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活职场>正文

我的婚姻因主而改变

时间:2018-07-07 05:13:00    作者/供稿:胡义芹     来源:信仰的力量    浏览次数: 字号:TT

一 、信心的宣告
 
太8:13 耶稣对百夫长说:“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那时,他的仆人就好了。
 
结婚刚刚一年,一个毁谤的匿名电话,粉碎了我的爱情梦,我的婚姻从此进入了无边的黑暗中。漫长的离婚路,终因种种原因没有一个结果。在我陷入极度绝望时,一个非基督徒朋友对我说:“你要是实在不行就去信主吧。我妈说主是最大的神,他会帮助你的。”我靠自己真的实在不行了。于是1999年6月的第一个主日,我踏进了基督教堂。

在我刚信主三个月时,我的人生经历了第一次大的变故­­­­­——我的丈夫被撒旦捆绑了。他产生了幻听幻觉,当时我不以为然,认为他是酒喝多了,因他常常醉酒。直到我为他祷告时,才意识到那是灵里真实存在的。丈夫以前为了保住我们的婚姻拜过偶像,在我决定信主后,他也有心要信,结果撒旦一伙就穷凶极恶地向他反扑了。
 
那是九月初的一个夜晚,外面雷雨交加,他站在阳台前凝视着窗外。我正要躺下准备休息时,他转过身来对我说:“你先不要睡,再陪我呆一会好吗?”我看到他眼睛里流露出的惧怕和恐慌。联想到他这两天常常跟我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当时我只当是酒话没往心里去,现在看来事情好像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我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就说:“你是不是害怕?那我就陪你坐一会儿。”突然他的脸现出极恐怖的表情,整个人不安起来,我说:“快跪下祷告。”我俩跪在那儿却不会祷告。这时,我想起了在教堂敬拜时,大家一起背的使徒信经。我带领他开始背使徒信经,我一开口就立刻感觉到那些邪灵开始攻击我了,它们从我的腿一点一点开始往上上。我体会到了什么叫毛骨悚然。我顾不了这些,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带领我的丈夫大声地宣告“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创造天地的主......”奇妙的是,我们宣告一句,那些凉气就从我的身上下去一点,不宣告时,它们会在那里不动。当我的丈夫念错时,它们就会往上上一点。我看到了信心宣告的果效,上帝的话真的句句都带着能力。这回我的心里有了底,不再那么着急惊慌了。我们放慢了语速,全身心地,大声地宣告,力争每句话每个字音都念得准,发到位。因着我们同心合意信心的宣告,圣灵大大地做工,直至把那些邪灵完全地从我们家里赶出去。就这样,我们靠着耶稣的名,靠着上帝的话语,凭着那单纯的信心的宣告,初战得胜。哈利路亚,荣耀归主名!
 
二 、属灵的争战
 
上帝怜悯我们的软弱,在我们无力争战,单单凭着信心仰望祂,宣告我们的信仰,主就施恩与我们同在,保守我们一夜平安。我们知道仇敌只是暂时地离开我们,牠不会就此罢手的。
 
第二天早晨,丈夫对我说:“你自己恐怕不行,我们今晚去我妈那儿吧。”我的婆婆信主几年了,但对真理也不太明白。我下班后就去了婆婆家。丈夫本应该比我晚下班,结果进屋时,发现他已经在那里了。婆婆悄悄地告诉我说,他早就回来了,说后面总有个人跟着他,他很害怕。他让我的公公在门口守着,不让那个人进来。除了他之外我们谁也看不见那个人。当时婆婆家里来了一个姊妹,我们就一起唱诗。唱着唱着,天就渐渐黑下来了。突然我的丈夫眼光变了,他开始烦躁起来,就要往外跑。当时我婆婆家住的是平房,屋里是水泥地面。我一看到丈夫这种情况,顾不得许多,一下子从床上光脚跳到地上,抓住他,并且喊年迈的公婆帮忙,不让他跑出去。这时我的丈夫开始反抗打人。他长得比较高大,我和婆婆都长得又瘦又小,婆婆根本不敢靠前,只好坐在远处祷告。公公又年纪大了。我知道在这漆黑的夜晚,丈夫如果跑出去将意味着什么。于是我狠命地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按倒在水泥地上,立刻跪在地上开始呼求主。我信主刚刚两个月,圣经几乎没怎么看。但偶尔看圣经时记住了几节经文,因为那正是我当时需要的。虽然记不住哪章哪节,但知道大意是妻子如果信主,丈夫既使不信,上帝也会因妻子的信而眷顾丈夫。于是我大声呼求:“主啊,你不是说过么,如果妻子信主,丈夫即使不信,你也会因妻子的信眷顾她的丈夫的。主啊,你知道我是信你的。现在求你因我的信来救我的丈夫。因我婆婆的信来眷顾她的儿子。”主垂听了我们的祷告。我的丈夫不再那么挣扎反抗,但他的手仍然紧紧地抓主我的胳膊不放。
 
夜深了,那个姊妹回家了。我和婆婆仍然在祷告。后来我们把他扶到里屋的炕上,那是一个朝鲜族样式的炕,外面有拉门,我们把门拉到仅容一人通过的空,公公坐在那儿阻挡他出去。他虽然也伺机往外走,但不再硬闯,只是站在那里骂我们。天刚蒙蒙亮,婆婆就出门去找人来帮助祷告,她想找他们聚会点那个负责的姊妹,听说她的灵性很好,还是教会探访组的。
 
这时屋里只剩下我,年迈的公公,还有那个眼里射着异光,略有点幸灾乐祸失去理智的丈夫。对视他眼中射出来的异光,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极大的恐惧感,我恨不得立刻逃离这个屋子,跑到外边有人的安全地方。可我怎么能把年迈的公公和有病的丈夫留在这里呢。于是我跪下祷告。邪灵知道我灵里的光景,他借着我丈夫的口向我冷笑着说到:“就你那样的,二十个也不好使。”我被魔鬼的嚣张气焰激怒了,我跪在床上喊到:“主啊,你听到了,他在藐视我,他在嘲笑我。是的,我是不行,但我靠的不是我自己。我依靠的是你。你是全能的上帝。求你帮助我,除去我的胆怯,加添我力量,使我刚强起来。”我一祷告完,就有一股力量加在我的里面,惧怕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站起来,让守在拉门旁边的公公去休息,直视着丈夫的眼睛走过去。他顿时害怕起来,一边向后退一边连声说:“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我不跑了,我再也不跑了。”然后退缩到一个角落里蹲着。我看到了上帝的能力在我身上的显大。哥林多后书12章所说的,我们什么时候软弱,就靠主什么时候刚强了。哈利路亚,荣耀归主名!
 
三、 悔改重生

好不容易盼到婆婆回来了,可是一个人也没找来。她很焦虑,很失望。我说:“妈,别再去找人了。既然她们不来就算了。我们两人都是信主的,我们自己祷告,上帝一样会垂听的。”于是,我跪在丈夫的身边为他祷告。一跪下来,我顿时感到自己一身的罪污,根本不配跪在神的面前。若不先对付自己的罪,我根本无法为丈夫祷告。我想起我的丈夫要信主时,我的婆婆曾找人领我们做过认罪的祷告。可是圣灵提醒我,当时我只是一心替丈夫祷告,自己并没有真心地来到主面前认罪悔改过。上帝是监察人心肺腑的,我确实是这样。我信主只是想让主改变我的丈夫,让主保住我们这个家不破裂,使我的儿子有个完整的家。从没想到自己有什么罪。当时婆婆请那个姊妹领我们做认罪祷告,我一心一意地在替丈夫做祷告。因为当时丈夫被魔鬼辖制得说话很费劲。此时,跪在主的面前,看到自己一身污秽,我感到很难过,也很惭愧。我想认罪,可是我不知道我都有什么罪,该怎么认。于是我诚恳地祈求圣灵光照我,让我知道我有什么罪,并求圣灵带领我的口把罪认了。奇妙的事发生了,圣灵把我犯过的罪一件一件地揪出来。有的我根本没认识到是罪,有的我早就忘记了。我所做过的事,主比我自己都清楚。我感到了神的可畏。接着圣灵带领我一件一件地认罪。我清楚地感觉到,我每认一个罪,上帝的能力就在我身上大一些。约壹1:9“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那天是1999年的教师节,是我当教师以来所过的一个特别的节日。那天我重生了!
 
我感到了从没有过的释放和喜乐。我不再是一个孤苦漂泊的人了。感谢主,我真正成为神家里的一员了。圣灵还让我看到了我丈夫里面的光景,于是我就开始为他祷告。他完全安静下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听到门口有一个声音高声说道:“该上医院看病就去看病,在这里瞎闹腾什么。”那是我小叔子的声音,他不信主,我们平时也没太多的来往.。一听到这个声音,本来安静的丈夫立刻兴奋起来,好像遇到了救星。他跳起来喊着弟弟的名字就跑出去了。祷告没办法继续进行了。他们就合计着要把丈夫送到医院去。我明确地告诉他们,他要是靠主还有救;要是送到医院去,这个人就废了。按照他现在的状况,医院一定会把他诊断为精神病,需要住院治疗。到时给用那些抑制神经强制安静的药。好人也会给吃傻的。我知道他只是被魔鬼捆绑了,根本不是精神病。我表示他们若是非要把我丈夫送去医院,我不会阻拦。但一切后果,我不会负责而要他们负责。大概没有人敢为这件事负责,所以他们没再坚持。于是我把丈夫领回了家。
 
四、奇妙的保护 全然的爱

诗34:5 凡仰望他的,便有光荣;他们的脸,必不蒙羞。
 
丈夫虽然没有全然好,但已基本恢复理智了。没想到回到家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让我信主了。当我表达了坚定不移的信心后,他很气愤,拿起一个竹制的痒痒挠就过来打我。我本能地用手抵挡他轮下来的胳膊。当我的手一碰到他的胳膊时,他不由地叫了一声立刻软了下来。我不知怎么回事,继续尽全力去抢那个痒痒挠。因为我知道一个竹制的板条在一个失控的人手里,会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当我的手碰到他的一霎那,他又叫了一声,求饶说:“你别再碰我了,我不打你了。你的手指一碰到我身上,就像针扎的一样。你别过来,我再也不打你了。”我停了手。心里充满了感激。慈爱的天父用这奇妙的办法保护我避免了一次毒打。安静了一会后,他说:“你要坚持信主,我们就离婚。”我没有回答,我知道上帝配合的婚姻,人是不可以给分开的。他见我默默无语,就情绪激动地大声说道:“我告诉你,你要是还信主,咱俩星期一就去办离婚手续(当天是星期六)。”我不会答应跟他离婚,但也不想跟他争辩去刺激他。
 
那天恰巧需要去学校办点事。在我骑车去学校的路上,一边骑一边祷告:“主啊,求你开恩可怜他,赦免他。除去他的愚昧,救救他。求圣灵在他心里做工,打消他离婚的念头,保全我们这个家。他有我这个信主的妻子祷告,情况还会好些。他若是离婚了,再找个不信主的妻子,成天喝酒胡闹。那这个人就毁了。主啊,求你拣选他,只有你能救他。”祷告完之后,感觉好像没有达到上帝面前,心里仍没有确信和平安。于是,我又祷告到:“主啊,他若是心地刚硬,非要离婚。你若是允许他这么做的话,我就同意离。到时法院判给我什么我就要什么,不会跟他争任何东西。我和我的儿子仍要好好信你。结果无论怎样,主,我信你是信定了。”
 
我一祷告完,立刻感到被主的爱所包围。好像天父把我抱在他的怀里。那么温暖,那么的得安慰。我心里不再有任何重担了。当我下班回家一进门,他就气哼哼地:“你想好没?到底打算怎么地?离不离?”我静静地看着他,平静地反问到:“你说呢?”他的气势立刻软了下来,避开我的眼光喃喃地说:“那我明天和你一起去教会吧。”哈利路亚!圣灵在他心里动工啦!自从信主后,丈夫就好了,而且白酒也戒了。
 
哈利路亚,一切荣耀归主名!主带领我们走出婚姻的阴霾,使我们在基督里重新经营我们的婚姻,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好了。哈利路亚,一切荣耀归父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