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神仆文集 > 时代教牧>正文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第五章:对付“自己”(一)

时间:2018-10-30 15:26:25    作者/供稿:王三元牧师    来源:济南长春里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五、对付“自己”(一)

 
文革期间,不但没有教会,更没有传道人。我那时候刚刚蒙恩,什么也不懂,想找人帮助却没人可找。当时对神话语的渴慕,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也没有什么比方可以形容我看神话语的重要。因为世界上不可能找到这样的比方,人也不可能想出这样的语言。
 
我想,对于人来讲,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不信主的人不知道永生,只能看自己的血肉之躯最重要,只能看自己在世上这短暂的人生最重要,因为他想不出其他。可是我们有了永生的盼望,自然看肉身这短暂的人生算不得什么,其价值乘上亿万乘亿万,乘上天文数字,也不能和永生相比。
 
只有主的话给我永生,并供应我灵命的一切需要!主耶稣说:“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63)。“因为得着它的,就得了生命,又得了医全体的良药”(箴4:22)。那时我就这样渴慕神的话。我这样想:如果有人能给我哪怕只有一句使我灵命得造就、得帮助的话,也远远比这血肉之躯的生命,乃至整个世界更重要,比这一切宝贵万千倍!我如此看重神的道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知道说这些话的是宇宙万有的创造者和为我舍命流血的救赎主。
 
虽然我父亲是个牧师,但是早就过世了,所以我只有自己反复读圣经。那时,从环境来讲,没有条件听到神的话。我想光指望人肯定不对,既然“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太3:9),神也可以不受任何条件的限制,以他的方法使我认识他的话语,只要他愿意!可是渺小如我有什么资格配听他的话语,值得他亲自眷顾使我认识他的话语呢?我又想,“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罗8:32),还有什么不肯为我们作的呢?
 
那么,怎样才能使他愿意呢?我想,如果他不做,不是他不肯做,而是我自己的问题。即使不是我的问题,神做事也有他自己的时候。
 
因此我想,虽然渴慕和寻求明白神的话语,应该是好的,但神是至圣至洁的,自己再以为好,也应该求主光照洁净,免得有什么隐藏的不洁,是自己意识不到的,影响神作工。
 
经过认真、反复地鉴察自己的内心,我基本可以确定,如此渴慕神话语,主要还是为着知道怎样行;如果说还有其他,就是希望自己明白了,好传给更多的人。尽管在我看来,得着神的话比得到全世界重要万倍,可是要能让更多人得到,比仅仅我个人得到更重要,因为“他(主)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2:4)。
 
我想,这些想法应该没问题。但是在神面前,无论什么事情,不能自己以为没问题就等于真没问题,“因为蒙悦纳的,不是自己称许的,乃是主所称许的”(林后10:18)。 大卫说:“谁能知道自己的错失呢?愿你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诗19:12)因此还得求主光照和洁净,免得隐藏其他不洁动机,比如骄傲,个人的喜好,或荣耀自己的成份。当然,如果为着自己遵行的缘故,是不会有这些的,但是,如果为着传讲给别人,就要小心类似的问题。神是绝对圣洁的,我们当然不配为他所用,如果他使用了你,你就需要恐惧战兢地洁净自己。
 
我后来反复读圣经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了解神是怎样的一位神,他的心意是怎样的,他喜欢人做什么,不喜欢人做什么;他喜欢人怎样做,不喜欢人怎样做,以便凡事行在他的心意里,得他喜悦。每次读圣经人物故事,我最想知道的也是这个,希望把他们作为遵行神旨意的榜样或失败的鉴戒。
 
至于讲给别人听,神是否使用我,那是神的主权。尽管当时不知道我有多渴慕被神使用,但同时却又知道自己何等卑微不配,所以不敢想这些。
 
我想,人追求明白神的话语,认识神的心意只有一个秘诀,就是主耶稣说的:“人若立志遵着他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神,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约7:17)
 
直到有一晚大家在一起聚会、读经,当我读到罗马书第八章四至八节:“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我感到豁然开朗,好像从这句话抓住了一生一切生活和行为的总纲和指南。
 
我想人的行为,除了体贴肉体,就是体贴圣灵。人凡事只有不体贴肉体,才能凡事体贴圣灵。人凡事只有不随从肉体的私欲,才能凡事随从圣灵的引导。圣灵引导人的目的,就是要让人不随从肉体和肉体的私欲,只随从圣灵而活着(圣经中所讲的肉体,主要有两个概念,一指血肉之躯的身子而言,一指肉体败坏的旧生命而言。对付“肉体”不是靠苦修禁欲,而是意志与主联合、向神降服,拒绝旧生命的罪性)。“你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因为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做所愿意的”(加5:16、17)。
 
起初,人类是神照自己的形象创造的,并没有罪性。但人自从背弃神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罪从一人入了世界”(罗5:12),人的肉体就有了罪性,以致人全然败坏。从此,人只能犯罪不能行义。
 
然而,我们因信耶稣蒙圣灵重生,有了基督的新生命,就要凡事弃绝自己的旧生命,顺服基督的新生命,过得救的生活。
 
因此,保罗说:“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神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罗8:1- 9)。
 
雅各书说:“(肉体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1:15),肉体是必死的,凡属肉体的都是必死的。圣灵是永生,随从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什么是属灵?真正的属灵不在于恩赐如何,而在于他一切的生活行为是否肯接受圣灵的管理。“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罗8:14)。
 
我想,既然救主耶稣基督已经替我们的罪死了,我们怎么还能做神不喜悦的事?但是我们只要活着,就免不了还犯罪,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如何才能避免呢?我想要像保罗讲的:“这样,你们向罪也当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看自己是活的”(罗6:11),将人生归零重新开始,单单得主的喜悦。
 
圣经说:“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约一2:15、16)。保罗说:“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林后11:2、3)我知道世界对肉体的诱惑力,也知道世界是个大染缸,人凭着自己什么都不能做,如果没有神特别的拯救和保守,凭着自己不可能保守向主的忠贞,直到见主的日子。尤其是对于我这么一个人生刚刚起步,来日方长的小孩子!那么,如何才能避免犯罪呢?我想没有别的,仍然是向自己死。也就是说,不但要向着罪看自己是死的,向着世界也应该看自己是死的。正如保罗说的:“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6:14)他又说:“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腓3:7、8)
 
我感到一个看自己已经死了的人,不应该在主以外还有其他所爱,因为无论爱什么,都会影响对主爱情的专注。为了对付自己爱穿的虚荣心,我常常刚刚穿上一件比较喜欢的衣服,又马上强迫自己脱下来,然后,找一件最不喜欢的穿上。每次这样做的时候,都会觉得里面立时有一种变化,属世、虚浮爱美的心死了,好像灵里在神面前却美丽了。虽然开始是别扭自己,但随即就变为与主相交的甜蜜。即便如此,却还是常常旧病复发。为此,我有时故意穿上母亲的棉袄出去参加劳动。母亲的衣服是带大襟的,你想,一个小伙子穿着这样的衣服出门,别人会怎么看他?本来以为大家见了我,一定会像观赏一个怪物一样,没想到大家也没怎么大惊小怪,只是有些不理解。当我这样对付里面其他所爱的时候,向着主的心就专一了,和主的关系也更亲密了。[1]
 
下面引用的是那个时期同一天所写的两篇日记,可以说明那时的领受和光景:
 
今天烟囱上的那个拐子又不见了,可能是被下地干活的人拿走了。类似的小事经常发生……
 
我就感谢我的主,因为他不断地借着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试验我,考验我。同时,我也可以借此试验出我自己。
 
按说,人遇到类似事情,多少会有点烦心的,但对于我来说不是这样。无论失去了什么,我的家业,我的一切,就连性命说上吧,如果稍微有不甘心的想法,我在主面前就仍不完全,因为爱他的心未得完全,还有在主以外有爱这些东西的心。哦,主啊,什么时候,我才完全,我才在你以外什么也不爱了呢?
1973.1.14午
 ~~~~~~
按我自己来说,我何尝不愿意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但主说,这是外邦人所求的。我们不能效法走宽路,进灭亡的人。人家别的年轻人都穿得好,我当然也愿意穿好衣裳,但我爱主耶稣基督,他曾为我受尽了各样的侮辱,所以我愿意不再讲穿得怎样,免得影响我对主的爱。我说:主啊,穿得好,是他们的荣耀,但我穿上破旧的衣裳,我觉得在主面前就美丽了。
 
对于真正爱神的人,神的道在他实在不难遵守,因他丝毫不爱自己,也不爱惜自己的一切。他毫不会随从自己所喜好的、所愿的,因他如同失去这个“我”字,好像忘记了肉体,剥夺了自己所愿意的一切,他只愿意神的旨意成全。
哦,“主啊,我何时完全!”
 
1973.1.14晚
 
我从小自尊心很强,做错了事,从来不肯向人认错,也从没有向人认过错。因为脾气犟,曾经与很多人发生过口角。现在,为了对付自己,凡是曾与我发生过口角的人,不管对错,我都一一向他们道了歉。其实他们并不需要我道歉,都是一些小事,他们也不以为意,况且已经过去好久了。但是我这样做是为着打击自己里面的骄傲。对我来说,这本来是绝对做不到的事,但如今由不得自己不去做,我就知道这不是出于自己,而是主在我身上做。“耶和华啊,你曾劝导我,我也听了你的劝导,你比我有力量,且胜了我”(耶20:7)。我不但无法随从自己,反而凡事向着自己最不愿意的去行,不是为着自己愿意,而是为着让主愿意,让主喜欢,甘愿剥夺自己愿意和喜好的一切。正如神借以赛亚所说的:“谁比我的仆人眼瞎呢?谁比我差遣的使者耳聋呢?谁瞎眼像那与我和好的,谁瞎眼像耶和华的仆人呢?你看见许多事却不领会;耳朵开通却不听见”(赛42:19、20)。那时,对于世界上自己所喜好的一切,真如同眼瞎耳聋一样,虽然看见、听见,却丝毫不能影响自己的心。
 
我在生产队里是顶尖的插秧能手,每次将自己的秧插完,还要去帮助别人。插秧不但是最累的活,而且有一定的技术性。全生产队有水稻百多亩,就靠十来个插秧能手来完成。因此,队长对会插秧的这几个人非常客气,从来不敢得罪。
 
在插秧能手中,我的作用最大。一次,我两手全磨破了,化了脓,还是拼命地干。大家都很感动,直说信耶稣的人实诚。队长也经常情不自禁地在当面或背后,夸我干活最实在。有一天插秧,天气特别热,由于活太累,出汗多,大家全都渴得要死。一会儿,有人送水来了。大家因为渴急了,都拼命地抢,远处的都拼命往水那里跑。我每次无论多么渴,都没有抢着喝过,只怕别人不够喝,总是等大家喝完之后,如果还剩下点我才喝,剩不下也就不喝了。这次,水正好放在我身边,我虽然渴得要命,见大家都在抢,水旁围着一大堆人等着喝,就没有喝,而是继续插秧。终于等大家都喝完,陆续走了,我才过去。不料,我刚刚过去,队长就冲着我大骂起来:“我看你小子就是不老实!”这是开批斗大会时对所谓的“地、富、反、坏、右”所说的话。我虽然受逼迫,但家庭成份是贫农,又没有历史问题,以前从来没人把我当作敌我矛盾看待。他这话伤害了我的自尊心。我想这是神知道我隐藏的骄傲,借着撒但攻击我的弱点,使我进一步向自己死。我本来是要争理的,但我不能顺从自己,只能顺从圣灵,治死老我。我很快将争理的冲动变成了道歉的行动(不是发觉有什么错,而是为着对付里面的骄傲。而且只要有“我”的活动,就不能说自己没有错,不论自己是否发觉)。当我向他道歉的时候,他趾高气扬地说:“这就对了,以后不许你再这样做!”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不许我做什么,我却将感谢和赞美归给神。我想一个基督徒真正的得胜不在于对付别人,只在于得胜自己。
 
[1]这些做法只是我个人在当时没有人指导的情况下,按个人理解做出的行为。绝不是像有人所认为的,穿得好坏,一定与灵命好坏有关系。基督徒的行为如果不是源于旧生命,里面没有私欲,做什么都是自由的。“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哪一件,我总不受它的辖制”(林前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