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神仆文集 > 江守道>正文

大马色的异象

--──元首的权柄与丰富的传递者

时间:2016-05-03 17:48:55    作者/供稿:江守道    来源:查经资料    浏览次数: 字号:TT

 

「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求文书给大马色的各会堂,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扫罗行路,将到大马色,忽然从天上发光,四面照着他;他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甚么逼迫我。他说:主阿!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起来,进成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同行的人,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听见声音,却看不见人。扫罗从地上起来,睁开眼睛,竟不能看见甚么;有人拉他的手,领他进了大马色;三日不能看见,也不吃,也不喝。当下在大马色,有一个门徒,名叫亚拿尼亚;主在异象中对他说:亚拿尼亚!他说:主!我在这里?主对他说:起来,往直街去,在犹大的家里,访问一个大数人名叫扫罗;他正祷告;又看见了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进来按手往他身上,叫他能看见。亚拿尼亚回答说:主阿!我听见许多人说:这人怎样在耶路撒冷多多苦害的圣徒;并且他在这里有从祭司长得来的权柄,捆绑一切求告名的人。主对亚拿尼亚说: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我也要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亚拿尼亚就去了,进入那家,把手按在扫罗身上说:兄弟扫罗!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主,就是耶稣,打发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扫罗的眼睛上,好像有鳞片立刻下来,他就能看见,于是起来受了洗;吃过饭就健壮了。」(徒九1-19)
 
我们看过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看见了一个大的异象。在那一个异象中,他看见了死而复活,升上了高天,荣耀的主耶稣基督。这一位主耶稣基督,一面是万有的元首,一面也是他的主。所以当保罗看见这一位主的时候,就仆倒在祂面前,把自己完全降服下来,称祂为主。另外,他自己曾作见证说:神乐意将訑的儿子启示在他心里。这就是告诉我们说:他在大马色路上所看见的,不但是一位在天上掌权,支配一切的主,并且也是神的儿子,住在他的里面。换句话说:祂把神的丰富都带了来,供应他一切的需要。
 
这个异象所包括的不只这么多。保罗还看见,这位荣耀的基督乃是教会的头,教会是訑的身体。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是看见了一个极大极大的人,乃是一个宇宙的人。这个宇宙的人,头是在天上,身体却布满了全地。在耶路撒冷你能碰到他,在大马色你也能碰到他,在世界各处你都能碰到他。这是许多蒙恩的人所合成的一个身体,不是许多个的人,乃是一个人。这是保罗所看见异象的第二点。
 
这个宇宙的人是个活的人
 
我们今天再继续来看这个从天上来的异象。保罗所看见的这个宇宙的人,乃是个活的人。就着主自己来说,祂复活了;就着教会来说,她也是一个活的教会。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所遇见的这一个人,是一个大的人,也是一个活的人。
 
从前尼布甲尼撒王在梦中,也看见过异象。神叫他看见一个很大很大的像。我想我们都很熟悉这一段故事,对于那个大像都很有兴趣,印象很深刻。尼布甲尼撒所看见的像,是一个很大的人,它的头是金的,膀臂和胸是银的,肚腹和腰是铜的,腿是铁的,脚是半铁半泥的。这样的一个大像,站在他的面前,一定是十分可怕的。但是我们知道,那一个像不过是一个死的东西。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所看见的那一个人却不然。他不光是一个更大的人,而且是一个活的人;这一个新人乃是一个活的人,他的头是基督,身体乃是教会。
 
这个宇宙的人是人可以经历的
 
因为这一个人是活的,所以这一个人是有行动的,是有作为的。他不是一个死的像。死的像只能客观的摆在那里供人观看,并不能主观的给人经历。但他乃是一个活的人,是人在主观上可以经历的。他是有活动,有动作的,并且是能与我们来往,交通的。这一个活的人,元首是基督,是我们今天在生活中可以经历的;身体是教会,也是我们在生活中可以经历,可以接触的。基督不是一个道理,只可以被人传讲,叫人欣赏,观察而已。基督乃是位活的主,是一位活的元首,是我们能够亲身经历的。同样,教会也不是一个道理,或是一种教训,教会乃是基督一个活的身体,也是我们可以活在其中,亲身经历的。
 
弟兄姊妹!当我们今天讲到基督的时候,让我们记得:这位基督乃是我们所能经历的。祂能亲自来接触我们,我们也可以来到祂的面前,与祂交通。同样,当我们题到教会的时候,也要有这样的认识。教会不是一个名词。教会乃是一个活的身体,是一个活的人。我们可以和这个人有交通,我们可以亲身经历他。
 
基督是元首,这是就着真理的说法来说的。但我们怎样能经历基督是元首呢?乃是借着经历元首的权柄。同样,教会是基督的身体,这也是就着真理的说法说的。就着我们的经历来说,乃是当我们享受身体丰富的时候,我们才经历了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基督和教会都不是一个道理,也不是些空洞的话语。基督和教会都是我们在实际生活中可以经历的。
 
那么,我们怎样来经历基督是我们的元首呢?我们怎样来摸到元首的权柄呢?我们怎样来经历身体的生活呢?我们在那里享受身体里面一切的丰富呢?我想这些实际的经历,也都是保罗在大马色那一个异象里面所包括的。
 
主叫人在这个大人里作肢体
 
我们记得:当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被大光照住,仆倒在地上,听见了主的声音以后,就问主说:「主阿!我当作甚么?」我想当保罗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就是说,他投降了,他把自己交在主的手里了。他从此承认,这一位耶稣乃是他的主了。我们知道,这对于保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保罗在从前的时候,是一个很有作为的人,他知道他要作的是甚么。他作任何事情都不是被动的,都是主动的。连他逼迫基督徒,也是主动的,并不是祭司长下一道命令给扫罗说:「扫罗!你替我到大马色去逼迫基督徒。」祭司长并没有下这一道命令,乃是保罗自己要求祭司长的。所以你看见,这个人是一个主动的人,是一个处处作主,事事支配别人,很有主张的人。但是到了那一天,当他遇见主的时候,他说:「主阿!我当作甚么?」他能这样问,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如果不是遇见主,他绝对不会称别人为主。我们因着他这一句话,就能认定说,他实在是看见了异象。他若没有看见异象,就不会说这样的话。
 
「主阿!我当作甚么?」保罗说这句话,意思就是对主说:「主阿!我现在认为主了,我现在自己不出主意了,我现在不走自己的道路了,我现在作的奴隶,可以支配我的一生。主阿!请告诉我:我应当作甚么?」保罗当时说了这话,心里一定盼望主告诉他说:「扫罗!你起来,我现在把我的旨意告诉你,你要为我作这件事,你要为我作那件事,我现在要把你终身的工作分配给你。」但是出乎他的意料,主没有对他说这样的话。主只是对他说:「你起来,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来告诉你。」
 
哦!弟兄姊妹!如果你能体会保罗当时的感觉,你会看见,主的回答对他是一个很大的试验。保罗在那里已经向主表示说:「我投降了,我顺服了,现在请告诉我:我应当作甚么?我已经预备好了,就是要我去死,我也不推辞。我愿意绝对的顺服,因为是我的主。」但是很希奇,我们的主却没有立刻吩咐他去作甚么,而是对他说:「你起来,进大马色城去,你当作的事,我要差遣一个人来告诉你。」我想:我们在这里,也许会奇怪说,我们的主这次作事,好像是多费手续了。
 
如果祂爽快一点告诉保罗说,你去作甚么甚么,那岂不是简单,岂不是好吗?你看,这里有一个人,已经准备好要顺服了,这样的人是求之不得的,就爽直的告诉他,问题不就解决了么?但是我们的主,有的时候好像就是不大爽快。祂特地转了一个弯,对保罗说,我不告诉你,你应当作甚么;我不告诉你,我在你的身上的旨意是甚么。我只要你去等候,你到了城里,你所要作的事,自有人会来告诉你。
 
我怕保罗当时心里会有这样的感觉说,我从前是告诉人的人,我从来不知道甚么叫人告诉我。我从前是一个支配人的人,我从来不愿意听别人的支配。不错,我今天是遇见主了,在这位主面前,我承认我输了,我现在投降了。如果是这一位主自己叫我作甚么,我一定顺服祂,我一定听凭祂的调度,接受祂的支配。但是祂偏偏不这样,祂说:「要有别人来告欣我,这怎么可以呢?」要我顺服这一位主,那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去顺服别人,这却是我从来没有作过的。主阿,要告诉我甚么,就直接告诉我好了,为甚么还要转一个弯,叫别人来告诉呢?我这个一向在人上面的人,怎么要我活在别人以下呢?要我服在的权下,我是甘心乐意的;但是叫我服在人的权下,这不是我扫罗所愿意的事。我信那一天,扫罗里面会有这样的感觉。
 
亲爱的弟兄姊妹!为甚么主在那一天没有直接行使祂的主权呢?为甚么主在那一天不直接作主,而是间接的作主呢?我们要看见这是一件大事。如果那一天主在异象中,直接的告诉保罗,要拣选他作主的器皿,要他为主在外邦人和以色列人中作见证,你知道像保罗这样的人,他会马上起来愿意作这个器皿;他会不顾一切的对犹太人,也对外邦人作见证。但是弟兄姊妹!这样就会在保罗的身上,产生一个难处。他会变成一个单枪匹马独来独往的人。像保罗这样有才干,有恩赐的人,那是最容易看不起别人,而成为一个单独的人。
 
一个人恩赐小一点,才干差一点,还不敢单独的去作甚么,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成事,他需要别的弟兄姊妹的协助。但是像保罗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叫他单枪匹马的去作,那是最爽快的事,而且也许还能作得更好一点,更快一点、更多一点。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保罗日常的生活和工作,和他所看见的异象就完全相反了。他所看见的异象是一个团体的人,是一个身体。虽然他是一个大的肢体,恩赐很大,但是他仍不过是一个肢体,并不是身体。
 
我们知道,保罗这一个使徒,实在认识教会是基督的身体,蒙恩的人都是其中的肢体。关于这方面,他在哥林多前书里有非常清楚的讲论。为甚么他能讲那样清楚的话?就因为他在异象里看到了这个,碰着了这个。所以他说:「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他又说:「眼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因为身上所有的肢体都是需要的。」我们相信,这些话在保罗的身上都不是空的道理。这些事情都是他在异象中所看见的,也是他在以后的生活中所经历的。
 
在大马色的异象中,主并没有直接的告诉保罗说:我要怎样怎样的用你。主是把祂的旨意间接的借着另外一个肢体告诉他。这就是主要保罗在一开始跟从祂的时候,就学的一个很厉害的功课。主要保罗一开头就不走单独的路,而是学习在这一个宇宙的大人里面作肢体。
 
主叫人在身体里经历元首的权柄和丰富
 
我们常常听见人说:「耶稣是我的主,祂是我的元首。」我们常常听见人说:「我顺服我的主,我的主在我的身上有权柄。」但是请问,元首基督的权柄是怎样行使在我们身上的?不错,在许多重大个人的事上,我们需要直接从主那里明白祂的旨意,这是没有问题的。我们不可以作一个人,样样事情都是间接的从别人来领受。我们今天在这里跟从主,在神面前有一个责任,就是要在凡事上明白神的旨意。我们需要常到主的面前亲近祂,与祂交通,领受祂直接的话语。我们必须能在灵里清楚的说,这是神所要我作的事。我们不可以一会跟从这一个人,一会跟从那一个人,人说是,我也说是;人说不,我也说不,这样人云亦云的基督徒是不行的。
 
但是另外一方面,关乎教会和主的工作,神的旨意要显明给我们知道,所用的方法却多是间接的,不是直接的。许多的时候,神是借着弟兄姊妹,叫我们明白神在我们身上的旨意。许多的时候,乃是当我们与弟兄姊妹交通的时候,在那个交通里,元首的权柄才通到我们的身上。我们不能偏到个人主义的地位上,以为说:「除了主之外,再没有别人,我只管和主中间的关系正常就够了。」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个看法是偏的,因为多少时候,神的旨意是借着其他的人来给我们知道的。当然,我们也不要偏到另外一面去,好像甚么都是团体的,绝对没有个人的,连今天要吃几碗饭,都要问问弟兄姊妹看。如果是这样的话,也是偏了。
 
当保罗看见这个异象的时候,主不许他的生活和所看见的异象脱节,作了单独的人,所以不肯直接把保罗当作的事当时告诉他。主在那里,就是等于同答保罗说:「保罗,你要知道你应当作甚么吗?你要认识我的权柄,必须借着身体。你要经历我的丰富,也必须在身体里面。无论你的恩赐有多大,无论你的才干有多大,你自己没有办法明白我的旨意,你自己也没有办法作成我的工作。」主在那里,就是把保罗带到教会里面,叫他看到身体的原则。
 
弟兄姊妹!元首的权柄是在圣灵的里面,而圣灵今天是在教会的里面。当圣灵在身体里运行的时候,我们每一个肢体就觉出元首的权柄。同样,元首的丰富,也是借着圣灵显在教会里面的。我们要享受元首的丰富,也必须活在身体的里面。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要看见,天上的异象并不是留在天上的,乃是我们今天可以生活在其中的,也是应当生活在其中的。异象和生活这两方面是不能脱节的。感谢神!保罗那一天真是顺服到底,他的骄傲受了极大的打击,他在那一天蒙了极大的拯救。弟兄姊妹!我们是否蒙到同样的拯救?如果主在今天不从天上直接对我们说话,偏偏借着一个弟兄来对我们说话,我们要怎样呢?我们会不会心里说,你是谁,要你来对我说话?你还没有我大,要我来听你的话么?没有这件事。亲爱的弟兄姊妹!若是这样的话,就证明我们骄傲,我们单独。哦!在这一方面,我们不知道忽略了多少的功课,失去了多少的祝福,错过了多少认识元首的机会。老实说,凡不懂得怎样在身体里面顺服元首权柄的人,根本不懂得甚么叫作「权柄」。凡是不会在身体里面享受元首丰富的人,也根本不懂得甚么叫作「丰富」。
 
大马色城里的异象—亚拿尼亚
 
现在我们继续来看这一个异象。我们要知道,保罗所看见的异象,并不停在大马色的路上,还继续在大马色的城里。当时保罗在路上看见了异象,仆倒在地;当他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睁开眼睛,却看不见甚么,人就拉着他的手,进到城里去。他三日不能看见,也不吃,也不喝。这三天他在那里作甚么?圣经告诉我们说:他在那里祷告。当他这样祷告,等候在主面前的时候,他又在异象的里面,看见了一个人进来。虽然这个人是他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但是在异象中他知道,「这个人名叫亚拿尼亚。这个人进来,就按手在他的身上,叫他能看见。」
 
就在同时,「在大马色的城里,有一个主的门徒名叫亚拿尼亚,是一个敬畏主,常和主亲近的人。主在异象中向他说:亚拿尼亚!亚拿尼亚说:主!我在这里。主说:你起来,往直街去,在犹大的家里,访问一个大数人,名叫扫罗,他正在祷告。你现在去,按手在他的身上,叫他能看见。亚拿尼亚回答说:主阿!我听见许多人说:这人怎样在耶路撒冷多多苦害的圣徒,并且他在这里有从祭司长得来的权柄,捆绑一切求告名的人。」亚拿尼亚认为说:这扫罗就是来抓我的,现在叫我到他那里去,不是把我送上门了吗?但是主说:「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我也要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亚拿尼亚听了主的话,就起来去了,他所遇见的正如主所指示的。」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是一件很宝贵的事。在大马色的路上,保罗所看见的是一个大的人,头是基督,身体是教会。这个人大到一个地步,是人没有办法接触的。有的东西太小了,你无法接触;但有的东西太大了,你也无法接触。保罗在异象的里面,看见了那一个大的人,又听见主对他说:「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主所说的这一个人是谁呢?是那一个宇宙的人吗?是宇宙的教会吗?是属灵、属天的教会吗?我想这个宇宙的人,是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我们也没有听见过他的声音。他太属灵、太属天,又是太大了,我们无法接触他。那么是谁来对我们说话呢?是谁来把神的旨意告诉我们呢?甚么人是我们可以接触的呢?在这里你看见是一个小的人。
 
哦!你若把亚拿尼亚这个人,和大马色路上异象中那个大的人比较一下的话,会觉得两个人相差太悬殊了,一定是无法相比。亲爱弟兄姊妹!保罗在这个大异象中,看见了一个大的人;但是等到他进到城里,要实际的与这一个大人接触的时候,这一个大人就缩小了。缩到怎样的小呢?缩到成了一个亚拿尼亚。哦!因着这一个大人缩小成为一个亚拿尼亚,所以他能按手在保罗的身上,使保罗可以与他有交通。亚拿尼亚不过是大马色教会里的一个弟兄,最多不过是一个负责的弟兄。所以这里不是亚拿尼亚一个人的问题,他在这里乃是代表教会。你在底下看见他能为保罗按手,就是一个代表教会的故事。
 
教会是大的,教会是宇宙的,教会又是属灵的、属天的。这是异象中的教会,也是教会该有的性质。我们绝不能把教会弄成一个很小的东西,或是把她弄成一个属地的、属肉体的东西。我们应当在异象里看见说:「教会是大的,也是超过时间和空间的。」但是因着她是那么大,我们这些在时间和空间里面的人,就无法与她接触。除非有一天,我们脱离了这个肉体,穿上了灵体,退出了空间和时间,那时才能和这个宇宙的人相交通、相接触。就着今天而论:我们还带着肉体,还在地上,还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在耶路撒冷,就不能在大马色;在第一世纪,就不能在二十世纪,为了这一个缘故,你看见说,这一个大的人,当他要活出来的时候,就缩小了,一直缩小到成为一个人,使我们可以接触他,可以具体的和他来往。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就着教会的性质来说:教会是一个属灵的人,是超出时间和空间的,是属天的、是属灵的,但是就着实际的接触来说:当我们活在肉身中,在空间时间的限制下时,教会乃是出现在一个地方,这个在地方上出现的教会,就是地方教会。
 
所以你看见,这一个新人是非常实际的。为保罗按手的亚拿尼亚,就代表保罗在路上所看见的那个大人。保罗在路上所看见的那个大人,缩小再缩小,就变成一个亚拿尼亚。或者反过来说也是一样,把亚拿尼亚放大,再放大,就是那个宇宙的人。所以这里不是两个人,是一个人,不过这个人有大有小。有的时候他放大,有的时候他缩小。在属灵的异象和性质上说:他是大的。在实行和生活的交通里,他又是小的。他是以地方为范围。保罗在大马色,亚拿尼亚也在大马色,他们就可以有接触、有交通、有实际的往来。
 
元首借着顺服的肢体传递丰富
 
我们现在再看另外一面。主在大马色的路上向保罗显现,一面要执行元首的权柄,在他身上作主,另一方面也要在他身上彰显祂的丰富。所以主一面吩咐保罗,叫他知道当作甚么;一面还要医治保罗,叫保罗的眼睛得以看见。但这个元首的丰富是怎样流通到保罗身上的呢?我们看见说,还是藉者亚拿尼亚。哦!亲爱的弟兄姊妹!在这里你就看见一个交通的原则。亚拿尼亚是一个肢体,保罗也是一个肢体,现在元首要显明祂的权柄,也要供应祂的丰富,祂是如何的显明、如何的供应呢?乃是借着祂的肢体。主因此就向亚拿尼亚显现,差派他去为保罗按手。亚拿尼亚在那个时候,无论如何总是在保罗前面一点。保罗虽然后来成了一个大使徒,但是在那一个时候,刚刚得救,不过是一个初生的婴孩,是一个软弱的肢体。
 
不仅如此,亚拿尼亚也是一个活在主面前的人。当我们的主向他显现,呼召他的时候,他说:「主阿!我在这里。」亲爱的弟兄姊妹!神安排我们在基督的身体上,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地位,好答应主的呼召说:「我在这里。」如果你肯这样,站在自己的地位上,当这个元首的权柄和丰富,当这个生命之灵的流在身体里流通的时候,就能经过你这个肢体,流到别的肢体里面。试想看:如果这个流流过来的时候,亚拿尼亚这个肢体不在那里,你想怎么样呢?或者亚拿尼亚对主说:「我是绝对不去看扫罗的,因为这一个人与我是势不两立的。他要害我,我不能去看他。」如果是这样的话,元首的丰富就在亚拿尼亚身上受到拦阻。
 
所以你要看见,元首的权柄和丰富必须是借着顺服的肢体流出来的。我们自己不是权柄,也不是丰富,我们不过是傅递权柄,传递丰富的人。不要以为说:今天神给你权柄,就是叫你作权柄,叫你成为权柄,你成为权柄,你就是权柄了,没有这件事。当元首的权柄显在你身上,能从你身上流出去的时候,你自己仍不过是个传递权柄的人。也不要以为说,今天主把祂的丰富赐给你,为的是叫你富足,没有这件事。如果你把基督的丰富扣在你的里面,不肯把它交通出去的话,你自己也失去了这个丰富。
 
所以弟兄姊妹!我们在神面前并没有甚么可骄傲的,我们只能谦卑下来承认说:「我们算不得甚么。如果我今天多亲近神,多蒙到恩典,元首的权柄和丰富就比较容易从我经过一点。但是这一些不该叫我骄傲,不该叫我说,我比别人高。我只有一个态度说:我算不得甚么。我在神的面前只有一个责任,就是当元首的权柄和丰富要流通在教会里面,要流到别的肢体上的时候,我不作一个拦阻的人。我不因为有自己的看法,或者坚持自己的成见,而阻塞了别人的蒙恩。我愿意把自己完全放下。」
 
亚拿尼亚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很有理由可以不去,他也对主讲他不去的理由,但是当主对他说「你要去」的时候,他就去了。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今天在神面前的态度,就该是这样。一面我们不敢骄散,总不认为自己有了甚么。如果神给我一点权柄,给我一点恩典和丰富,这些都是为着身体,不是为着我自己。另外一面,我们也不敢坚持自己的意见,不敢顾到自己的利益。我们若是愿意这样放下我们的自己,为着弟兄姊妹来顺服我们的主,作今天的亚拿尼亚,主就要用我们来帮助别的弟兄姊妹,神的旨意也能借着我们流到别的肢体身上去。
 
本来扫罗和亚拿尼亚是仇敌,但是亚拿尼亚听了主的话后就去了。「他一进入那家,就按手在保罗的身上,说:兄弟扫罗!」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想保罗听见这一个称呼的时候,他里面是甚么感觉?哦!我这个扫罗本来是要捉拿你的,我到大马色来就是以你为目标,但是今天你竟然到我的身边来,按手在我身上,称我为兄弟。哦!这是怎样一回事?
 
你知道就着肉体来说:原来我们并没有关系。虽然我们不是仇敌,可是我们没有关系。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我们这许多的人原本毫无关系。把我们这些人放在一起,只会吵架,只会相吞相咬,这就是我们肉体的光景。但是你在这里看见,亚拿尼亚把肉体完全放下了,把自己完全放下了。他能到保罗面前说:「兄弟扫罗!」他能把扫罗当作自己的弟兄,这个味道实在是甘甜!
 
亚拿尼亚的按手—联合上交通、接纳
 
亚拿尼亚称呼了扫罗以后,就按手在他的身上。「按手」的意思就是「联合」、就是「交通」。亚拿尼亚在这里就是代表在大马色的教会,接纳扫罗到身体的交通里。虽然你从前是我们的仇敌,但是现在你蒙了主的拯救,所以我们打开我们的心来欢迎你。基督所接纳的,也是我们所接纳的,你是我的弟兄,你成了我们中间的一个肢体。
 
在这里你就看见甚么叫作「交通」。请记得:身体里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交通。保罗在大马色城里的异象中,看见了这个在身体里的交通。在这个异象里,他先看见亚拿尼亚,又看见亚拿尼亚前来按手。然后在实际的行动里,他经历了这个按手,经历了在墓督徒实际生活中的甘甜。我常常觉得,在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此基督徒的交通更甘甜的了。但是如果基督徒彼此交不通的话,也就没有一件事比这个更苦的了。
 
交通的结果—显明元首的权柄,带进元首的丰富
 
那一次的交通带来甚么结果呢?你可以看见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件,借着这个交通,神的旨意就显明了。借着这个交通,元首的权柄就显明了。亲爱的弟兄姊妹!「权柄」是怎样运用的呢?运用权柄不是高高在上,发号施令,叫你来命你去。权柄的运用,乃是借着交通的方式。亚拿尼亚不是很神气的走到扫罗面前,对扫罗说:「主吩咐你这样这样。」若是那天亚拿尼亚是这样的用权柄吩咐扫罗,我不知道扫罗的那个老骄傲会不会发作起来。如果是我自己的话,我知道在我里面的老亚当是受不了的。但是当亚拿尼亚前去的时候,却是按手在扫罗的身上,借着交通把元首的权柄流到扫罗的身上。他在交通的里面,用权柄来服事了这个扫罗。如果权柄是在交通中流出去,是在爱里来运用,是借着服事送给人,这个权柄就没有人能够拒绝,也没有人能够反抗。
 
第二件,借着这个交通,带进了基督的丰富。保罗是一个瞎了眼的人,但是因着这个交通,保罗的眼睛就看见了。他不但眼睛能看见,而且又被圣灵充满了。为甚么按手会叫他眼睛看见,又叫他被圣灵充满呢?因为这一位圣灵是充满在身体里面的。所以当一个肢体与身体联合的时候,圣膏油就涂到这个肢体上,元首的丰富就流到这个肢体上,生命就供应了这个肢体,圣灵就充满了这个肢体。所以保罗这一个肢体,一面眼睛开了、一面被圣灵充满,他能起来,并且吃饭。虽然保罗已经有三天不能吃,也不能喝,但是现在他吃了饭,健壮了,就能与大马色的门徒一同来往、一同为主作见证。
 
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早晨我就是把这件事摆在你们面前。那从天上来的异象,给我们看见基督是元首,教会是祂的身体,祂是一个极大的宇宙人,同时又是地上的人可以接触、可以经历的。在每一个地方上,我们都可以在那里有交通,在那里认识权柄、经历权柄,并且享受基督的丰富。神怜悯我们,叫我们都能活在这个异象里。巴不得这个异象支配我们一生的道路、支配我们一生的工作和生活。如果是这样的话,到了有一天,我们就能像保罗一样说:「我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 江守道《大马色的异象》
下一篇:教会的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