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乐园 > 婚姻家庭>正文

我在婚变中的蜕变

时间:2018-11-17 06:32:29    作者/供稿:田淑惠    来源:信仰的力量    浏览次数: 字号:TT

我的童年如一场摇不醒的噩梦,在父母不停的争吵及父亲外遇后,母亲那种对爱的追寻及失去爱的迷罔及恐慌,整日心思放在如何唤回丈夫情爱的事上,使一些心理变态的男人,有机会骚扰我、伤害我。当时我只希望自己赶快长大,拥有自己的家,建立一个没有争执,充满温馨的爱的小窝。
 
是离家心切吧!在廿岁那一年,我在一家幼儿园当随车媬姆,认识了白天开娃娃车,晚上念夜校的外子(丈夫的别称)。只认识了一个礼拜,他就写信向我求婚,还找媒人到家里来提亲,我在心底只想快快脱离父母亲那不和谐的家庭,就在充满矛盾、困惑中答应了他。
 
婚后第二个月,我就后悔得想以死来挣开这个婚姻的锁链。因为外子在婚后变得嗜赌如命,他非常不切实际的希望一赌致富,他自认为比别人聪明,赌下去一定可以嬴的,但输了就很不服气,千方百计借钱都要再去赌,好快地,我们就负债累累。所有能筹钱的方法都用了,甚至,我天真单纯到为了替他还赌债,自告奋勇的跑到舞厅去伴舞三个月,其间身、心、灵都受了许多伤害,经历了许多黑暗的事,也看见了好多已婚的妇女,有的是像我一样自愿,有的是被逼、被卖在这些个地方过着幽暗的生活。
 
赌债偿不完,即使我已去舞厅上班这个事实的羞耻摆在我们夫妻之间,他仍执迷不悟。反倒经常开我买给他载客用的出租车,到处去赌,最后还背着我把车卖掉了。
 
我请当乩童的父亲作法,盼能让外子回头,结果却是变本加厉。有一段时间,我到处去求神问卜,用尽了法术、符咒等民间流传的方法,仍挽回不了他那被赌鬼掳走的心。孩子的出生,生活费加上不断增加的债务;我如同生活在地狱的苦窑中,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凡是能想到的自杀方式——吃老鼠药、安眠药、割腕、上吊、跳河、开瓦斯等等,我都试过了,却每于垂死边缘即被发现,而只能继续苟延残喘。
 
娘家的两个弟弟先后得救信了耶稣,曾经把福音介绍给我,我不但不接受,还跟他们争辩,反正神都高高在上,本地神都救不了我,这位陌生的神又能给我什么呢?
 
在我四年的残破婚姻生活之后,正是一段最无助、生命最黑暗、最低潮的时候,基督徒的姑父带我去参加一个家庭聚会。那天的诗歌中,有一首是「为什么要拒绝」,诗歌句句击中我的内心。是的,我为什么要拒绝呢?是因为我里面有太多的自卑与无知,拦阻我接受祂吗?心里虽被那大爱摸到,却无法在众人面前认罪悔改,承认自己需要神,就跑到洗手间,在里面痛哭一场,稍稍倾泄心中的悸动。
 
记得那天用车载儿子回家,完全忘了路途的遥远与不熟悉,一路上狂风骤雨,返家后母子湿成一团,但是那一次的聚会却使我心生渴慕,开始追求认识神。姑父时常带我与孩子参加各种聚会,我学习读经、祷告,慢慢地经历到生命的改变及一种前所未有的笃定踏实。
 
刚开始我还不能在弟兄姊妹面前坦然接纳自己,所以生命虽从原本自卑、不能自我肯定的光景,转变为喜乐和积极,还是过了一段游牧般的教会生活,也不断的求助于700俱乐部、歌颂天地、爱的呼声等福音机构。神听了祷告,在一次福音性的布道会中,主办的教会发出呼召,邀请人加入教会里,从此我的祟拜生活终于稳定下来。
 
以往我与外子的工作都是很不稳定的,神却格外怜悯我,借着儿子幼儿园的主任告知我们,荣民辅导处有一项进修,在两年的进修之后参加考试,或合格则可以分发成为公务人员。经过祷告,我甘心以当媬姆及到别人家中帮佣,做清洁工等来养家,使外子无后顾之忧,专心上课。那两年,肉体虽然疲累,却是我们夫妻最幸福、恩爱的一段时间。
 
通过了考试,外子被分发到东部,有了正式的工作,他赌博的次数少了,收敛了许多。我以为终于盼到苦尽甘来的一天,没有想到很快就听到流言传来说,他有了外遇。我的第一个反应是----离婚!有几个女人可以接受在经历过这么长期的波折之后,再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女人闯进来,享受那长久努力经营的果实?
 
虽然他抵死不肯承认有外遇的事实,但他对妻儿的态度却恶劣到让我痛心也寒心。我身边的亲朋好友知道这个消息后,纷纷劝我离开他,他们认为这个人不值得我再为他付出什么。我也被很深的伤痛抓住,就一方面找各样的证据,一面要他签离婚证书,他在吵吵闹闹中,终于在有一年的年底签了字,到次年的三月,我去户政事务所办了离婚登记之后,他要求我跟他再结一次婚,教会的辅导告诉我,不要那么快,要观察一段时间,等他有了改变再说。同年十一月,他藉关系调回台北来上班。十二月,我因卵巢肿瘤开刀,住院期间,一直是他来照顾我。出了院,我与孩子仍住在他名下的房子里。
 
慢慢地住久了,问题来了!即然已经离了婚,住在一起就是不妥,名不正,言不顺,我要求他再办结婚,他好象赌气一般地拒绝说他不适合结婚。
 
虽然他尚未改变,我却发现我变了,我每想到他是这么地无助,不但受了这么大捆绑,又被众亲友轻看,除了我,还有谁可以爱他,为他守望祷告呢?
 
日子愈过,我愈爱他,甘心为他做一切的事,心常挂在他的身上。但是,两人总不能就这样迷糊下去啊!如此一来,我非常为难,也才体会到未能全然顺服神的结果:「妻子若有不信的丈夫,丈夫也情愿和她同住,她就不要离弃丈夫。」(林前七13)直到如今,他仍不承认外遇是个事实,但是那时候我里外都受煎熬,心里的不甘心。加上亲人为我打抱不平的压力,使我对人不肯饶恕,对神的话也就不能完全顺服。我用自己的努力代替了神的手,结果陷入了自己织成的网罗,不知如何是好。到了一个地步,连教会的辅导都怀疑我身体的久病不愈是因为没有过一个分别为圣的生活。
 
子女做错了事,父母总得出面处理,当我把这一切的事向神认罪悔改,并交托给祂,我相信祂能为我开路;就在这样的祷告之后,神很快地为我兴起环境。有一天,外子突然借着一件很小的事,要我带着孩子,搬到外面去租房子住。心里的难过是难免的,我却学会了更加儆醒,不敢任意妄为,求神让我清楚祂的带领,好让我不再偏行已路。在环境尚未明朗化之前,我与外子恳谈,求他给我们的婚姻一个转机,甚至跪在他脚前,请求他前嫌尽释,两人再结婚一次,他仍是不肯。
 
至此,我只有专一的依靠神,神的预备超出所求所想,祂让我租到一个明亮、宽敞的独栋公寓五楼,该有的家俱都有了,租金也低于我的预算,又很靠近团契所在,可以天天参加晨更、祷告,过正常的肢体生活。
 
搬家后的前两个晚上,躺在床上时,我感觉到孤单,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我对神说:「这不是我要的。」神的安慰很快地在我里面起了作用,我在眼泪中,生出一个极美的盼望:「是的,父神,谢谢你给我这一段分别为圣的时光,我相信按着你的慈爱,你会在我前面,引导我行在你纯全可喜悦的旨意中。」

选自基督徒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