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活职场>正文

麦克谦|一个短暂然而完全为主燃烧的生命

时间:2017-06-27 20:39:20    作者/供稿:    来源:每日灵修    浏览次数: 字号:TT

  每一次读麦克谦的讲章(中译文讲章收集于《忠心的侍奉》),我都被里面他对上帝炽热的爱、对福音无比的热忱,和字里行间圣灵的恩膏和能力所深深震撼,于是我找到《麦克谦传记与遗著》这本有关他的经典传记(Memoir and Remains of the Reverend Robert Murray McCheyne)。这本传记是麦克谦的生前密友邦纳牧师(Rev. Andrew Bonar)所写,我读来非常受益、屡屡被触动,愿在这里摘录一些与大家分享。

  麦克谦生于1813年,在苏格兰丹狄教区的圣彼得教会牧会七年半,于1843年病逝,死时离他三十岁的生日还差两个月。麦克谦的一生说明了一件事:生命的长短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的一生是否完全为主燃烧、为主所用。当麦克谦去世的时候,整个苏格兰都为他哀恸;今天,麦克谦留下的文字资料继续激励着无数的人,正如一位牧师后来写到的,当他走在当年麦克谦所工作过的地方时,仍然可以感到麦克谦所留下的他生命的馨香之气。

(一)
  麦克谦是在他的那个时代中真正明白福音的人之一:他的生命真实地被福音所改变,并且他也倾倒自己的生命来传讲他所知道、所经历的福音,而这福音改变了他所在那个世代的苏格兰。读麦克谦的日记和书信,令人印象最深的,是他对罪人在自己是怎样彻底的绝望,罪人的本性又是何等的邪恶、败坏、难以测度的深刻认识,另一方面,他坚信在耶稣基督那里有完全的拯救,在耶稣基督那里,罪人有完全的义,“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罗马书 3:22)。正是对这两方面的深刻觉悟和认识,构成了麦克谦生命的基础,也成为他所传讲信息的核心。正如后来一位研究麦克谦生平的作者所说的:“当麦克谦放弃了自己的义时,他开始活出了从主耶稣而来的义……他总是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罪性,然而同时也清楚地晓得,在耶稣基督的义和宝血里面,有丰盛的恩典和出路。”

  在一封给友人的信中,麦克谦这样写到:“请为我祷告,因为我是一个可怜的虫子,完全罪疚、完全无助,但是我仍然能说 —— 在主里我有义和力量。”(1842.12.13)

  在给一位牧师朋友的信中,麦克谦写到:“虽然我是主所拯救的人中最软弱、最不坚定的,但他牵着我的右手,我深信他要把我带入荣耀之中。我们理应当比别人更加大声地赞美我们的主,更加热切地爱我们的主,更加满怀盼望地凝视主的钉痕,并且宣告说——祂舍了自己给我们!欢喜吧,弟兄!去向可怜的罪人们宣讲主耶稣能为他们做什么:如果祂不能拯救他们中间那最邪恶的,我们所讲的福音就从来不是真正的福音!”(1842.9.21)

  麦克谦敬虔爱主的哥哥在二十六岁的英年早逝,是他悔改归主的转折点。神借着这个悲伤的事件,在麦克谦的心中动工。邦纳牧师这样写到麦克谦的归正:“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神主权的工作。在把一个灵魂带到救主那里的过程中,圣灵无一例外地引导这个灵魂去对人的罪性产生深刻的意识;但圣灵会使某一些人对罪产生特别扎心、沉痛的觉悟。然后,就像每一个得救之人所经历的,就在他们看到他们自己里面除了罪的深渊以外再没有别的什么的时候,神的恩典,就是那救恩之光,在他们灵魂之中出现了。”

  在给一位慕道朋友的信中,麦克谦认真诠释了福音的内涵,我们读到,这福音也正是他在自己个人生命中所经历到的:“你有没有真正意识到你的罪性?这是圣灵的工作……我对我灵魂赤身露体的悲惨光景常常只有浅浅一瞥而不深切。但是当我不只是表面一瞥的时候,我看到我是败坏的,可怜的,贫穷的,瞎眼的,赤身的。我相信我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是罪的奴仆——喉咙、舌头、嘴唇、口、脚、眼。我心里所想的尽都是恶……看看一位认罪者是如何看待他自己的:‘我的罪性实在难以言表,就仿佛是无限汹涌的洪流,是压在我头上的巍巍山脉……当我审视我的内心、看到我的邪僻时,那如同一个无限深的深渊,即使如此,我对我罪的认识仍是出奇的肤浅和微小。’也许你会问:我们为何要意识到自己今天失丧的境地呢?我的答案:这样你可以脱离一切自义的企图;这样你就永远不会指望靠着自己把自己推荐给上帝;这样,你就会高高兴兴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祂顺从了上帝,为罪人舍命!哦,这样你的心可以紧紧依赖基督!愿你舍下一切,跟随基督!以认识基督为至宝,而看万事为有损。你永远无法靠自己的义站立在神的面前。今天,欢迎你凭着耶稣的义站在神的面前!”(1841)

  哦,主耶稣啊,感谢赞美你!我们都是这般的罪人,我们是完全的败坏,在我们里面没有一点义,我们里面的罪恶和邪僻深不可测!但当我们逃向你的时候,在钉十字架的主你那里,我们可以说,我们有完全的义,我们有全然的拯救!我们就欢喜快乐!亲爱的主啊,我们就高声歌唱你的公义,传扬你的救恩!

  从麦克谦的书信和日记中,读到他对福音的经历,很容易使我们想起马丁路德对罗马书1章17节的经历和由此产生的对福音的觉悟:“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罗马书 1:17)

是的,这就是那“古旧的”福音,这正是主耶稣自己所传讲的、保罗所传讲的、司布真所传讲、麦克谦所传讲、历世历代圣徒所传讲的,也是神使你我在今天所信、所经历、所传讲的。愿今天的我们更深地经历这福音,被主耶稣十字架的大爱更深地激励和改变!愿今天的我们以无比的生命的热忱来传扬这“古旧的”福音、来改变当今的世代!愿我们看基督的宝贵超过一切!阿们!

“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的称义。”(罗马书 3:23-24)
“神又使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林前 1:30)阿们!

(二)
  麦克谦身上还有一个很突出的品格,就是善于不断地反省自己,非常敏感于自己内心的罪恶和邪僻。这样的反省,是他每一天中的功课。

  在一篇日记中,麦克谦这样写到:“今天我错过了一些分享神话语的机会。主看到我讲话的时候想要荣耀自己的程度就和荣耀祂一样,所以主就使我闭嘴了。我看到一个人不能成为神忠心的仆人,除非他只为基督的缘故来传讲基督,除非他放弃把人吸引到自己面前,而是唯独将人带到基督那里。主啊,使我这样……回想今天的时候,我学到了两个教训,一个是,我对他人夸奖的渴望贯穿了我今天所作的各样事中,另一个是,我竟然安心于世俗的闲聊。哦,愿这样的教训使我卑微、成为我的轭,领我到十字架面前。”(1836.7.17)

  在另一天结束的时候,麦克谦写到:“今晚很有平安和安息。我为我内心无比的邪恶感到忧伤,这邪恶人眼不能看到,但你能看到。我内心确信主耶稣救赎的功效,和祂不变的爱。为神劳苦了一天,现在在祂的微笑之下躺下入睡,是何其甜美的事情!”(1841.7.2)

  在另一篇日记中,回想一天中所发生的事情,麦克谦写到:“哦,主啊,当我如此不荣耀你的时候,这让我活着非常痛苦。你知道,正当我在沉沦中安然自得的时候,是你自己的手把我唤醒;当牧人来寻找迷失的我的时候,我的本性是喜欢逃离我的牧人;但是主把我抱在怀中,将我领回家;祂将我领回,并不是因为我里面有什么好。”(1832.5.6)

时时省察自己的内心、反省自己,这也正是清教徒的一个重要品格特征。
巴刻在《我们为何需要清教徒》一文中写到:“……清教徒追求查验、挑战自己的内心,挑旺自己的情感去恨恶罪,去热爱公义,用神的应许鼓励自己……这种理性的、有着坚定决心的、充满激情的敬虔是认真的,却没有变成自我沉迷;是以律法为引导,却没有陷入教条主义;表达了基督徒的自由,却没有可耻地堕落为为所欲为……他们也明白堕落的人心是何等不诚实和诡诈,他们培养谦卑和自我审视,以此作为一刻不离的态度,常常为了灵性上的盲点和潜伏的内在的罪而自我反省。然而在这方面我们不可认为他们是病态,专注自己;相反,他们基于圣经进行自我反省的操练(注意,这和专注自己并不是一回事),接着是操练认罪,离弃罪,为基督赦罪的怜悯而更新对祂的感恩,这是极大的内心平安和喜乐的来源。”

这样竭力自省、恨恶罪恶、仰赖基督的敬虔品格,是我们今天这些性情浮躁、灵性肤浅的基督徒何等缺乏、却又何等急需的!正如巴刻所言,愿我们能够拾回这些先贤们的属灵遗产,在传扬基督上有更火热的激情,在追求生命长进上有更敬虔、冷静和自律的省察,过一个真正有深度的、基督徒本来所当有的、也是神所要的成圣的生命;“清教徒是成熟的典范,而我们不是。我们是灵性上的侏儒。”

“神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篇 139:23-24)

(三)
  麦克谦是一个一生极力追求圣洁的人,一个常和他在一起的密友说,麦克谦最常作的一个祷告就是来到神的面前,从内心深处向主呼求说:“哦,主啊!一个蒙了你恩典拯救的罪人,能够怎样最大可能的圣洁,你就使我成为那般的圣洁吧!”

  我们可能也时常来到神的面前请求神洁净我们,但我们常常是言不由衷、有口无心。若我们像麦克谦这般真挚的、发自内心地渴慕圣洁,发自肺腑地呼求神,神怎会不垂听、不成就呢!

  在一篇日记中,麦克谦写到:“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能够使我脱离我的罪,主啊,使我遭遇创伤和患难的试炼吧,只要它们能使我从地上的沉睡中苏醒!向着你是活的总是最好的,无论那使我苏醒的工具是什么!主啊,当我这样写的时候,我恐惧战兢!”(1834.11.21)

在给一名神学生的信中,麦克谦教导说:“不要忘记内里生命的培养。我是说我们的心灵。一个骑兵是怎样保持他的佩剑光亮和锋利呢:每一点污渍他都会以极大的细心擦去。记住,你是上帝的剑。一个有着圣洁生命的工人在上帝手中是大有威力的兵器。”

  在另一封给神学生的信中,麦克谦写到:“记住,今天,你在为你将来的事工陶造自己的品格……最重要的是,要常在神面前。永远不要见人的面,直到你已经见了神的面,祂是我们的生命,是我们的一切。”在给另一名神学生的信中写到:“神并不是照着我们有多么大的恩赐来祝福我们,而是照着我们像耶稣的程度来祝福我们。”

  是的,一个圣洁的生命会是神手中怎样大有威力的兵器呢!愿我们都能够成为圣洁,合乎主用,成为祂手中贵重的器皿、擦亮的利剑!“祂使我的口如快刀,将我藏在祂手荫之下;又使我成为磨亮的箭,将我藏在祂的箭袋之中。对我说,你是我的仆人以色列,我必因你得荣耀。”(以赛亚 49:2-3)

(四)
  麦克谦在身体上是一个软弱多病的人(患有肺病和心脏病,有时会多日卧床不起),在灵里,和我们一样,也会时常软弱、经历挣扎,这一切都使得他特别谦卑倚靠神、亲近神。读麦克谦的日记,使我们看到他从始至终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紧紧地抓住神,仰赖神的恩典,坚信主耶稣基督为他所做成的一切!

  在二十三岁生日的那天,麦克谦写到:“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已经活了二十三岁。主啊,我的磐石,你是配得赞美的,虽然在对你和你话语的认识上,我都还只是一个孩童,但是你仍使用了我,是按着一个孩童所能做的,或者说,是按着一个孩童所能承受的苦楚。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吃的苦何其少,除了在我的患病当中。我的日子如何,你加给我的力量也如何。在我面对苦难和死亡的一刻,求你加给我力量!”(1836.5.21)

  在另一篇日记中,我们看到麦克谦是怎样谦卑倚靠神的恩典来过成圣的生活:“一个罪人能怎样最大程度地被光照、意识到他自己是全然脆弱和无助的,我也当祷告和思想,产生这样的觉悟。面对罪人心中每一种曾有的、或会有的情欲,我都是无能为力的。在神的面前,我是一只虫子,仿佛畜类。当我想到真是这样时,我内心战栗。我觉得否认在我自身有任何力量好像是一件不安全的事情;当我觉得在我自己里面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我不落入那最邪恶、最可怕的罪(这其实是事实),这么觉得好像是一件危险的事情。这是魔鬼的欺哄。我唯一的安全是认识到、感受到、并且承认在我自己,我是全然无助的,这样我便可以紧紧倚靠那位大能者的臂膀。”这段话使我们想到慕安德烈对谦卑的定义:“谦卑不是一种我们要带到神面前的东西,也不是祂要赐下的东西;谦卑乃是意识到自己一无所是,毫无所有,且真正看见神是一切,遂让路以便让神真正成为一切。”

  在服事上,麦克谦也紧紧地倚靠神。在他去世后不久,有一位前来拜访的牧师问圣彼得教堂的看管人,麦克谦服事大有果效的秘诀是什么?这位看管人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把这位牧师带到讲台旁边的祷告室,对他说,“跪下”,这位牧师就跪下了,然后看管人对他说:“现在,哭泣!抬起你的脸来仰望上帝,向祂呼求,哦,主啊,祝福我!使用我!哦,主啊,我无法走上那讲台,直到我知道你已用圣灵大能的恩膏膏抹了我!”

  在讲道中,麦克谦也在遇到试炼的时候紧紧倚靠神,邦纳牧师这样写到:“麦克谦也知道名声的网罗,按着天然本性,他也会迷恋名望,然而,神保守了他。在讲道中,他有时大大地得到圣灵的帮助,而有时,虽然会众可能感觉不到,他的灵魂却感到孤立无援,那时,他会不断地呼求:我的主啊,搭救我!”

  麦克谦倚靠神也在于,他紧紧抓住和使用圣经的话语。无论是在讲台上,是每天反省自己,是抵挡魔鬼的诡计,还是劝勉别人,阐明福音,麦克谦都是以圣经为武器、为力量、为根基,总是回归到圣经真理里面。

  愿我们像麦克谦这般倚靠神、呼求神、渴慕神!愿占据了麦克谦整个身心,是他生命全部的神,也占据我们整个的身心,成为我们生命的全部!若是这样,神将会怎样使用我们的生命呢!若是这样,神要使用我们的生命作为恩典的管道祝福多少人呢!因为那时,基督是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歌罗西 3:3-4)

  麦克谦的每一次讲道、每一次服事,就是他这种个人生命的倾倒。邦纳牧师写到:“从一开始,麦克谦就以使自己获得饱足的灵粮来喂养他人。他的讲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他自己灵魂历程的一个流露,是他内在生命的一种倾倒。他在哪里遇到了那位大牧者,他就把羊群带到他刚刚去过的地方,因为在那里他方才得到喂养。”

(五)
  司布真曾说过,很微小的信心就可以把我们带入天堂,但是,只有极大的信心才能把天堂拉进我们的心中,使我们此时此刻就过在地如同在天的生活。麦克谦显然是后者,在他的讲章、日记和书信中,我们最常感受到的,就是他对人生之短暂的认识,他清楚晓得自己是寄居的、是天路的客旅,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天国永恒荣耀的向往;而对未悔改之罪人而言,地狱的可怖又是如此的现实,于是,麦克谦布起道来,“就好像是一个临死的人对另一个临死的说话”。

  在给一位教友的信中,麦克谦是这样结尾的:“为永恒而活!再有一些岁月,我们的旅程就要结束了!要竭力与罪恶和魔鬼争战!那恶者是不睡觉的。”(1841.3.27)

  在一次讲道中,麦克谦说:“你只需再越过两条小溪,就是疾病和死亡;主耶稣答应过要去迎接你,与你携手同行。再经过几次流泪,几次试探,一些痛心疾首的祈祷,一些圣礼,你就将与羔羊同站在锡安山上了!”

  我忍不住要再次引用巴刻对清教徒的评价。这些清教徒们对基督徒的身份有着深切的认识,即,我们是正行进在天路上的客旅,我们是在战场上为主打仗的战士,这样的认识,构成了他们每一天生活的内涵、动力和呼召。巴刻说:“属灵争战成就了清教徒,他们接受争战作为他们的呼召,把自己看作是他们主的精兵兼天路客旅,就像班扬作品里的人物一样,不期望走一步会不受到这种那种的拦阻。John Geree在他的小册子《英国旧清教徒或不从国教者的品格》中写道,‘他把他的一生看作一场战斗,基督是他的元帅,他的武器,颂赞和眼泪。十字架是他的旗帜,他的座右铭是受苦者得胜’……把神的赦免带给我们的基督,他正在带领我们经过这个世界,进入一种荣耀,他把对这种荣耀的渴慕,对这种荣耀享受的能力灌注在我们里面,预备我们进入这种荣耀……”阿们!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今天,我们是多么缺乏这样的动力和眼光啊!这个世界不是我们的家,这个世界是一个异邦的旷野,是一个战事险恶的战场——今天,我们正经过这旷野,在这战场上步步推进,耶稣基督是我们的元帅,十字架是我们的旌旗,尚未得救之灵魂是我们要攻占的阵地。是的,每走一步都会有艰辛,都会有眼泪,都会付出代价,但每走一步,我们都会更有主耶稣的样式,都会内心充满神赐下的属天的喜乐,我们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暂时的,我们的身体在这地上,但我们的目光,我们的盼望,我们的心思意念,都是向着永恒的家园,都是为着那更美的家乡!那能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我们不要怕它!并且我们知道,眼前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成就永恒中极重无比的荣耀,因为我们的主在十字架上已经完全地得胜了,祂必要接我们进祂荣耀的国!是的,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记住,交战不会久长,今日战场喧嚣,明日便要凯歌悠扬!

  麦克谦是神在他那一代人中间所兴起的器皿和奇妙作为,读麦克谦充满圣灵能力和恩膏的讲章,我不由得在心里呼叫说:“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是的,麦克谦那一代以色列的战车马兵逝去了,但我们的神和祂的旨意永不改变,“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诗篇 90:1),“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以赛亚 46:11),“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篇 33:9)是我们的神在一直掌管着人类的历史舞台,祂作事直到如今,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麦克谦那个世代作工的神,今天仍能在我们身上作成这样的工作,甚至是更大的工作!我父啊,我父啊,愿你当年感动麦克谦的灵,今天加倍地感动我们!阿们!

  最后,让我用麦克谦在日记中对与主同在的渴望来结束我们对这位耶稣基督的战士、行走天路的客旅的介绍:“什么时候会迎来破晓、散尽阴霾呢?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我渴望没有寒冷的爱,没有模糊的光,没有瑕疵的纯。我渴望伏在主耶稣的脚前,告诉祂,我完全属于祂,直到永永远远。”阿们!阿们!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