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神仆文集 > 时代教牧>正文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第十一章:送母回天家

时间:2018-11-14 06:40:17    作者/供稿:王三元牧师    来源:济南长春里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十一、送母回天家
 
一九八一年五月十七日早上,那天是礼拜日,我母亲去世了。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主里面的追思会,不知道怎么做。但圣洁的灵在里面,使自己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处理一切事情都要完全分别为圣,绝不能沾染半点世俗的东西。

姐姐说,要不要做几个黑袖章?我说:“不要!主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我绝不感到我们是亲生儿女,就比弟兄姐妹关系更近!也绝不能让弟兄姐妹有半点这样的感觉!”

泰安的之谦叔也闻讯赶来了,他在会上讲了道。追思会约有一百名弟兄姐妹参加。那时信徒人数少,有百多人参加聚会,就感觉是很大的聚会了。在追思会上,那种圣灵临在的感觉,那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那种神圣、厚重的份量,太特别了,在场的都感觉到了,是我至今所参加过的所有追思会都远不能相比的。几个小时的会,大家一边唱诗,一边争先恐后地作见证。记不清有多少位作见证的了,大家做了几小时的见证。

我母亲自从年轻刚信主时就受逼迫,这许多年为守住神的家更是受尽了患难、困苦、逼迫,大家都看在眼里。多年来,她奉献东西常是什么也不为自己留下,有时家中只剩一个烧饼,她也非留弟兄姐妹吃掉再走。大家讲她怎样舍己,怎样爱人,怎样奔跑,怎样接待弟兄姐妹,怎样爱那些逼迫我们的人,怎样服侍他们。一位村里的姊妹站起来作见证说,她从前不信主,她丈夫还逼迫过我们。她嫁到这里时,娘家远,又没有公婆,分家的时候,我母亲知道她自小在城里长大,不懂过日子,就把锅、勺、面缸、面盆、炊帚、笤帚,连戗锅的铲子,做饼用的柱子,都给她准备好送到家里。我母亲待她这个毫不沾亲带故的孩子,就算亲妈也不过如此。她一边说,一边哭。大家一面听,一面跟着她流泪。整场追思会自始自终都是这样,全场常常被感动得失声痛哭。

那天,连村里不信的人,也有来的,站在外面哭。全村的人都在谈论她,无不心疼,甚至连逼迫过我们的人都说:“这个人肯定能上天堂。”“如果真有天堂的话,王大娘如果去不了,那就谁也去不了。”

有姊妹说,当时在场的弟兄姐妹哭的声音都是一样的:痛哭中带着说不出来的喜乐。追思会上,每当唱到《昂首青天外》,“天使迎、笑嘻嘻、鼓掌来,天军排、齐整整,宛然玉树栽,主前来,将我抱在他胸怀,说我是他骸中骸,主我永不离开”那几句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了我那为主的名受苦一生、辞别尘世间一切苦难的母亲,冉冉而升,缓缓前行,天使天军整齐地分列两队,有节奏地鼓着掌,最后,主耶稣从中间伸开欢迎的双臂迎接她!这种感觉是特别的,好像什么也没有看见,却又看得非常清楚、真实。每当回想起这景象,我心里总是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感动,强烈地感觉到:一个虽然活在世界、却不属世界的人,回家那日是何等的荣耀!真的是爱主不落空,为主受苦不落空,为主劳苦不落空。我相信这不是自己想象的,而是心灵里面一种真实的看见。

此后大约一连三年的时间,每当唱起这首诗,这番荣耀的景象就会再次浮现在心里。甚至至今三十年过去了,几次送较有分量的同工回天家时(如章邱十八户的李学武大叔,桥南的于会先长老等,包括爱真娘的追思会),这种景象还会出现。虽然不像那次那样清楚、持久,却也好像很清楚地看见主和天使迎接他们荣归天家的情形!

不久,山头村段成勋弟兄的母亲去世了。有人给我送信,让我赶快去。我去后才知道,他惹了大麻烦。原来,他没有征得亲友同意,就想照着我们的样子做,丝毫不按世俗的样子办。他家的情况和我家完全不一样,那时他弟弟不但不信主,还跟他夫妻俩关系非常紧张。他们堂伯堂叔血缘较近的有好几家,人口也很多,在这事上他们都有参与权。段成勋作为长子,不磕头,也不说明原因,惹得全家都极为不满(按习俗,哀子要磕头,不然会被故意刁难,不能顺利发丧)。

有人挑唆他弟弟,要他大闹丧事。他弟弟本来就对哥嫂不满,加上这一鼓动,更是火上浇油,扬言只要他哥嫂按主里面的方式发丧,等丧礼开始时,他就要砸场子。他只要一动手,全家几十口人都会参加。据说他连村里、队里都做了工作,说他母亲去世就是哥哥嫂子给气死的,如果他们按信耶稣的那一套发丧,无论挖坟还是抬棺材,大家一概不要帮忙。还有个特别情况,他家是在一个很深的胡同里面,要经过十三户人家的门口才能出胡同口。他弟弟全做了工作,若段成勋不磕头,往外抬棺材时十三户人家全都不让从自己门口经过。尽管这样,成勋哥仍坚持不磕头,也不说话,就连为什么不磕头也不解释。他弟弟不住地见人就控诉他。

当我赶到的时候,气氛已经非常紧张。大家简单地给我介绍了情况,我对成勋哥说,你按主里面做,应该先向大家解释清楚,尤其是村里、队里、亲戚、及其他有关人员。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办的,也没听说过,肯定想不通,这不怪大家有意见。我又把他弟弟叫进屋里,对他说,你妈妈信主,哥嫂也信主,你哥嫂不是因为不懂事而故意不按世俗办,而是为着信仰的缘故才这样办。你为母亲的丧事这么着急,说明你很孝顺,但你还没信,有一件事情你不明白,你妈妈已经上了天堂,她肯定不愿意你按世俗为她发丧。她已经上了天堂,你不能往地狱里送她。如果你一定要按世俗办,那可是最不孝的一件事。

听了这话,他对我说,我哥哥嫂子这做法,我一点也不同意,我就恨他们两个。我本来想等仪式开始时就砸场子,但是,三元哥你来了,我就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日后我一定要找我哥哥嫂子好好地算账!听他说了这话,大家非常意外,也非常高兴,如释重负,只等亲友来齐,追思会就要开始。

一会儿,有一位姊妹慌慌张张地跑来说:“快祷告吧!听说他弟弟之前到了姥娘家,说了他哥哥嫂嫂许多坏话,他姥娘家的人都气坏了,组织了一车人准备打架,一会儿就到。只要段成勋不出来磕头,丧就别想发成,只要按主里面发丧,就要开打。”我赶紧安排人出去迎接,准备好言相劝。不料,一会儿,危机自动解除了。原来他们要来的时候,车怎么也开不动了,修了好几个小时还是没修好,只好不来了。最后,他们打发两个年轻人骑自行车来送了点钱,并一起参加了聚会。

那些准备趁乱闹事的人,一见他弟弟不闹了,他姥娘家又没来人,也都不闹了,还跟着一起聚会听道。聚会时圣灵非常作工。我讲了道,讲到信主得救和将来复活的盼望,满院的非信徒都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听得很入迷。队里也都热情地来帮忙,出殡时胡同里没有一个人出面拦阻。

丧事办完后,他弟弟态度立刻转变了,对那些挑拨他闹事的人非常不满,说差点上了他们的当。全村的人对主里面的这种丧礼方式交口称赞,都批评那些挑事的人,说给人家信耶稣的出难题,太不应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