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神仆文集 > 时代教牧>正文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第十二章:主里的婚恋(二)

时间:2018-11-17 06:14:41    作者/供稿:王三元牧师    来源:济南长春里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黄河北济阳崔玉珍的母亲(前面讲到,因在苌庄住宿被查住,同贺大娘段成勋一同被抓走的那一位)因病信了主,请四大爷牛承荣为她祷告。那时文革刚结束,信主不敢公开。玉珍的父亲崔连吉在生产队当队长,他不信主,当大家祷告的时候,他就躲到队部去。四大爷问他:“兄弟,你请我们为弟妹祷告,你为什么不一块儿祷告呢?”他说:“我又抽烟又喝酒的,怎么祷告?”四大爷说:“你不能戒掉吗?”他想,是啊,请人家来祷告,自己不祷告,这不像话。于是他把酒壶摔碎,把烟杆折断扔在了墙外。四大爷说:“你不再喝酒就可以了,何必摔碎酒壶呢,送人也可以呀。”他说:“既然主不喜欢,我就要跟它们一刀两断。自己既然知道不好,也不能送给别人让别人去用!”然后他开始随着大家祷告。

那时大家生活都非常困难,尤其是济阳一带,几年前好多人还出去讨饭,近几年刚刚不讨饭了,但全年人均口粮只有一二百斤,远远不够吃的。玉珍家和大家一样,本来就缺吃少穿,她妈妈信主后,接待弟兄姐妹非常热情,有什么好吃的总是留着接待弟兄姐妹。一天,那位严重耳聋的贺大娘和另一位老姊妹到她家帮她祷告,玉珍的妈妈拿出家里仅有的一小瓢面粉,和了面开始包水饺。崔连吉回家见到包水饺很高兴,因为很长时间没吃过水饺了,实在馋得慌。但一看那一点儿面和水饺馅,估计顶多能包四碗,仅够客人吃的,就想躲出去,等大家吃完饭后再回家,免得大家让来让去地都没法吃。他还没出门,又来了两位姐妹。他想:“我看这下连水饺汤也喝不上了,快走吧!”打完招呼刚走到大门口,又来了三位。他想:“这下我看你怎么接待吧!”赶紧躲到队部去了。

一会儿到了吃饭的时间,玉珍来找他,他不回去。玉珍说:“贺大娘说了,你不回家大家就都不吃饭,一定要等你一块儿吃。”他只好跟玉珍回家去了。他边走边想:“这么少的水饺十个人吃,不够吃会多尴尬!”可他刚进大门,就看见屋里满桌子水饺,厨房里还在继续煮。他大为惊奇,心里连连说:“有神了,有神了!真的有神了!”结果十个人吃罢,还有剩的(由于事隔多年,忘记剩了几碗)。

既然知道神是真的,他说:“主怎么说咱就怎么做。”那时候缺少传道人,济阳那边更是没有人去讲道,大家非常渴慕神的话。崔连吉说:“别说没有传道人给咱们讲,就是咱们学会的这几个灵歌里边的这些话,咱们做到了没有?”他听说十一奉献,就开始从所有的收入中纳十分之一。尽管生活本来就非常艰难,又加上经常接待弟兄姐妹,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坚持十一奉献。奇妙的是,从那以后他家的生活再也没有缺乏过。过去全年的口粮半年就吃光了;十一奉献后,前一年的秋粮能吃到第二年的麦季,下来新麦子还没有吃完,麦子更是没有断过。

关于生活这方面的奇妙经历,他讲过很多,可惜时间已久,好多我都忘了,只记的有一次他说(他已去世,没法核对了),他家秋后磨了五十斤玉米,全家人春节后还没吃完。他村里只有一个磨粮食的电磨,磨面的人非常奇怪,问:“你们家怎么不来磨粮食?”他说:“上次磨的还没吃完!”他们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家不吃饭吗?”

玉珍在村里是团支部书记,很进步的。她的男朋友听说玉珍信了主,很不高兴,劝她不要信,不然就分手。她说,你回家问一问你的父母,说从此以后我不认你们为父母了,你看他们会说什么?如果你觉得这样做不行,不能不认父母了,我怎么能不认主的名呢?男朋友没想到她这么坚决,见硬的不行,改为好言相劝,最后是请求,但都无济于事,最终他们还是分手了。

后来,我给她介绍了大码头村连普哥的儿子——黑子。她问我黑子家什么情况,我说,地主成份。连普哥除了成份问题,很大部分是因着信耶稣,常常挨批斗。黑子虽然家里很穷,人长得也不俊(其实长得怎样我也不懂),只有一样:信主,也很爱主,我们都很同心。于是玉珍全家人什么话也没说,都同意了。本来父母想把她留在身边,好老来有靠,没想到给她介绍的对象不但远,还是地主成份,一直挨整(那时候,谁也不肯和成份高的人结亲)。有一天,仕英姐问玉珍的母亲:“把孩子送到这里,舍得吗?”她说:“只要主喜欢,火坑我都会往下跳!”

后来,玉珍和金桂,两对新人一起结了婚。结婚的时候,世俗的做法一点儿也没有,弟兄姐妹在一起聚会,吃的是大锅饭。会后我领他们两对到了临朐和泰安,请主家的老人们为他们祝了福,就算完婚。

连普哥是一九五六年信主的,他母亲信主在先。他在遥墙村读初中时,回家见他母亲跪着祷告,就说:“起来,别祷告了,俺老师说了,这是迷信!”后来,他到苌庄聚会,接受了救恩,听了道,读了圣经(那时没有比较明白圣经的人帮助,读经多凭自己理解),极为火热。回来后对他母亲说:“过去我不知道,现在才知道,原来天地万物都是神造的,咱们人也是。既然如此,咱一切所有的都是主的,都奉献给主吧!”家里只要看得上眼的东西,他就千方百计地拿出去奉献。家里人不同意,尤其是连普嫂当时还未信主,所以很反对。

他见家里人都不同意,就硬往外拿,明着拿不出来就偷着往外拿。家里人都急了,心想他怎么变成这样了?后来,全家人整天像防贼一样,每当他出门,大人孩子都看着他,不让他往外带东西。家里的拿不出来,他又到姥姥家,说:“姥姥你信主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奉献呢?我帮你奉献吧!”就这样,他像着了迷一样地奉献。后来他读到圣经马太福音10章41节的经文:“人因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必得先知所得的赏赐;人因为义人的名接待义人,必得义人所得的赏赐”。从那以后,弟兄姐妹到他村里,只要被他看见,他一定要拉着拽着强留他们到他家吃饭、住宿。那时候,口粮都不够吃,生活很困难,可他有什么好吃的,自己从来舍不得吃,都留着接待弟兄姐妹。有一晚他把我强拉到他家里住下。他爬到了屋顶的墟棚上找来找去,弄得浑身是土,拿下来一个蓝色的小布袋,然后把布袋里的东西全倒进碗里,原来是大半碗生芝麻。他对我说:“兄弟,我家没有好吃的东西,就这点芝麻,现在你就把它全吃了吧!”我当然不能吃他的芝麻。他见我不吃急得不得了,真叫人哭笑不得。

连普嫂子为这些事经常骂他,和他打架。他天天为妻子信主祷告。我才七八岁时,经常听见他不断重复地祷告说:“主啊,求你救我女人呀!主啊,求求你救我的妻子呀!”就这样,连续有六年之久。有一夜他梦见了耶稣,耶稣说:“你女人不是我所拣选的小羊啊(注:我个人理解,如果这梦是从主来的,这里所说的“拣选”不应该是指创世之前在基督里的绝对预定和拣选说的。而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未到拣选的时候,主以此试验他)!”他醒了,心里懊恼地想:“这倒好,我为她祷告六年了,原来她还不是主拣选的小羊呢。”从此,他就不再为她祷告了。

可是一段时间之后,他就憋不住了,祷告说:“主啊!你怎么能说她不是你所拣选的小羊呢?你不是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吗?不行啊,我还是得求你救她呀!”于是又开始像过去那样,每次祷告都为妻子求。不久,连普哥出黄河工,黄河工很累,连普嫂很挂心他的腰腿痛。她在梦里见有一个人对她说:“你也祷告,你丈夫的腰腿疼就能好了。”这样,连普嫂子和孩子也信了主,和他一样,都热心爱弟兄姐妹。一夜,连普哥梦见自己在屋里,看见一个光明的人,从极高极高的天上直线降下来,一点也不转弯,下降的时候,还不到半空就照得满屋比正午还亮。这人让他趴在床上为他针炙,浑身下满了针,大约每隔二指的地方就下一个针。一会儿那人把针拔掉,又直线升了天,还是满屋铮亮,直到那人完全消失后,屋里才恢复了正常。他醒来后,腰背疼、腿疼的病竟都痊愈了。

连普哥在文革期间受了很大的逼迫,连续受了二十七天的批斗和毒打,却始终不否认主的名。他们村里称他为“信耶稣的李玉和”。

玉莲姐是在济南灵修院长大的,从小读书就学无神论,以为信神是迷信。学生时代,她和别人一样,对于将来的人生有着自己的梦想。但是,因着出身基督徒的家庭,又在灵修院长大,备受村里人的歧视,以致所有的梦想都不能实现。日后,她把这一切的不幸全归咎于基督教的家庭背景,对于信耶稣充满了怨恨。后来有人将其鸿哥介绍给她。她虽然知道其鸿哥信主,可她以为,年轻人说信主,不会是认真的,所以就同意了。

婚后发现,其鸿哥非常热心爱主,她非常不满,心想:“没想到你还是真信呢!”于是经常和其鸿哥打架,尤其是对于主里面的弟兄姐妹,其鸿哥越是爱谁,她就越是恨谁。我每次到他家,因为其鸿哥特别爱我,她就特别生气,和他打架,一打就是一整夜,越打越厉害。我问其鸿哥:“你们经常这样吗?”他说:“经常这样,你看这日子还有法过下去吗?”我说:“你想怎么办?”他表示没有办法。我说:“她这不是针对你,是针你所信的主耶稣。所以你要对她有一个明确的态度,让她知道她对你怎么都可以,如果仇恨你的信仰,你不能爱妻子过于爱主。”

当其鸿哥这样做的时候,主就在玉莲姐心里作了奇妙的工作。她感到就像当日的保罗,有鳞片从眼睛上掉了下来,样样都看清楚了。

有一天她去苌庄,晚上道真领聚会,唱的诗是《主的道路》。当唱到“血泪再不为自己流,生活操作再也不为着自己的生存”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向主说:“主啊,从今以后我也血泪再不为自己流,生活操作再也不为着自己的生存!”如今,三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夫妻二人整天忙忙碌碌,我真没有看出,他们有什么血汗是为自己而流的,什么事情是为自己的生存,而是一直在为着主,为服侍弟兄姐妹,为弟兄姐妹的事情而劳碌,真是竭尽心力,不辞劳苦。

他们三个孩子,小时候没有时间照顾,家里二十来平方的小地方,天天接待弟兄姐妹。因为恩铭姑那里是一个家庭聚会,许多外地的弟兄姐妹只要来济南,就要到恩铭姑那里。其鸿哥和玉莲姐也在那儿聚会。晚上的聚会结束后,恩铭姑家里要是住不下,弟兄姐妹就都住在其鸿哥的家里。弟兄姐妹都把他们的家当成自己的家,他们更是把自己的一切都看为主的。每晚弟兄姐妹住在他们家,他们常是交通到半夜。上半夜,孩子们根本没法复习功课,每天都是上半夜睡觉,等下半夜弟兄姐妹睡下之后,才自己起来复习功课。

他们专以神的事为念,从不把自己的事放在心上,结果,全家大人孩子所有的事情,神都奇妙地为他们负了完备的责任。他们的三个孩子长大后都非常优秀。

是的,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就如保罗说的:“……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3:8)。虽然我们不求世上的一切,也不关心这些,主却按着他自己所愿意的,在一切事上彰显了他信实、荣耀的作为。

(第十二章 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