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神仆文集 > 众主仆>正文

圣城新耶路撒冷

时间:2016-05-28 06:31:54    作者/供稿:谢德建    来源:查经资料    浏览次数: 字号:TT

    读经:启一8~二1;十七3~6;廿一9~11 

       使徒约翰晚年,已届九十余的高龄,是时其余的十一使徒都已殉道或故去,使徒保罗也已殉道,约翰为着主的缘故受逼害,被放逐到拔摩海岛上。从外面看,各地教会的光景十分荒凉,他自己是一个九十余岁的老人,孤苦零丁的被关在一个荒岛上,情形是相当的凄凉,还有什么前景可望?很可能他会坐在海边上,向着相对的小亚西亚观望,怀念那里的各教会,无限感慨!如果是你,是我,处在那种境遇中,会有什么感受?是满怀失望,还是仍有盼望?就在这个时候,主就来向他显现,对他说话。这就是约翰所看见的第一个异象(启一~三章),是前所未有的。主显出来的光景非常威严,极其可怕,但祂却是身穿长衣,长衣是祭司的衣服,所以主是以大祭司的身份,来到海岛上看望祂的忠心老仆约翰,并且对他说话。约翰转过身来,要看是谁发声与他说话,既转过来,他首先所看见的,还不是与他说话的主,乃是七个金灯台。主以后向他解释说,七灯台就是七教会。金是表明神的性质,所以金灯台乃是说到教会是出于神的,在地上发光见证神。是的,当时在地上的教会,从外面看是相当荒凉的,但是在主的心目中,教会是出于神的,仍在地上发光,为主作荣耀的见证,是金灯台。今天在地上的教会,的确有许多瑕疵和污点,但是主至终要得着的却是纯金的灯台,是完全圣洁没有瑕疵的教会。我们若看教会外面的光景,就不免灰心丧胆,但是我们若看神心意中要成功的教会,就会满了盼望。
       当日摩押王巴勒想贿赂先知巴兰来咒诅以色列民,神却临到巴兰,将话传给他,结果巴兰在巴勒面前说:「祂未见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见以色列中有奸恶」(民廿三21)。从外面看,以色列民满了背叛,但神既拣选了以色列民,祂就制作,使以色列日臻完全,最终在祂民中再也看不见罪孽和奸恶了。神所看的是最终的结果,「我看他却不在现时,我望他却不在近日」(民廿四17)。神的教会也是如此,我们若看现今教会的光景,可说千疮百孔,问题多多;但若看神原来的旨意,以及最终完成的结果,确是圣洁没有瑕疵,荣耀无比的教会。不管教会受了撒但多少的破坏,不管教会里面有多少人为的掺杂,但是教会乃是在神旨意中,是主手中的工作,终必有一天要成为荣耀的教会。这也是主向约翰显现,给他看见的异象,当时的教会光景是一片荒凉,但主是大祭司,行走在金灯台中间。虽然外面的情形毫无盼望,而约翰也被关在牢中,不能有所作为;主是行走在金灯台中间,深深知道教会实际的光景,这位大祭司会把教会的需要带到神面前,也会把神的供应带来给教会,祂总是细心的照顾祂的教会。主一面不容让祂的教会任意枉为,祂对这些不正常的情形有光照,有责备,也有劝勉;另一面主在爱中有照顾、喂养和顾惜。祂是始,也是终;祂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祂所开始的工作,不会中途而废,祂必完成。祂是创始者,也是成终者。祂又是那存活的,祂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我们的大祭司乃是一位活的救主。有些信徒,难处重重,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很渺茫,不禁要问说,到底我的主还活着吗?马丁路德有一段时间,因外面的难处很大,不免灰心下沉,信心动摇,他妻子有所觉察,立即穿上一套全黑衣服(全黑衣服通常是在送葬时穿的),马丁路德看见了,就惊奇的问说谁死了?她回答说,救主死了。马丁路德说,救主怎会死呢?她说,救主既不会死,那么你为何对祂失去信心?马丁路得立即领悟,难处就过去了。祂曾死过,可是又复活了,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就是这位救主为我们的大祭司,行走在教会之间,祂照顾而洁净祂的教会,有充分的权能来完成祂的工作,纵使死亡和阴间的权势一起来反对,也无法拦阻祂,祂必完成神的旨意。际此里外难处重重的时日,我们常觉得自己还能作什么呢?有时难处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不免心灰意懒。是的,我们的确无能为力。但不是我们能作什么,乃是祂能作什么。那位行走在我们中间的大祭司,祂有权有能,祂必贯彻祂的工作。
       整本启示录是记载约翰所看见的许多异象,头三章是第一个异象,上面交通的是第一异象中的一部份。现在我们来看第三个异象(启十七3~6),说到大巴比伦的异象。创世记十一章记载巴比伦的来源,那时地上的人要用砖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他们的名。石头是天然的,是神所造的;砖是人工烧出来的。所以这个巴别塔乃是人为与人工的,那城名叫巴别,就是巴比伦的发源地。非常不幸,在基督教中也充满了许多人为的东西。它有吸引人注目的外貌,有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这三件本是属于新耶路撒冷的,但是也被人用人工妆饰在大淫妇的衣服上。天主教与基督教也有许多伟大的建筑物,外表是极其堂皇富贵的,有众多的群众,手中也拿圣经,口中也说主耶稣,实际上她里面是污秽的、混杂的、是为神所憎恶的。她喜欢打扮妆饰,显出人为的美丽,里面有冒充的东西,是变了质且失去了目标,有奢华宴乐过份的享受,也有败坏人的东西。启十一18;十九1~14,说到这女人乃是用淫行败坏世界的大淫妇,约翰看了也大为惊奇,七个教会中也有一个教会里面充满这些东西,就是大巴比伦的光景,这个不是神所要的,到了那日主必审判,因此主呼召祂的民要从大巴比伦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
       下一个异象(启廿一9~11),是说到圣城新耶路撒冷。这个与上一个异像是强烈的对比:巴比伦是「大城」,新耶路撒冷是「圣城」;今天人都喜欢大,买水果选大的,上礼拜堂也要拣大的,可是主所要的不是大,乃是圣,大巴比伦是「淫妇」,新耶路撒冷乃是「新妇」;教会最终被主作成之后,乃是主的新妇,不是外面的雄伟,乃是里面的圣洁,是毫无瑕疵与掺杂的。淫妇是用人造的金子、宝石、珍珠来妆饰,等候神忿怒的审判;新妇是妆饰整齐,等候丈夫,她的妆饰不是外面挂上去的,乃是里面生命长出来的。有的人满面红光,是健康身体的生命表现;有的人面如菜色,却用胭脂水粉打扮的非常悦人眼目,连殡仪馆中的死人也可打扮得与活人无异,但是这些妆饰不过是人工的涂抹,不是生命的长出。新妇的妆饰乃是生命的长出,在圣城中满了荣耀光辉。圣城的宝石表明圣灵的工作,碧玉明如水晶,好象明透的玻璃,一切都是透明的,毫无人工的掺杂,全是生命的长出。神心意中的教会,最终就成了新耶路撒冷,为羔羊的新妇,一切都是神的生命,神的性情,显出神荣耀的光辉。所以,信徒们不要因教会今天的光景灰心丧胆,要在祷告中用信心仰望创始成终的主,祂既用自己的生命产生了教会,也必用祂的生命作成神心意中的新耶路撒冷,在那里永远彰显神的荣耀!
       从字面上看,「教会」这个辞只用在启示录头三章,从第四章,至末了就再也没有说到教会了,(启廿二16:「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这里说到的教会并不是历史性的教会,乃是将这些事情向教会证明)。其实,在启示录头三章的教会,最终的成形乃是启示录末了的新妇和新耶路撒冷。头三章的七个教会乃是七个金灯台,廿一章的新耶路撒冷乃是一座金灯台,羔羊为城的灯,神的荣耀从那里光照出来(启廿一23)。
       末了我们来看约翰在什么环境之下看见那些异象(启一10;四2;十七3;廿一10)。一个共同的点就是「在灵里」(中文译为「被圣灵感动」)。看见异象得着启示,头一个原则是在灵里,约翰四次看见大异象都是在灵里。其次约翰是在「主日」看见第一个大异象,虽然他被放逐到荒岛上,但是他与主的关系是正常的,他在主日仍在灵中与主有交通,外面逼害的环境不能妨碍他与主的交通。第二个异象,约翰是被带到宝座那里看见的。第三个异象,约翰是被天使带到旷野去看见的。旷野是一个荒凉没有生命的地方,但是约翰在那里却看见大巴比伦,很吸引人,令人羡慕,可是在神看来,它是荒芜、贫脊,即将沉沦,等候神忿怒的审判来到。信徒们,不要被外面的豪华雄伟所欺骗,那些都是在旷野中的东西,里面没有生命,有一天都要沉沦。第四个异象,约翰是被天使带到一座高大的山上所看见的。那荣耀的圣城不是在旷野,乃是在高山上看见的。信徒们,我们若要看见异象,得着启示,就得往上爬;一般的人都喜欢走平坦容易的道路,怕艰难,逃避痛苦,总是拣选安逸,不愿意付出代价爬高山。走平路时可以穿美服、戴妆饰;可是爬高山时,什么东西都不能穿戴,任何的妆饰品都会成为爬山的重担。但愿我们的心是向着主,不怕艰难,乐于出代价,一直往上爬,才能看见异象,得着启示。主的话说,没有异象,民就放肆(灭亡)。在这满了繁华,其实是荒凉的世界,我们实在需要异象;在这标榜真理、而却近乎异端的世代,我们不能没有启示。有一位主的仆人说,求主拯救我们脱离卑下与贫穷,带领我们进入高贵与丰富。教会的前途是光明的,最后的结局是荣耀的,这一切都在异象中启示出来了。信徒们起来吧,一同往上爬,在地上作主耶稣的见证,荣耀神。
上一篇:教会的名称
下一篇:神的行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