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活职场>正文

我终于找到了活着的目的——在家中行道,让我尝到得胜的喜乐平安

时间:2018-10-25 06:25:38    作者/供稿:    来源:信仰的力量    浏览次数: 字号:TT

我终于找到了活着的目的——在家中行道,让我尝到得胜的喜乐平安
 
一、生死徘徊——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从初二开始,我就被这个问题缠住了,此后二十年,生死两难。
 
为什么要读书呢?——为了将来能吃上公粮,走出农村,过的更好。那不还是为了活着吗?如果各样的拼搏、辛苦、劳累、尔虞我诈仅仅是为了活着,而死亡能够结束一切,那么死岂不比活更简单、更安静吗?
 
问了很多的人,都说不清楚,人人都既不觉得活着有多么幸福,又都非常害怕死。常常越是寻欢作乐的人,越觉得心中有说不出的苦、说不出的空虚和寂寞,吃、喝、嫖、赌、毒,所有的寻欢作乐都不过是排遣生命的方式而已;倒是那些身陷困苦的人,因为一心求生存,没有精力进行多余的思考,反而活得津津有味。一旦脱离困境,就开始靠寻欢作乐打发生命了。另一方面,因为怕死,又拼命地运动、保健,想方设法保护生命,就是这样,一面打发,一面保护,莫名其妙。后来看到《圣经》用一句话解释了这一切:人,因为怕死,就一生做了死的奴仆。
 
这些年来,神却偏偏不加给我世人的种种困苦,不让我觉得缺乏,让我事事顺利, 大学、工作、家庭,我从来不曾刻意追求过什么,神总会在适当的时间,一样一样地发给我,所以认识我的人都不得不承认:我的运气好。
 
所以,我甚至没有机会用眼前的困苦摆脱这个大问题,不觉得缺乏,是因为早已看到,世间的一切,都不是自己最终的目的。
 
上大学是新鲜的,新鲜之后不过如此;恋爱是快乐的,不过是生命中的一个阶段;婚姻是忙碌的,不过是用表面的忙碌掩盖了核心的问题,工作也是一样,都是生命的过程,而不是目的。
 
天下世人,忙忙碌碌,不过都是为了活着,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了不死。既然如此,活着每天要说那么多违心的话,做那么多不想做的事,得到的一切都无法使自己满足,何不一死了之呢?
 
就这样每天徘徊在生死的边缘,内心越来越倾向死亡。
但是本能地又害怕死亡。所以想出很多的理由,用孩子、用父母,拼命说服自己,想方设法用表面的忙碌麻痹头脑,极力不去想。
 
我极度痛苦的时候,尚不认识神,就对老天爷说: 你让我来到这个世界,到底是为了什么?告诉我,告诉我,让我按你的计划活着,不要叫我这么挣扎!不然的话,请你把我收回去吧,我不配活在这世上!
 
我甚至荒唐地想:要是有人能够代替我活着,该多好呀!不管是做杀人犯,不管是汪洋大盗,不管是拾荒的、流浪的,或是我现在的职业,只要让我充充实实地活着,凡事坦然从容,我就满足了。
 
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始。
当所有的办法都用尽了的时候,想到宗教。所以,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始。
 
选择基督教,是因为基督教更生活化,我一直觉得佛教躲到深山老林是一种逃避,而我不想逃避任何苦痛,如果不能化解,我宁肯承受。况且佛教没有解释宇宙的起源,而基督教里的神是掌管一切的,所以我要来到他面前,问问他造我的用意是什么。
 
真正喜欢上基督教是在福音电台听到李马克牧师的讲道,他说:
什么是自由?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真正的自由是一种能力,想不做什么就能不做什么。他说:你以为那些愤怒的人想愤怒吗?你以为那些骄傲的人不知道谦虚点更好吗?你以为那些忧虑的人想忧虑吗?不是,他们身不由己,没有能力不那样做。
什么是罪?罪就是各种邪情私欲的控制。愤怒、骄傲、自卑、忧虑等情绪都是罪;什么是天堂或地狱,天堂或地狱有两种,一种是一般人认为死后的天堂或地狱,这是对的;还有一种,是活着的时候,也有天堂或地狱,很多人活着,工作不顺心、家庭不幸福、孩子不听话,总之事事犯愁,虽然活着,却生不如死,就是活在地狱中。 而有些人能够摆脱各种邪情私欲的控制,无论身处何境,都不受外界的影响,心中始终平安喜乐,就是天堂,总之,与主同在,无论生前还是死后,都是天堂。
 
我当时是被这个今世的天堂所吸引的。 是啊,人活着,只要衣食不愁,其他的痛苦都是由于情绪波动引起的,如果脑子里没有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那些各方面比我们更差的人都还没有死,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放弃生命呢?
 
李牧师说:我们凭着自己不能摆脱情绪的控制,但靠着神,就能做到。我决定试试。
 
以后情绪一波动,我就祷告:主啊,让我靠着你摆脱情绪的控制吧!就这样一直祷告,情绪真的渐渐地平息下来,做事的时候心中再也没有了焦虑、紧张。“生,还是死”这个问题开始渐渐远离我。我当时只将这个果效当成一种心理暗示,并不觉得是主的帮助,求主赦免我吧!
 
中间有两次又受到死亡的引诱,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心中冰凉冰凉的,便呼求主: 主啊,救我,救我,你不是大能的创造主吗,救我脱离这个地狱吧!主不救我时就一直这样呼求,直到这种感觉过去。
 
虽然情绪安定了,却仍然觉得活着没有方向,仍然是空洞茫然的,去做礼拜的时候,祷告时只念主祷文,再就是一遍一遍地问神:你创造我到底为什么?我愿意遵行你的旨意,可是你的旨意在哪里呢?这期间看圣经,并看不懂,就一直听道,渐渐地,对圣经的知识越来越多,理论上觉得天衣无缝,对神却信不起来了,凉凉的感觉。但是我从讲道牧师的身上,看到他们从神得来的力量,又看到他们的学识,我相信,他们感受到的神和我心中的神是不同的,他们对神火热的心,让我好生羡慕,能这样热烈地做度过一生,该是多么的美好呀,可是我找不到这种感觉。
 
所以我对神说:“神啊,我信你不是为了到教堂去做礼拜的,让我象那些牧师一样恒久火热地爱你吧,或者你让我不信你,让我离开,我不要做不冷不热的温吞水,我对宗教的形式不感兴趣! ”这样祷告了很久,有一天神让我听到一句讲道:“保罗说,我深知我信的是谁!”牧师重复了三遍,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不信是因为我不知道我信的是谁!于是开始这样祷告:“神啊,求你给我亚伯拉汗献以撒的信心,求你让我也象保罗一样深知我信的是谁,让我也能向着标杆直跑。”
神,回应了我。
 
二、宗教之中,寻求真神
 
象很多人一样,我一直以为,所有的宗教都是一样的:导人向善,靠着对来生的盼望放弃今生的各样追求。所以天下宗教,应当是殊途同归的。但是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生命、真理”,圣经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
 
这两句让我痛苦万分:神啊,你为什么要搞这种宗教狭隘主义呢?如果你是真的,为什么要去和别的宗教竞争,各凭缘分竞争倒也罢了,为什么要否定别的宗教呢?使我们在传福音的时候,一提起基督教,一提起耶稣,人家就反排斥:就他是道路、生命、真理呀?搞得我们再也没法向下进行。
 
看到神在旧约中对以色列所做的一切,我知道,这个神,是真的,因为他直接对人说话、对人做事,以色列的很多人名、地名、甚至以色列这个名字,都是神亲自起的。但是这个神是造福一方的以色列神呢,还是整个宇宙的真正的主宰?
 
虽然圣经一再说神是唯一的真神,但那时我还不相信圣经;虽然天天向神祷告,却不相信神在圣经里的身份公告。我这样问神:如果你是整个宇宙的神,为什么你只向以色列人显现,赐给他们律法,那么其他的民族呢?你眼看着他们在黑暗中稀里糊涂地灭亡吗?“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那么那些从来没有听过福音的人怎么办呢?
 
神让我找到福音电台的一篇讲道:《神对不信的人的审判》,大意是这样的: 神审判人的时候,对有律法的,按照律法审判;没有律法的,按照是非之心审判,就是你在一件事上怎样衡量别人,将来就用这个标准怎样衡量你——自己审判自己,大卫犯罪就是这样的一个案例。这个标准,让我心服口服:它比人间的法律更高明,击中人“严以待人、宽以律己”的双重标准,这不是人脑所能想出来的办法。
 
牧师又说,神审判人的标准,对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是一样的,对于同样犯罪,是基督徒的所受的惩罚比非基督徒更严厉,因为基督徒犯罪,致使神的名受损,所以以色列人才数次遭受亡国之灾。
 
噢,这下我信了,这个神的确是公义的,宇宙主宰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既然如此,那么信佛教、道教甚至不信教,只要能达标不就行了吗?干嘛非基督教不可呢,犯罪后还要承担更重的惩罚?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不停地祷告:神啊,如果一个杀人犯,因为信你,你就救他,让他上天堂,而一个佛教的高僧,因为不信你,你就让他下地狱,你的公义在哪里呢?让我明白吧,不然的话,即使你是宇宙的主宰,即使你有生杀予夺的权柄,我也不要跟从你了,你要害我就害我吧,反正我也不愿活着!求神赦免我吧!
 
神又回应了我。
 
神又让我找到一篇讲道,大意是天下宗教是有一些共性的,也有不同之处。基督教与其他宗教的本质不同之一是其他宗教有教主,基督教有救主,之二是对恶的处理不同,还有之三、之四。
 
我只记住第二条,祷告、查找圣经后,发现原来是这样——圣经说:知善不行就是罪,所以人行善,原是人的本份,是应当行的,没有功劳,所以靠行善是不能补过的,所以人犯罪以后,没有办法靠自己洗净罪,所以神采取了救赎的办法,亲自道成肉身,担当世人的罪孽,“犯罪之后必须流血”“罪的代价乃是死”,所以耶稣虽是儿子,虽是代人受过,仍然没有特权。所以基督徒行善不是得救的原因,而是得救的结果。我的理性也开始疑问:各人、民族、宗教的善恶标准各不相同,以善补过的确很难服我的,所以基督的救赎就是能洗净罪的唯一途径了,所以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生命、真理,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原来是有真实原因的,不是我想象的宗教狭义主义!求主赦免我吧!
 
我常常拿圣经的神跟别的神比较,发现这个神越来越符合我心中的宇宙主宰的形象:在奉献的问题上,他不象其他的神那样,敬拜的人把自己的需求清单一列,然后许个愿,等清单兑现后回来还愿,渡金身呀,捐钱呀等等,皆大欢喜。我对有求必应的神总有疑惑:如果两个对头都来拜同一位神,他应答应谁呢?看谁许的愿重吗?那么跟人有什么两样,又如何有求必应呢?对于功德钱,则有这样的疑问:那些贪污受贿、伤天害理的人腰缠万贯,一掷千金塞满功德箱,他的功德就积下了,那些善良本分的穷苦人靠什么积德呢?圣经里,耶稣说寡妇的两个小钱比那些财主的大钱功劳要大得多,“要存喜悦的心捐赠,神才悦纳”,神说:“遍地都是我的财产,谁向你们讨这些呢?”这些都更让我心服。
 
在对人的管教方面,神不看我们的外在行为,而是查看内心:“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他犯奸淫了”(太5.28),我就常常对别的异性产生情幻想,原来以为只要行为上不出轨,想想也无人知道,完了,这个神什么都知道。求主赦免吧!
 
在“信就得救”的问题上,仍然跟主抬杠:人说:我信。然后就按部就班地做礼拜,如数奉献金钱,就能买到长期保险吗?
 
主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贵,行很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6.21-23)“不能放下一切跟从我的,不配做我的门徒!”
 
噢,这下我放心了,哪里有那么便宜的永生?
这样的抬杠很多很多,每次输得都是我,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被主降伏。
 
降伏之后又遇到异端的困扰,赶紧跑到网上一看,老天,那么多的异端!“东方闪电”、“呼喊派”“基督教科学会“等等,看起来都象真的,怎么会这样啊?跑回来找神:你既然无所不能,为什么允许这些假冒伪劣来绊倒我们呢?处处都是陷阱,跟从你好难呀,我们已经放下一切跟随你,再跟个假的怎么办呢?
 
神又回应了我。
 
神让我在听道时听到答案:“为了绊倒那些信心软弱的假信徒,洁净教会!”
 
噢,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分辨真伪呢,我能相信谁呢?——先祷告吧:主啊,除了你,我能依靠谁呢?这样祷告着,就有了答案——除了主,还能依靠谁?如果事事祷告的话,还会被迷惑吗?
 
又去看那些被迷惑的人,被迷惑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贪图便宜的福音被魔鬼体贴心意,钻了空子;二是遇事依靠人(或自己或他人)不依靠主。再看圣经,主早就料到这一切,并给我们留下必胜绝招:无论天使、使徒,只要传的福音与我们不同,就当受咒诅!
 
噢,原来我们遇到的每一个问题,圣经里都有答案,感谢神!
 
以上的这些探索,我一直以为都是自己找到的,“寻求,就得到”,不光是天国,世上的事,大抵如此。这样,我的信仰理论上基本定型了,但是对神,感性上还很遥远,想爱,却爱不起来。
 
我说:神啊,我愿意爱你,可是爱这个东西,不是我想爱就能爱的呀! 怎么办呢?

经历又真又活的真神
 
信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该读经的时候读经,该祷告的时候祷告,该礼拜的时候礼拜,该奉献的钱也咬着牙奉献了(权当付给心理医生了),甚至还满街给乞丐发钱,直到把身上的零钱全发完,甚至上班不再使用办公电话办私事,不再从单位拿纸张、文件夹等零星用品给孩子用(因为牧师说凡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是偷盗),甚至凭着血气去传福音,总之,规规矩矩地遵守着主的命令。可是,两条纲领性的命令:“当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和“爱人若己”,做不到;还有一条:“不要论断人”,做不到;还有几条怎么改都改不掉的罪:骄傲,还有嫉妒。

总之,行为上能做的,都做到了;心思意念方面,自己根本无能为力,脑子里的意念,是先于意识的,骄傲过了,论断完了,才发现犯罪了,没法预警。还有爱,岂是人自己想爱就能爱、想不爱就能不爱呢?这个开关不是操纵在人的手中。
 
这段日子我只是一个形式上的基督徒,我想有很多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吧?行勉强,爱无能,只好被动地守着教条。
 
这段日子,一直在听唐崇荣牧师的讲道,从讲道中看到他有火热的爱神之心,才华横溢,激情飞扬,显然不是简单的迷信,也不是装出来的虔诚,为什么我没有这份火热呢?
 
我开始向神求了:神啊,我信你不是为了到教堂去做礼拜的,让我象那些牧师一样恒久火热地爱你吧,或者你让我不信你,让我离开,我不要做不冷不热的温吞水,我对宗教的形式不感兴趣! ”

这样祷告了很久,有一天神让我听到一句讲道:“保罗说,我深知我信的是谁!”牧师重复了三遍,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不信是因为我不知道我信的是谁!于是开始这样祷告:“神啊,你在旧约对亚伯拉汗说话,他当然信你,求你给我亚伯拉罕献以撒那样的信心吧,求你让我象保罗一样深知我信的是谁,让我也能向着标杆直跑吧!但是,神啊,请你不要对我说话(害怕邪灵冒充),不要给我神迹奇事,不是我轻看这些,而是因为既然这些不是给每一个人的,那些没有神迹奇事的人凭什么相信你呢,给我普通的信吧,这样传福音的时候才能适合每一个人。”
 
这样祷告了大约三天,第四天,就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个神是可信的,再也不需要任何证明了,那种可信的氛围笼罩了我,整整一天,没有任何异常的事情发生!从此看圣经再也不是相互矛盾、前言不搭后语了,原来新约和旧约竟是相互印证、浑然一体的!原来保罗那些莫名其妙、之乎者也的书信竟将主耶稣的教导理解得炉火纯青!虽然还有很多经文读不懂,但是肯定是我不明白的原因,圣经是不会有错的!
 
在此之前,脑子里总是思考理性的可信性,在此以后,就开始时时刻刻与主对话了。
 
行道的时候,对主说:“主啊,我愿意行你的道,可是,请你让我明白为什么,我不想死守你的道。”
有一天,到超市购物,排队计价时,有个小姑娘一脸悲壮地准备插在我前面,我当时想起主的话(每遇到事情先想主的教导):不要与恶人争斗。但是我不信,跟主辩论:“主啊,如果我让她插队成功了,那她尝到甜头下次不是还要插队吗?不能让她得逞。”于是我快走一步,把她挡在了外边,等我计完价回头观察小姑娘时,发现她脸上的斗志更高涨,一幅志在必得的架式挤进队里去了。于是向主低头:“主啊,你是对的,争斗是不会带来真正的和平的!”以后再排队时,遇到有想插队的,总会想起这个教训,微笑着让他们先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肯插到我前面,每次这样的礼让之后,气氛都一团和气,就由衷地赞美主。
 
此后每遇到事情,或行主的道,或不行主的道,都观察后果,就发现主的道的确高于人的道,每发现一次,对主的信心、顺服、敬仰都增加一层。
 
把每一件事都交托给主是从下面这件事情开始的:
税务局突然要调帐检查,之前我们刚刚发现个人所得税的计算有问题,当时我本能地凭自己惯有的小聪明提议将帐务做点手脚,之后想起主的教导,左右为难,不想办法吧,对不起单位,想点歪办法吧,对不起主,还没来得及做决定,帐就要被调走了,怎么办呢?
 
周五晚上领导打来电话,说周日去加班改帐,我暗暗叫苦,“主,我该怎么办呢?我早就做好撇下一切跟你走的准备了,如果你让我辞职,我咬咬牙能作到,可是,难道我们靠着你的道只能退到教会里去吗?我们还如何在世间做光、做盐呢?难道信你,我们就不能做财会,只能做清洁工吗?主,你知道我不是为自己求的,是为所有遇到这个问题的弟兄姐妹求的,让我明白你的心意吧,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你让我明白你的心意,我愿顺从你的旨意。”好象睡梦中都在祷告,在做或不做之间犹豫,第二天上午一直祷告,虽然急于知道答案,心中却一直非常平安,临近中午时,心中产生一个念头:我们原本无心偷税,这样一改就成有意的了,即使这次侥幸通过,以后也将成为心中的一个包袱,只要一检查,就提心吊胆,公司领导从来不要求我们偷税,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作呢?就这样跟领导说吧,由他定夺,因为责任是由他承担的,如果他执意要改,那么我来做吧,即使我不做,别人也要做的,这原本是我当做的。我知道,这不是我想出来的办法,这是主的带领,同时更明白了主的那句话:凭爱心,说诚实话。真对!凭着爱心说的诚实话是不会伤害人的。
 
结果如何就不细说了,关键的是,我开始能分清神的旨意和我自己的意思。我自己总结了这样一个方法,遇到问题,先把自己的想法想好,讲给主听:“主啊,这些是我能想到的方法,我都不要,我要你的带领,请你让我明白你的心意。”主的回答总是一个念头,我和自己开始的想法一比较,就明白这不是我能想出来的,主的办法总是非常简单,但是彻底、有效。所以我想起神的话:“我的道高于你们的道,我的意念高于你们的意念”——的确如此!
 
我开始甘心乐意地把每一件事情交到主的手中,只要是跟从主的带领,或成功,或遇挫,心中都充满平安喜乐,受挫折的时候,能从容面对,再也不象从前那样为每一个错误责备自己,生怕被人发现自己的过失,现在出了差错能立刻道歉改过,这时的喜乐比顺利的时候更甚一层。
 
我从来没有看见神、从来没有听见神,读经的时候感受不到神,听道的时候感受不到神,但是,当我把每一件事情交托给神的时候,我就不能不相信:我的祷告不是对着空气说话,不是对自己的心理暗示,我的神是又真又活地在带领我!顺利的时候,他与我同在,遇挫折的时候,他仍与我同在,让我在灵魂里轻看挫折。
 
“主,把我的手给你,把我的心给你,把我的身体给你,把我的一切给你,带我前行吧!”,这是我现在的祷告词。
 
我所得到的,你也能得到,因为我所求的,只是普通的信心,我不过是行了主的那句话:你们当舍己,来跟从我。主也不过是兑现了一个承诺:寻求,就得到。
 
所以,你想经历神的又真又活吗?从行道开始吧,行道就是用实践亲身证明神。不然即使你经历神迹奇事,也会当作巧合,不会得到真正的、坚实的信心。
那么行道从哪里开始呢?从舍己开始,在每件事情上尊主为大,先请示主,难道我们不是称神为主、称自己为仆人吗?哪有仆人做事不请示主人的?如果不请示,我们就象神说的那样:“这百姓用嘴唇敬我,心却远离我。”

别忘了做门徒的代价和下面这段话:
主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行很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6.21-23)。
 
那么如何遵行神的旨意呢?
首先要寻求神的旨意。神的旨意在哪里呢?——对我来说,是在每一个这样的祷告里:“主啊,我把这件事情交在你的手里,求你让我明白你的旨意,求你亲自带领我,成就你的旨意,无论结果对我是有益还是有损,只要是你的带领,我都感谢你。”
我的每一个祷告都蒙神垂听,你的每一个祷告也都蒙神垂听了,只是神的旨意不是你期待的结果而已,所以,你还应该质疑神么?
 
另外,你的祷告,是与神的定点约会呢,还是时时刻刻与神同行?换句话说,你是做神的钟点工式的仆人呢,还是全天候的仆人?我有家庭,有工作,但是我又是神全天候的仆人。如何做呢?
 
四、身在尘世,一路凯歌
 
提起信上帝,几乎地球人都知道那句话:“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让他打(太5.39)”。其实还有更多:“不要与恶人作对;有求你的,就给他;有向你借贷的,不可推辞。”,“要爱你的仇敌”等等。在这个“弱肉强食”、“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借钱的是孙子、欠钱的是大爷”的世界里,以上条款谁能接受啊?信了以后还怎么活呀?
 
更过分的是,耶稣收门徒的条件是这样的:“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做我的门徒;......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做我的门徒(路14:25-33)”,“你们不能既侍奉神,又侍奉玛门(钱)”,老天,谁敢做耶稣的门徒呢?
 
要我们撇下一切,其他的倒还罢了,连孩子也要撇下,对孩子的爱,是我们活着的根本动力呀!还有性命、名利,撇下这一切,来换取一个看不见、摸不到、不知是真是假的“永生”。“拿今生换来世”,这是世人对宗教的普遍观念。所以,宗教,是老年人的寄托,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一切,孩子大了、功名过了,只剩下对死亡的恐惧;宗教,是今世失败者的逃避,因为他们这辈子是苦的,所以干脆放弃今生,换取来生好了 。退一步讲,即使没有来生,也可以靠着这个盼望把失败的今生在无痛状态中过完。这是世人远离宗教的解释。
 
我被“撇下孩子”这一条给难住了,被死亡引诱的时候,孩子是我抵挡死亡的最后武器,现在,耶稣啊,你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呢?
 
我还是决定跟从耶稣。至少,我离死亡的引诱越来越远了。我放弃一切信耶稣后,虽然爱耶稣要胜过爱孩子、父母、亲人,毕竟殉道以前我的肉体还存在,他们还能看到我,可能还会有剩余的爱给他们一点吧.
 
我不知道圣经的话是否可信,不知道跟从耶稣的结果会是怎样,除了照他说的试一试,还能用什么办法来证明呢?我决定试试耶稣的道.
 
先试最让人接受不了的这条:不与恶人争斗,让人打另一边脸。
与我争斗最多的恶人有两个:第一是我的女儿,第二是我的丈夫,我决定从他们身上入手。
 
女儿从小就让我感到惶恐:这个空白的生命赤条条地放在我的手中,等我抚养、等我教育、等我领她进入这个世界,终有一天,她要开始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风雨冰雹,为了这一天,我该为她做些什么呢?
 
我对女儿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帮她养成积极、主动、乐观、进取的性格,无论遇到什么环境,都能荣辱不惊。换句话说,就是教她学会生存。
 
我本以为,我可以慢慢地探索,慢慢地教她,要到她独立工作的那天,事实上,从上幼儿园的第一天起,她就要被迫独自面对这个世界了,从这天起,女儿开始离开我的视线,再也不能把自己的小手放在我的手中,无忧无虑地走,走出家门,找不到任何可以依靠的人,我的三岁的女儿被吓坏了。
 
从此以后,我在家里看到的,就是一个因为惊恐、压抑而肆意发泄、遍体鳞伤的孩子。所以争吵,就成为我们相处的主要方式,争吵之后,走出家门,她又缩回壳里,胆小如鼠。
 
我认为生存应当具备的性格,她一样也没有,因此我天天心如刀绞。鼓励的方式用过了,结果使她听不得一句批评的话,越鼓励越在家里不可一世;拳击练过了,可是怎么练也不能练到天下无敌的境界,真要动起手来,恐怕吃亏的还是她,只好放弃;于是天天逼她改过,天天盯着孩子那些怎么也改不掉的缺点,怎么能够不争吵?怎么能不使她更焦虑、紧张、随时处于备战状态?
 
我和丈夫都不爱回家,我吵够了,他听够了,却还要硬着头皮回去,因为那是我们的女儿啊,带着我们的遗传,带着我们的缺点。
 
听道时听到这样一句话:“能保守己心的,胜过取城”,于是求神帮助我,在女儿面前守住我的心,不与孩子争吵,每次下班回家的路上,都一直祷告。为了守住己心不争吵,我不再试图改变女儿,先把她寄存给神吧,反正争吵产生不了任何正面效果,反正她首先是神的孩子,只要不吵就好。
 
孤掌难鸣。由于我的偃旗息鼓,女儿也渐渐解除战备、平息下来,在家里开始变得放松、活泼起来,我的女儿为此感谢神,我的丈夫为此感谢神,我就更不用说了。
 
女儿开始向神祷告,因为她认识到,父母不能与她同行,自己走路太孤单了,所以她需要神。我求神回应孩子的祷告,让她亲身经历神,神垂听了我。因为女儿告诉我:祷告特别有效。因为有神可以依靠,她又能够把手从自己兜里放进神的手里,女儿渐渐从恐惧的壳里走出来,心甘情愿地学会忍让、学会克制对雪糕等零食坐立不安的谗、学会了用真诚、有效的沟通解决问题,感谢神,感谢神,感谢神!
 
与丈夫之间,所有的争吵则是这样的:
丈夫是个极端自我的人,凡事都以自己的判断为准绳,对我只有批评,不见表扬,每次批评,我若认错倘还罢了,若解释什么,战争就开始了,总是因为我不肯认错。读了圣经才知道,这是人的原罪,从始祖就开始了,不认识神,人岂会认错?所以争吵的核心永远不变:
“我这么做是有理由的。”--“生怕承认自己错了,就是你的理由。”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子非我,安之我不知鱼之乐?”
 
说的就是这样的争吵吧?为此,我常常下意识地躲避丈夫,尽量减少和他共处的机会。
 
我把对女儿的制胜方法,如法炮制到丈夫身上,一切OK了!
 
发生分歧的时候,我不再争论,而是心平气和地丈夫说:我需要祷告。
 
等我把祷告的结果告诉他后,他不再坚持以往的“民主集中制”治家原则—与他意见一致时就实行民主,不一致时就向他集中。因为他看到,祷告的结果不是我的“不谙世事”“焦虑、紧张”的看法,祷告的结果总是高于他的道。
 
神让我看到,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人类社会的所有冲突、矛盾、争站,都是一个根源:离弃神,以自我为中心。我把这个看法讲给他听,说,以后我不会与你争吵了,因为我已放弃自我。他说:“我也不与你争吵了,因为那不是与你吵,那是与主吵呀!”感谢主,让自以为是的人甘拜下风。
 
我开始更大胆地把“不与恶人争斗”“让人打另一半脸”,推广到每一个人身上,与同事之间、与陌生人之间的关系居然都融洽起来,才发现遵行神的道,原来是很难被人打第一边脸的!
 
后来听道才明白,这是一个“转弱为能”的奥秘。人依靠自己的时候,不得不还击自卫,否则,就会弱肉强食;依靠神,放下自己的时候,“神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现得完全”,神让我们做狼群中的绵羊,原来不是要我们被狼吃掉,而是神通过我们的顺服,彰现自己的大能,亲自为我们征战,而且是“化力气为浆糊式”的征战。
 
原来“不与恶人争斗”,只是放下自我的具体做法。感谢神,让我们撇下一切,舍弃生命,原来把我们变成了这样的绵羊!我们不是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用今生换来世的消极避世者,而是因为舍弃自我,我们不会再与别人因自我发生冲突,不再看每一个人都不如自己,我们开始理解他们被罪控制的身不由己,我们只想尽快、尽快地把他们领到神的面前,我们开始主动关心他们的疾苦,我们开始在每一个场合掌握主动,我们开始处处都看到惊讶、欣赏、温暖、真诚的眼神。因为不再受情绪起伏的影响,我们的工作效率更高、心态更好。十年来,我一直觉得财会工作对自己是一种折磨,从工作的第一天起,我就开始为换工作做准备,终于,我开始享受这份工作了,感谢神!
 
象我女儿的改变一样,因为有神可靠,我们不再嫉世愤俗,我们通过祷告,把每一件事都托付给神,不再忧虑;因为神应许了永生,我们不再害怕死亡,不再为以后的日子担心;因为神就是爱,我们开始象神爱我们那样有能力爱每一个恶人、罪人,原来毫不留恋的世界也因此变得处处美好……
 
因为耶稣说: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凡舍弃生命的,就得着生命;我来,是要叫羊得草吃,而且活得更丰盛……
 
到目前为止,我所试过的他的话,都是真的,而且不需等到来世,今生就兑现,今生就得到更丰盛的生命。
 
因为他知道,我们忙忙碌碌,东奔西跑,上窜下跳,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怕死,所以没有安全感。
 
所以他亲自走上十字架,用复活战胜了死的权柄,把我们从死亡的恐惧中解放出来。
 
他说:我把平安留给你们。
 
他知道我们活着,最需要的不是钱,不是房子,不是权利和地位,是安全感。
 
他所有的命令,都是为了解放我们,而不是给我们套上枷锁。他不是让人人解甲归田,而是让大卫做王,让所罗门享尽荣华富贵,让撒该做财主, 并留下经商致富的羊皮书,流传至今,让奥黛莉.赫本作演员,让我仍然做会计……他让我们始终在自我价值最大化的状态下满满地得到神为我们预定的福分,这就是世人所谓的命。但我们不是消极的宿命论者,而是藉着耶稣,面对面来到赐命的神面前,一步一步地被神带领,不再需要找人算命。
 
所以他一次性地解决了人类所有的问题:既然所有的问题都起源于自我, 那就舍弃自我,让耶稣做我们生命的主,就会今生喜乐平安,来生与他共享天堂。
 
这是他要我们撇下一切、舍弃生命的真正目的,不是要我们变卖一切,捆上炸药,去做人肉炸弹(我起初理解的“舍弃生命”)。
 
所以,耶稣是每个人的需要。因为他是生命,是道路,是真理,他是每个人今生幸福满足、来生进入天堂的唯一途径,因为“天上人间,再没有赐下别的名”,因为他是道成肉身的神。
 
我终于找到了活着的目的——听神的话,完成神的旨意。
 
选自百度文库——谦卑顺服信靠的上传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