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神仆文集 > 江守道>正文

教会的异象

时间:2016-05-03 17:53:07    作者/供稿:江守道    来源:查经资料    浏览次数: 字号:TT

 

「我将到大马色,正走的时候,约在晌午,忽然从天上发大光,四面照着我。我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我说:扫罗,扫罗!你为甚么逼迫我。我回答说:主阿!是谁?祂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稣。与我同行的人,看见了那光,却没有听见那位对我说话的声音。我说:主阿!我当作甚么。主说:起来,进大马色去,在那里要将所派你作的一切事,告诉你。我因那光的荣耀,不能看见,同行的人,就拉看我手进了大马色。那里有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按着律法是虔诚人,为一切住在那里的犹太人所称赞。他来见我,站在旁边,对我说:弟兄扫罗!你可以看见;我当时往上一看,就看见了他。他又说:我祖宗的神,拣选了你,叫你明白祂的旨意,又得见那义者,听祂口中所出的声音。因为你要将所看见的、所听见的,对着万人为祂作见证。现在你为甚么迟延呢,起来,求告祂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徒二十二6-16)
「亚基帕王阿!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徒二十六19)
 
我们已看见过,保罗在大马色路上所看见的,那天上来的异象,并不是个道理,或是一种教训。他所看见的乃是一个人,是一个活的人。他所遇见的乃是一位主,是一位在荣耀里的主,是一位在复活里的主,是一位升天的甚督。
这一位主不但是万有的主,也是保罗的主。所以保罗就俯伏在祂的面前,称呼祂说:「主阿!」同时保罗也认识说:「这一位主也是神的儿子。祂一面高高在天,超乎一切之上,在那里作主,支配我们的一切;另外一面,祂也在我们的里面,作我们的生命。」祂是神的儿子,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在祂的里面;而祂就在我们的里面,作我们一切的供应。所以我们所接触的主,并不是一个道理,也不是一种教训。道理虽然好,教训也有它的用处,但是我们所需要的,还不是这些。我们需要的,乃是要遇见一位活的主。这一位主,一面要作我们的主来支配我们,一面要在我们里面以神儿子的丰富来应付神对我们一切的要求,满足我们一切的需要。这一点,是我们应当铭记的。
 
保罗在异象中所见的,是一位团体的基督
 
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他是看见了一个人。但是他所看见的这个人,并不光是一个个人,一个个人的基督。他所看见的这个人,也是一个团体的人,是一位团体的基督。不错,保罗在那个异象里,的确看见了那位个人的基督,就是他从前认为不过是一个拿撒勒人,是应当反对、应当逼迫、应当弃绝的耶稣。在那里他看见说:这一个拿撒勒人耶稣,就是万有的主。拿撒勒人耶稣已经复活了,拿撒勒人耶稣已经升天了,拿撒勒人耶稣已经被神立为主,为基督了。他实实在在是遇见了一位个人的基督,这是毫无问题的。但是,在那个异象里,他不光是遇见了一位个人的基督,他也是遇见了一位团体的基督。
 
主是一粒麦子,成了许多粒麦子
 
当我们的主在地上的时候,曾告诉我们:「祂是一粒麦子,落在这地上。」就着象征的意思来说,在主来之前,地上只有裨子,没有麦子。我们都是裨子,是不能吃的子粒,不但没有用,而且是有害的,是不能满足神心意的。但是当我们的主来到这世上的时候,就成了地上唯一的一粒麦子。这一粒麦子是从天上来的。这就是道成肉身的故事。我们的主在地上是一粒麦子,祂是神所喜悦的,祂是神的食物,祂是满足神心意的。
但是祂不单作一粒麦子来到地上,祂告诉我们:「这一粒麦子,还要落在地里死了。」如果我们的主光是来到这个世界上,而不经过死,那么不但底下的故事统统没有了,并且也是相当危险的事。你记得有一天,这一粒麦子几乎就要这样的去了。这就是有一天,我们的主带着三个门徒到山上去,在他们面前改变了形像,祂的面貌如同烈日放光,祂的衣服也是洁白发光。那个时候,摩西和以利亚也一同显现,与祂说话。他们与祂谈甚么话呢?圣经告诉我们说:「他们是在那里谈论耶稣去世的事。」这里的「去世」,原文是「出去」,和旧约的「出埃及记」同字。「出埃及」就是「从埃及出去」了。那一天摩西和以利亚与我们的主耶稣所谈的,就是关乎祂出去的事。就着我们的主自己来说:祂来到这个世界,过了约三十三年之久,祂从来没有一次违背过天父的旨意。在这三十三年的生活中,祂是完全满足了神的心意。神能为祂作见证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像这样圣洁无罪的一个人,在活着的一生中,完全蒙神喜悦,这个人自然可以不必经过死亡,就这样自然的回到神那里去了。所以就着我们的主耶稣来说,祂很可以就是这样的去了,没有甚么能拖住祂。祂活在地上,完全满足了神的心意,为神作了美好的见证,现在可以很荣耀的从那变化山上,就这样的回去了。
但是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我们的主就是这样的去了,那我们的罪就更重了。因为我们的主曾说:「等到圣灵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甚么是「为义」呢?就是「因主往父那里去」。意思就是说:「因为只有祂可以回到父那里去,而我们都没有资格去,所以祂的去就成了我们的定罪。」祂已经来到地上生活过,给我们看见说:神所要的人乃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们与祂一比,就显明比祂差得太远,所以那个定罪就更严重。因此如果我们的主就是这样的去了,我们就只有绝望,统统完了。但是感谢赞美主,祂当时虽然可以去了,但因爱我们的缘故,却没有去,还留在这个地上。祂不只留在这个地上,并且最后还死在十字架上。
因着祂这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结果就结出许多的子粒来。种下去的只有一粒,但是复活的乃是许多的子粒。种下去的那一粒是怎样的,以后生出来的,成熟了的,也有同样的性质。所以我们看见说:当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只是一粒麦子,但是当主进到复活的时候,祂就不再是一粒麦子,乃是许多粒的麦子了。在复活里面,我们所看见的,乃是一个团体的基督。
 
扫罗逼迫门徒,就是逼迫主
 
当扫罗在大马色路上看见那一个异象的时候,他还听到天上有声音说:「扫罗,扫罗!你为甚么逼迫我?」扫罗听见了这句话,觉得相当的惊奇。虽然当时他嘴里没有说,我想在他的心里,一定觉得不大明白。他定规想说:「我在甚么时候逼迫过?虽然我不认识,但是一位荣耀的主,是一位在天上的主,也是一位在复活境地里的主,我怎么会逼迫呢?不要说我从来没有逼迫过,就是要逼迫,也摸不着!我是一个地上的人,我是活在这个地上,也是活在物质的世界里,我怎么能摸着这位属天的主呢?我那里能逼迫这位在天上的主呢?这是我绝对办不到的事情!」所以当扫罗听见主对他说的话时,觉得相当的惊奇。但是主明明的是在那里说:「扫罗,扫罗!你为甚么逼迫我?」哦!扫罗实在不懂,究竟他所逼迫的是谁,所以他就问说:「主阿!是谁?」我们的主就告诉他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
但是扫罗所逼迫的究竟是谁呢?当我们读「使徒行传」的时候,很清楚看到扫罗所逼迫的是一班主的门徒。扫罗在耶路撒冷,抓了许多男女信徒,把他们下到监里,并且定他们的罪。
扫罗的领会是:「这一班都是犹太人中的败类,都是背道离教的,都是应当除去的。」他不但在耶路撒冷逼迫主的门徒,还一直逼迫到外邦的城邑。他带了大祭司的文书,要到大马色去,捉拿那一班信奉主名的人,好把他们带到耶路撒冷去定罪。所以扫罗认为说:「我所逼迫的不过是一班门徒;我所逼迫的乃是一些在耶路撒冷的人,一些在大马色的人和一些在别的城市里的人。不过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他们都是信奉拿撒勒耶稣的。」这就是扫罗所逼迫的。我们不知道,扫罗已经逼迫了多少人,恐怕为数不少,因为当时耶路撒冷的门徒数目很多,最少有一两万人;而扫罗这个人,作事相当的彻底,相当的热心,逼迫的程度一定也十分厉害。所以我们信说,「那个时候,经他的手所逼迫的人,一定不在少数。」
但是主告诉扫罗的话,却不是说:「你为甚么逼迫我的门徒呢?」而是说:「你为甚么逼迫我呢?」主这话的意思就是说:「这许多的人,与我乃是合一的,他们就是我。你无论在那里摸这些人,你就是摸着了我。我在他们里面,他们也在我里面。你没有办法把我与他们分开,因为我与他们是合一的。他们就是我,这许多人就是我自己。」
哦!弟兄姊妹!从主这句话里扫罗发现了一个事实,他看见了一个很大很大的人。我们的主自己当然是个大的人,祂是一切的元首,祂是荣耀的基督。但是扫罗在这里所看见的,不只是个人的基督;他所看见的,乃是一个很大很大的人。有的时候,我们称这个人作宇宙人(Universal Man)。这个大的人,头是基督,身体是教会;头是在天上,身体是在地上。当扫罗在地上摸着那个身体的时候,他就是摸着了这个人,也就是摸着了这个人的元首—基督。
 
教会就是基督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扫罗在大马色的路上所看见的异象,乃是一个很大很大的人,是一个宇宙人。扫罗在这样的一个大人面前,不能不仆倒在地上。从那一天起,保罗(就是「扫罗」)就认识了,教会是人摸不得的,教会就是基督。所以后来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告诉我们说:「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我想我们读圣经读到这一句的时候上,常常会有一个疑问。我们会以为说,保罗这句话,恐怕会有一点笔误。他应当这样写:「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的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教会也是这样。」如果是这样的写,我们大家就都能懂,因为教会就是这样。教会就是一个身体,其中有许多的肢体;但是肢体虽多,还是一个身体。但是很希奇,当圣灵启示保罗写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十二节的时候,却不说「教会也是这样」,而是说:「基督也是这样。」
这一个基督当然不是指着个人的基督说的。这一个基督乃是指着那个奥秘的基督,团体的基督说的,也就是指着那个新人说的。所以接下去他说:「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浸,成了一个身子;饮于一位圣灵。」在这里我们看见:「不拘是从犹太人中间出来的、不拘是从希利尼人中间出来的、不拘是从自主阶级中出来的,也不拘是从为奴阶级中出来的;民族可以不同,地位可以不同,但大家都是因着一位圣灵,进到一个身体里面,并且也饮于一位圣灵,这一个就是教会。」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当我们读保罗所写的书信的时候,我们不能不承认说,保罗不但对基督有很深的认识,并且对于教会也有很深的认识。你知道今天我们有一个难处,就是常把基督和教会分开。我们常常说:「基督是一件事,教会又是一件事。」好像说:「基督没有教会可以存在,教会没有基督也可以存在。」但是弟兄姊妹,圣经告诉我们说:「基督和教会乃是合一的。」如果是说到「基督」,那么定规就有「教会」。如果是说到「教会」,也必定有「基督」。你没有办法把这两部分划分开。甚么叫作「天上的异象」呢?「天上的异象」就是叫我们看见「基督是荣耀的头,教会是祂的身体」。天上的异象只有一个,但是这一个异象包括了两方面,任何一面都不可偏。这一个异象,一面给我们看见基督自己,祂怎样是万有的主,要在凡事上居首位;同时祂的身分乃是神的儿子,是神本性一切的丰富所充满的那一位。另外一面,这个异象又给我们看见,这一位基督在复活的里面,已经带进了一个身体,这一个身体就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教会。
 
身体与头是合一的
 
甚么叫作「身体」呢?圣经所说的「身体」,最少有以下几个意义:第一,这是表示说,它与头是一个,是合一的。比方说:有人把我的身体打了几下,我能不能说,你打的那个身体与我的头没有关系?当保罗在那里逼迫主的门徒的时候,主岂是坐在天上说:你是在那里打身体,我这个头是没有感觉的?不!你没有办法把身体与头分开。如果把身体和头分开了,那么头固然没有了感觉,身体也同样的没有了感觉,那个情形就是死。所以圣经给我们看见,身体绝对不能脱离头而活,这是从来没有的事。
圣经每次说到「身体」,总是包括头;说到教会,总是包括基督。同样,当圣经写到基督的时候,也是把教会包括在内。我们常常说到保罗有两封相关连的书信,一封是「以弗所书」,一封是「歌罗西书」。「歌罗西书」是给我们看见元首基督是头;但是就在「歌罗西书」里,也叫我们看见身体。在「以弗所书」里,我们特别看见的乃是基督的身体;但是就在这个身体里,也没有办法叫我们把头忘记。我想我们读「以弗所书」的时候,都会发现这个事实。虽然保罗在以弗所书里所注重的乃是身体,乃是教会,但当他那样注重的写到教会的时候,我们所领会、所感觉的还是基督。同样,在歌罗西书里,保罗所讲的是基督,但是我们从他的话里所接触的也有教会。这是一件希奇的事,头与身体乃是一个,人没有办法把它们分开。
圣经告诉我们说:「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有的时候,我听见弟兄姊妹起来作见证,说到他原先如何死在罪恶过犯之中,实在是一个败坏的人,是罪中的罪魁。这些话都不是虚套的话。虽然比较的说来,我们还不至于像自己所说的那么坏,但是在我们的感觉中,尤其当我们在神面前蒙到光照的时候,的的确确觉得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我记得:我自己初得救的时候,这个感觉也是非常的深。我觉得从我的头顶到脚底,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全的,如同满身生了毒疮一样。
虽然照别人看,那个时候我还在学校读书,就是坏也坏不到那里去,好像环境也不允许我怎么坏,但是在我蒙神光照的时候,我里面的感觉就是这样。我们作见证的时候,就欢喜对人说:「哦!我是这样大的一个罪魁;但是主特别爱我,为我舍命。」好像主甚么人都不爱,就是爱我一个人。好像在父的家里,就只是我这一个孩子,并没有其他的孩子。好像主并不爱我的邻舍,也不爱别人,就是特别的爱我,祂钉十字架,就是为着我一个人。感谢神!这是很真的见证。如果你在作见证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感觉,我就怕你的得救还不大彻底,还不大清楚。但是弟兄姊妹!这个感觉虽不能说错,却是相当的肤浅。我们若在主面前更追求祂一点,更认识祂一点,我们就要看见说:「主救我,并不光是为着我的缘故。」
我们刚刚信主的时候,个人思想总是非常的重。我们总以为说:「我是世界的中心,甚至连主也是把我当作中心。」但是当我们多从自己里面出来一点,多对主有一点认识,多看见一点神荣耀的旨意,而从神永远的旨意来看我们的得救的时候,我们就看见说:「基督乃是爱教会,为教会舍己。」问题还不是我这个人,我不过是身体中的一个肢体,除了我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肢体。为甚么有教会?基督为甚么钉十字架?基督为甚么流血?基督为甚么死?基督的这一切作为都是为要得着一个教会。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一位神的儿子不必到地上来,不必作救主,不必来成功救法。祂原在天上的荣耀里,接受千万天使的敬拜,若不是为了教会,何苦来到这个世界。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让我们记得:「基督是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在神永远的旨意里面,神是要使祂的儿子得着一个配偶。「以弗所」这卷书,主要的意义就是给我们看见神在永远里的旨意。这一个旨意就是说:「在神的心里有一个喜悦,神照着祂这个喜悦,为祂的儿子有了一个计划。祂认为祂的儿子独居不好,因为祂的儿子太丰富了,祂儿子的爱太多了。因此,神就定规了一个旨意,要在这个地上,得着一班的人,来容纳祂儿子的丰富,接受祂儿子的爱,并且这一班人也能爱祂的儿子,彰显祂的儿子。」
因此我们可以简单的说:神永远的旨意,就是基督和教会。光有基督而没有教会,并不是神永远的旨意,因为基督之所以为基督,就是为要得着教会。另一面,如果光有教会而没有基督,这也绝不是教会,圣经中并没有这样的教会,我们也不认识她。所以保罗所看见的那个异象,不光是一个荣耀的头。他看见了这一个荣耀的头,同时他又看见了这一个伟大的身体,而这个身体与荣耀的头乃是合一的。如果有人要把基督和教会分开,他就是作了一件最得罪神的事。如果把基督与教会分开,基督和教会二者就都不能存在。这是身体意义的第一点。
 
身体是为充满彰显头的丰满
 
身体的第二点意义,乃是为着充满头的丰满。以弗所书第一章告诉我们:「基督是教会的元首,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换句话说:「教会就是基督的充满。」基督把祂自己充满在一个器皿里面,那个器皿就叫作「教会」。不但这样,教会一面是基督的充满,一面也是基督的彰显。正如我们的这个身体,一面是装着头里面所有的智慧,所有的丰富;一面又是把头里面的智慧和丰富完全彰显出来。所以我们看见说,身体的意义一面指着它与元首是合一的,另一面指着它是元首的充满,并且也是元首的彰显。这个身体就是教会。
 
基督的身体就是蒙召聚在一起的一班人
 
保罗那一次在大马色的路上,在大的光照下,看见了这一个大的人。我们常常说到「教会」、「教会」,究竟甚么是「教会」呢?从主问扫罗「你为甚么逼迫我」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知道,教会就是基督的自己。教会不是地上的一个组织,也不是地上的一个制度。教会不是一些宗教的规条,也不是一种宗教的活动。甚么是「教会」呢?教会就是主自己,就是主自己充满在人的里面。所以「教会」这个名词,原文的意思是指着「从世界里被召出来,又聚集在一起的一班人」。神从各国、各方、各民、各族中,拣选了一班人出来,归到祂自己的名下,这些人就叫作「教会」。严格的说来:教会就是基督自己。基督把祂自己调在一班人里面,这一班人在神面前又合在一起,这一个就叫作「教会」。
我们可以用「擘饼」作譬喻,来说明这件事。当弟兄姊妹在每主日聚集擘饼的时候,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一个感觉说,我们面前的桌子上,只摆了一个饼呢?为甚么只可以摆一个饼呢?因为这一个饼就是代表基督的身体。当主耶稣设立这晚餐的时候,祂在那里拿起饼来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这话所说的「我的身体」,是指着那一个身体说的呢?我们都知道,这是指着主耶稣个人的身体说的。我们的主来到这个世界上,成了一个人的样式,取了一个人的身体。祂取了这一个身体,就是要为着我们舍命,死在十字架上。因着祂身体被擘开,就叫我们能得着祂里面的生命。所以当我们聚集擘饼的时候,桌子上的饼就是说出基督的身体如何为我们擘开了。因着这个身体被擘开,就为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道路。当我们这样记念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把这个饼擘下一小块,把它吃下去。等到我们把饼都传完了的时候,你看见桌子上只有一个空的盘子,基督的身体没有了。基督的身体在十字架上擘开了,没有了、碎掉了。
但是如果我们有属灵的眼光,能透视一切的话,就能看见,虽然那个身体在表面上看不见了,实在上还在。这一个饼,有一小块是在你的里面,另有一小块是在他的里面,再有一小块是在我的里面。假定我们这里有一百五十人,这一个饼就分了一百五十小块,而这一百五十小块又分在我们这些人的里面。神是不受物质影响的,物质观念根本不能影响神。所以从属灵的眼光看来,这一个饼还在。这一个饼一点也没有失掉,一点零碎也没有糟塌。这一块饼是分在我们这许多人的里面,我们这许多人在神的面前,就是那一个饼。所以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告诉我们说:「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这一个饼在没有擘开之前是基督的身体,是个人的。等到我们把这个饼祝谢了,并且把它擘开,吃在我们里面的时候,就成了一个团体,成了一个奥秘的身体。因着基督那一个身体的擘开,就叫神今天在地上,为祂的儿子得着了一个奥秘的身体。这一个奥秘的身体,就是你我这许多蒙恩得救的人。
 
自己不除去,教会还显不出身体的光景
 
但是事情还不这么简单。今天把我们这一百五十个吃饼的人统统聚集在这里,这一个就是「教会」么?不错,基督是在这里,祂在你里面,也在我里面,我们每一个人里面,都有基督的一分。有人擘饼的时候,他擘得大一点,吃了一大块进去;有人擘饼的时候,只稍微擘下了一点点。自然,你吃下一大块的饼,不一定叫你里面的基督更丰富一点。不过我们的确要承认,有的人里面基督的成分比较多一点,有的人里面基督的成分比较少一点。这并不是说基督偏心,乃是我们给基督多少地位的问题。
有的人在主面前肯受对付,基督在他里面多有地位,他里面基督的成分自然就多一点。有的人不让圣灵把基督组织在他的身上,他抵挡圣灵在他身上的工作,所以基督在他里面的成分自然就少一点,好像他里面的那块饼,不过只是一小块零碎。不是说这个人没有基督,但是基督在他里面是相当的少。那么把我们这些人统统放在一起,这一个就是「教会」么?不是,这一个还不是教会。因为当主对扫罗说「你为甚么逼迫我」的时候,祂所指的教会乃是基督自己。但是在我们这里,除了基督自己之外,还有我们这一百五十个人。不错,我们这一百五十个人里面有基督,但是此外还有我们这一百五十个人。
你知道:叫教会发生难处的,不是在我们里面的基督,乃是在基督外面的我们。我们这一百五十个人聚在一起,虽然里头都有基督,但是许多时候,我们却不让基督在我们里面掌权,我们的自己常常出来。到了这一百五十个自己都出来的时候,结果大家就要闹得满城风雨,像在哥林多的教会一样。在哥林多神的教会里,有许多神的儿女,老实说:这些神的儿女有的长处是我们所不及的。
当我们读哥林多书的时候,我们很容易批评那班哥林多的信徒,说他们太属肉体了、血气太大了,他们不该作这个,他们不该作那个。我们很容易会忘记哥林多信徒们的长处。但是保罗告诉我们:他们的长处很多。保罗说:他们的知识和口才是一无所缺的。这班哥林多信徒属灵的知识是非常丰富的,我想可能是超过我们的。不但如此,他们还很有属灵的口才。有的时候我们虽然懂一点属灵的东西,却不一定讲得出来。但是在哥林多的这一班信徒,他们很有本事。他们不但有全备的知识,并且有伶俐的口才。他们的恩赐一点也不缺少,一点也不落在任何人的后面。老实说:今天教会中太缺少恩赐了,很多恩赐都埋没了,都没有显出来。但是在哥林多的教会里,各种各样的恩赐都有。教师的恩赐有,先知的恩赐也有,行异能的恩赐也有,医病的恩赐也有,说方言的恩赐也有,翻方言的恩赐也有。我们今天很少看见有一个教会,在恩赐上是那样的丰富,像在哥林多的教会一样。
他们的知识是丰富的、口才是伶俐的、恩赐是全备的,但是在哥林多的教会里面,却是闹得一团糟。这是甚么缘故呢?就是因为这些东西都落在肉体中,因此这些东西就变成教会极大的难处。好像没有口才、没有知识,少一点恩赐,大家还会太平无事。恩赐越大,口才越好,知识越多,闹出来的事情就越多。这就是哥林多教会的光景。
虽然哥林多教会的光景是这样,可是你不能不承认,她是神在哥林多的教会。神承认这是祂在哥林多的教会。但是麻烦就在这里,一面他们是教会,另一面他们所表现的又不像教会。我们在他们身上所看见的不是基督自己,而是在基督之外的这些哥林多人。我们看见他们中间满了嫉妒、满了纷争、满了骄傲。他们中间彼此轻看、分门别类、结党分派。他们中间有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有人说:「我是属亚波罗的」;又有人说:「我是属矶法的」;还有人说:「你们所属的那些人都太小了,我是属基督的。」这样才够大。
哦!当我们读「哥林多前书」的时候,看到他们这种纷乱的光景,心里没有办法不伤痛,我们真是觉得说:这个教会简直不像教会。在这个教会里面,几乎看不见基督;在这个教会里面,我们所看见的尽是人、尽是肉体、尽是血气。
那么,甚么是「教会」呢?教会不仅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教会还是十字架作了工,把我们这些人除掉了。缺了基督不是教会,多了我们这些人也不是教会。
 
三个门徒的比喻
 
为着要使弟兄姊妹更明白,我可以应用一个譬喻。假定全世界只有三个基督徒,就是主所最爱的三个门徒,彼得、雅各和约翰,除此以外再没有别的基督徒了。这三个人都是信主的人,我信一定没有人异议。若是有人怀疑彼得有没有得救,这个疑问定规是过分了。虽然彼得三次否认过主,但是我们还是不能怀疑他是信主的人,他里面有主的生命。
在这里我们看见有一个彼得、有一个雅各、有一个约翰,这三个人,就着世界的说法,是同乡,又是同行,他们都是打鱼的。他们三个人还是同伴,常在一起打鱼,并且又是同时跟从了主,所以他们也是平辈。这都是他们彼此之间许多相同的地方。这三个人都信了主,他们的里面都有了一分的基督。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三个人在一起就是教会么?我们要看看这三个人的光景。你知道他们三个碰在一起,常常彼此觉得不愉快。彼得的脾气我们不必多说;他就是那样的天性。你不能说他是一个坏人,我想象彼得这样的人,恐怕还有许多人喜欢他。他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样子,叫人很容易和他作朋友。他也是一个口快心直的人,很爽快,里面没有隐瞒、没有计谋、没有诡诈;并且他也是个热心人。热心人是常惹是非的,所以他惹出来的是非最多。他不但为主发热心,他对别人也是这样。他是一个满了情感的人,感情非常的丰富。他还是一个不顾一切的人,他一听见主的话,就一跳跳进水里去了。他并不像一般的人顾前思后,多方的考虑。这真是一个很好的彼得,我想没有一个人不喜欢彼得的。
虽然就着人的看法,大家都应该喜欢彼得,但是你知道,在十二个门徒中,或者缩小一点,在这三个门徒中间,彼得却是处处被人讨厌的一个人。他在无论甚么事情上都喜欢作头,说话总是抢在别人的前面。有的时候,他还抢着说些连自己也不知道的话,好像若不说出来,机会就被别人抢去了一样。所以当他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知道雅各、约翰心里是怎样的嘀咕地说,又是你这个老彼得出头了,你就是这样,样样都是你在前面。
但是我告诉你:彼得自己恐怕不大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像彼得这样的人都不大容易有感觉。他叫别人在那里受苦了,自己还不知道。人告诉他说:你的弟兄中间有难处,他会说:有甚么难处?他从来也不懂得人有难处,这个就是彼得。你不能说他不爱主,他很爱主,他爱主到一个地步能对主说:「就是所有人都离开散去,我彼得总不离开你,我就是与同死都愿意。」但是请你想,其他的门徒听到这些话有甚么味道?可是彼得没有感觉,他认为这样说几句,表示他爱主就是了,他根本就不想想,他这样说乃是把别人统统打下去了。他一点也没有感觉,这个就是彼得。
现在比方说:彼得就把他这个自己带到教会里来了。他来的时候,光景是怎么样呢?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当主耶稣说:「我要去耶路撒冷,在那里我要被人出卖,被人弃绝,还要受死,但是第三天,我要从死里复活。」彼得一听,马上好心意的来说话了。这个爱主的人就来了,他就抓住主说:「主阿!万不可如此!要爱惜自己!太宝贵了,不能牺牲自己。我们的盼望都在的身上,如果这样的牺牲了,我们也完了。」亲爱的弟兄姊妹!请你想想看:如果教会里多有几个这样的彼得,多出几个这样的主张,教会会变质到甚么地步?那彼得真的会作了教皇了,彼得真的就作了第一任的教皇了。
彼得是这样的爱开口说话,那么雅各、约翰是不是比较好一点呢?在我们的印象里,雅各的个性怎样,我们不大清楚。我们只知道,雅各是十二个使徒中,第一个殉道者,那表明他是一个很刚正的人。因着他是那样的刚正,不肯苟且,所以他第一个被害了,我想这个推论是可能的。至于约翰这个人,在我们的印象里比较深刻。在美国有许多人的名字叫「约翰」,叫「彼得」的还不太多。因为在他们的感觉里,约翰这个人简直像女人一样,是最温柔的,他一天到晚所想的都是天上的事。他好像是一个「奥秘派」的人,今天人讲「奥秘」的时候,一定要讲到「约翰」身上去。他一直是在那里默想;一直在那里默想。他是一个躺在主怀中的人,他是一个温柔的人。这是许多人对约翰的印象。但是弟兄姊妹,你知道我们的主却替约翰和雅各兄弟两个起了一个别名,叫作「半尼其」。「半尼其」是甚么意思?就是「雷子」。
弟兄姊妹!你怕不怕打雷?当闪电来了,雷声爆发的时候,那是多可怕的一件事。主耶稣说:「这兄弟两个人乃是雷子。」为甚么?我信必是因为这两个人常常发怒,而且发起怒来,就像天上打雷一样的可怕。在表面上看起来:这两个人一个很刚正,一个很温柔,实际上两个人都像雷一样。
弟兄姊妹!你听过他们打雷么?有一天我们的主,走过撒玛利亚的村庄,要到耶路撒冷去,因为祂面对耶路撒冷,所以撒玛利亚人不接待主。你知道撒玛利亚人与犹太人乃是仇敌,犹太人轻看撒玛利亚人,撒玛利亚人也不和犹太人来往,连杯水也不给他们喝。当我们的主经过撒玛利亚,去耶路撒冷的时候,撒玛利亚人也不接待祂。这时候,雅各和约翰就说话了。他们认为说:「主阿!他们真是岂有此理,怎么可以不接待呢?不接待我们不要紧,我们算不得甚么。但是是天地的主,他们不接待,这是不可以的。你要不要我们祷告,求神降火把他们烧掉?」弟兄姊妹!这话是不是一个大霹雷?
感谢神!主耶稣没有听从他们。如果听了他们的话,把火降下来,那将是何等的灾祸!那时主耶稣怎么说的呢?祂说:「你们的灵如何,你们不知道。你们以为这样是爱我,你们以为这样是为着我,你们完全是错误的。你们的灵如何,你们都不知道。你们的灵是骄傲的,你们的灵是激动的,你们的灵里是仇恨的,这并不是羔羊的灵。他们不接待我们,我们就到别的地方去。」这是羔羊的灵。
在圣经的记载里,这两个人打雷,还不只打了一次。当主最后一次进耶路撒冷的时候,这两个人心里说,我们的主这一次进耶路撒冷,大概是要作王了。如果主作了王,我们十二个人中,那两个能坐在主的宝座左右,这是件十分值得注意的事。所以他们两个就商量起来了。他们两个真有办法,商量的结果,他们自己不到主的面前请求,而是把他们的母亲拖出来。他们的母亲也实在是个好母亲,很乐意为这两个儿子请求,因此就到主的面前说:「主阿!我有一个要求,就是当得国的时候,让我的两个儿子,一个坐在的右边、一个坐在的左边。」这就是他们打起雷来了。这个雷一打,就把其余的门徒打醒了。他们明白过来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们两个人简直把主包围起来了,那么我们的地位在那里呢?于是他们又争吵起来了。
弟兄姊妹!我不过是在圣经中找出一点小的例子,为要给大家看见,如果全世界只有这三个基督徒,只有这三个好弟兄,他们在一起成为教会,若是自己不被除掉,这个教会也一定要被搅得乌烟瘴气。不错,教会是许多人组成的,但是教会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希利尼人;既不是为奴的,又不是自主的;既不是受割礼的,又不是未受割礼的;既不是西古提人,又不是化外人。在教会里,惟有基督包括一切,又住在一切之内。
亲爱的弟兄姊妹!甚么叫作「教会」呢?教会是许多的人里面各有一分的基督。把这许多人里面的基督摆在一起,这一个就是教会,就是奥秘的基督,就是基督的身体。但是在这里会发生一个难处,就是当我们把基督带来的时候,我们也常把自己带了进来。当我们把基督带来的时候,教会就被建造,得着供应。但是如果我们也把自己带进来,教会就受到厉害的破坏。就为着这个缘故,所以凡看见这个异象的人,都必须在神面前严厉的接受十字架。
 
看见基督,人就仆倒;看见教会,己就要受对付
 
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你看见基督是元首的话,你就不能不仆倒在祂的面前,把你的一生交在祂的手里,让祂来支配你。同样的,如果你看见教会是主的身体的话,你也不能不仆倒在这个大人的面前,承认你这个自己乃是一个最可怕的东西。弟兄姊妹!如果你说你看见了基督,而你没有仆倒在祂的面前,你必是没有真正的看见基督。同样的,如果今天你说你认识教会,但是你这个肉体还不肯在神的面前接受十字架的对付,你也是根本不认识教会。你不但不认识教会,而且你是在那里破坏教会。最破坏教会的,就是我们的肉体。
 
为着这个缘故,保罗才说:「我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因为保罗看见哥林多的教会中满了人的自己,会把教会的见证破坏,所以他说:「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主耶稣是那么完全,祂并且要钉十字架。祂十字架的死,乃是向自己死。祂是绝对的没有自己,祂是绝对的弃绝自己。祂不救自己,才能救别人。
 
所以我们如果看见了甚么是教会,我们如果爱教会,我们就应当在神的面前,绝对的弃绝自己,决不可相信自己。保罗在腓立比书告诉我们说:「我们这以神的灵敬拜的人,是不靠着肉体的。凡是相信自己肉体的人,都是活在肉体里的。」教会要求我们厉害对付我们的自己,要求我们怕我们的自己,过于怕任何的东西。
 
我请问弟兄姊妹!你怕不怕你的自己?你信不信你的自己呢?你觉不觉得你自己是最讨厌的?你是否看见你自己的败坏、可怕和污秽呢?圣经说:「凡是摸尸首的人,都是不洁净的。」在旧约里的「尸首」,就是指着我们的「肉体」说的。凡是摸肉体的,都是不洁净的,你一摸肉体,就不洁净了。一不洁净了,就要赶到营外去,不能住在营里头,直等到洁净之后才能回来。在属灵的原则上,这就是甚么时候我们摸了肉体,就要被隔离到教会外面去,否则的话,教会全体就要沾染了污秽。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有一个很重很重的感觉,今天教会所有的难处,不在基督的身上,基督在教会中越多越好。今天教会所有的难处,都是在我们这个自己的身上。多有基督,我们感谢神。但是如果也有肉体的话,基督就无法和祂的教会合在一起。我们总得在神的面前,求神给我们看见,一面教会是那么荣耀,一面我们这个人又是多么的危险。不是要我提防别人,是要我提防我自己。不是要我猜疑别人,是要我绝对的不信任自己。我必须一直的定罪我自己,看见说:「凡是出于我这个人的,都是破坏基督的,也都是破坏教会的。」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是这样,你要看见,教会就能在地上得到建造。── 江守道《大马色的异象》
 
上一篇:教会的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