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忠仆侍奉 > 传道侍奉>正文

传讲信靠神的儿子

时间:2017-10-22 05:43:34    作者/供稿:陈大雷     来源: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背起十字架来跟从我。”(可十:21b)

悔改和信靠正是一对连体婴,两个是形影不离的。在真正归主的人心里,这两者总是连合一起的。真信靠一定牵涉到悔改,而真悔改一定有信靠的成份。所以,传福音的人有时单单告诉罪人要悔改,有时单单要求他们信靠,而有时则两者相提并论。基督要求那官不单要对祂信靠,亦要痛悔,脱离罪恶的死行。

这位讲良心的少年官的人生哲学,是把财富的价值定得很高。他的思想是建立在对财富的羡慕上。他所爱的是财物,他的意志倾向任何能增加或保存他财富的事物。当我们的主吩咐他悔改的时候,事实上祂是要求那官改换他的人生哲学。除非他把自己的知、情、意,全部从世间的财富中分别出来,他就不能够“积财于天”。

不过慕道者的思想,愿望和效忠不可以存留在真空之中。一个人的内心打扫干净后,不可空置,否则,“七个更恶的鬼会进去住在那里。”(太十二:43-45)。须有一种新的信仰来填充他的心灵,也须要新对象以抒发感情;而意志也必须另有主宰。那官必须信靠耶稣,不然,离开一样罪只会叫他转向另一样更坏的罪。他必须有信心。

所以,我们看见圣经记载耶稣满有恩惠的呼召:“来跟从我。”道成肉身的神俯就一个爱钱财多过爱祂的叛徒,对他说:“来吧!”祂邀请的这个罪人是:“陷进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而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之中。”(提前六:9-10)救主对破坏律法者说:“来吧!”“信靠我。把你的心意,爱情和顺服都献给我。”

论到信靠,一些混乱和错误的思想在此也须加以澄清。耶稣以什么身份向那有罪的少年人召唤?祂正如一位引导者。祂说:“学我,效法我,服从我。要称呼我为主人。”“你现在要以仆役和随从的身份来跟随我。我不要你只是在口头上称呼我做主人。我要你这样的相信。来,跟从我。”为此,耶稣在路加六章46节发问说:“为什么称呼我主啊、主啊,却不遵行我的话行?”

当代人传福音时,对于耶稣这个邀请只是轻描淡写。大多数的时候,传道人所讲的,暗示耶稣只是一位能帮助人脱离麻烦和危险的个人救主。任何人只要肯签个便条,让祂做救主,祂就会迫不及待地给予援手。但是大家对于祂是应被跟从的主人,是该被顺服的主宰,却是保持缄默。圣经清楚的声明做门徒要跟从主。在引至永生的窄路的开端有一度窄门,这度窄门并不是后来才想起而为比较热心的信徒设置的。


诚然,对于一切信靠祂的人,耶稣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四十六:1)。可是,祂从来不会帮助任何不肯跟从祂的人得着救恩。如果基督只是告诉那官,说祂给人属天的财富和永生,那就是欺骗他了。罪人必须知道,耶稣不会做任何不愿低头认祂为主的人的救主。


二十世纪的基督教有一项出于人的说法,认为接受耶稣为主是可有可无的。耶稣对此真是一无所知。祂绝不认为接受祂为主并非进神国的必要条件,而只不过是获得更大恩福的基本条件。如今这窜改了的信息,不知欺骗了多少的男男女女,叫他们误以为耶稣乐意做那些拒绝接受祂为主的人的救主。这完全是不真确的。耶稣所发出的救恩邀请是:“来,跟从我。”


在实践上承认耶稣的主权,再透过跟从而降服于祂的统治,是组成得救之信的经与纬。只有那些“口中认耶稣为主的才能得救”(罗十:9)相信与顺服在新约圣经里是如此的对称,所以常常交互运用。“信子的人有永生:不顺服(英译)子的人得不着永生,神的震怒在他身上。”(约三:36)相信便是顺服。不顺服你便不能得生命。除非你向基督的权柄低头,你不能获得祂在十架牺牲所带来的好处,这就是耶稣对那官所说的。


这个人诚恳地要得永生,也愿意为了得到它,而欢欢喜喜地邀请耶稣进入他的心。耶稣不等他邀请就向他开出条件:
“如果你来跟从我,我就赐给你永生。你要做我的仆人。你的心志要向我的教训降服,因为我是那大先知;你的意志要向我的诫命低头,因为我是你的大君王。唯有接受这些条件的人,我才赐给他们永生或救恩”。


假使耶稣竟然因少年官在理智上承认祂为救主而满足,并且救了他,那么新约圣经就变成截然不同的一本书了。首先,那少年官会欢天喜地的离去。如果耶稣甘心做不降服祂主权的人的救主,约翰就不会这样写道:“人若说我认识祂,却不遵守祂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约一:2:4)如果祂给予那富有的官天上的财宝,但却不提出要他跟从的要求,那么雅各就永不会说:“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雅二:20)


永生与天上的财宝只是耶稣降世所带来的救恩的一部份。圣经预言说:“祂要将祂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一:21)——没有不处理罪而拯救他们出灭亡和免永恒贫穷这回事。耶稣要求那官要先降服,以祂为主,然后才能得脱离罪恶的权势。信心并非对一系列事实点头称是,乃是跟从耶稣。


当代人听见这样的讲法,难免觉得稀奇。他们所熟知的是耶稣帮助人得救。但事实上祂亦要求人承认祂的统治权,顺服祂的权威,并且崇敬祂为主。人们认为跟从耶稣事属锦上添花。假使你好像耶稣一样的坚持说:以耶稣为绝对权威的君主是进入神国的先决条件,他们将有何感想?


假如你像耶稣当日那样率直地传讲,你很可能发现许多福音派人士向你皱眉头并且抗议说:“你把真理复杂化了,也定了我们的罪。”你也不难听到别人指责你在传讲靠行为得救的道理。我们也会说:“你总不能以为福音派人士大颗儿都错了吧!最少他们不是错到值得你冒破坏合一之险吧!安静吧,莫提这种事了,以免引起风暴。”人们会巧妙地为所谓合一而抑制福音。你是否会为适应福音派的传统而牺牲了耶稣基督的信心教义?若是的话,合一的代价就实在高得无以伦比了。


有人会问:“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举手,走上台前,并且与陪谈员一起祈祷是没有用的?一位布道家告诉我说,这事就和一加一那么简单——接受神白白的赐予;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且为罪人死;承认你是满身罪污。如此这般,大功便告成了。”


事实是,“如此这般”对于马可十章里的那位少年官是不够的。耶稣坚持要悔改,并以祂为主宰,且要跟从祂。
我们这世代的人听耶稣听得太多,但是祂亲口所讲的一项训令却被埋没与遗忘。信心简单的概念也给人大大地歪曲了。现今当务之急是重申主耶稣真实的呼召,大声疾呼说:“受了欺骗的世代啊,若不跟从耶稣,你必定无法得到永生。祂呼召你以降服的姿态前来就祂。这样,祂就会赐你生命。”


我们的主以很坦白的态度对这位富有的官,全然的诚实。祂明白地指出,跟从祂免不了背十字架。“背起十字架吧!”,“在世界上你们有苦难”(约十六:33)。一开始那少年的官就蒙明示,晓得跟从耶稣会招来不舒服,和免不了要牺牲。除了要放弃他肉体私欲的喜好之外,他还要放弃好些按神的律例本是合法的事物。会失去朋友。而在这路程中,长时间痛苦的自省和祈祷是不可避免的事,做门徒的代价实在高昂。


“坐下计算代价。”(路加十四:28)耶稣对那知罪的有钱人说:“我不要欺骗你。我不应许为你免除世间的忧苦,或给你铺好舒适的安乐床。我不会设辞来征召你。跟从我的途径既崎岖又险峻,沿途风暴满布。真基督徒要攀许多艰难的高山,要进入许多卑微的深谷。故此我在你面前竖起十字架,标志着遭遇的诸般艰难,以及我对门徒的各项要求。我愿你来。但是我要你衡量跟从的代价。”


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当代的传福音者在发出邀请时,有相当的瞒骗成份在内。首先是提醒听者,他们是如何的愁苦、孤单、灰心和一事无成;生活是重担,并且笼罩着各种各式的难处;前途只是惊人的漆黑一片。然后邀请听众来接纳基督,让祂来扫尽这一切而给他们欢笑。祂被描绘为漫书式的心理学家,能在疹疗椅上一次解决病人所有困难。至于基督要求的约束则绝口不提,也不表示跟从基督须要牺牲和受苦。


怪不得许多曾经到台前一试“当代福音灵丹”的人,以后永远不再出现。他们的反应和军队招募的新兵一样;招募官告诉他当兵有机会到各地见世面、得荣誉、获财富、受训练;但从不提及要早起、强迫行军、做厨厕杂务;也没有提到流血、炮火与战场的恐怖。有些年轻的初信者,接受基督数日之后,警觉原来人生难题倍增且更趋复杂。心理上的蜜月期迅即过去,剩下来的是受了布道者甜言蜜语所瞒骗的感觉,遂从此去如黄鹤。


在布道方面,往往抹杀许多“归信”者只会云花一现的事实,而把他们作为可靠的统计数字,用以证明其布道或国外差传工作之成功。其实他们始终没有领受水礼,没有加入教会,亦没有上主日学或教主日学,既不为主作见证亦不建立基督的身体。如果说:“归信者”增益了布道者的声誉,那么他亦给予可怜的教牧人员和教会以挫败感和无尽的头痛。独立的布道团欢呼收割之日,亦正是教会向可悲的混乱和痛苦迈进之时。


道德感叫我们采取较为诚实的做法。当代的慕道者应该受到昔日那少年的官同样的待遇。我们必须清楚告诉他,若要归向主,必须先准备背负十架。为要使他们晓得事态之严重,我们应该要他们坐下来好好地考虑,而不是催他们快站起来走到台前。“不要盲目而行。你手若扶犁,就不要向后转。天上财宝只为在地上肯背负十架之人而积存”。
这样子传道,虽然合乎经训,却在当代福音工作中占不了席位。讲道过后,照例该有公开决志这一项:我们总不能叫非基督徒回去好好考虑,而叫信徒们大失所望吧?我们整晚所期望的就是要看见人公开接受耶稣的高潮出现,又怎能容许任何事物来打击这期望呢?试想想,这样不识时务的做法对我们的布道运动会有何等大的损害!人们会忧伤地离去!
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显示那少年官相信了耶稣而且悔改。但他到底有机会着实地面对福音,及面对他一生所要起的作用。他没有被当代个人工作者所采用的高压推销技术所愚弄而表示信主。主没有用推销员通用的心理战术来操纵他。当他离开的时候,他确切而完整地得着在开始时他所问的问题的答案。


 

下一篇:讲道与敬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