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教牧书刊 > 问题解答>正文

新约圣经难题解答[以弗所书]

时间:2016-09-16 14:25:52    作者/供稿:苏佐扬    来源:查经资料    浏览次数: 字号:TT

236.以弗所书是保罗写给谁的?

(弗一章1节)
  以弗所书一章l节如此说:
  奉神旨意,作基督那稣的使徒保罗,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就是在基督那稣里有忠心的人。
  一、研究圣经原文的学者们都知道,有许多圣经古卷并无“以弗所”这个地名在本书,所有英文新译本都在本节下加上这种注解。试把上面该节有括号的地方删去不念,便可念成本书是写给“一切圣徒,就是在基督那稣里有忠心的人"。
  我们的圣经(中文或英文)都是根据最权威的圣经古卷来翻译的。那些古卷均有“以弗所”一名,所以一直认为保罗所写这书信是写给以弗所教会的,可是任何仔细研讨保罗书信的圣经学者都有下列几个疑问:
  ①如果是写给以弗所教会的,为什么不像别的书信那样谈论有关以弗教会组织与教会内的情形?
  ②保罗曾在以弗所三年之久,一定有许多朋友,何以在本书不像别的书信一般,问候教会中的人物。
  ③以弗所、腓立比、歌罗西与腓利门书被解经家称为“狱中书信”,但其余三本书信的开头,保罗是与提摩太同署名写信的,只有以弗所书没有提摩太之名,显然地,这书可能不是写给以弗所教会,乃是一封普通的“公函”。
  二、到底有“以弗所”一名与无“以弗所”一名在各古卷中的问题如何解决呢?解经家们对此问题作了很圆滑的解释如下:
  ①“以弗所书”并不是一封写给以弗所城的基督徒的信,乃是一封各教会共同诵读的“公函”,或者可以说是以弗所与附近地区各教会的“地区公函”,由保罗派一专人“推基古”作地区巡回大使,将该公函在各会轮流诵读。
  ②本书一章1节“在以弗所”(ENEFE轭,*EQ三oto)二字原来是空着不写字的。当这公函送到某地教会时,该地教会的主持人便照抄一份,但在空着不写字的地方加上本地的地名,表示保罗所写这封信也是为他们写的。因此,当这信在以弗所诵读时,便加上“在以弗所”二字,假如这封信拿到老底嘉去念,便在空白处加上“在老底嘉”二字(ENLAoDIKEIA,三vAaed-eca),表示这是保罗写给老底嘉教会的一封信。
  在歌罗西书四章16节有“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一语,不少解经家认为这封“从老底嘉来的书信”就是“以弗所公函”,但不能称为“老底嘉书信”,因为是一封公函。
  ③至于何以后人定之为“以弗所书”呢?是因为以弗所是亚西亚省的首府,亦为罗马帝国行政要地。亚西亚的主要城市与保罗传道有关系的有以弗所、歌罗西、老底嘉、士每拿、撒狄、非拉铁非、推雅推喇、别迦摩等。因为以弗所是本省首府,所以这封公函在被收集为新约圣经时,必须有一个名称,而称之为“以弗所书”最为适当,同时他们根据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话,证明推基古是带着保罗的那一封公函到以弗所去(提后四章12节),可能先到以弗所去,然后再送到附近各教会去诵读,因此称之为“以弗所书”。。
  这些相信本书不是单写给以弗所的解经家谓,在最古最有权威的三个希腊古卷抄本,均在“在以弗所”二字处留下一个空白。这三个古卷抄本是A,梵蒂岗抄本,是在纪元后350年所抄的,保存在罗马城的梵蒂岗教皇图书馆内。B。西乃山抄本,也是在纪元后350年所抄的,从前保存在俄国的圣彼得堡,今已卖给英国,保存在伦敦博物院的图书馆中,到伦敦旅行的读者,不妨去参观一下。C.亚力山大抄本,是在纪元后450年所抄的,也保存在伦敦。
  三、可是并非每一个解经家都同意上述这种“以弗所书为公函”的论调,许多解经家仍坚持这本“以弗所书”是保罗写给以弗所,由推基古专使送去的。但是后来各教会获悉保罗曾写过一封非常属灵、道理深奥的书信,大家都觉得有抄录一份的必要,所以在抄录时不写“在以弗所”二宇,该二字空下来,但各教会主持人诵读时则加以本教会所在地名,这是非常可能的。
  下面是古代教父引用本书而相信它是保罗写给“以弗所书”的资料:
  ①约翰的高足、示每拿的教父波力甲(POLYCARP)在他的作品中,有两段引用本书(或大意与以弗所书内容相同)。
  ②安提阿的教父伊格那修(IGNATIUS)曾写信给以弗所教会,谈及保罗与以弗所教会的关系。
  ③黑马(HERMAs)可能即保罗在罗马书十六章14节所问候的那一位,曾著“启示书”一册,其中引用以弗所书的“圣灵担扰”  (弗四章30节)等语。
  ④保罗的同工巴拿巴在他的著作中,也曾引用保罗写给以弗所信徒的话。
  ⑤罗马教父革利免(CLEMENT)在他所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书信中,曾引用以弗所书以夫妇预表“基督与教会”的比喻(弗五章  22一23节)。
  ⑥伪教皇希波利都(HIPPoLvus),曾著“驳斥异教论”,该书曾提及以弗所书在第二世纪对各地教会的影响。希波利都卒于纪元后236年。
  ⑦宣讲“神格唯一论”的提阿多都(THEoDoTUs)在他的著作中,引用以弗所书第四章的话。
  ⑧曾著书六千种的大教父奥利金(ORioEN),也曾引用以弗所书,认为本书是写给以弗所信徒的。
  只有一位玛西安(MARCioN),是“本都”的基督徒,他坚持歌罗西书四章16节所说的“从老底嘉来的书信”一定是这本无地名的以弗所书,而以弗所书应改为“老底嘉”书。可是北非的特杜连(TERTULLIAN)教父曾为文驳斥玛西安,说玛西安自作聪明,表示是一位殷勤的研究圣经者,其实此书并非写给老底嘉人,乃是写给以弗所信徒的。
  至于本难题最初质问的一点:“为何在书中不提及保罗提名问候以弗所教会的人物”,并不难解答。任何研经者都觉得本书是一本“天书”,多次提到天上的奥秘,少谈人间事,所以故意不提名问候地上什么人,免得损害本书“天上的颜色与质素”。他连提摩太也不记在书中,可能保罗认为提摩太仍未能了解本书有关天上的事的全部份。
  本书只提到一个人,那就是推基古,他要把这信送到以弗所去,同时要把保罗在罗马狱中的情形告诉以弗所信徒,并用保罗在狱中仍能过属天的生活景况,安慰挂念保罗的信徒们。
  可是,苏格兰大主教“乌雪”(USSHER)一直坚信以弗所书是一封“公函”,是写给以弗所各附近地区各教会的公函,百余年来欧美神学界均相信他的主张是对的,正如相信他所编的“圣经年代表”是正确的一样。
  其实,新约圣经在圣灵引道下,给予那些编辑汇集及订定的先进们一种暗中的指示,是不会有什么错误的。我们仍认为第三个解释是最合理的,应予推广,称本书为“以弗所书”。

(弗一章1节)
  以弗所书一章l节如此说:
  奉神旨意,作基督那稣的使徒保罗,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就是在基督那稣里有忠心的人。
  一、研究圣经原文的学者们都知道,有许多圣经古卷并无“以弗所”这个地名在本书,所有英文新译本都在本节下加上这种注解。试把上面该节有括号的地方删去不念,便可念成本书是写给“一切圣徒,就是在基督那稣里有忠心的人"。
  我们的圣经(中文或英文)都是根据最权威的圣经古卷来翻译的。那些古卷均有“以弗所”一名,所以一直认为保罗所写这书信是写给以弗所教会的,可是任何仔细研讨保罗书信的圣经学者都有下列几个疑问:
  ①如果是写给以弗所教会的,为什么不像别的书信那样谈论有关以弗教会组织与教会内的情形?
  ②保罗曾在以弗所三年之久,一定有许多朋友,何以在本书不像别的书信一般,问候教会中的人物。
  ③以弗所、腓立比、歌罗西与腓利门书被解经家称为“狱中书信”,但其余三本书信的开头,保罗是与提摩太同署名写信的,只有以弗所书没有提摩太之名,显然地,这书可能不是写给以弗所教会,乃是一封普通的“公函”。
  二、到底有“以弗所”一名与无“以弗所”一名在各古卷中的问题如何解决呢?解经家们对此问题作了很圆滑的解释如下:
  ①“以弗所书”并不是一封写给以弗所城的基督徒的信,乃是一封各教会共同诵读的“公函”,或者可以说是以弗所与附近地区各教会的“地区公函”,由保罗派一专人“推基古”作地区巡回大使,将该公函在各会轮流诵读。
  ②本书一章1节“在以弗所”(ENEFE轭,*EQ三oto)二字原来是空着不写字的。当这公函送到某地教会时,该地教会的主持人便照抄一份,但在空着不写字的地方加上本地的地名,表示保罗所写这封信也是为他们写的。因此,当这信在以弗所诵读时,便加上“在以弗所”二字,假如这封信拿到老底嘉去念,便在空白处加上“在老底嘉”二字(ENLAoDIKEIA,三vAaed-eca),表示这是保罗写给老底嘉教会的一封信。
  在歌罗西书四章16节有“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一语,不少解经家认为这封“从老底嘉来的书信”就是“以弗所公函”,但不能称为“老底嘉书信”,因为是一封公函。
  ③至于何以后人定之为“以弗所书”呢?是因为以弗所是亚西亚省的首府,亦为罗马帝国行政要地。亚西亚的主要城市与保罗传道有关系的有以弗所、歌罗西、老底嘉、士每拿、撒狄、非拉铁非、推雅推喇、别迦摩等。因为以弗所是本省首府,所以这封公函在被收集为新约圣经时,必须有一个名称,而称之为“以弗所书”最为适当,同时他们根据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话,证明推基古是带着保罗的那一封公函到以弗所去(提后四章12节),可能先到以弗所去,然后再送到附近各教会去诵读,因此称之为“以弗所书”。。
  这些相信本书不是单写给以弗所的解经家谓,在最古最有权威的三个希腊古卷抄本,均在“在以弗所”二字处留下一个空白。这三个古卷抄本是A,梵蒂岗抄本,是在纪元后350年所抄的,保存在罗马城的梵蒂岗教皇图书馆内。B。西乃山抄本,也是在纪元后350年所抄的,从前保存在俄国的圣彼得堡,今已卖给英国,保存在伦敦博物院的图书馆中,到伦敦旅行的读者,不妨去参观一下。C.亚力山大抄本,是在纪元后450年所抄的,也保存在伦敦。
  三、可是并非每一个解经家都同意上述这种“以弗所书为公函”的论调,许多解经家仍坚持这本“以弗所书”是保罗写给以弗所,由推基古专使送去的。但是后来各教会获悉保罗曾写过一封非常属灵、道理深奥的书信,大家都觉得有抄录一份的必要,所以在抄录时不写“在以弗所”二宇,该二字空下来,但各教会主持人诵读时则加以本教会所在地名,这是非常可能的。
  下面是古代教父引用本书而相信它是保罗写给“以弗所书”的资料:
  ①约翰的高足、示每拿的教父波力甲(POLYCARP)在他的作品中,有两段引用本书(或大意与以弗所书内容相同)。
  ②安提阿的教父伊格那修(IGNATIUS)曾写信给以弗所教会,谈及保罗与以弗所教会的关系。
  ③黑马(HERMAs)可能即保罗在罗马书十六章14节所问候的那一位,曾著“启示书”一册,其中引用以弗所书的“圣灵担扰”  (弗四章30节)等语。
  ④保罗的同工巴拿巴在他的著作中,也曾引用保罗写给以弗所信徒的话。
  ⑤罗马教父革利免(CLEMENT)在他所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书信中,曾引用以弗所书以夫妇预表“基督与教会”的比喻(弗五章  22一23节)。
  ⑥伪教皇希波利都(HIPPoLvus),曾著“驳斥异教论”,该书曾提及以弗所书在第二世纪对各地教会的影响。希波利都卒于纪元后236年。
  ⑦宣讲“神格唯一论”的提阿多都(THEoDoTUs)在他的著作中,引用以弗所书第四章的话。
  ⑧曾著书六千种的大教父奥利金(ORioEN),也曾引用以弗所书,认为本书是写给以弗所信徒的。
  只有一位玛西安(MARCioN),是“本都”的基督徒,他坚持歌罗西书四章16节所说的“从老底嘉来的书信”一定是这本无地名的以弗所书,而以弗所书应改为“老底嘉”书。可是北非的特杜连(TERTULLIAN)教父曾为文驳斥玛西安,说玛西安自作聪明,表示是一位殷勤的研究圣经者,其实此书并非写给老底嘉人,乃是写给以弗所信徒的。
  至于本难题最初质问的一点:“为何在书中不提及保罗提名问候以弗所教会的人物”,并不难解答。任何研经者都觉得本书是一本“天书”,多次提到天上的奥秘,少谈人间事,所以故意不提名问候地上什么人,免得损害本书“天上的颜色与质素”。他连提摩太也不记在书中,可能保罗认为提摩太仍未能了解本书有关天上的事的全部份。
  本书只提到一个人,那就是推基古,他要把这信送到以弗所去,同时要把保罗在罗马狱中的情形告诉以弗所信徒,并用保罗在狱中仍能过属天的生活景况,安慰挂念保罗的信徒们。
  可是,苏格兰大主教“乌雪”(USSHER)一直坚信以弗所书是一封“公函”,是写给以弗所各附近地区各教会的公函,百余年来欧美神学界均相信他的主张是对的,正如相信他所编的“圣经年代表”是正确的一样。
  其实,新约圣经在圣灵引道下,给予那些编辑汇集及订定的先进们一种暗中的指示,是不会有什么错误的。我们仍认为第三个解释是最合理的,应予推广,称本书为“以弗所书”。

“以弗所”(EPHESUS),是罗马帝国小亚细亚省的省会,也是亚西亚甚至亚西亚以东各地区一个最大的城市。地在爱琴海之东,与希腊的雅典隔海遥望,颇似爱琴海大门的两根门柱。以弗所三面环山,山前有一片大陆,西面向海,造成一个最优良的港口,因此以弗所为当时伟大的商业中心。
  以弗所是一座相当古老的城市,纪元前千年,已为来自希腊与马其顿的民族卡利安(CARIANS)与伊阿尼安人(IONIANS)所先后侵占。纪元前560年,为吕底亚人所占(LYDIA与徒十六章14节的妇人吕底亚同字同音,吕底亚为闪族人,其祖即创世纪十章22节的路德),开始建筑那以后成为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亚底米女神庙。对此庙的建筑最出力者是吕底亚王古鲁素(CROESUS),曾由国库以127大理石柱奉献与该庙(一说该127根石柱由王所统治下的127个城市的领袖所奉献,更有一说谓由当时天下127个王所奉献),每柱高47尺。纪元前546年波斯军侵入,跟着不久又由希腊大亚力山大所占据。纪元前190年人罗马帝国版图,设置小亚西亚行省,以以弗所为省会,但行政及宗教总部则设于别迦摩。
  保罗到以弗所传道时,据历史所载,以弗所城已有居民二十二万五千,没有参议会,亚西亚省的省议会亦在此举行。当时议会的主要任务是要鼓励居民崇拜罗马的假神和该撒。省议会的议员,使徒行传十九章3l节称为“亚西亚几位首领”,他们是保罗的朋友。
  以弗所因为在罗马时代商业鼎盛,许多希腊学者也由希腊抵达此处,宣传希腊文化艺术,使它更为繁荣。被当时的人称之为“亚西亚”之光。
  以弗所位于“加斯托”(CAYSTROS)河口,该河流入港湾后再流入大海。纪元后1308年,土耳其人“阿图曼”(OTTOMAN)大帝国勃兴,侵占亚西亚,将以弗所居民或杀或迁,使以弗所昔目的繁华尽失。跟着加斯托河水经常泛滥,政府不予理会,以致河口淤塞,以弗所港口变成泥泞险地。今日以弗所只是一个小村镇,新的港口只作渔夫工作之所。大亚底米女神庙的废墟也已埋没在地下数尺,徒供旅游者凭吊。
  大亚底米女神(ARTEMIS)是罗马帝国人们所崇拜十二假神之一(见使徒行传十九章难题研究,有详书叙述),据土耳其新闻处所出版的手册谓,此古庙最初由西古提(SCYTHIAS)族的“亚马逊”(AMAZONE)人所建,以后曾七次被毁,最后一次毁于“西米利安人”(CIMMERIANS)之手,时为纪元前7世纪。后由吕底亚王古鲁素王倡议重建。纪元前356年大的亚力山大王出生之日,正是亚底米女神庙毁于狂人“希罗他底”(HEROSTRATES)之手。及大亚力山大为王时,曾立志出资重建此庙,并以己名刻于庙前,但未成功,为僧侣所婉拒,亚力山大王大怒,拂袖而去。
  亚底米庙不只是一座大庙,亦为珍宝之库和博物院,由各国人士奉献的珍宝甚多,庙中亦有一幅由名画家“亚比利”(APELLES)所画的亚力山大大王怒图。此庙亦为许多罪犯及坏人藏身之所,因为只要进入庙内,无人有权可以逮捕。同时许多银匠制造小型亚底米神供游客及善男信女购买回家作纪念或遥拜之用。使徒行传十九章24节称之为“银龛”,那有名的银匠底米丢便是靠此生意发财的。
  后来保罗曾在以弗所的推喇奴学房天天与人辩道,有两年之久,感动许多人离假归真,相信那稣,以致那些行邪术的竟然把五万元的邪书焚毁,“主的道在以弗所大大兴旺,而且得胜”(徒十九章20节),不料以弗所因此起了极大的骚动。保罗在第一次到以弗所传道时,曾把亚基拉和百居拉留在此处作工(徒十八章18一20节),自己却返回耶路撤冷。第二次到以弗所时曾遇见十二位受过约翰施洗的门徒,保罗再奉主那稣的名为他们施洗(徒二十章1一7节),可能这十二人就是以弗所教会的基础,而这十二人可能是经由有口才的亚波罗所带领的(徒十九章24一25节)。因此以弗所教会被建立起来。以弗所人将以前崇拜亚底米女神的热忱转而归向主那稣,而且成为一个非常属灵的教会,所以保罗在本书对以弗所人所讨论一切属灵奥秘的真理与灵程的长进,是别的教会所望尘莫及。
  传说约翰在十字架下接受我主所托,照顾马利亚,像自己母亲一样,若干年后,即来以弗所传道。马利亚是死在以弗所的(天主教人士说马利亚在以弗所升天),约翰由此处被充军到拔摩海岛去,以后被释再返以弗所,在讲道时离开世界。
  后来亚底米女神庙日渐衰落,社会风气渐佳,各处膜拜者亦渐少。使徒约翰曾在以弗所教会工作多年,以后以弗所变为基督徒城市,纪元后260年,亚底米庙被“哥德人”(GOTHS)所毁,至今已成历史陈迹。
据说以弗所与亚西亚省各地在教会初期竟有五千余教会单位,可是现在基督教在土耳其已完全被摧毁,只留下在以弗所两间古老礼拜堂。一间是纪念马利亚的,另一间是纪念使徒约翰的。任何到土耳其观光的基督徒,特别是了解教会历史背景的传道人,到了以弗所原址,无不唏嘘叹息,因为今日土耳其竟是回教的世界。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