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解经释经 > 圣经讲义>正文

但以理书讲义——概论

时间:2016-10-31 02:58:49    作者/供稿:庄汉夫    来源:作者博客    浏览次数: 字号:TT

一、但以理书之书名

  本书以它的主人公但以理命名。以书中的中心人物命名旧约书卷的惯例在其他书卷中也有出现,如约书亚、撒母耳、以斯帖、约伯等。这样的书名未必都说明中心人物就是作者,但有时作者就是其中的中心人物,如《但以理书》。

二、但以理书之作者

  犹太人和基督教的传统上都认为本书写于公元前六世纪,作者就是但以理。支持这一传统观点准确性的要点如下:

  (一)本书的说法。先知但以理在许多章节中以第一人称说话(但8:1-7,13-19,27;9:2-22;10:2-5等)。他说他亲自领受了保存此书的神圣命令(但12:4)。作者在有些部分以第三人称称呼自己,(但1:6-11,17,19,21;2:14-20等)这并不奇怪,因为在古代作品中经常会看到这样的用法(见拉7:28节注释)。

  (二)作者对历史非常熟悉。只有一个生活在公元前六世纪,精通巴比伦事务的人,才能列举书中所提到的一些历史事实。这些史实在公元六世纪后逐渐被忘却,因为在此之后的其他古文献中没有对其进行记录(见本册注释第748页)。最近相关的考古再次发现了这些事实。

  (三)耶稣基督的见证。耶稣基督引用本书一段章节时,提到但以理是作者(太24:15)。对于每个基督徒而言,这见证应是令人信服的证据。

  本书明显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但1-6)主要是历史,而第二部分(但7-12)主要是预言;但整本书在文学上是一个整体,理由如下:

  (一)本书各部分互为关联。根据圣殿器皿怎样被掳到巴比伦的记载,可以理解伯沙撒在筵席上使用它们的来历(但5:3;参但1:1,2)。但3:12节追述了尼布甲尼撒最初在但2:49节中描述的政治举动。但9:21节提到了原先见到的一个异象(见但8:15,16)。

  (二)历史部分包含一个预言,是与第7-12章预言的主题密切相关的(但2)。第7章进一步阐述了第2章的主题。历史部分和预言部分也有关联。历史部分(但1-6)讲述了上帝与巴比伦国的关系,以及该国在上帝计划中所起的作用。这段记载阐明了上帝与所有国家的关系(见《教》第十九章)。在预言部分的描述中,一个接一个的世界强权都和巴比伦一样,有认识上帝旨意并配合上帝的机会,每个强权都要根据它们履行上帝旨意的忠实程度来衡量的。因此,第7-12章中各国的兴衰可以根据历史部分所阐述的原则来理解,正如巴比伦的情况一样。这一事实就使本书两部分成为一体,阐明了各帝国所起的作用。

  本书的文学统一性,即在结构、总体思路和两种语言所使用的措辞(见本册注释第748页)所表现出的一致是大家所公认的。所以那些说本书有两个作者的论点是毫无根据的。

  库穆兰一号洞内(见本册注释第86-88页)有出自《但以理书》的三个残片。它们由D·巴特利米(D. Barthélemy)和J·T·米利克(J. T. Milik)发表在《犹大旷野中发现之一:库穆兰一号洞》(牛津出版社,1955年著),第150-152页。这些残片的第1和2章由一位抄写员抄写,而第3章由另一位抄写,或是两份或是一份古卷,包含了但1:10-17;2:2-6;3:22-30等章节。该文本与马所拉经文相比,有16处差异,但没有一处影响整段的含义。这16处的差异中有九处是拼写的不同,每处只涉及一个字母,其中两处似乎是拼写错误;其余的七处在马所拉经文中也有不同的拼写。四处发现有增加:一处是连词“和”还有一处是在一个“若”之前的虚词,如英文的“that”;有两个词被加上了一个元音字母。有一处,在马所拉经文中出现的一个元音字母在残片中则没有发现。两个动词结尾似乎是抄写错误。以上表明它们之间的差异微不足道,在翻译时可以略过不计。这有力地证明了现今的《但以理书》马所拉经文从本质上来说至少与基督时代的经文相同。

  更有趣的是,但2章的残片有一段从希伯来语转换到亚兰语的章节(见但2:4节注释)。在最后一个希伯来词与第一个亚兰词之间留下了一个空格,在两种语言部分之间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分界。值得一提的还有:这些残片与马所拉经文一样,都没有包含旁经的《三位少年之歌》(见但3:23节注释)。

  据报道,库穆兰四号洞发现了好些保存完好,源于三份但以理手抄本(1976年时还没有出版)的皮制残片,而且这些残片包含了《但以理书》相当大部分的内容。F·M·克罗斯(F. M. Cross)发表于第19期(1956年)的《圣经考古学家》第85,86页;克罗斯发表于第63期(1956年)的《圣经评阅》第58页。

  从库穆兰六号洞出土了《但以理书》的许多蒲纸残片,包含但8:20,21;10:8-16;11:33-38(含有九处细小的拼写差异)等章节,M·贝利特(M. Baillet)发行于《犹大旷野中的发现之三:库穆兰的“小洞”》(牛津出版社,1962年),第114-116页。

三、但以理历史背景

  《但以理书》记录了(一)但以理和他三个同伴生平的某些历史事件,他们都是被掳到巴比伦为政府服务的犹太人,(二)由但以理解释的一个尼布甲尼撒王的预言之梦,还有先知本人所见的几个异象。本书虽然是被掳到巴比伦期间和稍后不久写成的,但它的目的不是为了提供有关犹太人被掳的历史记录,也不是但以理的传记。本书讲述了这位先知兼政治家及其同伴的精彩经历,并按照特别的思想目的编写的。

  首先,但以理简要介绍了他为巴比伦王担任公职的原因(第1章)。在尼布甲尼撒对叙利亚的第一次远征期间,但以理和其他王族青年是公元前605年最早一批被掳到巴比伦的人。他们被挑选出来接受训练,为的是担任公职。但以理在巴比伦的头十九年,就是犹大国臣服于巴比伦国,却还是作为一个王国存在的最后几年。犹大最后几个王不智的反巴比伦政策给犹太民族带来了一个接一个的大灾难。

  但以理是在约雅敬王的统治时期被掳的,约雅敬效忠巴比伦有好几年。但最终,他采纳了犹大国中亲埃及派的政策,发动叛变。结果导致国家遭受了军事侵略,国民失去了自由并被掳到他乡,国王也丢了自己的性命。他的儿子和继位者约雅斤登基作王只三个月的时间,就亲眼目睹巴比伦军队为了惩罚背叛而发起的再次攻击。他和犹大成千上万的贵族于公元前597年被掳。他的继承者,西底家,似乎试图继续效忠巴比伦。但由于他的懦弱和犹豫,没能长期经得住埃及的提议和他的主要顾问中反巴比伦势力的意见。结果,尼布甲尼撒厌倦了巴勒斯坦的反复叛乱,决定除去犹大国。巴比伦军队蹂躏犹大长达两年半之久,夺取并毁灭了诸城,包括耶路撒冷及其圣殿和王宫,还在公元前586年将犹大的大部分居民掳到巴比伦。

  在这些多灾多难的日子里,但以理一直住在巴比伦。他一定多次看到巴比伦军队为攻击他的故土而兴兵远征,看见他们带着被掳的犹太人胜利归来。在俘虏当中有年轻的约雅斤王及其家人(王下24:10-16),以及后来被弄瞎双眼的西底家王(王下25:7)。在这些年中,但以理一定也知道被掳的犹太人当中发生的政治煽动,导致尼布甲尼撒烧死了一些主要的煽动者。正因这次政治动乱,耶利米才写信给他被掳的同胞,恳劝他们在巴比伦过一种安静平和的生活(耶29)。

  在这些年间,但以理和他的三位朋友一直安静而忠诚地履行着他们作为王国忠臣和国民的责任。他们在学术训练之后,成了被称为哲士的精英团体的成员,作国王的顾问。于是但以理就有了非同寻常的机会向尼布甲尼撒解释有关未来各帝国的梦(但2)。结果,但以理被委任以极高的职务,看来他在这职务上好多年。这一职务使他有机会使国王熟悉天地主宰之上帝的大能,但以理和他的朋友们所侍奉的就是这一位上帝。我们不知道但以理在此职位上做了多久。他似乎在公元前570年之前就不再担任这一职务,因为在一份当时用楔形文字写成的《宫廷和国家年鉴》中没有出现他的名字,这份年鉴列出了当时在尼布甲尼撒政府中任职的主要官员。这是尼布甲尼撒统治时期唯一现存的宫廷和国家年鉴。事实上,在同时代的任何非圣经原始资料中,都没有但以理的名字。

  在年鉴中没有但以理的名字并不奇怪,因为我们不知道但以理担任多久时间。《但以理书》中只记录了尼布甲尼撒统治期间的四件大事,而且但以理在其中的三件大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一)国王执政头三年,包括他登基那年在内,犹太王室贵族接受教育(但1章),(二)在尼布甲尼撒执政第二年,为他解梦(但2章),(三)在未指明的某一年,在杜拉平原为金像行开光之礼,导致了但以理三个朋友的一场经历(但3章),(四)但以理为尼布甲尼撒解梦,宣布国王将得疯狂症达七年之久,这可能发生在国王执政的最后几年中(但4)。

  但以理在尼布甲尼撒行为失常的数年间的活动不详。我们也不知道但以理在国王恢复正常重登王位之后所做的事情,更不知道他在以后各王,即亚美马尔杜克(Amel-Marduk,圣经的以未米罗达)、尼甲沙利薛(Nergal-shar-usur)、拉巴斯马尔杜克(Labashi-Marduk)和拿波尼度(Nabonidus)的统治时期是否仍旧担任公职。然而,他得以眼见在那些暗杀前任登上王位之国王的统治下,尼布甲尼撒的强大帝国变得腐化衰败。他也一定怀着超乎寻常的兴趣注意到东方的波斯王古列彗星般的兴起,因为预言中曾提到一个以此为名叫古列的人将成为以色列人的解放者(赛44:28;45:1)。在公元前553年(古列可能就是在这一年成为玛代帝国的霸主),但以理也有可能见到拿波尼度任命他的儿子伯沙撒统治巴比伦,而拿波尼度自己则远征阿拉伯的提玛。在伯沙撒执政的头三年,但以理见到几个伟大异象(但7;8),在此之前他只是以解梦者为人所知,如今却成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先知之一。

  在公元前539年巴比伦沦丧的那一夜,巴比伦人再一次要求但以理的帮助,让他阅读和解释在伯沙撒之宴会大厅的墙上有关厄运的文字。当波斯人成了巴比伦及其帝国的霸主时,新的统治者利用了上一代老政治家的才能和经验。但以理再次成了国王的首席顾问。大概就是他使得国王注意到以赛亚的预言(见《知君》第四十五章),这些预言感动了这位波斯统治者,使他签署法令终止犹太人的流放,让他们重建故土和圣殿。在但以理担任公职的后一段时期中,那些嫉妒他的同事企图谋害他的性命,但是主施行奇迹加以干涉,搭救了他的仆人(第6章)。但以理在其人生的最后几年里所见到的一些重要异象,先是在玛代人大流士的统治下(第9章;见对第6章的附注)见着,后是在古列的统治下又见着(但10-12)。

  对《但以理书》的任何研究,有两方面需要特别分析的:

  (一)但以理的历史真实性。自从新柏拉图主义哲学家坡菲留(公元233-约304年)首次对但以理的历史真实性予以严重的抨击以来,此书就一直受到批评家的攻击,开始的时候只是偶发性的,但在过去的两世纪却变成经常性了。结果,今天大多数的基督教学者都认为《但以理书》是公元前二世纪马加比起义时期一位匿名著者的作品。

  这些学者提出了两个主要理由来说明《但以理书》是写于以后的年代:1.照着他们所断言的,某些预言指的是安提阿哥四世伊皮法尼(公元前175-约163年)。照他们看来,大多数的预言——至少那些已经准确应验的预言——都是在事情发生之后写的,所以他们断言但以理预言一定是安提阿哥四世执政后写成的;2.根据他们的观点,但以理的历史部分记录的某些事件与有效的原始资料所记的历史事实不一致,对此最好的解释,就是假定作者无论从时间或地点方面都与实际的事件相距甚远,所以无法准确了解发生在400年以前公元前7世纪和6世纪的事实。

  凡是相信古代受圣灵感动,能准确预言将来史实之先知的人,是不会介意上述的第一条理由的。第二条理由需要更为细致的研究,因为断言《但以理书》在历史、时代和观点上有误乃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因此,这里简要讨论一下《但以理书》的历史可信度。

  但以理描述的一些事件,在今天的确是无法凭借现有的古代原始材料加以证实的。其中之一就是尼布甲尼撒发疯的事件,在任何现存的古代文献中都没有提到过。在王室记录只记录一些可嘉之事的年代(见但4:36节注释),没有记下新巴比伦帝国最伟大的国王的暂时失常现象并不奇怪。此外,谜一样的玛代人大利乌,又如谜一般的玛代王大流士。他在历史中的真正地位没有得到圣经以外任何一份可靠材料的证实。在希腊作者的著作中和残存的楔形文字资料中都可以找到有关他身份的提示(见对第6章的附注)。

  其他所谓的历史难题在一百年前曾令保守的《但以理书》注释者感到不解,随着考古学所提供的越来越多的历史知识,这些问题都已得到解决。在此,我们将已解决的问题中一些较为重要的罗列如下:

  (一)但1:1和耶25:1之间所谓的年代偏差。学者们都承认《耶利米书》是可靠的历史资料,耶利米说约雅敬第四年就是尼布甲尼撒第三年,但以理则说尼布甲尼撒王第一次进攻耶路撒冷是在约雅敬第三年,显然暗示尼布甲尼撒三年就是约雅敬三年。在发现当时各种古代国王的在位计年法之文献前,解经家们觉得很难解释这种表面上的差异,他们曾想通过假定尼布甲尼撒和他父亲尼波布拉色(Nabopolassar)联合执政(见本注释第三册原文第91页),或假定耶利米和但以理的计年法不同,耶利米用的是犹太历,但以理用的是巴比伦历,借此解释这个难题。这两种解释现今都过时了。

  后来人们发现巴比伦的列王和当时犹太王一样,是按照“登基年”的方法来计算他们的在位年数,这样整个难题就完全解开了(见本注释第二册原文第138页)。巴比伦王登基的那一年并不算入他在位的年份,而只算是他的“登基年”,而他在位第一年,指的是他执政的完整一年,从第二年元旦起。届时,他要在一个宗教仪式中握住巴比伦神彼勒的手。

  我们由约瑟夫(引用贝罗苏士[Berosus])和一份巴比伦编年史也可知道尼布甲尼撒在父亲去世、登上王位那一年出征巴勒斯坦与埃及征战(见本册注释第756页;另见本注释第二册原文第95,96,161页;第三册原文第91页)。因此,但以理和耶利米彼此完全相符。耶利米说尼布甲尼撒在位的第一年就是约雅敬第四年,而但以理是在尼布甲尼撒的登基年被掳的,那时正是约雅敬执政的第三年。

  (二)巴比伦的伟大建立者尼布甲尼撒。根据希腊史学家的记载,尼布甲尼撒在古代历史事件中只起了无关紧要的作用。没有人将他归类为伟大的建立者或是又新又更伟大之巴比伦帝国的创建者。凡读过古代希腊史书的人都知道这一殊荣是归属于闪米拉米斯女王的,她在巴比伦历史中被赋予了显著的地位。

  但过去一百年间所出土的同时代楔形文字记录完全改变了源于古典作者的想像,证实了《但以理书》的记载,此书将“这大巴比伦”(但4:30)的建造(重建)归功于尼布甲尼撒。闪米拉米斯(Semiramis),在楔形文字铭文中被称为撒穆拉玛特(SammuDramat),人们现在已经发现,她是亚述的一位母后,是其幼子亚达尼拉利三世(Adad-nirari III)的摄政者,而不像古典文献所说的那样是巴比伦帝国的一位女王。铭文显明她与在巴比伦的任何建造活动都无关。另一方面,众多尼布甲尼撒的碑文证明,在某种意义上,他通过重建宫殿、神庙和城市殿塔,以及增添新的建筑和防御工事,成为新巴比伦的创建者(见对第4章的附注)。

  这样的资料只有生活在新巴比伦时代的作者才能得到,因为它们到希腊时代已完全消失了。《但以理书》出现这样的资料,让那些认为《但以理书》不是写于公元前6世纪而是公元前2世纪的批评派学者们大惑不解。使他们左右为难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哈佛大学的R·H·斐费尔(Pfeiffer)以下的一段话:“我们也许永远无法知道但以理是如何得知新巴比伦是尼布甲尼撒所创建的……,正如考古发掘所证实的”(《旧约概论[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纽约,1941年],本册注释原文第758,759页)。

  (三)巴比伦王伯沙撒。现代东方学者发现伯沙撒身份的奇妙故事,见第5章附注。圣经以外的其他古代文献从未提过这个王的名字,却总是提到拿波尼度为被波斯征服以前最后一个巴比伦王,这一事实通常被用来作为反驳《但以理书》历史真实性的最有力的证据之一。可是过去一百年来的发现在这方面驳倒了但以理的一切批评者,证明了但以理对伯沙撒的有关历史记叙是正确可信的。

  b.书中所用的语言。《但以理书》和《以斯拉记》一样(见本注释第三册原文第320页),一部分用希伯来语写成的,一部分用亚兰语写成的。有人解释说,《以斯拉记》使用两种文字可能是作者在叙史时直接采用亚兰文献,而其他地方则用他的母语希伯来文写。这样的解释不适于《但以理书》,此书的亚兰语部分从但2:4节开始一直到但7章的最后一节结束。

  下面列举学者们对此问题所提供的多种解释中的一部分,在有些解释后面的括号里包含了对这种解释不合理之处的说明:

  1.作者为说亚兰语的人写历史,为说希伯来语的学者写预言(但在第2章和第7章中两大预言是以亚兰语写的,说明这种观点的不正确)。

  2.两种语言说明出于两位作者(这种观点不可能正确,因为此书带有明显的一致性,就算是许多极端的批判家都承认这点;见本册注释原文第743页)。

  3.此书开头是用一种语言写的,或是亚兰语或是希伯来语,后来有一部分译成其他语言(这种观点并没有回答为什么只翻译部分而不翻译全书的问题)。

  4.原书有两种文本,一个用希伯来文写,另一个用亚兰文写,以便让各等人阅读;而在马加比的逼迫时期,此书的部分内容遗失了,而从两种文本中抢救出来的部分被原封不动地拼凑起来(这种观点的漏洞在于它缺乏事实根据,而且包含了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5.作者在记述“迦勒底人用亚兰的语言[直译为,亚兰语]对王”说话的时候(但2:4),就开始并且一直用亚兰语写作。等他重新开始写作时(但8:1),他就用回希伯来语。

  最后一种观点看来是正确的,因为此书的各部分似乎是在不同时期写成的。作为一位训练有素的政府官员,但以理能用多种语言进行说写。他可能用希伯来语写了一些历史故事和异象,另一些则用亚兰语写。根据这种推测,第1章是用希伯来语写成的,可能是在古列元年,而第3-6章的叙史是在各个时期用亚兰语写成的。预言大部分用希伯来语写(但8-12章)。但第7章的异象是用亚兰文写的。另一方面,尼布甲尼撒关于未来帝国之梦的记述(但2)是用希伯来语写成的,到了引用迦勒底人的话时开始用亚兰文写(但2:4),一直到这段叙述结束为止。

  当但以理在晚年将他所有的著作集成一书的时候,他可能觉得没有必要翻译某些部分以求全书在语言上的统一,因为他知道他的大多数读者都熟悉两种语言的——其他文献也有这种情况。

  必须进一步指出,《但以理书》中有两种语言,不能证明该书写于较晚的时候。那些将《但以理书》的写书时间定在公元前二世纪的人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一位马加比时代的希伯来作者为什么会用希伯来语写一部分内容,又用亚兰语写另一部分内容呢?

  《但以理书》亚兰语部分拼字法(拼写)的特点确实与第三至第四世纪西亚的亚兰语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似乎是由于该语言的现代化之故,大部分希伯来圣经经卷均有这个特点。拼字法不能证明写作的年代,正如最新修订版的英文圣经不能证明其写作时间是在二十世纪一样。拼字法的特点最多只能说明最新拼写修订的时间。

  在死海古卷中(见本注释第一册原文第31-34页),有许多年代确定抄写于公元前二世纪的《但以理书》残片。这些残片中至少有两个保留了《但以理书》第2章中从希伯来语转变为亚兰语的部分,清楚地显明此书在当时就是用两种语言写成的(见本册注释原文744页)。

四、但以理书之主题

  可以恰如其分称《但以理书》为历史和预言的手册。预言就是历史的预见,历史是之前预言的应验。预言部分能使上帝的子民用永恒的眼光看待暂时的事物,警醒他们在适当的时候采取有效行动,帮助个人为最后的危机做好准备,为相信预言的应验提供坚实的基础。

  《但以理书》中预言的四大主线的阐述以纲要为形式,以世界历史为背景,叙述了上帝子民从但以理的时代到世界末日的经历。“幔子业已掀开,使我们从世人的利益、权势、和情感所引起之千变万化的冲突上面,幕后或其中,都可看出那位大有慈悲之主的许多媒介,正在默然忍耐地完成合乎他自己旨意的计划”(《知君》第四十章)。四条预言线索中的每一条都在“天上的上帝”另立“一国,永不败坏”时(但2:44),当“人子”得到“永远的”权柄时(但7:13,14),当对“万君之君”的攻击“非因人手而灭亡”时(但8:25),当上帝的百姓被拯救永远脱离他们的压迫者时(但12:1),而达到高潮。因此,但以理的预言提供了一座上帝所搭建的桥梁,从今世的边缘通往永恒的无边彼岸,那些像但以理一样立志爱上帝和侍奉上帝的人,可以因着信跨越这座桥梁,从今生的苦难动荡走到永生的平安稳妥。

  《但以理书》的历史部分因而以最显著的方式揭示了历史的真哲学(见《教》第十九章)。这部分构成了预言部分的前言。《但以理书》提供了上帝如何对待巴比伦国的详细记录,使我们能够明白本书预言部分所讲述其他国家兴衰的意义。如果我们不理解巴比伦在上帝计划中所起的作用和体现的历史哲学,就无法充分领会在预言异象的屏幕中巴比伦以后其他国家所起的作用。有关默示而得的历史之神圣哲学的总结,见但4:17节注释。

  在本书的历史部分,我们发现当时上帝的仆人但以理与外邦世界的天才尼布甲尼撒面对面,使这位国王有机会认识但以理的上帝、历史的主宰并与他合作。尼布甲尼撒不但是当时最强国家的君主,而且极其聪明,还有天赋的正义感。其实,他是异教世界的领军人物,是“列国中大有威势的人”(结31:11),在上帝的计划中登上权位发挥特殊的作用。上帝论到他说:“现在我将这些地都交给我仆人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手”(耶27:6)。当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时,他们处在一只强有力但是不残忍的手下是有利的(按照当时的标准)。但以理在尼布甲尼撒的宫中的使命就是确保王的意志服从上帝的旨意,以便实现上帝的旨意。在某一历史的戏剧性时刻,上帝使这两位伟人相遇。见本册注释原文569页。

  但以理的前四章讲述了上帝如何使尼布甲尼撒效忠于他。首先,上帝需要一个适当的代理人在巴比伦的宫中表明天国的原则和政策,于是他拣选了但以理作为自己的使者差派给尼布甲尼撒。上帝怎样使用当俘虏的但以理获得尼布甲尼撒嘉许,使尼布甲尼撒先是信任但以理,然后信任但以理的上帝,今天衪同样利用人实现其在地上的旨意。上帝能使用但以理,是因为但以理是一个有原则的,品格正直的,专为上帝而活的人。

  但以理“立志”(但1:8)照上帝所显明的一切旨意生活。首先,上帝使他在巴比伦官长眼前“蒙恩惠,受怜悯”(第9节)。这就为第二步预备了道路,即证明但以理及其同伴的身体特别好(第12-15节)。然后他表现出超人的智慧。“上帝在各样文字学问(学问:原文作智慧)上赐给他们聪明知识”(第17节),结果,他们被认为比他们最近的竞争者“胜过十倍”(第20节)。这样,但以理在德、智、体各方面都明显地超过了他的同伴,就赢得了尼布甲尼撒的信任和尊重。

  这些事情为尼布甲尼撒认识上帝预备了道路。一系列戏剧性的故事——第2章的异梦、从火窑中奇异地得救(第3章)以及第4章的异梦——向王充分展现了但以理之上帝的知识、能力和权柄。第2章的故事中证明人类知识的有限,促使尼布甲尼撒向但以理承认说:“你们的上帝诚然是万神之神、万王之王,又是显明奥秘事的”(但2:47)。他坦承上帝的智慧不仅超过人类的智慧,甚至超过他自己诸神所谓的智慧。金像和火窑的事件促使尼布甲尼撒承认说天上的上帝“救护依靠他的仆人”(但3:28)。他的结论就是:在他整个王国内任何人都不可“亵渎”希伯来人的上帝,因为“没有别神能这样施行拯救”(第29节)。尼布甲尼撒现在看明天上的上帝不仅有智慧而且有能力,他不仅是无所不知的也是无所不能的。第三个事件——他自己所夸耀的智慧和能力被暂时剥夺的那七年——使王懂得“至高者”不仅有智慧和能力,而且运用这种智慧和能力来管理人间的事务(但4:32)。他有智慧、有能力、有权柄。值得注意的是,尼布甲尼撒在恢复理智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赞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并且承认那些像他那样多年“行动骄傲的,衪能降为卑”(第37节)。

  可是尼布甲尼撒个人通过多年时间所获得的教训基本上没有使他的继位者们得益。巴比伦最后一位统治者伯沙撒虽然知道尼布甲尼撒的经历,仍然公开藐视天上的上帝(但5:23)(第22节)。巴比伦非但没有配合上帝的计划,“反而成了一个骄傲而又残忍的压迫者”(《教》第十二章),因弃绝天上的原则而自取灭亡(《教》第十二章)。这个国家被放在天平上显出了亏欠(但5:25-28),于是世界的统治权转到了波斯人手中。

  上帝通过拯救但以理脱离狮子坑,向波斯帝国的统治者显示了他的能力和权柄(见但6:20-23;《知君》第四十五章),象过去对巴比伦的统治者一样。玛代人大利乌在一份敕令中承认“活上帝”的“权柄永存无极”(第26节)。就连“不可更改”的“玛代和波斯人的例”(第8节)也不得屈服于“在人的国中掌权”的“至高者”的旨意(但4:32)。上帝在拯救但以理脱离狮子坑所彰显出来的奇妙能力之见证,给古列留下了良好的印象(《知君》第四十五章)。有关他在重建耶路撒冷和圣殿中所起作用的预言(赛44:26至45:13)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心就大受感动,立志要完成上天所交派与他的使命”(《知君》第四十五章)。

  如此,《但以理书》体现了一些原则,按照这些原则,上帝的智慧、能力和权柄借助列国的历史体现出来,以最终实现上帝的旨意。“上帝高举巴比伦,使之成全”他的“旨意”(《教》第十九章)。它有一段考验时期;但它“失败了,它的光荣消逝了,权势丧失了,结果,遂由别的国家起而代之”(《教》第十二章页;见但4:17节注释)。

  《但以理书》四个异象都与善恶势力之间在地上的争斗有关,这争斗从但以理的时代直到基督的永恒国度建立为止。由于撒但竭力用地上的权势阻挠上帝的计划,毁灭上帝的百姓,这些异象就介绍了撒但那些活动最猖獗的权势。

  第一个异象(第2章)主要涉及政治的变动。主要是为了向尼布甲尼撒启示他作为巴比伦统治者所起的作用,使他知道“将来必有的事”(第29节)。

  好像给第一个异象作补充似的,第二个异象(第7章)强调了上帝的百姓在第一个异象所提到的势力统治之下的经历,预报了圣徒最终的胜利和上帝对他们的仇敌的审判(见第14,18,26,27节)。

  第三个异象(但8;9)补充了第二个异象,强调了撒但除掉基督的宗教和百姓的企图。

  第四个异象(但10-12)总结了上述异象,比其余异象更为详细地叙述了异象的内容。它详述了第二和第三个异象的主题,侧重于“本国之民日后必遭遇的事,因为这异象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但10:14)“是指着大争战”(但10:1)。但11:2-39节的历史故事更为“日后”(但10:14)以及“末了”的事件作了铺垫(但11:40)。

  但以理的预言与《启示录》的预言密切相关。在很大程度上,《启示录》阐述了相同的内容,不过特别的强调了作为上帝选民的基督教会所起的作用。这样,在《但以理书》中比较模糊的细节往往通过对照《启示录》就明朗了。“至于该书中有关末日”的那部分,“天使却吩咐但以理‘要隐藏这话,封闭这书,直到末时’”(《善》第二十章),那时,通过对《但以理书》的切心研究,对其含义的“知识”就必“增长”(但12:4)。虽然“《但以理书》里有关末日的那部分预言”被封闭(但12:4;《述》第五十七章),但约翰却奉命“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因为日期近了”(启22:10)。因此,为更清楚地理解《但以理书》中不太易懂的部分,我们就应细心查考《启示录》,寻得亮光,驱散黑暗。

五、但以理书之大纲

(一)历史部分,1:1至6:28。

  1.但以理及其同伴的教育,1:1-21。
    (1)第一批从犹大到巴比伦的俘虏,1:1,2。
    (2)但以理及其朋友被选受训为国王服务,1:3-7。
    (3)但以理获准遵守自己的律法,1:8-16。
    (4)成功地受到教育,被接受为国王服务,1:17-21。
  2.尼布甲尼撒的大像之梦,2:1-49。
    (1)尼布甲尼撒因梦而烦乱,2:1-11。
    (2)下令处死哲士,后又撤销命令,2:12-16。
    (3)但以理得到启示,表示感恩,2:17-23。
    (4)但以理向王讲解异梦,2:24-35。
    (5)但以理解释异梦,2:36-45。
    (6)尼布甲尼撒承认上帝的伟大,2:46-49。
  3.但以理的朋友蒙救脱离火窑,3:1-30。
    (1)尼布甲尼撒立一金像,要求人们对其下拜,3:1-7。
    (2)三位忠心的希伯来人拒绝下拜,3:8-18。
    (3)上帝在火窑中施行拯救,3:19-25。
    (4)尼布甲尼撒的表白和谕旨;希伯来人得到提升,3:26-30。
  4.尼布甲尼撒的第二个梦,耻辱和复原,4:1-37。
    (1)尼布甲尼撒承认上帝的知识和能力,4:1-9。
    (2)对梦的描述,4:10-18。
    (3)但以理对梦的解释,4:19-27。
    (4)尼布甲尼撒的耻辱和复原,4:28-36。
    (5)尼布甲尼撒赞美天上的上帝,4:37。
  5.伯沙撒的宴会和王国的灭亡,5:1-31。
    (1)伯沙撒亵渎圣殿器皿,5:1-4。
    (2)墙上神秘的字迹,5:5-12。
    (3)但以理的解释,5:13-28。
    (4)但以理获得尊荣,巴比伦亡国,5:29-31。
  6.但以理从狮子坑被救出,6:1-28。
    (1)但以理的提升及其同僚的嫉妒,6:1-5。
    (2)大利乌禁止祈祷的法令,6:6-9。
    (3)但以理触犯法令并被定罪,6:10-17。
    (4)但以理得救,控告者受惩罚,6:18-24。
    (5)公开承认但以理之上帝的伟大,6:25-28。

(二)预言部分,7:1至12:13。

  1.但以理的第二个预言信息,7:1-28。
    (1)四个兽和小角,7:1-8。
    (2)人子的审判和永远作王,7:9-14。
    (3)一位天使解释异象,7:15-27。
    (4)但以理的感受,7:28。
  2.但以理的第三个预言信息,8:1至9:27。
    (1)公绵羊、公山羊和角,8:1-8。
    (2)小角及其恶行,8:9-12。
    (3)有关洁净圣所的时间性预言,8:13,14。
    (4)加百列解释异象的第一部分,8:15-26。
    (5)但以理见异象后患病,8:27。
    (6)但以理为回归重建而祈祷并承认他百姓的罪,9:1-19。
    (7)加百列解释异象剩下的部分,9:20-27。
  3.但以理的第四个预言信息,10:1至12:13。
    (1)但以理禁食,10:1-3。
    (2)“有一人”出现,以及对但以理的影响,10:4-10。
    (3)那“人”对但以理开头的谈话,10:11至11:1。
    (4)一个关于未来历史事件的异象,11:2至12:3。
    (5)“奇异的事”的期限;对但以理个人的应许,12: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