神的律法。除非律法强逼他承认各项罪,他总不会投奔某督乞求慈怜。充其量他只会问:“我要做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清楚认识律法的人,确实地晓得,只有神的恩典能够帮助他。罪人必须做的,是乞求怜悯。


现今的时代,人们对神律法的无知,超过以前任何时代。讲台忽略了出埃及记二十章。甚至教友们也轻视第四诫,“当记念安息日”——那么,世人又怎样会因忽略敬拜神而自觉罪疚?唯恐得罪那不理会神的律法的廉价神学,许多传道人今天正三缄其口,不传讲这时代所急切需要的基要真理。


撒但有效的使那带领灭亡的人归基督的利器,就是律法被弃置不用。同时高呼律法与爱是不能解怨的死敌,互相反对。此两者若是有冲突,人们自然会扬弃律法。因为没有人敢于轻视爱。就是这样,那恶者就宣告说,爱与律法无关,并且与之相反。


圣经的宣告正与此相反。律法与爱是互为定义的。耶稣明明的教导人说,律法并不驱使人到别处,而是驱使人到爱的跟前。公义的诫命可以归结如下:“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太二十二:37-40)。律法其实是将爱对人所要求的说明。


同样的,我们的主依据律法为爱下定义。对这一点的再三复述很值得注意:“有了我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约十四:21),“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诫命。”(约十四:15),没有律法作为指引,爱就无从表现。而除非有爱作为动机,人没有法子从心底遵守律法。


约翰明白的说:“我们遵守神的诫命,这就是爱祂了。并且祂的诫命不是难守的。”(约一:5:3),爱使律法变得令人畅快。任何爱神的人都会喜爱遵守祂的诫命。爱神的人会像大卫一样的呼求说:“求你使我遵守你的命令,因为这是我所喜乐的。”(诗一一九:35),对于未重生的人,神的律法如同锁链,是统治者的意志无情地强加在他身上。这就显露出来,在他心中没有对神和对人的爱。他若有爱心,就不会以律法为难行的。


爱固然使律法显得令人畅快,律法也使爱变得实际。不加表达的爱会枯死。真有爱心的人会问:“我怎样才可以表露我的爱情?”神的诫命提供了答案。诫命也正如约翰一书五章三节所言,是对神委身的途径,亦是指导人怎样去表达对别人的爱:“凡事都不可亏欠人,惟有彼此相爱,要常以为亏欠。因为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像那不可奸淫,不可杀人,不可偷盗,不可贪婪,或有别的诫命,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爱是不加害与人的,所以爱就完全了律法。”(罗十三:8-10)


律法与爱并无争执。只是当人们把律法或恩典作为一种救法时,冲突方才产生。律法并不为罪人提供生命之途径。它只是把他定罪,并催逼他以神的恩典为称义之唯一盼望。人“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弗二:8)


但这并不是说律法在传福音上无用处。若把它当作标准,并试图藉着遵守它而得到神的悦纳,它是无用的。“没有人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罗三:20)然而,保罗在罗马书的开头大大舞弄律法之剑。他这样做是为要“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审判之下……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三:19-20)


为要使罪人看见他内心对神的恨恶和对人的敌意,宣告诫命是必需之举。只有这样,他才会奔投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恩典而获得公义和爱。
人不归向基督,是因他们没有自觉得罪神的意识。他们不觉罪疚,是因为他们不知罪是什么。他们没有罪的观念,是因为神的律法不被传讲。你不可以匆匆说一句“众人都犯了罪。”你必须详论这题目,讲解十诫直至人深深知罪。当你看见人被律法所刺伤的时候,那便是要涂上福音膏油的关头。律法如利针,能牵引福音的红线。


第十条诫命

 

我们的主觉察那官对诫命的认识是肤浅的。祂每提出一条,那错入迷途的人就应声自称无辜。外表上足以作人典范的行为,并非诫命的唯一要求。那少年人应该晓得“律法是属灵的”(罗七:14),也许他承认律法在外表的严厉统治,但是他未能明了,原来律法更是要管束人的思想和内心的意向。因此,主不得不更为详尽的来传讲律法,直至律法如针深刺在他心灵中,引起极大的痛苦。


本来耶稣可以在每条诫命之后加上属灵的应用,正如他在登山宝训中所做的。对于“不可奸淫”,祂可以接着说“凡看见妇人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五:28)祂可以引申(不可杀人)到包含“凡向弟兄动怒的也等如杀人”(太五:22)。但是良善的夫子忍着,要把祂的指头正正地指向这富人心中最重要的罪。


当耶稣说:“去变卖所有的周济穷人”,祂是把第十条诫命作应用性的讲解。基督用神的话,“不可贪婪”作为一把利刃来割切在那人心灵里含脓如疮的贪婪。这样的罪是人眼所无法看见的。在这人外表的行为中,是不能察觉其痕迹的。然而,贪婪,带着它一切的污秽与丑恶,统治着他的内心。现在神的律法好像利箭一样,破题儿第一遭的刺透这个人的良心。


如果耶稣光是说:“不可贪婪”,那有礼貌的求助者会回答说:“我从不见财起贪念,我满足于我所有的。”单纯的引述出埃及记二十章是没有用处的。耶稣藉着要求他放弃一切财富,而使神的第十诫变成一项实际的考验。那少年人爱他的财富多过爱神和祂的儿子,于是他转身而去。当他离去的时候,他心里明明白白的认识,他自己是个贪心的罪人。他在爱神这件事上不合格了。而这正是一切律法之所系。


你看得出吗?耶稣要的并不是那少年在理智上承认不及神的圣洁。耶稣挥舞神律法的剑,直至在那官的良心上造成了深而又痛的割痕。救主并没有藉辩论迫使他承认“人人都犯了罪。”祂锲而不舍地努力下去,直至那人深刻醒悟,他是背叛了神,而他的灵魂是可怕地因贪婪而出卖给撒但。


主不图藉爱之名而在神圣洁的律法上妥协,祂乃是由他离去。如果耶稣为赢这罪人归自己,忽视了神完全的律法之不可侵犯性,那祂就是破坏了爱,因为爱与遵守诫命是无法分割的。真的爱总不会在坚立的真理上让步。


今日的传道人必须学会怎样去宣讲神属灵的律法,因为,我们若不会叫人的良心受伤,我们就没有伤口可用福音的绷带来包裹。二十世纪的教会,尝试怎样可以讲得最少而仍然获得人来归主。大家的假设是:最稀松的信息是可以保存我们的队伍,把福音传得更广,并且,当然啦,可以保守福音派人士的合一。它成功地把真理弄得那么的稀薄,以至世人无法看见。四项事实给念念有词地反复背诵,弄得罪人烦闷而教会衰弱。


现今该是重振完整而丰富的基督福音的时候了。我们必须传扬神圣洁的性格。我们必须传扬神永恒的律法并且勤力去应用在会众身上。概括的词语只能引起罪人无知、无感觉、高举自我的抗议——这正是耶稣所不为的。巴不得今天有人确切的针对人的内心宣讲神的道德律。那里可以找到清楚宣告神的律法对人心灵的动机、愿望、感觉和态度有严厉要求的讲坛呢?如果你找到了,在那里你就必找到知罪并切切要听得救之道的人。


来源:《当代的福音----纯真?混 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