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神仆文集 > 众主仆>正文

今日教会对神学的轻视

时间:2017-12-26 03:25:33    作者/供稿:赵忠辉     来源: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今日教会对神学的轻视

作者:赵忠辉牧师

  何谓神学?为何要有神学?

  神学是研究神的科学,正如地质学是研究地球的科学,社会学是研究社会的科学一样。说来真也奇怪,那些轻视神学的,不但是没有宗教的外邦人,就是教会中的人士对于神学也是漠不关心。此种对神学之轻蔑所表现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的公然反对神学,有的只在口头上对神学说几句轻描淡写的赞美话,实际上早把它丢在九宵云外了。有些人说:“神学固然是重要,可是……。”那意思就是说神学无关紧要,不必临之以严重的态度。还有一些牧师先生论到某人的信仰立场时往往说:“当然他的神学不是纯正的,可是在他讲的道理中还有些灵感与帮助。”这就是说,讲道的人是否根据真理都没有多大关系;也就是说对于神学问题不必太认真。

  有时信徒说:“牧师不应当讲神学。”这就是说:“牧师不应当讲关于神的真理。”因为神学就是关于神的正确知识与真理。如果牧师不讲神学,那么他要讲什么呢?如果他们不传神的真理,那么他们除了普通常识之外要传什么信息呢?现代教会的牧师所以失掉目标的主因,就是离弃了神学,所以在他们的讲道中除了劝人作好人、行好事之外,并没有什么。教会所传的道理就是关于神的道理,那就是神学。如果教会所传的信息是关于神的真理,那么一定是正确的,也应当是合乎圣经的纯正神学。

  从前笔者听见一位医生说:“神学与地质学是—样的。”他的意思是说神学只论到一些与人日常生活、幸福无关的事,正如地质学的化石岩石层一样。当然,就是地质学也不能说与人类的生活与幸福一点关系也没有,地质学也有它实际的应用。但这位医生关于神学所有的评论不但表示他轻蔑神学,也表示他对于神学的真谛所知甚浅。对神学的轻蔑与认识二者恰成反比例;关于神学所知无几的人,愈以为神学是没有意味的。在本文中我们只就今日教会对神学所表示的轻蔑,略举数端,论列如下:

反对信条

  今日教会轻视神学的唯一理由,就是反对信条极其流行的风气。这不但在“新派”的教会中,就是在那些相信圣经为神无谬之言的教会中亦复如是。新派人士常说,生活重于信条。“你信什么都没有关系,只要你的生活是正确的。”这是他们在讲台上常说的话。根据这个观念来说,不管我们是否相信基督教义,我们都能过基督徒的生活,此种与教义分离的生活当然是完全错误的。生活以信仰为基础。何处相信虚伪,不相信真理,何处生活就受严重的影响。只有相信基督教的真理,才能有真正的基督化生活。

  在基要派的教会中轻视信条也是司空见惯,而且往往在圣经与教会信条之间采取一种虚伪的反对。这些人说:“我们不需要公认信条、要理问答,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圣经。”此种反对信条的通俗口号是:“除了圣经之外无他书”;“无需信条,只要基督”“基督教不是教义,乃是基督”。这些口号颇具敬虔声调,但实在是愚昧而有害。说“无需信条,只要基督”冷眼看来,似乎是非常尊荣基督,但仔细分析,其愚昧自显。如果他们喊的这口号有多少意义,那么我们就要问,要什么样的基督?是仅仅属人性的基督呢,还是属神性的基督?是阿利安派所创造的基督呢,还是纯正信仰派永生的基督?祂受苦受难不过是作一个殉道者为我们留下榜样呢,还是为罪人担当神的忿怒与咒诅?祂真从死里复活了吗?或者祂的身体仍然埋在巴勒斯坦的坟墓里?只要我们回答这些有关基督的问题,我们就必须涉及信条与神学——虽或无明文格式,最低限度也是在我们的心里。想传扬基督而抛弃神学的,结果他所传的都是毫无意义。

  教会信条就是该教会相信圣经所教训的正确记述;记述之所以正确,乃因对圣经热心研究的结果,认为信条是必须的。圣经非但仅为不同真理之搜集,且亦为真理之系统。在心中若不根据某种神学系统来研究圣经,就不可能收到圆满的效果。何处有多数的基督徒在神学系统上得到具体的同意,何处即产生信条,此乃当然之结果。藐视信条与神学,即藐视信条与神学所根据的圣经,同时也是藐视神,因为信条与神学所归纳起来的真理是神所启示的。有一点在此必须附带说明:当然我们要反对那些错谬的信条,但我们在本文中所讨论的“反对信条”,并不是指反对错谬的信条说的,乃指一种藐视所有任何信条的态度。

属灵的不发育

  在希伯来书5:11—14中,着者一再向读者证明,他们信主多年本该做别人的师傅,岂知还是—个必须吃奶的婴孩,不能吃干粮。换言之,虽然他们做基督徒为时甚久,实际在属灵的知识上仍无丝毫进步。今日大多数的基督徒,也是在此同样属灵的不发育状态中。他们在幼时或初皈依主时所得到那一点点宗教知识,不过包括几项“基要派”的真理而已。此后,他们很少学习神真理的知识,几乎没有;所以在这一方面来说,他们仍是婴孩,甚至在信主多年以后,仍须用“奶”喂养他们,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习惯吃干粮。

  这样的人时常反对简易的,初步教义性的讲道,说是“太深”。不拘讲的怎样简单,怎样留心避免一切神学术语以及暗昧不明的难题,不拘在讲道时怎样稍微提及——若是讲到关于圣经系统的真理,而不讲什么“灵感”或“劝勉”,他们就要说牧师讲得“太深”,这是“神学”。反对浅易神学为“太深”的人,若是初信主的,这还情有可原;但往往说这话的人是信主多年的基督徒。希伯来书5:11—14节所描写的信徒诚然是可悲而又可耻的。

  许多成年的教会信徒,不但在圣经的教义系统上无知识,就是对于圣经历史的基本事实也弄不清楚,这等人所急需的正是神学(圣经的系统知识),不仅仅一回得一点点,乃是逐渐的长进,先吃奶,以后多吃干粮,直到在基督里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这等人所以在灵性上不发育,就是缺乏属灵真理的栽培,乃是由于反对神学的愚昧成见,以致拦阻他们得到那系统的教义知识。

神学上的精密

  有些人藐视神学,指出在某项教义真理的精密讨论,为神学上的“吹毛求疵”,但在今日此种现象已不多见。例如古教会关于基督神性之争辩,即属于这所谓神学上的“吹毛求疵”,那Homoousios与Homoiousios字。有人讥笑此种无味的辩论为小题大做,只关系到一个字母“i”而已!何必这样吹毛求疵?但从教会史观点来看,这绝不是什么吹毛求疵。关系重大的乃在于耶稣基督的神性。那小字母“i”在希腊文中就作了基督与父神同质(SameSubstance)  ;和与父神似质(Similar Substance)的分水岭;换言之,基督  ;“是”神抑或基督“像”神。

  当牧师与传道人被讥笑为在神学上吹毛求疵的时候,或者不过就是因为他正企图以基督教信仰的伟大真理来教导他的会众而已。一个人肚子痛,他一定要医生给他查看是盲肠炎或是消化不良。无人能斥责此举为“医学上的吹毛求疵”。市府卫生当局为市民健康而试验水源地,牛奶工厂等不惜重资,聘请专门技术人才从于此事。这些人必须在工作上精确,必须有丰富的科学知识才能圆满完成此项任务,无人能讥笑说这是“生物学上的小题大做”。除了神学以外,我们不忽视其他任何科学的正确知识,精密的定义与彻底的研究。可是所有在神学方面的努力,就要受到严厉的批评与成见来反对详密的陈述与正确的分析。只有在宗教方面,提到分析与正确的知识时模模糊糊;论到正确的思想只有在宗教界是含混的,令人无所适从。

  藐视神学是今日基督教低潮的象征。如果教会的真正复兴来到,那必定是对神真理感到新的饥渴,重新欣赏神学,在圣经的教义系统与知识上有新的长进。论到神学,中世纪的大神学家多马阿奎那说得很好,也真是这样,他说:“神学是神所教导的,论到有关神的事,把我们领到神那里去。”

 (原载《信仰与生活》l967年7-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