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神仆文集 > 时代教牧>正文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第十二章:主里的婚恋(一)

时间:2018-11-16 06:11:08    作者/供稿:王三元牧师    来源:济南长春里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许多年轻弟兄姐妹为婚事来征求我的意见,我哪懂得这些,觉得人只要是爱主就好,长得俊还是丑,我根本就说不出一二三来。至于穷富,我更是没在意过,连自己的生活是富还是穷,都说不上来,世俗生活的其他情况就更不知道了。我知道他们问我,是为着在婚姻大事的选择上不求其他,只求符合神的旨意,这责任大了,我哪里敢随便说话,生怕哪件事情给人弄错了。

那时农村的青年人定婚,女方会要很多的聘礼,有的要的东西,在当时来说是很时髦的。她们要那些东西,有的是贪图钱、贪图东西,有的则是为着面子。在很多人心目中,男方聘礼的轻重,反映出对女方价值的肯定程度。这就导致了女孩子越来越重视聘礼,以致彼此攀比,谁收的聘礼多、值钱和时髦,就感到有面子,反之就觉得没面子。那时农村穷,本来娶妻是一件喜事,却常因沉重的彩礼负担,把有些男方“勒索”得苦不堪言。有的家庭为了凑齐彩礼,倾其所有甚至举债。这样一来,喜事办成了愁事。

只有主家的孩子不但与世俗有分别,而且反其道而行之。他们下意识地以我和道真的结婚为榜样,虽然做不到那么干净、不沾世俗,却都不要钱,不收彩礼,也不置办酒席,亲朋好友和弟兄姐妹一起吃大锅饭,什么条件也没有,只求能终生同心爱主、为主而活。弟兄姐妹不是不知道婚姻是关系一生的大事,而是更清楚人生短暂,什么都不如得主的喜悦重要。我数算了一下,前前后后有二十对青年就是这样结合的。他们在世人中间为主作了美好的见证,世人无不由衷地赞叹、羡慕、惊讶,可惜他们自己却学不来。

首先这样行的,是西王的王西增、王西之弟兄二人。

西王村是章丘的一个村庄,离苌庄约有四十里路。王氏弟兄与苌庄信徒有亲戚关系,我刚刚蒙恩的时候,他们来苌庄走亲戚,那时他们还没信主,他们的母亲不但早已信主,而且曾经很火热,不过由于环境原因,也因着没有人帮助,好像里头很久起不来了。那天晚上,我们交通罗马书第八章,她重新火热了。我和另一位弟兄分别与他们弟兄二人谈福音,他们都信了。从那时候开始,我经常去西王看望他们。

他们家是地主成份,院子非常狭小,唱诗祷告非常不安全。弟兄二人为了安全也为了方便,把一本圣经拆成几份分别装订好,把墙体挖个洞,把圣经藏在里面,然后用砖把洞盖住。多年来他们就这样读经。

后来,我母亲给西增弟兄介绍对象,是大圈村的,离苌庄约有五里路。那位姊妹刚刚信主,父亲还未信。第一次见面,由于大家一起唱诗祷告被人发现了,被抓到村里去了。夜间,村里民兵把他捆在电线杆上。到了第二天早上,民兵叫他和另一位弟兄一字型站好,把他们相邻的两手捆在一起,送到了遥墙村公社驻地。他们村离遥墙村大约有八里路,一路走来,他们就像手拉手一样(实际上就是一种游街),直到公社。他的未来的岳父、未婚妻从他被抓住开始,直到第二天送公社,一直寸步不离地陪着他。

西增弟兄当时身上带着生产队里让他保管着的一些票据等重要的东西,搜身全被扣下了。公社问明了他是来相亲的,决定先放他走,要他从所在公社开个证明信,写明姓名、家庭成份、政治表现等等,尤其是宗教信仰,然后来领取那些东西。说白了,就是让他回去开个信耶稣的证明信回来。真是岂有此理,文革那个时候谁能从公社开出这样的证明?别说地主成份,成份再好也开不出这样的证明信。这实际上是给他出难题。

如果不是生产队的那些东西,他完全可以走掉不回来了,可那些东西不拿回去,回村真的没法交待。按他家的成份,生产队里能用他保管东西,已经是很高看他了,如果这些东西拿不回去,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知会出多大的事。

他跑到苌庄找我商量,说他有个舅舅是公社干部,可是他舅舅非常反对他们家信主,出了这样的事不知道能不能找他。我说你可以去找他,只说相亲被当作来路不明的东西给扣了,需要公社写个证明取回来,但必须写上信耶稣。他找到舅舅说明后,他舅舅觉得外甥是地主成份,找个对象不容易,很想帮他。可他说写什么也行,就是不能写信耶稣,既没必要,也没人敢写。他舅舅找到负责开证明的领导,那人喝得有点醉,很慷慨,让写什么写什么,但是一说让他写信耶稣,却说什么也不肯。后来他舅舅说,我外甥好不容易找个媳妇,你可别节外生枝给搞黄了,人家要求了,你就糊涂官糊涂作吧!那人终于疑疑惑惑地写上了,一边写还一边嘟囔:“没必要,根本就没必要 !”

西增回到遥墙公社取东西,那位领导拿着证明反复看,说:“你们那儿还真允许你信耶稣啊!可是我们这儿还不行。”说着把东西还给他了。

本来他以为出了这事对象谈不成了,没想到,女孩虽然陪着受了很多羞辱,却非常喜乐,一直笑,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从那天起,她父亲公开表示信主了!

他们弟兄二人既已登记领了结婚证,他们的父母表示,愿意他们都像我们那样完全脱开世俗办婚礼。但他们觉得难处非常大,决定完全交托我来办理。我说:“那就让他们两对儿一块儿结婚吧。”

他们全家担心,弟兄二人以这种方式结婚,亲戚肯定很难接受。我说不要紧,只要你高举主的名,主就一定会在这件事上为你负责。于是,我分别到他们的亲戚家里作工作。他们虽然不理解,但当我说到脱开世俗,分别为圣的时候,他们都很赞成。王西增的岳父刚表示信主,从未听说过这样的结婚方式。我说,信主的就是和不信主的不一样。他就二话没说,完全同意。

王西之的岳父家虽然信主,但也没有听说过这样结婚的。我说,主家里就是要完全分别为圣,不沾世俗。他们也同意了。那位在公社当干部的舅舅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大家认为他是最难说话的。我托人转告他说,人家女孩是冲着主里面的关系嫁给你外甥的,所以必须完全按主里面的方式办理,结果他也没说什么。还有村干部,大家以为不请他们喝酒会得罪他们(他家是地主成份,很怕得罪人,尤其是村里的领导。再说那时文革刚结束不久,弟兄姊妹还不太敢公开信耶稣,对这种婚礼方式的担心是难免的),没想到,一经解释,不单是干部,就连全村上下都很理解。

就这样,没摆酒席,没收礼,世俗那一套全免了。我领他们去了一趟临朐,请炳昌大叔为他们祝福,回来后弟兄姐妹聚了半天会,就算完婚,非常轻省,非常神圣!不论信主的不信主的,都很羡慕这种做法。在主的祝福之下,这场婚礼办得非常圆满、顺利。

韩方东弟兄是桥南教会的主要同工之一,服侍主很忠心,几年前他父亲久病后去世了,他母亲也长期有病,家境十分贫寒,弟兄姐妹常常帮助他。舒心姊妹是王西增、王西之的堂妹,愿意找一个能一生同心服侍主的伴侣。他们在婚姻上都希望听我的意见,于是我做了他们的介绍人。定婚的时候,韩方东弟兄问舒心姊妹有什么条件和要求,她立刻流泪了,说:“耶稣为我们钉十字架都不讲条件,我还有什么条件呢?只要你爱主,我们同心爱主,一起服侍教会就够了。我只是觉得自己不配!”

济南的孙红英姊妹,此前人给她介绍的对象都达不到她心中的标准,都没有谈成。后来,她听了苌庄一带那么多青年弟兄姐妹婚姻的见证,很受感动,说也愿意在婚姻大事上寻求神的旨意,但不知道应当怎么寻求。刚如此定意不几天,就有人为她介绍了一位全家信主的弟兄,可是她特别相不中那位弟兄,说自从见了他第一眼之后,就再也不愿看第二眼了。她觉得过去没谈成的那些,哪一个都比这位弟兄强。

她没想到刚决意在婚姻上顺服神的安排,就遇到了这事。她请人帮她祷告,可这个说这,那个说那,说得都不一样。还有人说,如果你祷告时受感动流泪,可能就是神的旨意。但她自从信主,祷告时从未流过泪。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让我帮她作决定。我当然不能这样做,劝她求神指引。她说自己为这事祷告,从未得到回应,所以才请我定夺。

我说:“你心里带着自己的意见去问主的旨意,是祷告不出结果来的。你说‘主啊,反正我是不愿意,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这样祷告主是不会回答你的。你祷告要以神为神,以主为主,才能知道主的旨意。”我又说:“你祷告的时候,可以把你刚才对我说的向主说一遍,说主啊,我是不愿意,我过去谈的那些都比他强,我自见他第一眼,就不想看他第二眼了。但我不能按我的意思,只能按你的意思。无论我多么不愿意,只要你愿意我就愿意,只要是你喜欢,我无论多么不喜欢,也欢喜顺服去做。”

后来她定婚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开始不同意,后来同意了?她告诉我,那次和我谈完回去后,就按我说的那样祷告了。当她这样祷告的时候,立刻与神有了甜蜜的交通,流泪了。她说这是自己第一次祷告时流泪。奇妙的是,当她再见到那位弟兄的时候,怎么看都顺眼了。

济南玉莲姐对我说,高唐县的金桂姊妹为着今后能得着很好的灵性帮助,愿意从苌庄一带找对象。高唐离苌庄有二百多里路。我想附近的青年都已订婚,所以就没回话。她每次见到我就提这事,说了好几次。我说离苌庄约有二十五里路的桥南村有几位青年弟兄,都很热心爱主,还没找对象。后来,玉莲姐见到我就说:“金桂问我你介绍的青年叫什么名字,家里是什么情况,我答不上来。”我想了一想,就给她介绍以利弟兄吧!我哪里会说别的,只是说:“你告诉她,以利人长得丑,家里穷,还是地主成份,但是他很爱主!”过了一段时间,金桂姊妹和她未信主的嫂子一起来了,说要见一见以利。我把以利叫到苌庄。他们见面之后又一起到了桥头以利家看了看,下午回了苌庄。

金桂对我说:“如果以利没意见的话,干脆今晚我们就订婚吧!省得这么远来回跑。”我十分意外,问她:“你不应该回去先和父母及全家人商量一下吗?”她说:“他们很世俗,商量不商量都一样。他们不会同意。所以只要为着爱主,就不必商量了”。我说:“你们两个还没有谈话呢?就现在谈谈吧!”谈的时候,以利说:“我母亲给我四十八块钱让我带给你。”金桂说:“如果你为定婚给我钱的话,我告诉你,我们那儿见面至少给五百。”以利说:“我家可没办法拿出这么多。”金桂说:“那你就一分钱也别拿。我全家人非常世俗,如果不按世俗上的那一套,你拿多少钱他们都不会高兴。你想,你从来没去一次,他们都不认识你;我一个女孩子,自己跑来就定了婚回去,他们会怎么说?我是奔着主的家来的,总觉得自己不配。今晚定婚的糖,如果有剩下的,我就拿回去分一下,他们就都知道我定婚了;如果剩不下,我自己回去买。”这样,他们当晚就定了婚。当我为他们的婚姻祝福时,两个人立刻大大地被圣灵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