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乐园 > 婚姻家庭>正文

闪电般结婚后,却要在真理中补习婚姻的功课——一位传道人的婚姻

时间:2018-11-15 06:12:16    作者/供稿:书拉    来源:信仰的力量    浏览次数: 字号:TT

婚姻,是神赐给儿女们的一个恩典,也是神托付给我们的一项使命。在这个邪恶黑暗的时代,人世间最幸福、最美满的婚姻,应该是基督徒的婚姻。然而,基督徒的婚姻,也并非想象得那样一帆风顺。面对现实的婚姻,基督徒也会有仿徨,有挣扎,有误会,有争战,甚至有伤害。然而靠着神的恩典,我们可以一次次地得胜,而且得胜有余。
 
对婚姻的期盼
 
1997年9月底,几位同工约我从河南老家到首都北京。同工们告诉我此次北京之行的主要目的是让我担任培训讲员。可是等我到了北京之后才知道,除了服事,还有一件事,他们给我介绍了一位弟兄,让我看看合适不合适。这位弟兄也来参加培训,我当讲员,他当学员。怕影响服事,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一句话也没顾上说。
 
当时,我信主已经整整十四年,算是个老基督徒了。不仅如此,我还是个热心的传道人。我十七岁就成为传道人,风霜雪雨,远赴数千里外去传福音、建教会,在底层服事主、见证主。后来我又进修了神学,一部圣经,我反反复复读过近百遍。
 
这位弟兄跟我情况完全不同。他自幼生长在北京城里,喜欢舞文弄墨,拥有诗书画三方面的恩赐,是一位自由艺术家。虽说认识耶稣七八年了,可真正跟神建立关系,也才是近一年来的事情。我们两个人背景不同、性格迥异,过去的历史更是不具可比性。我过去所属的教会教训特别“严格”,不主张自由恋爱,如果哪位弟兄姊妹对某位异性有了好感,一定要先向教会汇报,只有在教会许可的情况下,才能接触;如果擅自行事,将会受到停止事奉的惩罚。由于这个原因,我过去的感情经历可以用“一张白纸”来形容。
 
跟我相比,这位弟兄的经历实在是一片片斑驳。他从小就在一个缺乏爱的环境中长大,母亲非常厉害,而父亲又沉默寡言,孩子成长必不可少的母爱和父爱,在他都是严重缺失的。这种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往往感情早熟,并照着自己的冲动而不是神的话语寻求感情的补偿。这种寻求的结果往往是受到更大的伤害,伤愈之后再去寻求新的补偿,再受伤,再寻求……加上他极有艺术气质,感情奔放、自由不羁,也许在别人看来这不算什么,可是跟经历简单的我比起来,他太复杂太复杂了,简直就像直接从台港影视中走出来的“情圣”。
 
我至今都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形。他个子不高,比较老相,有些无精打采,我看着真是喜欢不起来。但介绍我们认识的同工却一个劲地称赞他,据他们讲,他是一位蒙恩得救、特别爱主的弟兄。由于近几年在公司做业务颇有业绩,他向神大发热心,不仅积极奉献,还买了大量《圣经》,一见客户就送人家一本。他每个月还用一千多块钱为传道人租房子。他不仅对主内的弟兄姊妹好,对教外的人也好。在公司里,他积极敬业,人缘极好,无论上司还是下属,对他都一片好评,他在外邦人中真的起到了作光作盐的作用。公司里准备提拔他做部门经理,他也是志在必得。
 
然而近来他遇到了一档子烦心事。公司的提拔结果令他大吃一惊,他落选了,因为有人从中作梗,把本来属于他的职位抢跑了!更可气的是,这个作梗者恰恰是他一手提拔和培养起来的!勾心斗角虽然是世界的游戏规则,可是谁遇上这样的事,也无法心平气和地面对。
 
这位弟兄一气之下辞职离开了公司。弟兄们看他心情不好,就有意促成我和他认识,他们盼望他能够从这种颓废状态中振作起来。
 
我当时对婚姻有一个粗略的设想,首先对方得是一位基督徒,“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林后6:14)。我的父母都不是基督徒,父亲没责任心,母亲很辛苦。我的哥哥们也重复了父亲的命运,不负责任,我的嫂嫂们也很不快乐。我不希望自己的丈夫也像父亲和哥哥们那样。其次,他得是一个特别爱我的人,只要他爱我,我哪怕跟着他四海为家,即使睡席片我也会心甘情愿。希望这位弟兄正好符合我的这两点要求。
 
国庆期间,培训聚会顺利进行。在紧张的讲道之余,我抽空向神祷告:主啊,如果你安排这位弟兄做我的丈夫,请你让他自己心里清楚……
 
闪电般的婚姻
 
几天后,紧张的服事结束了。我们这才有机会交通一下,他告诉我,这些天里他一面听课,一面祷告。他说他十分清楚,神要成就我们的婚姻!他说他祷告时,圣灵给了他一句话:“赐你一块白石”(启2:17)。开始他还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又专门为此禁食一天,到了晚上,大家交通时,他忽然领受了神的话语:“我让那不配得的反而得着了!”他当时说话的神气,可以用“神采奕奕”来形容,跟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无精打采迥然不同。
 
前几天我跟神要印证,如果是神的旨意,弟兄自己心里会清楚,现在,他心里清楚了,我也只好放下自己的挣扎和软弱,顺服神的旨意。
 
第二天他带我去了他父母家。他母亲一见我就兴冲冲地说,她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孩像天使一样飞到了他们家,她一醒来就跟老伴儿说:“老头子,咱们家要有好事了,你儿子快结婚了,这媳妇是他们的主给咱们的!”这使我们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在此之前,我们还怕老太太因为我来自河南农村而反对,听她这么一说,我们彻底放心了。老太太当即掏出两千块钱让我买衣服,又把自己手指上的金戒指摘下来给了我。
 
原本遥远的婚姻突然从天而降,真是神速。
 
我们第二天就上街买衣服、照照片,第三天就一起坐火车去了河南。结婚证办得特别顺利,紧跟着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返回了北京。
 
在我们认识两星期后,我们正式举行婚礼了。婚礼办得特别简单,我们邀请几位同工为我们证婚,采取了“旅游”结婚的形式。说是旅游结婚,其实也就是就近到北京西山八大处去爬爬山。加上我们,总共才十二个人,我们甚至没通知他的哥哥姐姐。
 
没有花车,没有彩旗,甚至连一束鲜花都没有。我们的花,是大家在山上采的野花,朴素而灿烂;同样朴素而灿烂的,是我们幸福的笑容。
 
婚姻中自我的真实暴露
 
我虽然信主时间长,没有受过世界上那些言情文艺作品的熏染,对于婚姻不抱太多风花雪月的幻想,但作为姊妹,我对婚姻的美好憧憬与所有女性是相同的。我相信造男造女的全能神在婚姻中掌权,相信神会保守带领我们夫妻双方,相信我们一定能和和美美地走完这一生。表面上,丈夫和我一个是火,一个是水;一个是南极,一个是北极,差异实在太大,然而耶稣基督是我们的一家之主,如果丈夫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我就应该隐忍克制。作为一名基督徒,有圣灵内住,应该有“和平、忍耐”、“温柔、节制”这些品质吧。
 
然而说来容易行动难,我做梦也没想到,事实跟我想象得截然相反,不到一个星期,我们就吵了起来。
 
事情的起因是休息。我们过去的生活方式太不相同了。多年来,我一到晚上九、十点钟就要上床休息,早晨五点起来晨更祷告。可是他多年来生活没有规律,养成了晚睡晚起的习惯,夜间十二点正是他神采飞扬的时候。由于作息时间不同,我们发生了口角……当然这次争吵以妥协告终。
 
从积极方面看,夫妻争吵是一件好事,争吵可以显明双方的差距、显明双方的需要,可以拉近双方的距离、增进双方的沟通。然而吵得太多,也会给双方造成心灵的伤害。渐渐地,我们发现,我们吵的内容已经开始超出开始的出发点,不知不觉中,两个人都借题发挥、离题万里,一有分歧就争,一争就急,一急就开始说些不当的言语,甚至拿对方的出身、智力甚至人格说事。
 
我只有转向神,向神祷告,如果不祷告就无路可走了。我跪在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下,向主流泪承认,我缺少爱的智慧和力量,我也没有办法顺服丈夫。
 
经过调整,我们开始缓慢地学习相互妥协、相互让步,他尽可能早些睡,而我则努力耐着性子陪着他熬夜。
 
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结为一体,衣食住行、行为说话都需要磨合。睡觉的事情磨合好了,吃饭的事还要磨合。我自幼生长在农村,加上父母去世早,我十几岁就开始独立生活,做饭以吃饱为目的。而他却比较讲究,他的父母做饭精细,他在公司上班时由于收入水平高,经常在外面下饭馆,比较挑剔。有时候,我做的饭不合他的口味,他会生气质问我,我常常噎得半晌都喘不过气来。
 
我们生活上的差异大,文化上的差异更大。两个人来自完全不同的世界,对许多问题的看法有天壤之别。一有情绪,就会自觉不自觉地贬低对方、否定对方,或者试图强求改变对方。我很受不了他跟我意见一不相同就说我“老农民思想”,这话让我心里特别委屈、不平。农民怎么了?神爱世人,不是神只爱城里人、只爱北京人!还有一件事颇让我苦恼,那就是我总是害怕跟他沟通他的作品。由于三十多年怀才不遇,他特别需要接纳和鼓励,所以他老是喜欢拿出他的画和诗让我看。一遇到这种情况我就有些不知所措。对于国画,我是个外行,根本看不懂,也就无法评论;而他的诗呢,我虽然能读懂一些,但又不是太欣赏,就委婉地说自己看不懂,他的不快就挂在了脸上,轻则说一声“对牛弹琴”,重则气得不吃饭,让我千方百计地劝他、哄他,给足了面子、找好了台阶,他才罢休。
 
婚姻中的熬炼
 
外邦人的婚姻有问题,基督徒的婚姻也有问题!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而神正是通过这些问题造就我们、熬炼我们。
 
婚后四五个月时,他又去上班,上班自然会有压力,由于没有一种很好的排放压力的方法,我就成了他的“减压阀”,一有压力他就冲我爆发。一般我都能忍耐,可有时候也会受不了。当我失控的时候,两个人就又开始吵了,吵得谁也不理谁,谁也瞧不起谁。
 
有一天,他又去上班,我在家翻看他的那些藏书。我发现,艺术家都是怪人,梵高、高更、毕加索,一个比一个怪!相对来说,我的丈夫比他们要正常得多。不错,他个性突出、与众不同,然而他不信主的家人和朋友都能接纳他,作为他的基督徒妻子,为什么反而不能接纳他呢?我来到神的面前,求神给我力量,帮助我改变自己的心思意念,改变我们的夫妻相处。可是那段时间,效果似乎不是特别理想。
 
我们越来越发现自己无法接受对方,无法改变对方。有时候,他会拿话气我:“差异太大了,这日子实在没法过了!”我看着他,觉得他熟悉而陌生,我问他:“你说过不下去了怎么办?难道离婚吗?”一听我这么说,他就不吭声了,圣经中不能离婚的真理他再清楚不过了。
 
一次又一次地争吵,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又一次又一次地和解……我们进入了一个怪圈,似乎过段日子时间不吵一次就不正常。这种感觉让我们很是无奈。
 
神把我带到这样一个地步,我发现自己一无所有、一无所能。虽然我信主十几年了,有丰富的神学知识,在实践中却行不出来,“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来却由不得我”(罗:7;18),这是我的真实光景。
 
“智慧妇人建立家室,愚妄妇人亲手拆毁。”(箴言14:1)主啊,我不愿意做一个愚妄妇人,我要做一个智慧妇人!我求上帝帮助我在婚姻生活中建造忍耐、顺服、谦卑的美好品格,使我成为一个敬重丈夫、帮助丈夫、建立家室的智慧妇人。
 
在真理中补习婚姻的功课
 
婚后五年,我们夫妻二人共同经历了许多事情,生孩子、买房子、传福音,丈夫也奉献了自己做传道人、建教会……让我特别感恩的是,在这许多事情上,我们都配搭得很好。只是在夫妻关系上,我们总是有一些悬而未决的老问题。
 
2002年8月,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同工邀请我们同去参加“幸福家庭”学习。我们两口子都去了。去了才发现这次真是不虚此行,以前我们经常给人讲道,现在我们才算重新坐了下来当了一回学生。通过这次学习,我们系统地了解了圣经中关于婚姻生活的真理:婚姻是盟约,婚姻是使命,婚姻是舍己,婚姻是牺牲……过去,我们只注重许多属灵的大道理,现在,我们似乎才第一次发现,基督徒应该在婚姻家庭这样的具体生活中对神忠心。一个基督徒如果不能在婚姻家庭生活中服事神、荣耀神,也很难在其他工场上服事神、荣耀神。从一个人对配偶的态度往往可以看出他对神的态度,基督徒、传道人应该特别注重自己婚姻生活中的见证。
 
丈夫和我都如饥似渴地聆听着,思考着。
 
这样的学习益处大,争战也大。在学习过程中,我们还发生了一次争吵。学习第二天,老师让大家起来谈谈感受,丈夫的发言特别踊跃,讲着讲着,他就开始诉苦,他说在婚姻生活中他得到的接纳与理解太少,挺苦闷的,他说神预备的夫妻应该同心合意服事神,妻子应该理解丈夫、顺服丈夫,可是他的妻子却不能跟他同心合意……他说的这些话虽然都是事实,可是在当时的我听来,却感到特别扎心,我觉得自己被误会、被冤枉得太深了,我鼻子酸酸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真想跳起来跟他争辩一番,可是我忍住了。
 
休息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悄悄告诉他,咱们不应该把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拿到会上说,再说你那么讲对我也不公平……也许是平时我跟他唱反调使他形成了逆反心理,还没听我说完他就急了,他嚷道:“不学了,不学了,回家!”虽然我选择的场合不当、沟通的方法不当,可是我的本意是要沟通,不是要发火,可他竟然是这样的态度,他这么不顾及我的感受,不顾及大家的感受,真是太过分了!我越想越生气,只好一个人悄悄祷告。感谢神垂听我的祷告,丈夫奇迹般把情绪调整过来了,仍然着坚持听了下去,边听边作笔记,特别认真。
 
这次学习使我们受到深深的触动。我们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对神的亏欠。作为家庭教会的带领人,我们真是太需要悔改了。如果家庭教会都不好好建立家庭、尊重家庭、保护家庭,还怎么配称为家庭教会?相比较而言,丈夫和我之间的问题还不算最严重的,我们认识很多传道人,他们可以到处传福音、建教会、服事众人,却无法在家里服事妻子、服事丈夫,婚姻中存在的问题五花八门,还有人甚至闹到了离婚的地步,真是让人痛心!撒但最早的工作就是破坏家庭、破坏婚姻,如果我们不好好悔改,那就是给魔鬼留地步!作为传道人,理当义无反顾堵住这些身边的破口!
 
我的祷告更多、更深入了。对照神的话语,我更深地自我省察,我发现作为妻子,我真是不会顺服,总喜欢对神的话语打折扣。丈夫对了,我愿意顺服;他错了,我就不愿意顺服了。我想起刚结婚那阵子,有好几次,明明我是对的,他是错的,可是他偏要一意孤行去做,我就不乐意顺服。我有些想不通,为什么我要顺服他?但不顺服又不行,因为主在婚姻中设立的次序就是这样,女人要“一味地顺服”(提前2:11)。后来我对自己作了一些调整,两个人观点相左时,我只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不再试图去说服他、改变他,只是在心里暗暗嘀咕:你等着被对付、受管教吧!只是我表现得比较隐蔽,不易被他察觉。
 
这次学习之后,我认识到,怀着这样的心态与丈夫相处是不对的,因为我的心里有苦毒。如果对丈夫没有接纳、没有饶恕、没有顺服、没有敬重,而是抱着这种乐人受祸的心态,是不讨神喜悦的,我必须完全改变这种心态。当丈夫观点和自己不同时,作为妻子我要无条件地顺服,丈夫是头,在家里代表着神的权柄,顺服丈夫,不是顺服他的错误,而是顺服神在婚姻中所设立的次序,不管丈夫够不够格、配不配被顺服,妻子都要顺服。同理,在婚姻中,丈夫对妻子要无条件地爱,不管妻子配不配被爱、可爱不可爱,丈夫都要去爱。
 
在圣灵光照下回顾以往的岁月,我感觉自己真像《列王记下》中的亚兰元帅乃缦,外面是威武的军装,里面却是不堪入目的大麻疯;外表看上去越威武,里面的问题越严重,我在讲坛上讲忍耐自己在家里却不能,我在讲坛上讲顺服自己却不能顺服丈夫,我在讲坛上讲饶恕自己却不能饶恕……与此同时,我也在思考丈夫产生那些过激反应的原因。感谢主带领我们进行了更多、更深入的沟通:
他从小父母关系不和,家里大事小事都是母亲说了算,他的母亲整天喜欢发脾气,过于强硬的母亲会给孩子心理上造成伤害。他心目中的女性形象都是错误的。为了建立心目中正确的女性形象,在青年时期他又在社会上寻找替代品,想从世界的爱情中寻找补偿,却受到更多伤害。重复的次数一多,他心目中的女性形象就更加错误了,甚至在结婚后都会把这种错误的女性形象带进婚姻里面。一遇上分歧,他就马上想到那些错误的女性形象给他造成的阴影,马上感觉到自己缺乏安全感,被忽略和离弃了。另一方面,他的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据他自己说,从他记事以来,父亲跟他说过的全部话语用笔记下来,都写不满一页纸。这样的父亲,也没有给他建立一个正确的父亲形象供他效法,导致他在许多事情上无法正确表达和行动。
 
作为他的妻子,作为他的骨中骨、肉中肉,我有责任靠着神的引导,帮助他清除掉这些从过去的生活经历而来的阴影。
 
我用更多的时间为他祷告。
 
神很恩待我,神带领我学会放下自己的观点。渐渐地,我发现他在发生着奇妙的改变。原来,我经常伤心他不注重我的看法,慢慢地我发现,他开始重视我的看法,他并不是那么固执,恰恰相反,我的丈夫具有一种特别谦逊的品质。有时候,遇到什么事,他还再三地征求我的意见,他甚至经常当着别人的面夸奖我是有见识的才德妇人。被尊重的感觉使我心中充溢着对他更多更真的爱。
 
他为我所做的这一切让我特别感恩,后来我又想,到底是他改变了,还是我改变了?不错,他身上的确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不过,改变更多的恐怕还是我自己,是我换了一个全新的角度看待我们的婚姻、看待我的丈夫。过去,我总是有意无意把自己放在一个监督者、挑剔者、指责者、批评者和抗议者的位置上,居高临下,吹毛求疵,难免发现他的毛病。现在的我,则完全不同。圣灵光照我,使我明白,神让我成为他的妻子,不是让我去监督他、挑剔他、指责他、批评他和抗议他,而是爱他、敬重他、顺服他、接纳他、理解他、帮助他、发现他、欣赏他、关心他、建立他。
 
我自己的角色摆正常了,怎么看他都正常;我自己的角色摆正确了,怎么看他都正确。我不得打心眼里承认:神赐给我的丈夫是最好的丈夫,是最能体恤我、建立我、爱我的丈夫。
 
面向教会讲授婚姻真理
 
我们的婚姻被建造之后,我们都觉得神给了我们一个卸不下的负担:面向教会讲授婚姻真理。我们为此祷告,求主引导我们。
 
2002年10月1日,我们自己组织的“幸福家庭”学习开始了,由我们夫妻二人担任讲员。
 
虽然我们没有任何经验,属于摸着石头过河,但是这一次的效果出奇地好。学习结束后是自由分享,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夫妇站起来感慨万分地说:这个课程不但他们自己需要,他们的家人需要,他们的子孙后代也都需要,教会也非常需要……自此以后,我们在开拓和牧养教会的同时,开始在全国各地巡回进行婚姻方面的服事。四年多来,直接接受我们辅导的夫妻已经有三百多对,许多濒临破裂的婚姻得医治、得帮助、得成全,饶恕战胜了仇恨,热情战胜了麻木,沟通战胜了冷战,合一战胜了分裂,相爱战胜了冷漠。
 
合一相爱才能蒙福。随着时间的推进,我们两个人越来越相爱、越来越合一。外出办事的时候,我们经常出双入对,他对我特别体贴,怕我累着,总是抱着孩子,而让我空手走在他的身边。
 
神按照他的信实祝福了我们的家。刚结婚时,我们还借住在他父母家那间只有九平米的小屋里。如今,我们结婚九年了,我们先后搬了三次家,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虽然他早已辞去工作,我们一起全时间服事主,可我们带着女儿雅歌凭信心生活,我们的生活并未有过缺乏。不仅如此,我们还从孤儿院收养了一个两岁的女孩雅诗。我们一家四口,在耶稣基督的爱里,享受着真正的天伦之乐。
 
虽然有时我们也会软弱,甚至再犯从前的错误,在顺服、忍耐和饶恕上打起了折扣,我甚至会灰心地自问以后还能不能讲下去?但是神很恩待我、保守我,我做不到的时候圣灵会光照我,带领我作出调整。
 
有一次,神借着一位姊妹鼓励我:正因为自己有软弱的经历,才能理解别人的软弱,给别人提供最好的帮助,神不使用完美的人,神使用有问题的人。在使用一对配搭服事的夫妻时也是如此。这话使我深受安慰。“因为神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12:9)。
 
全能的主啊,愿袮的能力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选自基督徒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