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忠仆侍奉 > 传道侍奉>正文

从摩西看事奉

时间:2016-06-18 07:43:16    作者/供稿:刘传章牧师    来源:生命季刊    浏览次数: 字号:TT

    编者按:本文为刘传章牧师著《宝架清影》(使者协会出版)的附篇。

    谈到事奉,先谈一点个人如何走上全职事奉的道路。

    十九岁时,我信主。不久,有一个礼拜天在教堂敬拜神。正当牧师讲得绘声绘色、娓娓动听之时,因着热烈而兴奋的情绪一下子提高了嗓音。突然,假牙从嘴里掉了出来,随即他又赶紧用手推了回去。此时此景,令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深受责备。当即,我就祷告说:“神哪!求你复兴我们的教会。”就在那天,神对我说:“你要教会复兴,自己先要复兴。你要服事我,就把自己摆上。”自那次聚会后,我心悦诚服,决志奉献,进入神学院装备。那是一九六三年的事。至今,已是五十多年了。其间,酸甜苦辣,一应俱全。不过,还是甜的多,苦是有,酸也少不了,有时还辣辣的。

什么叫服事?保罗说:“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什么叫事奉?事奉就是敬拜,事奉就是生活,事奉就是生命。在教会里做一点事,那是应该的,并不表明就是事奉。真正的事奉是生命、是生活。在家里、在学校里、在社会上,在任何一个场合,我们的生命就是事奉。这是保罗在罗马书十二章1节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的。

事奉是一条十架路,而十字架的道路是孤单的。在十字架上每次只能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自己。所以,我们要背十字架,在十字架的下面来跟从主、服事主,这完全是个人的事情。当你独自一人的时候,肯定是孤单的。可是,我们知道有一位作伴的,就是主耶稣。这条十字架的苦路,也是十字架的血路,有人在前面已经走过了,就是主耶稣。因而,我们在服事的过程中能勇往直前,昂首阔步地向前行进。说是这么说,实际上,我们的事奉也难免有一些难处、挫折、痛苦。该如何来面对这些异常的情况?从摩西的事奉经验里,让我们看到事奉的孤单,从而思考当如何应对。

从芦荻到王宫

摩西生在埃及。因为是从河边芦荻中,用蒲草做的筐子里被拉出来的,所以叫摩西,即“拉出来”的意思。这是埃及人的名字,由埃及的公主给他起的。摩西从芦狄到王宫,是一条非凡的道路。换言之,我们的事奉之路,我们的命运乃是在神的手中。上帝计划、带领、安排我们一生的道路。所以,在我们读摩西的故事时,发现神的作为是多么奇妙。耶利米说,他在母腹里就被上帝分别为圣,且被拣选;保罗也这样说。由此,摩西的一生是在神永恒的计划里所安排的。

在埃及的王宫里,摩西住了四十年。使徒行传第七章22-23节记载:“摩西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说话行事都有才能。他将到四十岁,心中起意去看望他的弟兄以色列人。”为什么摩西到了四十岁,才起意去看望他的弟兄?因为他一直生长在埃及的王宫里。当年,摩西生下来刚满三个月,他的父母被迫将他放在蒲草做成的箱子里,搁在河边的芦荻中,被埃及的公主发现。摩西的姐姐米利暗就对公主说,我去帮你找一位保姆。公主就答应她。这位保姆就是摩西的亲生母亲。哺育自己的孩子,别人还给钱,这真是绝好的交易。

母亲对孩子的影响是深远的。在母亲的精心养育和教导下,摩西打心底里就知道自己是以色列人、是希伯来人。所以,圣经说:“他将到四十岁”,就出去看望他的弟兄。途中,他看到两个希伯来人在打架,就去劝架。结果,因为前一阵子他打死过一个埃及人,所以这两个希伯来人就对他来了一个反弹,说难道你想要打死我们像打死那埃及人一样吗?摩西一听,事已败露,开始逃难。

四十年来,生活在埃及王宫里的摩西,学了埃及的一切学问。可是,生命却尚未受到考验和磨练,还没有吃过苦。作为一个希伯来人,他从芦荻进入王宫四十年,正准备要去服事他的弟兄,关怀同族人的时候,却犯了这么一个大错,便无法在埃及继续生存下去,去了米甸的旷野。在那里又是四十年。圣经用一句话来描述摩西在米甸旷野的四十年:“摩西听见这话就逃走了,寄居于米甸,在那里生了两个儿子。”(徒七29)新约圣经讲摩西的时候,仅此一句。这四十年是不是没有什么价值?不!其间,对摩西的生命有着深刻的影响,相信他的心灵经历了许多的争战。长达四十年,说好过,也好过;说不好过,也不好过,因为每天所面对的就是他岳父的羊群。然而,正是这四十年,却很好地预备了摩西,让他在以后的四十年能被神大大地使用。

从王宫到旷野

这是摩西第二个四十年,也是生命中事奉的操练。我刚刚服事的时候,是当学徒,为一位牧师拎包的。这位牧师对我说,神要用二十年来造就一个传道人。那时,我还年轻,心想,哪里需要那么长的时间,现在就行了。其实,他说的话是对的。在我的事奉生涯里,觉得前二十年还真是算不得什么,而后二十年也算不得什么,真是要活到老,学到老。

神把强有力的、学了埃及一切知识的人,放逐到旷野,用四十年的时间来训练他。神所看重的不是“我做什么”,而是“我是谁”。今天,在教会里所有服事的人,牧师、长老、执事等,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们忙着做很多很多的事,却不知道为什么而做;我们确实做了大量的事情,但似乎与神没有关系。因而,很多人服事一阵子,就不干了,说是太辛苦,要休息。为什么会累呢?为何只服事两、三年就不干了呢?因为我们没有在神面前下工夫。我们的生命需要受造就;我们的生命需要受磨练;我们在神的话语上需要下工夫,从而与神有亲密的关系。当我们的事奉、服事是生命的流露时,就能一直干、始终如一地干下去。就像电池一样,常常充电,就会满有能力而丝毫不累。

如果我们的生命与神没有联系的话,所做的一切就不会有多大的果效,而且自己也会感到疲惫。摩西从富丽堂皇的王宫,犹如流放般地来到了广袤无垠的旷野,整整四十年,正是他生命的精华阶段。然而,多么值得的投资,在以后的服事里就逐渐显露出来。出埃及记第三章告诉我们,法老王死后,以色列人在埃及倍受痛苦,向上帝呼求。他们的痛苦,上帝看见了;他们的哀声,上帝听见了。为此,上帝说,我要差遣人去拯救他们。神就去找摩西。摩西不肯去。当时,他已经八十岁了。在米甸旷野的四十年,摩西的生活已经相当稳定,安享晚年,岂不是很好吗?在这种情况,很多人也都会进入了退休状态。而当上帝呼召摩西时,他也许正是抱以退休的心态,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辞。直至今日,他才开始认识“我是谁?”老实说,我们什么都不是,你是零,我也是零。但是,如果在零的前面加一个一,就是十(10)。如果是两个零的话,就是一百(100)。零(0) 越多,前面加上神,数字就越大。

当摩西说“我是谁?”的时候,他开始了解是上帝让他认识自己。你离开我,什么都不能做,但是我与你同在,你就能去。当摩西与神争辩的时候,摩西又说:“你是谁?”上帝说:“我是自有永有的。”摩西还是不肯去,他说:“他们必定不信我。”上帝就让摩西把手里的杖丢到地上,即刻变成了一条蛇。上帝又让他把手放在怀里,伸出来一看,就长了大麻疯。而再次把手放进怀里,抽出来又痊愈复原了。即使如此,摩西还是说,这些都好,但我不会说话,拙口笨舌的。可是,听听他与上帝辩论得有多好呀!显然是在找借口,而且一大堆的理由。其实,上帝要我们去的时候,不要找任何借口,听命就是了。圣经告诉我们,因摩西的再三推辞,上帝发怒了,摩西还是非去不可。

 

从羊群到人群

摩西回到埃及后,开始了他真正服事的生涯。四十年如一日,含辛茹苦地带着六十万大军,奔驰在旷野──贫瘠无水之地。当临近迦南美地的时候,却被拒绝进入他向往日久的迦南美地。他只能看一眼,却无法迈入。这岂不都是人们惹他发怒,违背了神的命令,以至功亏一篑。必须指出,这一点意义非同寻常,也是事奉中最重要的事,就是人的问题。

我们事奉的对象是谁?当然是神。我们是借着服事人来事奉神,所以我们服事的对象也是人。如果我们对服事的对象没有兴趣的话,就不要想服事。绝不能只是在教会做一些事,而对人没有兴趣。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若是对人没有兴趣,或是对某个人很讨厌,可能因而就不去做某些事。我在教会做了五年的牧师后,才开始对人有兴趣。我觉得自己没有做牧师的恩赐,喜欢东奔西跑,到其他教会去讲道,讲完了就走,什么都不用管。想责备人也行,对他们讲钱也无妨,反正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他们教会。

直到有一年,在加拿大一个夏令会向少年人讲道。当时,我三十多岁,他们都是十几岁,存在着文化差异,还有其他很多的代沟。结果,每一次讲完道,我就躲在小房间,坐在那里,也没有人与我说话,无聊得很,倍感痛苦。就在那时,我开始觉得旅行布道没有意思,应当在上帝面前悔改。我说,我要回教会去,好好地做牧师。正是心态得到改变,几年后我才发现,做牧师是所有服事中最具挑战性的。我牧养教会三十多年,共牧养了两间教会,这么多年一直舍不得离开。有别的机会、别的工作,请我去的,我都不去。我觉得,我要做的就是牧养教会。每一天、每一个礼拜、我都要面对人。因为人是上帝所造的、人是上帝所爱的、人是我所服事的。但是,人终归是人,兴趣、爱好都各不相同。每当教会人数多的时候,就异常兴奋。当然,麻烦的事也少不了。这就是服事时,所谓孤单的十架道路。有时,我们确实会感觉孤单,但是完全可以克服。

事奉神是一种挑战。不是在外面做事,做完了就不管了。可是,服事是生命,也是生命的投资,因而是很大的挑战。

摩西在旷野四十年受训以后,神就把他带回埃及去。到了埃及,他向法老发出呼吁:“让神的子民去,到旷野去事奉耶和华。”他就承担起了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重任。照理说,他行了那么多的神迹,又有上帝的印证在他身上,服事就应该是一帆风顺的。然而,并非如此,摩西却遭遇了很多难处。今天,我们服事人的过程中,也会遇到类似的难处,做传道人的可能多一些。不论是哪一方面的服事,信徒的服事也不例外。有时,甚至会被孤立起来。摩西在领导以色列时,原先他喜欢一手包办所有的。他岳父就曾指出,这样做不行。如今,他作为领袖,不仅自己累,百姓也很累。但问题是在没有岳父指点的情况下,他需要独自一人决策行事。做得好的时候,人家说是应该的;做得不好的时候,却遭受批评,甚至责怪。所以,此时你会感觉很孤立。有人说,做领导的命运就是孤立,爬的职位越高,就越孤单。难怪,中国有句话说“高处不胜寒”。其实,这就是事奉神的人要走的孤单十架路啊!

问题讨论

1.有时,神把我们放在隐密处的目的是什么?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和教训?

2.事奉神,不是上下班的职业,而是生命和生活。为此,如何才能持续不断、长年累月地事奉呢?

3.在教会里,有各种不同的人,又有不尽相同的需要。该如何来满足人们的需要,而自己又不至于被“烧焦”?

刘传章 资深牧师,先后在韩国、台湾及美国事奉主40余年,曾任马利兰中华圣经教会主任牧师。著有《宝架清影》、《教牧书信》、《像我們一样的人》等书,“中国福音大会”讲员、“传道人培训”讲员,生命季刊微信牧师团顾问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