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活职场>正文

我的悔改奉献之路

时间:2018-06-12 14:58:07    作者/供稿:张玲牧师    来源:甘霖细雨    浏览次数: 字号:TT

 

我是家中第三代的基督徒,在上帝面前,我是个失而复得的浪子!
 
1989年,我以优异的成绩幼师毕业,虽希望当幼儿教师,但因当年没有合适的转正机会,只好去了父亲所在的省体育服务总公司。这期间,因省体委在北京参加亚运会地方产品销售展,我也就去了北京做山西省名优特产的销售。
 
父母为了让我有一个正式工作,后来把我从北京召回,安排在我们城市中最大的一个商场工作。那个商场刚刚成立,是天津立达分公司,正式员工有八百多人,都是二十岁左右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因我有销售经历,被安排在业务部,自公司成立有奖销售办公室后,我去到了有奖办,每天兑换销售小票,这期间有许多奖项都是人为操作。
 
当时,我根本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而是在别人羡慕的岗位上忙得不亦乐乎!
 
后来公司扩大经营成立宾馆,我又被调到宾馆办公室作文书工作。看到自己曾经所学与现在工作的反差,感到自己工作中专业知识的匮乏,我报名参加了省商贸专修学院的文秘专业学习。上班之余,许多同龄人在找对象、处朋友、唱卡拉OK之时,我一直苦心学习。但当我拿到大专毕业证时,工作所在的这家大公司宣布破产了。忽然间,我觉得自己不知该何去何从,心中的许多纠结也不知如何梳理,那时的我还没有走进教会。
 
后来,父母托人把我安排到一家医药公司工作,负责市内几家大医院的医药销售。每天的工作就是奔走在几家大医院,与院长接触要计划、与药房主任接触要回款、与科室医生接触要销售。
 
为了在临床推广新产品,我们会将推广的好处费给到科室主任,或相关医生手中。那个时候,我已经走进教会,也开始愿意追求主的话语。期间,我也看到有的医生很正直,他们愿意帮助我,我也不愿用金钱建立我们彼此之间的业务关系,我就会问他们需要什么,有敬业的医生说,需要什么医学类的书,我就想方设法让公司驻北京办事处的同行给他们购买。
 
那时,虽对自己工作有些不满,但我仍告诉上帝,这样我可以挣钱,可以为你作奉献。
  
有一天,我去给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医生送医药“好处费”,来到他的家,抬头看见了墙上的十字架,那一刻,我的心受到了极大的责备——圣经说“贿赂能使明眼人眼瞎了”(出23:8)。而后,我匆匆离开,心里却极为不安,从那一天开始,我为自己的工作祈祷,我说:“主啊,如果你不喜悦我这样做,你就给我预备新的工作”。
   
非常感恩的是,那些年每到主日,我必须送母亲到教会听道,我就与母亲坐在第一排。幼师毕业的我酷爱唱歌,就跟着弟兄姊妹大声唱诗。负责诗班的小兵弟兄听到我唱得不错,也看到我常来聚会,就让我跟着练诗,这样我很顺利地进入诗班服事,也开始参加青年聚会。
   
当时由于工作的缘故,我常是一身套装,裙子也很短,被教会服事的老阿姨指出来,说:“这样的穿着来到教会不合适”,而我还振振有词,说:“穿什么衣服并不影响我信耶稣”——那时的我也没有谦卑,更不会体谅软弱肢体的感受,后来因着圣经上的话,保罗说:“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林前10:23),这样,我才开始改变自己的言行和举止。
       
那段时间,我一心渴慕主道,每次听道都觉得没有听够,有时也觉得许多想要的答案牧师没有讲出来,于是我开始看释经书,但自己常常理解不了太深。
 
1999年春节,教会组织义工培训第四期,当时的我还不是正式学员,但就是想多听道,不顾拦阻地冲进教室,坐下来听课。在服事的同工看来,这么年轻的人愿意来听课,值得鼓励,于是她很理解地把我安置在后排当旁听学员。
 
授课中有北京的金明日牧师正在查考《腓立比书》,当他讲到保罗的经历:“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3:8)。
 
听到此,我开始流泪,不停地流泪、痛哭,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为他丢弃,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我身旁的红莲姊妹(现在是教会负责同工)问我,你怎么啦?而我已泣不成声,坐在一旁的她却为我的经历大声感谢神,说:“主要用你了”!
 
回到家后,我把自己的感动分享给母亲,母亲鼓励支持我。我自己很郑重地作了祷告:“主啊,如果这是你的旨意,你就带我走……”。次日,我又找到教会牧者,告诉牧师我要报考神学,她同意了!
 
我定意要报考神学时,自认为其他文化课没有太大压力,所以必须先潜心学习圣经。母亲问我:工作怎么办?我说,先请假。请什么假我也没有想好,但也不愿意撒谎。
 
准备给公司递假条的时候,我真的病了,每天乏力、低热,前往医院被检查诊断为甲亢,接着又出现颈椎痛,根本不能坐着看书,只能躺着,于是我举着书放在床头上,如此也就顺理成章地请了病假。
 
三个月的时间,我把圣经看了一遍,有的书卷根本不理解,直管往下读。诗歌班的张亮小弟兄借给我一摞神学类的书籍,足有一尺高,我就开始不停地翻看,全力以赴准备考试,还把考神学时的圣经资料汇总整理成笔记,留给了后来考神学的小弟兄和小姊妹们。
 
其后,我参加了神学院的招生考试,顺利地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也辞去了工作。我确信:神要带领我走一条服事主的道路!
 
然而,母亲对我身体也曾有顾虑,说:“你的身体该怎么办,学校体检出来,你不能上学怎么办”?但真的很奇妙,准备赴北京上学之前,我再次来到医院体检,检查并没有甲亢!我知道,我知道了!上帝不希望我为考学而撒谎。
   
当我预备好要上神学时,心中也有些许的埋怨:“你为什么不早点儿拣选我?为什么现在才呼召我?”从幼师毕业到读神学,整整十年的时间,除了那个大专学习是值得付出的时间,我以为其他都是浪费光阴。期间,我在社会上沾染了太多的世俗、太多的污秽,也在急功近利地追求属世的价值与标准、时尚与潮流,为此我天天忏悔,甚至在神学院的第一年,我一直很忧伤!我一直这样问上帝!
 
经过了忧伤痛悔,我才知道,主有最美好的计划、最恰当的时间!
 
我十二岁那年,脑袋后方长了一个纤维瘤,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长到鸡蛋大小,以至于不能平躺着睡觉。那段时间,在临汾教会作牧师的外公住在我们家,他特别为我禁食祷告,我顺利地住进医院,平安地作完了手术。当时家中还没有人信主,谁也不知道外公祷告了什么?直到我准备上神学,母亲和我的舅舅们才异口同声地说,你外公早把你奉献给主了!
 
手术后,我的头上留下一处缝合的疤痕,而疤痕正好位于梳辫子时中间劈缝的位置,从此,我再也没有梳过两个辫子,上学时也一直觉得是我的一个缺憾。
 
但是,当我踏上奉献之路,我深知那是蒙拣选、蒙恩典的记号,若没有这个疤痕,谁也不会想起外公当年的祈祷;我也知道,当我每天梳头发、触摸到它的时候,都是在提醒我:谨记主恩——这是奉献为主的记号!
 
1999年,这一年我的人生因主被全然改变,进入神学院、踏上一条全职事主的奉献之路。家乡教会老牧师问我:“你准备好了吗?这是一条十字架的路”,我没有犹豫,说“我们的主耶稣都已经走过了,我也可以走”。就是如此“年少轻狂”的我,竟蒙主选召!直到有一天在教会服事中流泪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条路真得不好走,但我义无反顾,我一生无悔!
 
此刻,我又听见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
 
我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赛6:8)
 
写于2017年5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