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解经释经 > 圣经讲义>正文

《罗马书讲义》第七章 因信称义的生活实践(二)

时间:2017-07-01 05:08:29    作者/供稿:王三元牧师    来源:作者博客    浏览次数: 字号:TT

第二节  圣徒的社会生活(13:1-14) 

一、做好的国民(13:1-7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上帝的,凡掌权的都是上帝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因为他是上帝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地佩剑。他是上帝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你们纳粮也为这个缘故;因他们是上帝的差役,常常特管这事。凡人所当得的,就给他;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

1、顺从掌权的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上帝的,凡掌权的都是上帝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

“人人当顺服”,道出了一种普遍原则。“人人”这两个字的内容,就是包括所有的人,基督徒也不能例外。我们本来是国家公民,信主之后就更应当做奉公守法的好公民,而不是要放弃公民应有的责任。

在此“顺服”一词,原文中用法与另一个词“顺从”意义稍有不同。“顺服”是偏重于态度,“顺从”是偏重于行动。“顺服”有时用在对教会的领袖上,有时用在妻子对丈夫上,有时用在年幼的对年长的上。这是因为人的权威其根源不在其本身,而是在于上帝。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上帝。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这里所说的是“顺服”,不是“顺从”。使徒行传第四章记载,当公会的官长和长老恐吓使徒,禁止他们总不可奉耶稣的名讲论、教训人。彼得、约翰说:“听从你们,不听从上帝,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徒4:19)在第五章中,彼得因同样的原因对公会说:“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5:29)这两处所用的词是“听从”或“顺从”。“顺服”的心态是因为其权柄是来自上帝。然而,他们的权柄之上是上帝的权柄,因此,当他们的要求违反上帝的旨意时,我们只能说“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

上帝是宇宙之主:“耶和华在天上立定宝座,他的权柄(原文作‘国’)统管万有。”(诗103:19)上帝“是管理万国的”(诗22:28),“……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但4:17)主教导的祷告也说:“国度、权柄、荣耀全是父的。”彼得也说:“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赏善罚恶的臣宰。因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彼前2:13,14)

凡掌权的都是上帝所命的。掌权的人本身并不是权柄,他只有站在权柄的地位时,才有资格代表权柄说话行事。因为掌权的是上帝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

 

讲到这处经文加尔文说:

 

“保罗称他们是在上有权柄的,因为他们高于别人,但并不是最高的,因为他们并不获有至上的权柄……他们并不是由于自己的力量获得此种地位,而是主所委派的。保罗说:人人都当顺服,意思是所有的人都包括在内,免得有人以为自己是例外的,因而不肯顺服……假使上帝的旨意乃是要以这样的秩序来治理世人,所以凡想推翻上帝秩序的人,就是轻视上帝的权柄,也就是抗拒上帝……惟有正义的、合法的政府才是上帝所设立的。虽然独裁的、不义的政府不是上帝所命定的,但政府的制度却是上帝所设立来造福人群的。”

 

2、政府要抑恶扬善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因为他是上帝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地佩剑。他是上帝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

 

(1)顺服的原因

 

在此,保罗进一步讲明我们应顺服掌权者的原因:第一,因为他们是罚恶赏善的;“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行善是指奉公守法的生活,作恶是指违法,犯法的行为。

 

第二,因为他们是上帝的用人;“用人”,即仆人,执事,管家。正如在旧约中,上帝曾称古列为他的仆人,尽管他是一位不信上帝的外邦的君王。“他不是空空地佩剑”,“剑”象征着权力,上帝赋予政府的权力并非无关痛痒的。“剑”似是说明统治者最终的权力,就是能施行死刑。

 

(2)顺从的限度

 

他们罚恶赏善的职责,说明他们只有站在公义一边的时候,才代表着上帝的权柄。如果有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叫我们做不合理、不合法的事,或放弃信仰,这都不在我们必须顺从的范围之内。

 

关于顺从的限度,斯托得写到:

 

“圣经的原则非常清楚,我们对政府的顺从,只能在不致对上帝构成不顺从的范围之内,才算有效。如果政府命令上帝所禁止的事,或禁止上帝所命令的事,我们作为基督徒明显的责任,就是要抵抗而不顺从,宁可违背政府也要顺从上帝。正如彼得和众使徒对公会说:‘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政府何时制订抵触上帝律法的法律,非暴力反抗就何时成为基督徒的责任。”

 

圣经中记载,但以理不顾君王的禁令一日三次祷告,以及他三个朋友不拜王的金像而被投入烈火窑,还有埃及的收生婆为敬畏上帝,不顾法老的命令而保留男婴,都是非暴力反抗滥用权柄的事例。

 

(3)不可以暴力、破坏性行为反抗政府

 

如果掌权者施政有错误,除了上述之外,还要为之代祷:“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提前2:1,2)但任何时候都不可以暴力、破坏性行为反抗政府。

 

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是非暴力反抗的支持者,他写了《天国在你心中》,认为:“国家暴力无法消灭邪恶。基督教的本旨已经宣示了不以暴力抵抗恶人的信条,它将不可避免地终结以暴力为基础的现实生活秩序。“人类只有遵守宗教道德信条,不容许对人使用暴力,拒绝参加这种暴力行动。那么暴力作为生活中不公正的经济结构的主要根源,就会渐渐地自行消失。”即便是出身印度教家庭的甘地,也由于受到圣经中不与恶人作对的训导的影响,而形成了非暴力抵抗的思想,最终使印度从英国的殖民统治中解放出来。

 

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领袖、浸礼会教堂牧师马丁·路德·金,在遭遇不公正的种族歧视时,也是通过非暴力方式解决问题的。他主张以宽容、博爱的精神对待来自白人世界的仇恨,“不要为了满足对自由的渴望而抱着敌对和仇恨之杯痛饮”。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美国歧视黑人的情况非常严重。黑人不能与白人同校,不能在同一个教堂做礼拜,不准进入为白人开设的旅馆、客栈、饭馆和娱乐场所,连公共汽车站上也树立了栅栏,规定白人黑人分别上车。为了抵制这种违反宪法的歧视政策,马丁·路德·金组织了一九五五年蒙哥马利市黑人抵制乘坐公共汽车的反种族歧视运动,当时全城五万名黑人都拒绝乘坐公共汽车,斗争坚持了三百八十五天,最终使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在交通工具上实施种族隔离为非法。一九六三年八月,马丁·路德·金组织了美国历史上影响深远的“自由进军”运动,率领二十多万名黑人向首都华盛顿进军,为全美国的黑人争取人权。八月二十八日,他在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著名演说《我有一个梦想》,发出反对种族歧视、争取平等的正义呼声。金在各种场合都呼吁黑人在法律和秩序的框架下用和平方式争取正当权利,这一点为他赢得了极大的尊重,也为美国黑人赢得了广泛的同情。

 

3、履行义务

 

“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你们纳粮也为这个缘故;因他们是上帝的差役,常常特管这事。凡人所当得的,就给他;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

 

我们顺服政府,遵守一切法律,不仅仅为着惧怕刑罚,更是为着良心。比如你遵守交通规则,难道仅仅为着怕罚款吗?没有人罚款,你就不遵守交通规章了吗?人凭着一个社会公民的良心也要遵守一切法律规则。基督徒更当如此。我们既然晓得权柄是出于上帝,掌权者是上帝的用人,就更要因着顺服上帝的缘故而顺服他们。

 

他们既然是上帝的差役,他们的职份和工作都应受到尊重。“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如果政府的权柄和地位不受到尊重,就会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就不符合上帝的旨意。因此,基督徒都应作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当主耶稣被问到基督徒是否应当向罗马政府纳税的时候,主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撤,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可12:17)

 

二、基督徒的个人道德(13:8-14)

 

“凡事都不可亏欠人,惟有彼此相爱,要常以为亏欠,因为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像那不可奸淫,不可杀人,不可偷盗,不可贪婪,或有别的诫命,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爱是不加害于人的,所以爱就完全了律法。再者,你们晓得现今就是该趁早睡醒的时候,因为我们得救,现今比初信的时候更近了。黑夜已深,白昼将近;我们就当脱去暗昧的行为,带上光明的兵器。行事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昼;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荡,不可争竞嫉妒。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

 

1、爱是成全律法的

 

“凡事都不可亏欠人,惟有彼此相爱,要常以为亏欠,因为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像那不可奸淫,不可杀人,不可偷盗,不可贪婪,或有别的诫命,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爱是不加害于人的,所以爱就完全了律法。”

 

(1)凡事都不可亏欠人

 

“凡事都不可亏欠人,惟有彼此相爱,要常以为亏欠。”吕振中译本译作:“除了彼此相爱,对任何人都不要欠什么。”新译本为:“不要欠人的债;但在彼此相爱的事上,要觉得是欠了人的债。”

 

什么是爱?在此,保罗讲得非常清楚:这就是,爱是不亏欠人;爱是常以为亏欠;爱是要爱人如己;爱是不加害于人的;因此,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

 

“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这是社会上的一句道德格言。圣经对基督徒所要求的标准更高。基督徒处世为人要有一个原则,这就是“凡事都不可亏欠人”。虽然在行为上不亏欠人,但是内心却要还“常以为亏欠”!“常以为亏欠”就是说内心有一笔债,一笔永远还不清、而且需要随时偿还的债!那么,这笔债是从何而来的呢?既然我们凡事不亏欠人,又为什么同时要常以为亏欠呢?是的,我们是不欠人什么债务,但是我们却己经亏欠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们的恩主耶稣!

 

(2)一笔还不清的债

 

人可能会说,亏欠了基督,就应该向基督还债。是的,我们是应该向主偿还亏欠,但那却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首先我们无论如何爱他,也不能与他对我们的爱相比。再说,假设我们真得能够在做法上,能够照着基督对我们爱的行为回报于他,也仍然不能偿还,何况不可能。

 

为什么不能偿还?因为性质不同。他爱我们的爱是什么性质?是爱罪人、爱仇敌,是为最卑污的人在十架上舍己;我们爱他是什么性质?他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且是以上帝独生爱子的尊贵身份为我们舍命流血的恩主。他从来没有亏欠和伤害过我们,甚至我们蒙恩至今,还仍然是一次又一次地给他亏欠和伤害。他所给我们的却仍然都是丰盛的恩典、百般的饶恕、无限的慈爱和怜悯。这样的爱,叫我们如何偿还呢?

 

(3)惟有彼此相爱

 

“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约15:12)这就是他要我们将我们亏欠他的爱,偿还到弟兄姊妹身上,偿还到他所爱的其他对象身上。当然,弟兄姊妹不是基督,可他们里面有基督;他们不是基督,可他们却是基督身上的肢体;他们不是上帝,可他们是上帝的儿女。

 

我想,这就好像我们欠一位父亲的债,没有机会直接偿还,他要我们偿还在他的儿女身上。我们做父母的,如果有人对你的孩子好,你会比他对你自己好还感激他。所以使徒说:“不爱他所看见的弟兄,就不能爱没有看见的上帝(有古卷作‘怎能爱没有看见的上帝呢?’)。爱上帝的,也当爱弟兄,这是我们从上帝所受的命令。”(约一4:20,21)

 

因为基督为我们所付出的是无尽的爱,这就使我们对于人,永远都是一个负债者。因为基督的爱远超过我们所能付出的爱,所以我们永远有责任去爱别人。俄利根说:“爱的债务,永远在我们身上,离不了我们;这种债务每天都在偿付,每天又都欠上了。”基督徒爱上帝,就是要让人从自己身上得到基督所要给他的东西!

 

我们偿还欠债的方式,是以基督爱我们的爱彼此相爱。这种超越人间的爱,不是因为被爱者有什么优越之处,相反,被爱者是完全不配得的。这种爱与别的爱不同,在于不单爱那可爱的,连仇敌也是爱的对象。

 

(4)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

 

“因为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像那不可奸淫,不可杀人,不可偷盗,不可贪婪,或有别的诫命,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爱是不加害于人的,所以爱就完全了律法。”“爱人如己”是引自利未记第十九章十八节“要爱你的邻舍如同自己”。

 

我们对上帝的爱,表现在遵从他的命令上。

 

保罗列举了各条诫命,说明违犯诫命的罪都是加害于人的。奸淫是加害于人的;杀人是加害于人的;偷盗是加害于人的;不孝敬父母是伤害父母的心,也是加害于人的;还有其它诫命等等。因为爱是不加害于人的,爱是常以为亏欠,如此,爱就完全了律法。“…或有别的诫命,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包在”有“总结”、“提纲挈领”之意。人只要有爱人如同爱自己的心,自然就不会违反任何律法了。

 

我们晓得,上帝的十条诫命有两部分。前四条是讲信仰问题,后六条是讲生活行为问题。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第一章,将人的罪总结为“不虔不义”四个字。“不虔”是指信仰方面的罪,而“不义”则是指生活行为方面的罪。前者是讲人与上帝之间的问题,后者则是讲人与人之间的问题。所以耶稣将律法总结为:“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上帝,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可12:30,31)因为“爱就完全了律法”。

 

爱不是代替律法,爱是律法的完成。因为有了这样爱的生活表现,就成全了律法最基本、或说最高的要求。

 

(5)爱人——信仰生活的实际

 

然而,新约中两次具体讲到遵守诫命的问题,一次是主耶稣与少年财主论永生(太19:18,19),另一次就是本处经文。

 

如果我们留意,就会希奇地发现,这两处经文均是只涉及十诫后六条的内容,没有涉及前四条内容,只讲到关于人与人之间有关生活行为的诫命。我想,这是因为少年财主和本处经文讲话的对象都是信仰上帝的。一个人的信仰、对上帝的敬畏如何,是从他的生活行为上表现出来的;人对上帝的爱,要从他如何爱人上表现出来。

 

因为人真正的爱上帝,在于遵行上帝的道,在于凡事要得上帝的喜悦。人对上帝的信仰如何,只能从他的生活实际中表现出来。人若不遵行上帝的爱人之道,他对上帝的信仰也只能是口头上的。

 

2、“彼此相爱”与“爱人如己”

 

(1)彼此相爱是新命令

 

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4,35)什么叫做新命令?从时间概念理解,是说过去从未提出过,而是第一次提出来的。从性质概念讲,它是历久弥新的,永不会变为陈旧的。那么,难道旧约圣经中有关爱人如己的诫命,不应该也是讲彼此相爱吗?大家在一起,彼此之间都是爱别人如同自己,那不自然就彼此相爱了吗?为什么说彼此相爱是新命令呢?原来这两种爱虽然都是彼此相爱,但其性质却是不相同的。

 

原来“爱人如己”,是叫我们照着自己对自己的那种爱去对待别人,而彼此相爱却是叫我们照着基督对我们的爱去爱别人。孔子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主耶稣说:“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太7:12)都可以作为“爱人如己”的一种解读。不过耶稣接着说“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而不是说这就是“彼此相爱”的道理。因为耶稣讲“彼此相爱”是说“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不是叫我们仅以爱己之爱去爱别人,而是以主耶稣爱我们之爱去爱别人。“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这就是我的命令。”(约15:12)

 

(2)上帝的爱不同于人的爱

 

主耶稣的爱是上帝的爱。上帝的爱不同于人的爱,因为人的爱是出于人的本性,而上帝的爱则是出于他的神性,它高于人的爱,是人性里面没有的一种爱。人的爱是属感情的,有条件、有限度、容易改变;而上帝的爱却是超越感情的,是没有限度、不会改变的。不是根据感情,对喜欢爱的就爱,对不喜欢爱的就不爱;而是按着真理,照着上帝的吩咐,为着上帝的自己去爱。不论本人是否喜欢,只要上帝喜欢,哪怕对方是自己最不肯爱的人,我们仍然要欢喜去爱。

 

是的,人的爱有条件,上帝的爱没有条件的。人可以爱义人,爱对自己好的人,却不能爱坏人,爱仇敌,因为这是人的天性中所没有的,所拿不出来的一种爱。人的爱有限度,而上帝的爱却没有限度。人说他爱好人,爱对自己有恩的人,那么他能爱到什么程度呢?可以爱到愿为他死吗?耶稣说:“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15:13)这就是说,人能有的爱,能爱到为知己者死,就己经达到顶点了。但论到上帝的爱,论到基督的爱,保罗说:“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不是别人,而是我们,是我们还在作着罪人的时候!正当其时,而不是在日后。保罗是在去大马色的路上蒙召,而我们哪个人又不是如此!就是我们这些人,正当将唾沫吐他的脸,将荆棘冠冕戴在他头上、鞭打他、钉他在十字架上,正在十字架底下撇嘴摇头的时候,他却为他们祷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这就是上帝的爱,上帝的爱就在这里,在十字架这个地方向我们显明了!

 

主耶稣命令我们以上帝的爱去爱别人,是因为重生得救的人有基督的生命,与上帝的性情有份。所以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太5:44,45)

 

(3)彼此相爱与彼此饶恕

 

弟兄姊妹在一起并不都是完全人,而是彼此都各有毛病和缺点的;因为主拣选我们,不是因为我们好,不是把世上一些好得不得了的人拣选到他的教会中来,而是拣选了一些罪人。既然是罪人,当然就各有缺点和毛病;一些有缺点、有毛病的人在一起,就难免会彼此有得罪和伤害。主耶稣就是要一些这样的人在一起彼此相爱,而且是以他给我们的那种爱来彼此相爱。无论你多么看不上眼的人,只要主还爱着的,我们都应该照样爱他;只要主不弃绝的,我们就不能弃绝;只要主还接纳的,我们就要接纳。所以我们要彼此接纳,就象上帝在基督里接纳了我们一样。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以主的爱彼此相爱?“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约一3:16)如果弟兄姐妹常存爱弟兄为弟兄舍命的心,这样的爱才是教会应有的见证。如果教会有主的爱,哪里还有嫉妒纷争?我们不要以为这是太高的标准,主耶稣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就因此知道你们是我的门徒了。”可见这是每个基督徒起码应有的见证。

 

主耶稣曾设比喻说: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帐。有人欠他一千万银子,这个数目对他来说无异是一个天文数字,实在无力偿还而求主宽容,主人就动了慈心而免了他一切的债。不料那人遇见欠他十两银子的同伴,无论同伴如何央求,他总不肯饶恕,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了所欠的债。主人听见这事就大怒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有的债都免了,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吗?”主人就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所欠的债。最后主耶稣说:“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参太18:23-35)

 

是的,我们欠下主的债是一千万,弟兄欠我们的只是十两银子;十两和一千万相比,真得不值一提。你也许会说:“我什么时候欠下主这么多的?”这个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每做了不当做的事情、说了不当说的话,或存不当有的心思意念,都对主有新的亏欠。我们唱诗祷告的时候,如果没有用上心灵,也是亏欠了主。我们经得起长年累月地这样的“积蓄”吗?那么,弟兄什么时候欠了我们十两银子的?也许是多年之前的一点小事,或许只是一句话,直到今天我们还耿耿于怀,揪住不放。有些信徒,也许一点也不怀疑自己的罪己经得着赦免,请不要忘记我们每天反复照着主的教导所祷告的:“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说明我们蒙上帝赦免是有条件的。正如圣法兰西斯说的:“我们在饶恕之中得到饶恕;在赦免之中得到赦免。”

 

也许有许多信徒,以为只要“信”,主就没法子不要他。他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得救的见证。但是,“我们因为爱弟兄,就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没有爱心的仍住在死中。”(约一3:14)

 

3、光明的生活

 

“再者,你们晓得现今就是该趁早睡醒的时候,因为我们得救,现今比初信的时候更近了。黑夜已深,白昼将近;我们就当脱去暗昧的行为,带上光明的兵器。行事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昼;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荡,不可争竞嫉妒。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

 

(1)要儆醒灵魂

 

“再者,你们晓得现今就是该趁早睡醒的时候,因为我们得救,现今比初信的时候更近了。”

 

“再者”,原文的意思是“又要做这些事情”;哪些事情呢?应指上文从十二章开始所讲的一样样具体的劝勉,如献己为活祭、运用恩赐服侍教会、肢体相交、为人处世、爱仇敌、顺服政府,以及以爱人的行为“完全律法”等等。为什么呢?因为主的日子近了。本段经文以不要效法这个世代开始,以认识这个世代结束;这就叫我们知道,以上劝勉是因为知道主来的日子近了。

 

“你们晓得”,原义为“要认清楚”之意。“现今就是该趁早睡醒的时候”,意思是“现今的时候,是要警觉、儆醒、预备迎接主来的关键时候”。“时候”这个字也可以译作“钟点”;原文表示已到了做某件事的时候了。“因为我们得救,比初信的时候更近了”;“得救”分为过去(称义)、现在(成圣)和将来(身体得赎)之别,此处应指将来的身体得赎,以及主显现时所带给我们的一切恩典。

 

近来从网上读到美国教会一项针对主流教会教友成员的调查,下面是调查结果中发现的问题:

 

10%的人已经无法被找回; 20%的人从不祷告; 25%的人从不读经 ; 30%的人从不参加服侍; 40%的人从不奉献;50%的人从未参加过主日学;80%的人从不参加祷告会;90%的人从未有过家庭礼拜;95%的人不曾为基督赢得过一个灵魂。

 

然而,却有100%的人打算进天国。

 

我想,这个调查结果真应该作为末世众教会的警戒,就象一首歌词中讲的:

 

“众人湧进主的国度十架少人负;

众人争夺主的赏赐世界有谁辞?

人虽无心走主道路仍想主祝福。”

我们等候主的再来,就如在漫漫黑夜中等候天亮。“黑夜已深”,意思是黑夜正在进深,已经过了很久,白昼就要来到了。

(2)要提升品格

“黑夜已深,白昼将近;我们就当脱去暗昧的行为,带上光明的兵器。行事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昼;”

“脱去暗昧的行为,带上光明的兵器”;可意译为“扔掉暗昧的行为,拿起我们的兵器,好像光明的军人”。“暗昧的行为”也可译作黑暗的行为,属于这个世代的行为。不仅仅是指那些不能告人、不能见光的行为。“光明的兵器”,说明在黑暗的世代中,基督徒面对各种试探、攻击和引诱,坚持光明的生活和行为是一种属灵的争战,是与黑暗的力量角力,必须自己要站稳了。

保罗说:“要穿戴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两‘争战’原文都作‘摔跤’)。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著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著圣灵的宝剑,就是上帝的道。”(弗6:11-17)

(3)要战胜私欲

使徒约翰说:“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约一2:16)“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荡,不可争竞嫉妒。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荒宴醉酒”,是属于肉体的情欲;“好色邪荡”,是属于眼目的情欲;“争竞嫉妒”,是属于今生的骄傲。这些都是暗昧的行为,需要以光明为兵器对付掉。因为人放纵私欲的生活,就是沉睡在黑暗之中的生活,一种醉生梦死的生活。只有行为受真理所引导的人生,才是一种光明的人生,得胜的人生。

“披戴(穿上)主耶稣基督”,圣经说:“所以,你们因信基督耶稣,都是上帝的儿子。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加3:26,27)“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吗?所以我们借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6:3,4)“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上帝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4:24)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