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解经释经 > 查经资料>正文

没有敬畏就没有敬虔

时间:2018-05-01 05:42:19    作者/供稿:张远来    来源:QT灵修    浏览次数: 字号:TT

【拉9:2】[和合本] 因他们为自己和儿子娶了这些外邦女子为妻,以致圣洁的种类和这些国的民混杂,而且首领和官长在这事上为罪魁。”
【拉9:3】[和合本] 我一听见这事,就撕裂衣服和外袍,拔了头发和胡须,惊惧忧闷而坐。
【拉9:4】[和合本] 凡为以色列 神言语战兢的,都因这被掳归回之人所犯的罪,聚集到我这里来,我就惊惧忧闷而坐,直到献晚祭的时候。

综述圣经给我们以色列的历史观,我们不难看到那条敬畏就敬虔,敬虔就复兴的历史规律:
主前[1]2166年亞伯拉罕生,如果按照圣经的历史推算,当挪亚去世时,他已经是一个成家立业的成年人了。他和挪亚生活在同一地区,很可能见过面。
1876年以色列下埃及,1446以色列出埃及[2],经过四十年旷野的漂流,以及四百年士师时代的混乱后,1050扫罗作王,建立统一王国时代。第二代统一王国的国王大卫做王40年(1010-970),接任者所罗门从主前970年做王到931年,公元前931年所罗门国王去世以后,分裂为南国犹大和北国以色列。
北国公元前722年被亚述帝国沦陷,南国于公元前586年被巴比伦帝国沦陷。
北国209年(931-722 BC)历史中,共有19位君王。经历了三次被掳,其后彻底灭亡:
第一次被虏——王下15:29,公元前734年,以色列民被虏到亚述;第二次,主前722年的被虏,王下17:1~23、24  外邦人迁到撒玛利亚,北国被亚述所掳,时间:主前930年——主前722年,历经九个朝代。
南国345年(931-586 BC)的历史中,共有20位君王。也经历了三次被掳,而后复国,并且带回了部分北国被掳的子民回归:
第一次,主前606年,王下24:1~7约雅敬做王期间被虏;
第二次,主前597年约雅斤做王期间被虏,王下24:8~16;
第三次被虏,主前586年在西底家做王期间被虏,王下24:17~25:21,被巴比伦所掳。
北国也经历了两次所谓的回归。第一次是在被掳后不久,亚述帝王调遣部分原以色列人回归故土,目的是为了教导他们敬拜上帝。第二次是和被掳回归的犹太人一起回来的部分以色列人,但是人数极少。因为在宗教上被同化,北国十个支派成了历史上流散的十个支派。
南国犹大的回归共有三大批:
第一次归回:主前536年,波斯帝国,在所罗巴伯和大祭司约书亚的带领下归回,建立了所罗巴伯圣殿;
第二次归回:主前457年,亚达薛西年间,在以斯拉的带领下归回,重建了犹太人的信仰体系;
第三次归回:主前444年,在亚达薛西20年在尼西米的带领下归回,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建立政治体系。
耶利米曾经预言以色列被掳后70年回归,从两个方面,我们都看到70年的应验:
1.从第一次被虏606年被掳到第一次归回536年,共计70年;
2.从圣殿被586年毁灭到所罗巴伯516年建好圣殿,共计70年。
可见上帝的应许从不会落空。信仰在,恩典就在;恩典在,复兴就在。

注释:
【1】凡未注明的都是主前年代。
【2】  历法年期是假设以色列人在1446BC出埃及计算出来。1446BC是人类历史与圣经年历的接触点。参 「以色列史综览」,吴理恩,中华神学院1989年11月版, 第466页。「An Historical Survey of the Old Testament」,Eugene H. Merrill, Baker Book House 2002年7月版, 第100-109页。

其后的历史并未在圣经中记述,但却在圣经记载的预言中发展着:
公元前332年,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了该地区,犹大的祭司将先知但以理的书信给他阅读,亚历山大发现自己的一切莫不在先知的预言之中,从而敬服犹太人的上帝,而对犹太人多有优惠。
后来以色列地区成为塞琉西王朝和托勒密王朝争夺之地。
公元前167年~63年,敬虔的大卫后裔马加比家族起义成功,统治了犹太人,建立了短暂的独立国家。
之后内讧再起,罗马人庞培趁机占领整个迦南地,将以色列并入叙利亚省,又扶植了以东人的后代希律家族为代理政府。
公元前6-4年间,耶稣基督降生,主后29年耶稣钉十字架为人类之救赎而死。
公元66~70年,罗马将军提多镇压反抗的犹太人,毁灭了耶路撒冷,将犹太人被赶出了故土,并易名迦南地为以色列敌人非利士的名字巴勒斯坦。从此犹太人流散到世界各地。
公元132年,巴勒斯坦地区再次爆发了大规模起义,再次遭到了罗马军队镇压。
公元638年,穆斯林从拜占庭帝国夺取了该地区的控制权,之后数个穆斯林国家统治过这个地区,阿拉伯人从此成为该地区的主要居民。后来分别被倭马亚王朝、阿拔斯王朝、花剌子模和蒙古帝国征服,在1260年至1516年间由马木鲁克统治,接着在1517年成为奥斯曼帝国一个省份。
犹太人流散在世界各地都受到人们的攻击,因而他们从未忘记先知给他们的复国梦。18世纪便有数波小型的回归潮。在1878年,佩塔提克瓦出现了第一个大型的犹太人农场殖民区。犹太人从奥斯曼帝国和阿拉伯人手中购买土地并且定居。
1896年,中欧地区的奥匈帝国犹太裔记者西奥多·赫茨尔发起锡安主义运动(又称“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号召全世界犹太人回归故土,恢复本民族的生活方式。
1897年8月29日在瑞士巴塞尔,他召集了第一届“世界锡安主义大会”,大会决议建立“一个得到公众承认的、有法律保障的家园(或国家)”。“犹太国民基金”和“巴勒斯坦土地开发公司”等相应机构成立,帮助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移民。
1904~1914年,随着欧洲犹太人处境渐趋艰难,和锡安主义运动的推波助澜,发生了第二次回归浪潮,约有四万名犹太人返回定居。
1917年,英国占领巴勒斯坦,外长贝尔福发表《贝尔福宣言》:“英王陛下政府赞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人的民族国家,并将尽最大努力促其实现”。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犹太人掀起了第三和第四次回归浪潮。
1920年,国际联盟委托英国管辖巴勒斯坦。
1922年英国将托管地划分为两部分:东部(现约旦)为阿拉伯人居住地,西部为犹太居民区。国际联盟通过了英国对巴勒斯坦的“委任统治训令”,规定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民族之家”。以后,世界各地犹太人大批移居巴勒斯坦。
在1929年爆发的一场巴勒斯坦暴动中,阿拉伯人杀死了133名犹太人。但1933年,纳粹在德国执政,其反犹政策激起掀起第五次犹太人回归浪潮。
1936年~1939年又有数场暴动发生。
针对伊斯兰的反犹太人移民潮,英国在1939年颁布了一份白皮书,限制犹太人的移民数量至75000人,并且限制犹太人购买土地。
但德国反犹政策持续,犹太人持续移民巴勒斯坦,1940年,犹太人已占当地居民总数的30%。后来在欧洲发生的犹太人大屠杀,进一步推动了犹太人回归。
1944至1948年之间,愈20万犹太人通过各种途径辗转来到巴勒斯坦地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巴勒斯坦地区已经有60万犹太居民。
由于受到二战中的犹太人大屠杀影响,犹太人复国的理念也获得越来越多的国际支持。1947年,鉴于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之间的暴力冲突不断升级,和平努力受到挫败,英国政府决定从巴勒斯坦托管地脱身。时年联合国成立了“巴勒斯坦专门委员会”,1947年11月联合国大会表决了《1947年联合国分治方案》,33国赞成(包括美国和原苏联),13国反对,10国弃权,通过决议:将巴勒斯坦地区分为两个国家,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分别拥有大约55%和45%的领土,耶路撒冷被置于联合国的管理之下,以期避免冲突。
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通过分治方案的当日,大卫·本-古理安接受了该方案,但被阿拉伯国家联盟断然拒绝。阿盟委员会高层下令对以色列的犹太平民展开为期三天的暴力袭击,攻击建筑、商店、以及住宅区,紧接着犹太人组织的地下民兵部队展开还击,这些战斗很快便蔓延为大规模的冲突,继而引发了1948年的以色列独立战争。
1948年5月14日,在英国的托管期结束前一天的子夜,以色列国正式宣布成立,当天为以色列的国庆节。在以色列建国之后,埃及、伊拉克、约旦、叙利亚、以及黎巴嫩向以色列宣战,开始了1948年的以色列独立战争。结果以色列得胜,战争双方在1949年达成一则停火协议并划清暂时的边界,这条边界线被称为“绿线”(GreenLine)。以色列立国成为既定事实。
1949年5月11日,以色列取得联合国的席位,成为第59个会员国。

从以色列的历史看,他们的国运向来与他们的信仰息息相关,他们敬爱上帝则有敬畏,有了敬畏就会敬虔。失去敬虔便会堕落犯罪,从而再一次陷入历史性的灾难泥沼。而堕落性似乎是人性的必然规律。纵使经过了屈辱的70年被掳经历,这些回归的犹太人堕落的曲线并未根本改变。从第一次主前536年在所罗巴伯和大祭司约书亚的带领下归回,到第二次主前457年,以斯拉的带领的第二次回归,期间约60年间。整整一代人,回归的犹大社会没有健全的体制,没有杰出的属灵领袖,在信仰上、行政上、社会道德上,都类似当年的士师时代的随心所欲。 (士17:6)。他们确实弃绝了偶像崇拜,但也忘记了被掳的痛苦,开始随心所欲地与外邦通婚。至此,犹太人重回偶像的老路就已经不远了。因而,以斯拉一听见这事,就撕裂衣服和外袍,拔了头发和胡须,惊惧忧闷而坐。他警告以色列,并敦促悔改认罪(申7:3,4;士3:5,6;尼13:23-28;玛2:11)。接下来以斯拉让他们弃绝上帝不悦纳的婚姻,重建神圣的统绪,并下定决心,开始教导他们神圣的律法,重建他们信仰的统绪。

亲爱的父上帝:
我将何以保守堕落的人性往祢至高的圣洁中升腾?当私欲泛滥,邪念如严寒紧逼的时候,我往哪里去躲避它的权势?我渴望圣洁,却有堕落紧随;我呼唤高贵,龌龊却形影不离;我苦苦与私欲挣扎,却也恋慕它或许带来的丝毫慰藉。
主啊!求祢拯救我,给我圣洁的生命,给我高雅的向往,给我在基督里享受祢圣洁的乐趣和欢畅。让祢的爱全然满足我,祢的恩典和赐福使我身心灵得以欢愉畅快。因此,我可以不在祢以外寻求满足,也无需在私欲中打滚挣扎。
全明的光,永在的生命,求祢恩慈的眼看顾我的哀情,让祢无限的能力保证救恩,对祢虽然是极为方便的,祢仍加以限定。我的神啊,我要顺从祢的旨意,承受祢要我担当的苦难;这样我才知道仰慕祢,这种仰慕的心是祢发动的,也必蒙祢悦纳。祢是多么尊贵,我虽受最大的苦难,我总是祢所造的,以祢的恩慈,祢必以尊荣的光辉照入我心,使我始终仰赖祢。
奉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名。
阿们!

灵修反思:
1.以斯拉为什么对百姓与异族通婚一事表现得如此激烈?这和圣经的一贯教训是否相符(出34:11-16;赛54:5;耶2:2-3;林后6:14-15;雅4:4)?
2.娶外邦女子为妻不可以吗?不是有婚姻自由吗?为何以色列对外邦人犯的罪没有离绝,仍效法他们?或说为什么不可与外族通婚?
3.以斯拉对罪的态度,让我认识到罪的根源、领袖的职责和神的怜悯,我敢于效法吗?反思我们的教会需要怎样的更新?
4.重建圣殿,修筑城墙,难道只为恢复光明?从以斯拉的祈祷中,我们可以学到什么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