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乐园 > 婚姻家庭>正文

是耶稣,解开了婆媳关系几十年的结!

时间:2017-10-04 19:10:11    作者/供稿:    来源:福音见证365    浏览次数: 字号:TT

在人类社会,夫妻关系、母子关系、父女关系都饱含着温暖和柔情,唯独婆媳关系是一股解不开的死结,是无数家中难念的经。在今天的故事里,尽心弟兄看到妈妈如此对奶奶,奶奶也体谅妈妈,心里也向上帝献上感恩。几十年的结终于解开了,她们在主里成了一对好姊妹。这是多么美的见证!

离开大家庭,婆媳战火初燃

今天,当我看到妈妈如此对奶奶,奶奶也体谅妈妈,心里也向上帝献上感恩。毕竟,几十年的结终于解开了,她们在主里成了一对好姊妹。但是,事情的起头正如上帝创世的起初,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爸爸是奶奶的长子,在两儿两女的家族中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可以独睡一张床,可以不做繁琐的家务,可以继承大部分遗产,可以指挥弟弟妹妹。横向比较,爷爷是厂长,外公是厨师,一个权贵阶级一个工人阶级,两亲家的门不当户不对为婆媳关系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阴云。爸爸儿时和舅舅就是玩伴,再加上妈妈的貌美如花,彼此心仪也是理所当然,妈妈为了获得地主出生的婆婆认可,没少献殷勤,主动找小姑们开后门,说好话。这种不平等的对话模式注定了纷争的起头。

爸爸妈妈结婚后,婆婆有了第一个媳妇,又很快有了我这个长孙,在一个没有信仰的大家族里,争闹在所难免。妈妈被小姑们指责不做家务,专门带孩子,从小直来直去的爸爸受不了这些小肚鸡肠的事情,一耳光上去,啼哭声、吵闹声,声不绝于耳。这个小家不得不在婆婆的挽留声、叫骂声中搬去简陋的单位宿舍,离开复杂的贾府“大观园”,从那时刻起,妈妈就背负着拐走爸爸,抢走长孙的罪名,与婆婆姑姑们的暗战就此开始。

债务危机,婆媳关系腥风血雨

因为两个家庭毕竟隔着一条江,远香近臭还算和谐。直到这种和谐被突如其来的债务纠纷打破。1994年,二叔因为做生意成了城里第一批富起来的人,但是好景不长,改革开放富起来的那批人因为没有神的祝福,钱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二叔好端端的生意败落在自己和那群狐朋狗友身上。为了挽回败局,他只能寄希望于仁慈的父母。1998年,爷爷还没有完全从岗位上撤下来,奶奶还算是借着丈夫的声望能够借到点钱,于是背着家人向亲朋好友街坊邻里借了10来万。没想到这黑洞是填不满的,很快债主上门,事情就败露了。奶奶和二叔顶不住只能跑路,在南方隐姓埋名打拼做生意誓要还债,留下一堆烂摊子给大后方,其中尤以我父母最为尴尬伤心。

当时,工人人均工资不到1000元,10万元的债务是什么概念?爸爸妈妈和姑姑们如晴天霹雳,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那时候下岗潮也开始出现,内外形势都逼得全家人下海经商,吃尽了苦头却不能找人倾述,奶奶苦,妈妈也苦,每到年关,隔三岔五债主就会来按门铃,逼上门来找我们还钱或者要奶奶的行踪,一个好端端的家族就这样四分五裂,妈妈嫁到我们家来不仅不能指望什么,还无缘无故背上一堆债务,她内心的苦楚是可想而知的。

那时候,没有主耶稣的爱,无人愿意去担当别人的软弱,去承受不是自己犯下的罪果,我只看见妈妈无休止的抱怨和婆媳之间的勾心斗角。2000年,爷爷在内忧外患下因晚期肺癌去世,在外地的生意也经营不下去了,奶奶只能偷偷潜伏回来,住在我们家,不能出门,不能见光,有人敲门也必须躲着。想想以前是妈妈寄人篱下,现在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轮到奶奶了。但虎落平阳还是虎,奶奶跟妈妈不能和睦相处,常常为一点小事怨声载道。最无助的是,爸爸一直对奶奶背着他为弟弟借钱的事耿耿于怀,常常当着背着都数落奶奶和二叔。那种忌恨我到现在都很难忘记,以我现在认识的真理,我只能感叹,魔鬼太坏了!这不就是以扫和雅各的翻版吗?母亲爱雅各,帮助小儿子偷走本属于大儿子的祝福,爸爸站在了以扫的位置,受尽试探。但是不管母子之间怎么争吵,母亲永远不会记恨儿子,奶奶会想到这肯定又是妈妈在爸爸耳边吹的枕头风,使儿子与自己不和,这种无解的婆媳情节很快就促使奶奶搬到别的城市和小姑住一起,女儿是母亲的贴心小棉袄,和儿子不一样,永远站在自己这边,并且和女婿的相处,相对来说比跟媳妇相处难度小很多,奶奶总算是安顿下来了。

2010年,姑姑的事业有了起色,奶奶背负债务过了接近15年。因为物价和通货膨胀等因素,10万元已经不是什么大数目,债务还清以后,奶奶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回到家乡,可是这时候,中风和糖尿病又来了。二叔早年因为债务已经离婚,妈妈是家里唯一的媳妇,照顾老人的重任落在妈妈身上,婆媳之间又面临一场腥风血雨。

是耶稣,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2003年,我离开家乡去读大学,在2007年即将毕业之际,我认识了主耶稣。一信主,我就以福音来孝顺我的父母。看见妈妈如此地苦闷无助,我只能把她带到主耶稣的宝座面前。和很多受煎熬的家庭一样,不用我苦口婆心劝说,妈妈一认识主就明白了这些年来的苦毒、烦恼是从魔鬼撒旦来的,捆绑妈妈十多年的情绪问题很快得到解决。奶奶也去了教会,信靠了主耶稣。其实奶奶小时候每到周末都要去教堂,那时候教堂每周末都要发耶稣的经文卡给孩子们,还要学习祷告。有一次奶奶生病了,她对主有抱怨,心里说不想信了。晚上,神就在梦里带她去了哀哭切齿的地方,经历了无底坑的黑暗,奶奶说自己的灵魂都被震撼了,再也不敢离开神。

有了主耶稣作婆媳之间的缓冲,现在妈妈每天起床都像闹钟一样,准时读经祷告,为奶奶查血糖,打胰岛素,平时监督控制奶奶饮食,推拉轮椅,比护士和保姆还要周到,所以奶奶在我们家一直没有请保姆,都是由妈妈亲手照顾。但是奶奶仍然忍不住要偷嘴,血糖经常封涨停,糖尿病的各种并发症凸显,为了控制血糖,妈妈经常无辜地成了那个不让奶奶吃饱饭的罪人。

不要以为婆媳都信主耶稣就万事大吉了,神允许撒旦不消停也是要试炼祂的儿女们。有一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奶奶发现自己的内裤被放在洗脚盆里,她很生气,认为是妈妈对她不满,所以借机报复,但妈妈那天根本没有洗任何东西,这内裤多半是奶奶自己放进去又忘记了。老人家年纪大了,忘性大,脾气却没少,妈妈戴着这顶帽子很不是滋味,又不能证明不是自己做的,只能向丈夫和儿子倾述,我能做什么呢?只能用主耶稣的话安慰妈妈。妈妈必须把眼光转向神,才能喜乐起来。

昨日的媳妇,今日的婆婆

有意思的是,多年媳妇熬成婆。今天在我的婚姻里,妈妈换了一个角色,做起了“位高权重”的婆婆,我站在了当年爸爸的位置,太太是个直率敬畏神的媳妇,她们之间的局部小冲突,以及耳边两位女人的数落都淹没在了敬拜和祷告声中。在感谢神奇妙作为的同时,我也提醒自己,作为夹在两个感性女人中间的弟兄,更需要有属灵的敏锐,不低估撒旦的毁坏力,勇敢担当起带领和守望的责任。

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我不能一一述说,婆媳生活在一起,就像教会同工服侍在一起一样,不在灵性上追求,最小的事都会绊倒对方。盼望弟兄姊妹更多地站在自己的角度来反思,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婆婆,是个什么样的媳妇;愿各位弟兄姊妹,再家庭生活中,各事上都能荣耀上帝,做上帝喜悦的儿女。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