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活职场>正文

我信主,在朋友中间被称为“神迹

--”——他能够真正地从里面改变我,是最大的"爱的神迹"

时间:2018-11-21 06:03:48    作者/供稿:何蒙恩    来源:信仰的力量    浏览次数: 字号:TT

我出生在中国大陆辽宁省沈阳市,来自于一个非基督徒的家庭。父母亲是高级知识分子,都在国家重点大学里任教授。他们相亲相爱,风趣有加,使我从小生长在一个温暖关爱、积极向上的家庭气氛里,是大家眼中的天之骄女。父母的事业心很强,所以对我的教育也非常看重,从小给我的目标就是"考试要拿第一"。我没有辜负父母重望,学习成绩一直优异。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大学升研究生院,都是一路保送,不用参加入学考试。文体活动也非常积极,曾当过沈阳市市学联副主席、高中校学生会主席、学校短跑运动员。在众人赞□的掌声中,我也自许自己是个洒脱、不一般的女孩,充实、愉快,同时又独立、自信而骄傲。我崇拜居里夫人,渴望这一生能在科学领域有所建树。

在国内时,我跟大多数人一样,接受的是无神论的教育,也从来没有听过福音。只记得上大学时有一次,我同朋友们一起进一家天主教堂随便看看,出来后我们感慨地说,"人是多么有灵性的东西,竟然拜倒在一个'神'的脚下。"那时的我从没想过,真的有神存在!而且何止是我,我中学、大学时的很多同学,如今都和我一样信了耶稣而成为神的儿女。当日的我们,根本不晓得神在创立世界以前就拣选了我们(以弗所书1:4)。在我们各自为自己的人生和许多的计划而拼搏忙碌的时候,神悄悄走进我们的生活,来寻找我们!

赴美留学
一九九三年我大学毕业,并获得"优秀毕业生"荣誉称号,被直接保送进入研究生院进行分子生物学的研究。次年,我获得美国新泽西州州立大学生命科学研究生院的全额奖学金,遂怀著满腔抱负赴美留学。到学校的第一天,大概是神在爱中的安排吧,我就借住在一对素不相识的基督徒夫妇家里。当晚家中还有基督徒聚会,但我第二天就扬长而去了。之后几个月,神给我不少机会接触基督徒,但我都避开了。记得有一次我在图书馆排队等著用公共电话,我前面的女孩转过身来问我:"你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吗?"我回答说,"我根本不相信有神存在。我是学生命科学的。生命实在太奇妙了,不可能是一个人创造的。"那个女孩说,"我也是学生命科学的,我越学,越相信有神。"她想给我她的电话号码,我拒绝了,并告诉她,"我一辈子都不会信神的。"

因为我自认为自己是清高脱俗的人,崇尚宇宙间的永恒精神,并寻求探索真理。如果不是真理,我不要它作我的信仰。我不需要一个所谓人想出来的"神"作心灵上的拐杖,或是精神寄托。

那时与我同来的留学生中,有很快就信主的,也有怀著敞开的态度与基督徒来往,并接受教会帮助的。而我在众多的福音朋友中是属于最强硬派、最不像"平安之子"的。教会的免费爱筵不去吃;别人要带我去买菜婉拒;碰到有人传福音,我就热情地讲"进化论",希望将对方从迷信中扭转过来。对基督徒和他们所流露的爱心、朴实,非但不受感动,反而心里很可伶他们。觉得他们先前也必是像我一样,是来美国奋斗的,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挫折,年纪轻轻竟然转而去信神。我相信跟我接触过的传福音者,对我定是不报希望的。我后来的信主,在我的朋友们当中是被当作一件"神迹",令不少人觉得稀奇、不可理解。真是赞美神,那实在是"爱的神迹",骄傲任性如我,神却永不放弃。

回到创造我的神面前
 
我的转变是从一次饭局开始的。那是我来美国几个月以后,我们同系的一对基督徒夫妇请我和另外几个人去他们家里吃饭。谈话间,我听到圣经上有一句话说,"神是灵;敬拜他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敬拜。(约翰福音4:24)。"这使我非常惊讶。我在国内上大学时,正值气功热潮,我也接触过一点"中华养生益智功"。临出国前我还应邀去他们的灵鸽网点,希望接一个灵鸽在身上,据说能帮著健身治病。但是没接到。(我信主后,又庆幸又后怕,真感谢神大能的保守,保守我没有随随便便把一个不知来历的灵接受到自己里面来。)那次我亲耳听到有灵存在,真是兴奋不已。难道在我们所看得见的物质世界以外,真有一个属灵的世界存在吗?想不到圣经上竟也明白地说,"神是灵"。还说,神是"万灵的父"。(希伯来书12:9)。这跟我印象中的基督教太不一样了。

于是我告诉这对夫妇我挺感兴趣。第二天,那位妻子就来我的实验室,送了我一本《新约圣经》,并邀请我参加圣诞节期间名为"扎根在永恒"的福音营。《圣经》我放在抽屉里,一直没再翻过;倒是这个福音营,不知怎么搞的,我竟然误会成是去上山打猎,于是欣然报了名。可临行前却又有别的事情打岔,就想改主意不去了。但感谢那在我身上一直作工的神,使我最终得以成行。没想到,那改变了我一生的道路。

那真是令人难忘的一个周末。我特别印象深的几点:
一是,很多有硕士、博士学位的人在场,讲道的人也多是著名学府的教授、专家。我很吃惊于这么多有知识的人竟会相信有神存在。
第二,《审判达尔文》一书改变了我对"进化论"简单的盲信,发现"进化论"并不是真理,而只是科学上大胆的假说。它缺乏足够的科学证据,不足以解释人类的起源。
第三点,基督教信仰不像我原来想的是出于创教人的主观思想,或是信教人的心理作用,而是有大量的客观事实作根据。特别明显的证据是《圣经》这本书,和历史上耶稣其人,还有过去几千年以色列人的历史。对《圣经》的介绍给我的震惊非常大,它太奇妙了!不但它里面无数的预言都在历史上应验不爽,并且自两千年前它写成后,就从不改版。科学的进步只能越来越证明《圣经》中关于科学的预见,是何等准确,并且远远超前于人类的认知。《圣经》跟我从前所想像的完全不同,我开始被折服,相信这本神奇的书可能真是神所默示的。从这个角度我开始相信可能真有神存在,因为他不但借著大自然,更借著《圣经》向我证明他的存在。

我在福音营的第一个晚上,因为甚感困惑,临睡前躺在床上,盯着旅馆天花板。心里不禁默默地说,"神啊,你真的存在吗?如果你存在的话,请你启示我。你若启示我,我一定信你。"说完了,很奇妙的,我心里就不再挣扎,感觉十分平静平和,很快就睡著了。神听了我的祷告,在以后的聚会里,他开启我的心,叫我留意所讲的,许多问题都因此得到解答。我也开始欣赏基督徒们追求真理的认真态度,还有他们唱诗歌时所洋溢的积极向上的生命活力,都深深地吸引我。传道人说,这不是一个宗教的信仰,而是一个生命的信仰,叫你有生命的改变。耶稣能使我的生命有奇妙的大改变,这是真的吗?长久以来我一直叹息于人性上不可克服的自私、虚荣等诸多弱点,但圣经上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旧事已过,看哪,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在晚上一场讲"永恒的爱"的聚会后,传道人开始呼召人接受主。我低著头,觉得自己的脸烧得厉害。我清楚地知道是我的骄傲阻挡了我。二十多年来我从没有拜倒在谁的脚下,从没有承认谁是我的主宰,我一直都是很成功很自立的。我该不该接受他?那时我转念一想,如果神是真的,是他创造了我,我若不要他,那我真是太傻了。但如果神不是真的,我只是向空气举一下手,也没什么。当时大家都在低头祷告,不会有人看见的。就在两权之间,我举起手,不可思议的是,眼泪同时就流下来了。就好像一个长久孤独、漂泊的孩子,终于回到了家,身心沐浴在无尽的爱与无比深厚的暖流中。我立刻知道神是真的,真的有神存在,并且他就在这里,像父亲一样满怀慈爱地看著我、迎接我、接受我,将我保护在他大能的膀臂中。那完全不是心理作用,言语真是无法表达那一刻被圣灵感动的千万感受。

信主之后,天开了!从前所有的问题都明白了,所有的疑虑都消逝了,因为真的有神存在。我找到了宇宙终极的真理。我真像圣经中所说的,"因信入他而欢腾,有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喜乐。(彼得前书1:8)。"从福音营回来时我就像变了一个人。每当遇到认识的人,我就像孩子似的跳过去,说,"你知道吗,我信主耶稣了!"也不管对方是如何的诧异,我却是自个止不住地幸福不已;好像找到了久慕的恋人,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那时我的未婚夫还在国内,我就打国际长途电话四十分钟回去给他传福音。因为实在太喜乐了!我不再惧怕死亡和患难了,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乃是主宰一切,调动万有,且能叫死人复活的神啊!在我内心深处,是以前从来没有感觉过的无穷尽的踏实和平安。我知道了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今生的意义何在。一切都那么清楚、明亮,有光和爱充满在心里。我的灵活了,对神充满了渴慕。我从抽屉里拿出那本从没翻过的《新约圣经》,走路吃饭都在读,信主一周就几乎读完了一遍。我也特别喜欢祷告,夜深人静的时候,轻轻呼求"哦,主啊",心里充满了爱和祥和,一天仿佛根本没有劳累过。我的心变得非常柔软和感恩,每当与弟兄姊妹一起见证神所赐给我们的一切时,我常会泪流满面。那种感动和内心的满足真的就像心里一个永恒的洞被永恒填上了。

在我决志信主两个月以后,神奇妙的带领,使我认识了[主恢复]的弟兄姊妹。他们邀请我与他们一起去加州安那翰参加新春华语特会。置身于三千人的大聚会里,我真是大开眼界。特会讲到神变化我们,是借著他那经过过程而终极完成的赐生命的灵。神的灵在我们信主的瞬间进入我们的灵里,与我们重生的灵相调和,之后要在我们的一生中渐渐扩展到我们心的各部分,经过重生、圣别、更新、变化、模成、得荣这生机救恩的六大步,步步奇妙,而将我们变化成为在生命和性情上与神一模一样,从而活出神、彰显神。这样生命的变化正是我所向往的。我于特会期间受浸归入主名,那是一九九五年二月四日,我二十二岁。记得当时我不知道该怎样祷告,临浸入水里前,只说了一句,"主啊,救我。"主是信实的,也是智慧的。从我受浸以后,他就带我享受甜美的召会生活,并在我里面开始了他奇妙变化的工作。

脱离今生的思虑和钱财的迷惑
 
信主以后的生活真是异常甜美。"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书2:9)。"弟兄姊妹像云彩一样围着我,喂养照顾我这个在主里新生的婴儿。怎能忘,弟兄一家晚上来看望,老少六口在雪中蹒跚走远;怎能忘,病中弟兄姊妹来顾惜代祷,一次就来了十几位;怎能忘,属灵妈妈几乎一天一个电话,读经祷告,经历基督,与我一同欢笑一同流泪;怎能忘,一次次大小聚会,诗歌颂扬,灵里感恩,欢声笑语中同被建造。约翰一书四章十二节说,"从来没有人见过神;我们若彼此相爱,神就住在我们里面,他的爱也在我们里面得了成全。"我给国内的亲人写信时说,"召会像家一样,真好!"那是没有信主前作梦也想不到的甜美生活。在神的家中,我尽情享受弟兄姊妹的爱与关怀,我在基督里的生命也渐渐长大。

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先生开始自费攻读电脑硕士学位,为此我们需要支付一万五千美元的学费。这对当时的我们宛如天文数字一样,因为那时我的奖学金只勉强够我们生活用,日子是按著几块钱几块钱算著花的。怎么办呢?我开始考虑是否要找工作,但又担心工作找不到,反而得罪了导师,连现有的奖学金都会丢了。在许多焦虑和不安中,一天夜里我睡不著,就坐起来对主说,"你若给我一个工作,我愿意把自己奉献给你。"祷告的动机一开始还是向神求物质的好处(那时为生活所迫,已顾不得要清高了),但神很奇妙,借著我这样向他敞开,他就在我里面运行并加强我。我心被恩感,深觉主为我受苦受辱钉十字架,我理当为主献上一切。于是我改口说,"工作还在其次。主,我愿意作你贵重的器皿,合乎你使用(提摩太后书2:20)。"停留在神的面光中许久,内心非常平安,知道神已悦纳了我这小小的奉献。我也因此有了把握,深信神必不叫我羞愧。我既是属他的人,他必负我的责任。于是我凭信心开始找工作,不再思前想后地犹豫不决。结果真没想到,从我开始找工作到最终找到只用了22天!工作是在世界第一流的制药公司作肝炎早期诊断试剂盒的研究与开发。当我告诉我的研究生导师录用我的公司的名字时,他非常意外地将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实验室的同学和同事们也都羡慕地说,"你的神真是帮助你的。"

通过这件事,我对神的信心大增,发觉他是这样一位真实可信靠的主。在后来分期付学费的过程中,主又带领我有许多难忘的经历,叫我学习信心的功课。那一段时期,真好像与主患难与共,特别亲近。读经时,许多的经节都从书里跳出来,照亮我的心。主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28-30)。"又说,"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彼得前书5:7)。"

这时我才领会没有信主的人生是多么容易被各样的思虑所捆绑。忧虑像一条毒蛇,折磨著人的心。人们忙忙碌碌,终其一生,心灵却没有安歇之所。当我回首自己这段经历,最使我喜乐雀跃的,还不是神带领我们这个家走过了我们经济最拮据的时候,而是他教导我学习这宝贝的功课:"不要寄望于无定的钱财,只要寄望于那将百物丰富的供给我们享受的神。(提摩太前书6:17)。"我因此知道一无所有、贫穷并不可怕,因为我们行事为人是凭信心,不凭眼见。反而我们越缺乏的时候,越该给出去。

从此,我不再看重钱,心不再被钱所缠累了。(这跟原来的我完全不同)。后来我们的经济情况又紧张过几次,但每次我都想,一万五千美元的困难主都带领过去了,现在又算什么呢?我因此满怀信心,不为明天忧虑,反而能喜乐地专心寻求主的事。对家里花销的态度也改变了,该花的钱就花;工作上有多少收入也不太萦于怀,并且以前所亏欠人的也都渐渐偿还了。当人把对钱的态度摆对了,对许多别的事情也就自然不受搅扰了。能够脱离"今生的思虑和钱财的迷惑(马太福音13:22)",心灵上是多么轻松和自由啊!

性情上的大改变
 
神纪念我在找工作时那个奉献的祷告,就一直作工在我心里,使我对他非常渴慕。在多采多姿的召会生活中,我开始参加校园传福音喂养人的工作。那时神已带领许多年轻学生从中国大陆来美国留学,他们像我一样因此得以听到福音,而接受主耶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在校园里,我们亲身经历神满溢的祝福,当时已有上百位大陆来的学生信主、过召会生活。但在服事中,我深深感到自己在真理、生命、事奉、性格、甚至英语语言等等各方面都是多么不完全,而萌发了要去加州参加全时间训练的想法。我常想,世上的人要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尚且要受许多年的专业训练,今天我要服事神——天地的主,更是要受何等的训练!

但要从东岸的纽泽西州搬家去西岸的加州,我和我先生又都要辞职,牵扯太大。自从我热切地要参加全时间训练,到最终成行,竟拖了两年之久。这对年轻的我真如同煎熬一般。但感谢神,时间是在他的手里。他用这两年的时间叫我学习信靠和等候他,使我从开始的"指使神"到后来愿意"受神的指使",愿意顺服神为我安排的道路和时间。那个从前固执和坚持己见的我,经过这两年来许多的眼泪、挣扎、思考和经历,而服了下来。奇妙的是,我不只对神服了下来,连对人也服了下来,性情上有了很大改变,开始有了一个常常向神、向人认罪的生活。我也不再那样骄傲自夸,而变成一个愿意谦卑地倚靠神、倚靠弟兄姊妹的人了。神真是大能的。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然而,他能够真正地、从里面改变我,这才是最大的"爱的神迹"。这两年的经历,正如盖恩夫人所说的,"我所切望要得的东西,若得不著,反而比得著更有益。因为得著会叫'自爱'的心长大。神若不夺去人所切望的东西,就永远不能有绝对向己死的经历。"神真是智慧的。每当我回想他如何拖延了这两年,而为了破碎我天然的人,使我得变化,我就对他敬拜不已。他的话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55章8-9节)。"赞美他的道路,赞美他的意念!

"先寻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一切就都要加给你们了"(马太福音6:33)
 
在我一九九六年找工作感觉压力很大的时候,就有弟兄问我,"主的话说,'但你们要先寻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一切就都要加给你们了。'你信不信?"当时心里特别受震动。我现在信主七年多了,亲身的经历真是能见证主这奇妙的应许。这话是真的。当我以基督的事为念的时候,神就用许多爱的神迹多方眷顾我;当我为著神的缘故愿意放弃属地的享乐时,天父不但满足我生活上一切的需要,而且是充盈满溢地"加给"我的。我们这个家,在同龄人眼中是特别被□慕的。我常常听人由衷地说,"真的很□慕你。"我也觉得很稀奇,我花很多时间在信主的事上,但别的事不但没耽误,反而常常得到的比别人又早又好。我想是因为神总能叫我们"事半功倍",而不是徒然的劳碌,虚空的尽力,我们因此可以把时间花在最有意义的事情上。信主爱主的人是多么蒙福啊!

记得以前考虑要不要来参加全时间训练时,我最顾虑三件事:(1)绿卡申请还在办理中;(2)毕业后再要小孩会不会年龄就太大了;(3)训练毕业后作什么。感谢神,他加增我的信心。有位弟兄说,"信主就要豪迈一点,别瞻前顾后的。"于是一九九九年八月,我和我先生在十七位弟兄姊妹的帮助下,把我们的家具物品装上搬家公司的拖车,我们就豪迈地上路了。我们花了十天时间从美国东岸开到西岸,一路上借住在同学家和素不相识的弟兄姊妹家里,并且游山玩水,欣赏神造物的奇妙,那真是一段难忘的回忆。

更难忘的是,幽默的神和我们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当我们开了整个路途的三分之一时,接到律师电话,要我们回去重新作指纹,为了办绿卡。我们决定不管它,继续向西开。开了三分之二时,发现我怀孕了。三个顾虑一下应验了两个。我和先生彼此呆坐,不知道是不是该马上打道回府。而那时,我们的家具正在搬家公司的拖车上,走著跟我们一样的路径,正呼呼地直奔加州去。经弟兄们鼓励,我们还是到了加州安那翰。我作为训练里唯一一个孕妇开始了我终生难忘的全时间训练,真的是凭信心拼上去的。如果那时就知道在我训练的最后一个学期,我将再次怀孕,那真要对神这样的"赐福"瞠目结舌了。

两年训练很快就结束了,当我回首,真是俯伏敬拜神!这两年里所得到的收获,其宝贵的价值,是要用这一生甚至用永世来纪念的。神的祝福远超过我所求所想的。我最大的三个收获,一是看见了神"新约的经纶"和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这些极大的改变了我的基督徒生活,使我知道生命的改变不是靠著什么特别的神迹,而是在每天普通的生活里向神敞开,接受圣灵持续不断的生命分赐,而自然而然地被他神圣的成分所浸透、变化。同时,我的眼界也被扩大,从自己窄小的天地里出来,而□慕一生为神和"神的经纶"而活。二是碰著了灵、认识了灵。这两年里我常常被教导和提醒要释放灵、操练灵,这使我里面的人渐渐刚强起来,并学得了摸著主的秘诀。我从经历中知道了"圣灵和我们的灵"是一切的关键,而渴慕过一个在凡事上操练灵、在灵里被充满而与主同活的生活。第三就是从我的老师们身上看到了基督人的榜样。他们身上所洋溢的爱与生命,让我十分渴慕跟随他们的脚踪行。还有许多收获无法一一述说,神实在恩待了我!

至于先前那三个顾虑,神都及其充盈地给成全了。绿卡在训练期间就顺利收到了。孩子还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并且儿、女双全。更感谢神的是,他们两个都各在我腹中经过了整整一学期的训练,每天都过著唱诗歌、祷告、清心呼求主、喜乐洋溢的生活,我信他们得到了世上最好的胎教。两个孩子都非常健康、聪颖、乖顺。我真心地把他们的一生交托并奉献给主,他们是多么蒙爱啊!

关于第三个顾虑,毕业以后作什么的问题,我在训练期间就常常念及。一九九九年台湾大地震和二零零一年美国"九、一一"事件,对我震动极大,让我深知人的生命太短暂,都不在自己的手里。我因此很有心毕业后服事主,也愿意撇下一切人情顾虑而先以主的事为重。但经过与弟兄姊妹们许多的交通,并留心神在我的环境中主宰的安排,我吃惊地发现神在带领我去学校教书。一方面,我愿意顺服神给我的带领,因为以前的经历叫我知道神的远见,他知道我作什么对召会和对我的家人最好,他也知道什么样的环境最成全、最变化我这个人,因为他看重我们所是的过于我们所作的。另一方面,真是神得荣耀,大家(包括许多还没有信主的亲人、朋友)对我去教书众口一辞地说好。那是一所弟兄姊妹办的学校,他们非常信任我,不用我去先修学分考教师证书,也不用先作几年助教,而是要我马上上任。学校离家只有约六分钟的车程,并且其日程安排很适合我这个有两个幼儿、又要过忙碌的召会生活的年轻母亲。最好的是能够与弟兄姊妹们在爱的气氛里一起工作,彼此代祷相助,共享主恩。

父亲来信说,"你马上就要走上教师岗位,真是太好了,继承父母的事业。我们都非常高兴。"朋友们也纷纷为我荣耀神,说他们也盼望将来能有机会作教师。这个结果真是我参加训练前万万想不到的,但神照著他的大爱和他的应许,都"加给"我了。

赞美神!他是全有,全足、全丰的神,他"加给"我们一切的需要。但我常想,即或不然,即便神不"加给"我们,我们仍然要爱他,事奉他,直到永世。因为他配得着我们的一生和我们的所有。

我的神阿,你在已过路上,  
曾用爱的神迹多方眷顾;  
故我敢再投入你的胸膛,  
因信心安,赞美你的道路。  
(诗歌497首)

选自基督徒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