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解经释经 > 圣经综合>正文

《圣经》(和合本)百年历史(1919-2019)

时间:2019-08-14 06:51:31    作者/供稿:和爱稣    来源:福音灵粮    浏览次数: 字号:TT

100多年前,美国长老会传教士狄考文只身来到中国,在蓬莱(古登州)建立了登州文会馆,成为中国第一所现代大学,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狄考文在蓬莱播撒下了福音的种子,在传道过程中,他深深感到了缺少中国人能看得懂的《圣经》,于是发起并组织了“益智书会”,组成编委会,在蓬莱完成了《圣经》(和合本)的初期翻译。

俗语说“那人撒种,这人收割”,这话可见是真的。我差你们去收你们所没有劳苦的;别人劳苦,你们享受他们所劳苦的。(约翰福音 4:37-38)

1890年的新教信徒据估计有3.7万人之多,传教士也有1200多人,翻译一本全国通用的圣经版本已经成为急需的任务,而且各方面条件已经成熟。

1890年5月7至20日,在华的传教士们在上海举行了第二次传教士大会(第一次传教士大会在1877年举行)。

大会举行时,中国的语言文字正在从文言文向白话文过渡,当时还很难看出哪个会占据上风。为了保险起见,大会确立了“圣经唯一,译本则三”的原则。

于是成立了三个圣经翻译委员会,分别翻译深文理、浅文理、官话三个版本(官话最早是汉语中官方标准话的称呼。明清称为官话,清末民初开始称为国语,1956年改称普通话),以满足当时的不同需求。

每个译本都有“和合本”的名称,这个名称本身就是合一的象征。

浅文理译本的进度最快,1900年已经完成新约的翻译,但由于过于追求与原文对应,让人很难明白,旧约的工作后来停顿了下来。

深文理的翻译遇到了许多波折,但1906年也完成了新约圣经。不过,后来的局势表明,文言文在中国面临着衰落,在1907年的“马礼逊来华百周年纪念大会”(也就是第三次传教士大会)时,决定将深文理与浅文理合并,只出版一部文理圣经。

1919年6月《文理和合译本》圣经出版,这个版本的圣经起初还有一些应用,但随着文言文在中国的衰落,1934年印行最后一版就不再印刷。

最后,深浅文理版本的圣经最后几乎消亡了,以后我们说起和合本,就是指的官话和合本。

这个译本由英文修订标准版圣经(English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作蓝本翻译的,辅之以希伯来和希腊原文。

翻译委员会最初由七位西方传教士带着他们的中国助手(有的为牧师,可惜他们大部分的名字都不可考证了)组成。

在新约完成了后,就只剩下了五位,主席为美国长老会的狄考文(Calvin Wilson Mateer, 1836-1908),其他传教士成员包括美国公理会的富善(Chauncey Goodrich, 1836-1925)、中国内地会的鲍康宁(Frederick William Baller, 1852-1922)、美国美以美会的鹿依士(Spencer Lewis, 1854-1939)以及伦敦传道会文书田(George Stephen Owen, 1847-1914)。


照片自左至右分别是:鲍康宁及其助手刘大成,富善及其助手张洗心,狄考文及其助手王元德,鹿依士及其助手李春蕃。

这些传教士来自不同地方,都是在中国多年传教,属灵的知识丰富,而且既精通圣经,又通晓中国的语言和文化。再加上他们的中国助手,足以成为翻译圣经的理想团队。

这个译本的翻译确立了“忠于原文”与“让各个阶层都能懂”的原则。

实际上,官话和合本的翻译是三个译本中最慢的,其中经过多次修订,这样也保证了文字的优美和译文质量。除了以上几位骨干和中国助手以外,先后共有十四人参与翻译工作。

第一次委员会会议在1891年举行, 1899年四福音完成,1906年新约正式宣告完成,1918年正式完成全部的圣经,1919年二月正式出版。

整个翻译历时28年。

在1919年出版时,原来的译经委员中,只有富善一人得以看到这个译本圣经的问世,那时他已是八十二岁的高龄了,其他人都已经逝世。

这个译本,后来改名为“国语和合译本”,由于白话文的普及,渐渐成为中国基督徒最为认可的译本。

今天,我们普遍使用的和合本圣经就是来自这个译本,除了一些微小的修订以外,这个译本的圣经基本上与当初的译本并没有多大变化,在诞生的近一百年来,这个译本的圣经一直是中国最为权威,最受欢迎,使用最为广泛的译本。

考虑到这一百年的时代变迁,这不能不说是个极大的奇迹,这就是神所做的,是神给中国人的极大恩典。

实际上,以上对和合本圣经的翻译历程的叙述实在过于简略了,其中经历的艰难是我们这些局外人是难以想象的。

当时没有什么像今天计算机、网络和电话这样的现代工具来帮助他们翻译和编辑,一切都是靠手写和口头沟通,这可是100多万字啊!

究竟是什么驱使着这些传教士不远万里,离开舒适的家园,在这艰难的环境中劳苦做工,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中国人,奉献给中文圣经的翻译呢?

没有别的,就是神的爱。

福音的传播一直是靠着“爱”来推动的。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点燃了爱的火炬,使徒们把这爱向全世界播撒,爱走到哪里,福音就传到哪里,来到中国的传教士们接过这历世历代燃烧不已的爱的火炬,将这爱的火炬递给了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