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解经释经 > 圣经研究>正文

个人研经和个人解经

时间:2018-09-09 05:44:31    作者/供稿:史鲍尔     来源: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个人研经和个人解经
 
史鲍尔
 
 人们不言不语地假设,在美国家家都有一本圣经。在这个国家,圣经多年以来都是最畅销的书。也许很多圣经只不过是一种摆设,或是用来存放照片或压干花的一个方便地方,或是摆在重要而显眼的地方,牧师来探访的时候也可以看见。由于圣经很容易获得,我们就很容易忘记,为使圣经能够翻译成我们自己的语言,使我们自己能够解释圣经,一些古圣先贤付出了高昂代价。
 
 马丁·路德与个人解经
 
 宗教改革的两项伟大遗产是个人解经和把圣经翻译成本地语言或本国语。这两个原则是并行的,是经过很大的争论和逼迫之后才实现的。为了把圣经翻译成本国语言,很多人付出了生命,被烧死在火刑柱上(特别是在英国)。路德最伟大的成就之一是把圣经翻译成德文,好叫任何识字的人都可以自己读圣经。
 
 十六世纪路德把个人解经这个问题明朗化了。这位改教家在沃慕斯议会上对教会和皇帝权威所作的著名回答中就隐藏着个人解经这个没有说出来的原则。
 
 路德被要求撤销他的著作,他的回答是:“除非有人用圣经或是明白的推理使我信服我错了,否则我不能撤销任何东西。我的良心是被上帝的道束缚的,违背良心是不对,也是不安全的。这是我的立场,我只能如此行事,愿上帝帮助我。”注意路德说“除非有人……使我信服……”这样的话。这之前,在来比锡和奥斯堡的几次辩论中,路德敢于讲出与教皇和教会会议的解释相反的圣经解释。他竟如此大胆,这使得教会官员不断指控他傲慢。对这些指控,路德并不是无关痛痒,觉得无所谓,而是为之深深感到痛苦。他相信他可能会错,但坚持认为教皇和宗教大会也可能会犯错误。对他来说,只有一个真理源泉是不会有错误的。他说“圣经绝无错谬。”因此,除非教会领袖们能说服他确信自己有错,否则他感到有责任遵行他自己良心所确信的圣经教导。个人解经的原则随着这场争论诞生了,并且经过了火的洗礼。
 
 在路德勇敢宣告和接下来又在瓦特堡把圣经翻译成德文之后,罗马天主教会并没有就此缴械投降。相反,教会集结了它的力量,发起了一个具有三叉利刃的反攻战,这种反攻被称为反宗教改革。这场反攻最锋利的刀锋之一是天特会议所提出的反抗罗主义理论。天特会议论及了路德和其他改教家提出的许多问题,其中之一就是个人解经的问题。天特会议说:
 
 为了遏制那些放纵的精神,本会议(指天特会议)规定:任何人都不可依赖自己的理解力或判断力,在基督徒信仰或道德问题上,扭曲圣经以求符合己意(尽管这样的解释任何时候都从未出版),擅自解释圣经以致违反那圣洁为母的教会直到如今所主张的解释(惟独她有判断圣经真谛的权利),或者是违反教父们所一致同意的教导。
 
 你觉察到这个声明的味道了吗?姑且不论其它,这个宣告是在说,讲解圣经并且公布其意思是罗马天主教教导部门的责任。这不可以是个人判断或个人观点的问题。天特会议的这个声明很清楚是针对宗教改革的个人解经原则说的。
 
 然而,仔细审视这个声明就可以看到,它里面含有对宗教改革原则非常严重的误解。改教家们提倡“放纵的精神”的观念吗?个人解经是否意味着,一个人有权利为了迁就自己来解释圣经?一个人可以毫无约束,随心所欲,稀奇古怪地任意解释圣经吗?个人解释圣经的人是否应当严肃认真地看待其他人对圣经的解释(比如那些专门教导圣经的人的解释)?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显而易见的。对于采取措施遏制那种无约束的精神,改教家们也是很关切的(这也是他们如此努力描绘出正确的解经原则来遏制和平衡异想天开解经的一个原因。)但是在遏制放纵精神方面,他们的方法不是宣布神职人员不会有错误。
 
 也许在天特宣言中出现的最关键用词是“扭曲”这个词。天特会议说,任何人没有扭曲圣经的个人权利。对这一点,改教家们是满心同意的。个人解经从来没有意味着,个人有权歪曲圣经。随着个人解经的权利而来的是准确解释圣经的严肃责任。个人解经允许人对圣经加以解释,但是不允许人对它加以歪曲。
 
 回顾改教时期,我们看到了宗教裁判所的残酷反应,以及那些把圣经翻译成本民族语言,使普通信徒可以读到的人所遭受的逼迫,这一切让我们震惊。我们搞不懂罗马天主教的那些首领们何以如此败坏,竟然因为人们读圣经而对他们施以酷刑。读到这样的事,我们都感到难以理解,无法想象。然而,在回顾历史的过程中人常常忽略的一点是,在那样的逼迫行动当中,有很多动机良好的人们参与其中。罗马深信,如果你把圣经放在没有专门知识的平信徒手中,让他们来解释这本书,就会导致各种稀奇古怪的歪曲,这样的歪曲又会把羊群引偏,也许引到永恒的痛苦中去。所以,为了保护群羊,使他们不至于走上最终自我毁灭的道路,罗马天主教会动用了肉体的刑罚,甚至到了处死的地步。
 
 路德意识到了走这一步的危险,但是他深信圣经的清晰明了性。所以,尽管歪曲的危险性很大,他仍然认为,让成千上万的群众接触到基本清楚的福音信息,其好处是最终得到救恩的人会更多,而最终灭亡的人会更少。他愿意冒险打开那个可能会“使罪恶的洪流喷涌出来”的阀门。
 
 个人解经为平信徒打开了圣经,但并没有废除应该留有受过教育的神职人员这个原则。改教家们回到了圣经时代去看事情,由此他们认识到,在旧约和新约实践与教导中,拉比、文士和教导事工有着重要的地位。教师们应当熟悉古代语言、习俗、历史和文学分析,这些仍然是基督教会的一个重要特征。路德的著名教义,“信徒皆祭司”,一直以来常常被人误解。其实,这并不意味着神职人员和平信徒之间没有区别。这个教义只是主张,在教会的全部事工中,每一个个体基督徒都要起作用,都要承担任务。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所有人都被呼召做“我们邻舍的基督”。但这不意味着教会不需要监督或教师。
 
 在我们目前的文化中,许多人对有组织的教会感到幻想破灭。有些人甚至反应过度,走向了教会的无行政方向。从六十年代的文化革命,连同耶稣复临运动,以及地下教会,当中发出年轻人这样的呼声:“我不需要以哪个人为牧师,去求助于他;我不相信有组织的教会或是基督身体有机构性的行政治理。”在这样的人手中,个人解经原则很可能成为极端主观主义的一种特许状。
 
 客观性和主观性
 
 在圣经解释中,个人解经的巨大危险是明显存在的主观主义危险。这种危险往往比人们意识到的更加普遍。从神学讨论和辩论中,我看到这种危险很微妙地表现出来。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圣经学者的专门小组讨论会。我们讨论的是新约圣经中特定的一段意思和应用有争议经文的正反两方面的理由。一位新约圣经学者在他的开场白中说:“我想,在如何对待新约圣经方面,我们应该诚实坦率。说到底,我们所有人都是把自己想要在其中读到的东西读到里面去,或者说想怎么解读就怎么解读,这是可以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太吃惊了,以至于没有反驳。我的惊愕掺杂着一种徒劳无用的感觉——我感到,不可能跟他有重要而有意义的意见交流。听到一位学者能如此直截了当地公开陈述自己的偏见,这真是罕见的事。我们所有人都可能跟我们有罪的倾向挣扎,把我们想要找到的东西读到圣经里面,但是我希望我们不总是这样做。我相信有可行的办法来遏制这种倾向。
 
 在普通大众的层面,人们同样轻易接受这种解经上的主观主义精神。很多时候,在讨论了一段经文的意思之后,人们很干脆地反驳我的论点说:“那是你的观点。”这样的话可能意味着什么呢?首先,对所有在场的人来说,很明显,我提出来的解释是我的观点。我是给出这种观点的人。但是我认为这并不是人们头脑里所想的。
 
 第二种可能的意思是,这句话表示一种没有说出的反驳,利用的是株连定罪的谬论:“因为与此有一定的联系,所以就有罪责”。通过指出所提出的观点是我的意见,也许那个人觉得这就足以反驳它了,因为人人都知道那个没有说出口的想当然的假设:任何出于史鲍尔之口的观点都肯定是错误的,因为他从来也没有正确过,也从来不可能正确。不管人们对我的观点可能有多么敌视,我仍然怀疑,当他们说“那是你的观点”时,这是他们所表达的意思。
 
 我想第三种可能是大多数人的意思:“那是你的解释,对你来说这样挺好。我不同意这种解释,但我的解释同样有根据,同样正确。虽然我们的解释相反并且相互矛盾,它们都可能是正确的。你喜欢什么,对你来说就是真实的;我喜欢什么,对我来说也是真实的。”这就是主观主义。
 
 主观主义和主观性不是一回事。说真理有主观成分是一回事,说真理完全是主观的又是另一回事。真理或是谬误,要想对我的生活有什么重要意义,它就必须要以某种方式应用在我身上。说“佐治亚州正在下雨”,这句话实际上可能讲的是真实的客观情况,但是跟我的生活没有关系。假如有人能让我看到,伴随这场雨有严重的冰雹,这冰雹正在毁坏桃子的收成,而我又在这些桃子上作了投资,那么人就会让我看到这确实跟我有关系。这样,这陈述对我来说就有主观的关系了。当一个命题的真实性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抓住了我,那就是一件主观事情。一段经文对我生活的应用可能带有很强的主观色彩。但这不是我们所说的主观主义。当我们歪曲某些用语的客观意思,以便符合我们自己的利益的时候,主观主义就发生了。说“佐治亚州在下雨”可能跟我的生活没有关系,因为我住在宾夕法尼亚州,但这句话仍然有意义。它对佐治亚州的人们来说就有意义,更不用说对那里的植物和动物是有意义的了。
 
 当一个陈述的意思不是仅仅扩展或应用在主体身上,而是绝对由主体决定的时候,主观主义就出现了。要想避免曲解圣经,我们就必须从一开始就避免主观主义。
 
 谋求对圣经有客观的理解,我们并不因此把圣经贬成某种冰冷抽象和没有生气的东西。我们所做的只是力求明白那句话在它的上下文中传达的意思,然后才着手开始履行同样必要的任务,就是把它应用在我们自己身上。一句话可能有许多个人的应用,但只能有一个正确的意思。除非神用分叉的舌头说话,否则各种互相矛盾、彼此排斥的其它解释不可能是真实正确的。关于这种矛盾情况以及圣经陈述中的单一意思,后面我们还要详细谈论。现在我们要做的是阐明纯正圣经解释的目标。第一个这样的目标是获得圣经的客观意思,避开曲解圣经的陷阱,这些陷阱是容许圣经解释被主观主义制约所导致的。
 
 圣经学者在他们所称之为“解经”(exegesis)和“私意解经”(eisogesis)(1注)之间做了一种必要的区分。“解经”的意思是解释出圣经所表达的意思。这个词来源于一个含有“引领出来,引导出来”之意的希腊词。“解经”的关键在于前缀“ex”,它的意思是“从……而来”或“出于……”。“解经”就是从词语中得出本来就在里面的意思,既不多也不少。“私意解经”有同样的词根,但却有不同的前缀,前缀“eis”也来自于希腊文,意思是“从外面进入到……的里面”。这样,“私意解经”就是把经文没有的意思读进去。“解经”是一件客观的事情。“私意解经”则是主观主义行径。
 
 我们所有人都得同主观主义问题挣扎。圣经经常说我们不愿意听的事情。我们能把耳朵堵起来,把眼睛遮起来。批评圣经比让圣经批评我们要容易得多,也远不那么痛苦。难怪耶稣多次这样结束祂的讲论,“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比如:路加福音8:8;14:35)。
 
 主观主义不但引起错谬和歪曲,而且也滋生骄傲自大。这种骄傲自大的集中体现就是,我信我所信的,就是因为我相信它;我坚持说我的观点是正确的,就因为这是我的观点。如果我的观点经不起客观分析和证明的检验,谦卑就要求我放弃它们。而主观主义者妄自尊大地坚持自己那没有客观支持或确证的主张。对某人说,“如果你喜欢相信你想要相信的,那很好;我将相信我想要相信的”,这只是表面上听起来的谦卑。
 
 个人的观点必须参照外部的证据和其他人的观点进行评估,因为我们会把与自己的背景有关的额外东西加给圣经。地球上没有一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是全然完美和纯正的。我们都持有一些不是来自于神的观点和想法。也许,如果确切知道我们的哪些观点与神相悖,我们就会抛弃它们。但是,把它们挑出来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我们的观点和见解需要其他人的研究成果和专门技能的匡正和磨砺,就好像是共鸣板和打磨器一样。
 
 教师的作用
 
 十六世纪改革宗的各教会把长老分成了两种:教导的长老和治理的长老(2注)。治理的长老蒙召要指导和管理教会事务;教导的长老或者牧师主要负责教导和装备圣徒,使他们能够进行事奉。最近十年来,很多地方教会有了显著的复兴。像“信心行动”这样的教会辅行机构事奉在恢复地方教会平信徒的重要性上起了很大作用。平信徒更新研讨会已经是很普通的事情了。现在已经不那么强调了不起的讲道者,而是强调为平信徒和由平信徒所开展的了不起的项目。现在不是出色传道人的时代,而是出色会众的时代。
 
 平信徒复兴运动最重要的发展之一,就是小型家庭查经小组的出现。在这种友好融洽、不受拘束的家庭氛围中,本来对圣经不感兴趣的人,在学习圣经方面取得了很大的飞跃。小型聚会的动力主要在于平信徒。在这样的圣经学习中,平信徒彼此教导,或是把他们大家的见解汇集起来。这样的学习小组在更新教会方面已经是卓有成效了。随着人们在理解和解释圣经方面获得越来越好的知识和技能,这样的学习小组将会更有成就。人们开始打开圣经一起学习,这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这也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知识汇集对教会是带有造就的;无知汇集是具有毁灭性的,有可能会出现出瞎子领瞎子的问题。
 
 尽管小组和家庭查经在促进教会的复兴和社会改造方面可以是非常有效的,但是信徒迟早必须得到受教育人士的教导。我深信,同以往任何时候相比,教会现在太需要受过教育的教牧人员。私下的研经和解经必须由教师们集体的智慧加以平衡。请不要误解,我不是在号召教会回到宗教改革以前神职人员把持圣经的情况中去。人们开始自己学习圣经,那些抗罗派殉道者的血没有白流,我为此感到欢喜。我说的是,参加圣经学习的平信徒应该同他们的牧师或教师取得联系,或是在他们的权威之下进行,这样做是明智的。基督亲自安排了教会,把教导的恩赐赐给一些人。基督要得到祂子民的尊荣,人们就必须尊重这种恩赐和这个职分。
 
 教师们应该受到专门的教育,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当然,偶尔会出现一些这样的人,他们虽然没有受过教育和培训,却对圣经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直觉理解力和领悟力。但这种人非常难得。更多的时候,我们面对的难题是,人们毛遂自荐,起来担任教师的角色,而实际上他们不合格也不能胜任。一个好的教师必须有纯正扎实的知识和解明圣经疑难部分的必要技能。掌握语言、历史和神学对此是至关重要的。
 
 查看旧约圣经中犹太人的历史,我们就能看到,以色列所受到的最严峻、最持久的威胁之一,就是假先知或假教师的出现。比落在非利士人或亚述人手中更频繁的是,以色列人经常落在说谎言的教师那引诱人的权势之下。
 
 新约圣经见证,在初代教会中有同样问题。假先知像贪财的牧羊雇工,他们更多关心的是自己的工钱,而不是群羊的福益。他们根本不考虑是否把群众引偏,把他们带入错谬或邪恶之中。并不是所有的假先知都是出于恶毒之心而说谎话;很多是出于无知说谎话的。我们应该远避那些恶毒和无知的人。
 
 另一方面,以色列所蒙受的巨大祝福之一就是,神把按照祂心意教导人的先知和教师差派给他们。听听神对耶利米所说的严肃警告:
 
 “我已听见那些先知所说的,就是托我名说的假预言,他们说:‘我做了梦,我做了梦。’说假预言的先知,就是预言本心诡诈的先知,他们这样存心要到几时呢?他们各人将所做的梦对邻舍述说,想要使我的百姓忘记我的名,正如他们列祖因巴力忘我的名一样。得梦的先知,可以述说那梦;得我话的人,可以诚实讲说我的话。糠秕怎能与麦子比较呢?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和华说:“我的话岂不像火,又像能打碎磐石的大锤吗?”耶和华说:“那些先知各从邻舍偷窃我的言语,因此我必与他们反对。”耶和华说:“那些先知用舌头说是耶和华说的,我必与他们反对。”耶和华说;“那些以幻梦为预言,又述说这梦,以谎言和矜夸使我百姓走错了路的,我必与他们反对。我没有打发他们,也没有吩咐他们。他们与这百姓毫无益处。这是耶和华说的。”(耶23:25-32)
 
 看到这样审判的话,新约圣经这样警告我们也就不奇怪了:“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雅3:1)我们需要那些知识纯正心里又不抵挡神话语的教师。
 
 对基督徒来说,私下的圣经学习是一个重要的蒙恩之道。它是我们所有人的一项特权和本分。神出于对我们的恩典和慈悲,不但给祂教会提供了有恩赐的教师来帮助我们,而且提供了祂自己的圣灵来照亮祂的话语,让我们看到这话语对我们生活的应用。对于纯正的教导和勤奋的研习,神是赐下祝福的。
 
注:
1注:在解释圣经时,把自己的意思带进来。
2注:指的是当时改革宗长老教会。改革宗浸信教会没有这种区分。
 
(选自作者《认识圣经》,改革宗经典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