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活职场>正文

宋尚节博士的生命见证

时间:2017-05-30 20:49:50    作者/供稿:    来源:基督TD家园    浏览次数: 字号:TT

 

一、从出生到赴美留学之前(1901-1920)

1、童年时代

宋尚节于1901年9月27日出生在福建莆田的凤迹村(现属福清地界)。他有五个兄弟,四个姐妹。他是母亲陈若兰清楚重生后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因此取名为天恩。在宋尚节五、六岁时,全家搬到兴化(今莆田)城内。宋尚节入教会办的哲明小学就读,自幼勤奋好学。此外,每圣日参加主日学,后来他常用比喻讲道想必是深受当时主日学教导之影响。

在日记中,宋尚节谈到童年的三件事尤为难忘:一是看到小妹瑞德离世,全家为她哀哭,拉着小妹妹僵硬冰冷的手,小宋尚节开始思考死亡的问题。二是目睹1909年“兴化大复兴”,禁食的祷告、奋兴的牧者、聚会的场面、认罪的人们在宋尚节心中埋下了福音与布道的种子。三是父亲气喘病蒙神医治,他的祷告“神啊!求你留下我爸爸的命,直到养大我成人”得蒙垂听,祷告的经历、信心的萌芽为宋尚节日后的留美生涯之信心有了根底。

2、“小牧师”

对小宋尚节来说,父亲宋学连牧师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父亲重生的经历、并每天坚持写日记、每周六登山祷告以及带领全家做家庭礼拜等,无不在宋尚节幼小的心灵中刻下烙印。宋学连牧师最喜欢在乡村露天布道,他也教宋尚节布道。因此,宋尚节十二、三岁就常常代其父宋学连牧师到乡间布道,他对讲道乐而忘倦、满了热情,这是神给他的特别恩典,为此人们称他为“小牧师”。“小牧师”宋尚节与同学们也组成布道团,此外还常常协助父亲编辑《奋兴报》,常常投稿。

1919年夏天,宋尚节以第一名的成绩高中毕业,那时他就开始记日记。读经、祷告、看书和写日记是他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在福建莆田哲理中学的档案中,至今还存有他高中考第一的记载。宋尚节本欲进南京金陵大学,只因物理课刘丽川老师的鼓励,美国留学的梦想令他如痴如狂,宣教士告知美国俄亥俄州威斯理大学有个免学费名额,然父亲宋学连牧师冷冷地告诉他:“我确实没有能力供你出洋,传道三十多年,所有的积蓄还不到一百元,都给了你,也不够川资的一半。”此时的宋尚节唯有祷告神,并立志学成归国传道,神也确实听了他的祷告。1920年2月11日,宋尚节离开家乡,如愿地踏上了美国求学的征程。

二、美国留学的七年(1920-1927)

3、初到美国的苦况

1920年4月12日,宋尚节抵达美国旧金山,20日到达俄亥俄州德拉华城威斯理大学。此时,宋尚节改变初志,不读神学而读化学。宋尚节第一学年学习成绩优秀,在同年级七百名学生中他名列前七名,校方允许他三年念完四年的大学课程。为了生计与求学,宋尚节边工边读,开始在布店、工厂、电机制造厂、铁厂等地方工作。

由于过度地劳累,不久他患了一个很大的痔疮,医生要求他动手术。在贫乏之时他经历到神的预备,教会的弟兄姊妹帮他付清了一切费用。出院后医生诊断说,这痔疮将会陪伴他终生,并会时常复发。宋尚节后来认为,这是神放在他身上的一根“爱刺”,正如保罗的刺一般,借着疼痛来提醒他是个罪人,且要谦卑。在美国的那段时间,差不多每月剧痛几次,他总是痛得叫爹喊娘,死去活来地血汗涕泪、相互杂流。

4、下乡布道见异象

1922年9月,宋尚节开始了大学第三年的学习。在感恩节期间,他和同学组织了福音队到附近的乡下各教会去布道。有天晚上,他在梦中看到了一个异象:他走在兴化东岩山巅,听见有呼叫声,便连跌带冲、披荆斩棘地下山救人,发现自己浑身鲜血斑斑。小溪顿然变成汪洋,沉溺着各种民族的人,发出凄惨的呼救声。他焦急祷告:“神啊!我愿奉你的使命,得你的臂助,去救那与恶浪挣扎的千万人。”刹那间,自己变成小孩、罪犯,全身被锁链捆绑!突然血红的十字架自远而近,自高而下,其上写着八个大字“仰望十架,往前奔跑”。一霎间,锁链不砍而断,那时十字架已漂泊在大海中心,好像一块磁石,吸引着水里的人们,十字架扩充到全部海面,终于不再见到海水,成了一片花香鸟语的乐园……

次日,他将异象作为见证的内容,很多人听了受感动。此异象对宋尚节日后传悔改和十字架的真理有很大的影响。他认识到,只有靠十字架的大能和大爱,才能真正断开罪恶的锁链,吸引万人归向主。

5、荣膺博士之学位

1923年,宋尚节用了三年的时间读完了大学四年的课程,对于一个贫苦的工读生来说着实不易,而且毕业时他居然还能得到奖金奖章,美国的记者将这一消息在报纸上大登特登。1924年6月,宋尚节又获得俄亥俄州立大学硕士学位,并被大学奖举为美国科学上等名誉会员,科学会又颁给他金钥匙一枚。此后,他又留在学校当助教、攻读化学博士。在给父母的信中写道:“儿决志为化学发明家。化学真为世界最有趣味之科学,奥妙无穷,有待于发明者亦无穷也。儿深信一日必能大有所发明。”

1926年3月,宋尚节荣受博士学位。大学教授认为宋尚节是一位可造之材,设法为他筹得经费去德国专攻化学。而此时中国也有一所出名的医科学院来电,促他回国担任该学院的有机化学教授。有天晚上,他听到主的声音:“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甚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6)次日早上,有位牧师来探望他,一开口便说:“你并不像一个科学家,倒像一个传道人”。于是,牧师介绍他去纽约协和神学院学习神学。

6、重生悔改的经过

1926年9月,宋尚节来到了纽约协和神学院去研究神学,不久他发现神学院里没有属灵空气,教的都是新派神学、社会福音,看重的是理性、知识、科学,而不看重信心、祷告、灵命。有一次他参加了一个奋兴会,是由一位年龄只有十五岁的姊妹主讲,她的声音清脆洪亮,讲法透彻清楚,把救恩的大道发扬尽致,宋尚节深受感动,使他“像渴鹿一般的心灵”,得到了溪水的滋润。

1927年2月10日晚上是宋尚节的悔改重生夜。以前他所犯的罪就像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地重现出来。他打开箱底一本久被遗忘的新约圣经,打开路加福音第23章耶稣受难的经文,他魂游象外,跟着背负十字架的耶稣来到各各他山上,他谦卑地跪在十字架下,求主用宝血洗净他的不义。他听见主对他说:“小子,你的罪赦了!你要改名为约翰,你要做中国的施洗约翰,修直主的路,传讲重生、悔改之道,做主再来的先锋。”

7、疯人院特殊造就

重生后,宋尚节逢人便说主的作为。有个素不相识的人凭空送他一个地球,宋尚节觉得此乃圣灵的启示:“神叫他为传道的缘故,要走遍全球”。他时而高唱赞美,时而低吟祷告,时而流泪悔改,时而欢笑感谢。这一切被神学院当局断定为他患了精神病,以至于他被关在了纽约百花谷精神病医院里193天,接受神的特殊造就,这是神为他预备的特殊神学院。在这193天里,他用四十种不同的方法读完圣经四十遍,他有了出死入生的经历:出死——从自我的骄傲和老己的死阴中走出来,入生——进入到主耶稣基督里的新生命中去。

在美国教士的帮助下,1927年8月宋尚节出了精神病院,同年10月他从西雅图搭海轮回国。在船上,他见同胞抽大烟、赌钱,又听见一个外国人说“中国人比狗还不如”。他便跑回自己房里,流泪祷告说:“神阿,求你救我的同胞!”他把所得的博士金钥匙抛在海里,并立志:“我死也要在中国传道,只要我的同胞得救,就是死,我也甘心。”

三、回国在福建传道三年(1927-1930)

8、在福建传道三年

1927年11月8日,宋尚节回到了阔别七年半之久的家乡兴化(今莆田)。为了家庭,他受聘于兴化纪念中学作教员。兴化母校得知他得了博士学位回来,引为莫大的光荣,便举行大会欢迎。令许多师生大感惊讶的是,这位博士校友不讲科学,不讲爱国,不讲新大陆的风土人情,而是讲五饼二鱼——“最大的化学”!

从1928年开始,宋尚节除了教书之外,完全致力于教授圣经和露天布道。而后又辞去教学工作,专一传道。不久,便组织了一个小布道团,在平海、大蚶山、井厝等地侍奉。同年秋末,他组织一个三人团的环游布道,先后在平海、埭头、石马、涵江、湄州、华亭、江口、渔湖溪、丙店、黄石、下坑等地布道。1929年1月,宋尚节应邀在闽南漳州、厦门、泉州领会,并有许多神迹奇事随着。回到兴化后,他创办一个小小的神学院,学生只有5人,一方面旅行布道,一方面研究圣经。1930年,为了培训乡村的传道人,宋尚节把100多个教会分作十几个训练区,他自己便轮流地前往教导培训。

四、与伯特利布道团合作的三年(1930-1933)

9、在伯特利布道团

1930年,主为宋尚节开了福音又广又大的门:“小子,起来!日期满了,时候到了!离开本乡。往我所要引领你的地方去。”那年,宋尚节到湖州参加一个华东基督化家庭运动。主为他在湖州打开布道的门,湖州成为他在本省以外做见证的处女地。随后,宋尚节到了杭州、上海、南京、天津、保定、北平(今北京),接着在上海领会后又去了九江和南昌。从南昌的舒邦铎牧师那里,宋尚节学到了祷告的功课,他总结到:“只有同心合意的祷告才能带来教会真正的复兴。祷告是为主作工的力量,祷告停,工作停,教会不祷告则死”。

从1931年至1933年,宋尚节有机会与伯特利布道团的计志文、李道荣、聂子英、林景康同工合作,先后在华东、东北、华南、华北中国各地旅行布道。其间,他认识到同工的重要和团队的需要;同时,他经历了医病的神迹和圣灵的能力。在宋尚节加入伯特利布道团三年之间,他环游布道足迹遍布13省,旅程54823哩,主领1199次聚会,听众逾40万,决志信主者18000余人,建立上千个布道团。这段时期的经历是他以后事工的转机。

五、神独自引领(1933-1940)

10、从南方到新加坡

从1934年以后,宋尚节离开了伯特利布道团,神为宋尚节打开了个人旅行布道的门。1934年,他先后到五省(江苏、安徽、山东、河北、浙江)布道。由于前几年在各地建立了不少布道团,所以这些布道团就成为以后宋尚节到各地举办布道会、奋兴会的核心组织和联络机构,使得各地聚会的规模越来越大。1934年在厦门的聚会人数多达二三千人,只好临时支搭帐篷,依然拥挤不堪。

自1935年开始,神又为他开了海外传道之门,他去过菲律宾、新加波、马六甲、槟榔屿、苏门答腊等地,到处主领聚会,讲道医病,结果累累,所到之处将信主及得复兴的信徒组成布道队,出去为主作见证。1935年9月,宋尚节去新加波亚逸卫理公会礼拜堂领会,在一次聚会中就有一千三百多人悔改,有七八十人奉献传道,有人在天空中看到一个大的十字架。

11、从台湾至东南亚

1936年宋尚节应邀到台湾布道二十五天,当时台湾正被日本人统治,相当危险,他知道这是一条冒死的路,但是神让他去,他就在所不辞。结果圣灵大大作工,有七八千人蒙恩,几百人奉献传道。从1938年到1939年,宋尚节先后在泰国、南洋、爪哇等地布道,建立了许多布道队,有许多人奉献传道,也有许多人悔改。当有人问他为何不带家眷来南洋时?宋尚节回答说:“他愿意留在国内与同胞同受苦难。”

1940年,宋尚节最后一次去南洋布道。到了八月,他身体很虚弱,最后只能坐着讲道。到了十月,由于痔疮的痛苦,他只能坐着讲道。到了十二月,他需要被人背着上楼、下楼,让弟兄帮助脱衣,疼痛难忍,夜间难以入眠,白天依然带病领会。通过病痛,宋尚节深信他现在所受的苦痛,在他生命史上有极奇妙的价值。

六、离世归主前三年(1940-1944)

12、主同在好得无比

1940年1月,宋尚节在上海大公医院第一次动手术,前后动了六次手术。宋尚节在奋兴布道中借着祷告使许多人得到身体的医治。而自己的病未得医治,但他仍然感谢主,说:“这就叫人知道医好人的是神,不是我。”他因而把荣耀归给神!

从1941年至1944年,宋尚节留在北京香山静养,白日与弟兄姊妹祷告查经,后他的大女儿宋天婴将他这一段时间每日的查经日记编辑,取名为《隐藏的吗哪》。1944年8月18日早上7点7分,他安息主怀,脸上显出笑容。8月22日在香山的南营51号院内,王明道牧师主领了安葬礼拜,他说:“中国教会中的传道人,有学识的尚能找到几个,有恩赐、有敬虔生活的也能找到几个,唯独勇敢忠心、嫉恶如仇、不畏缩、不徇情,把自己的名利、生命一概置之度外,放胆责备人罪恶的简直寥若晨星,宋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位。”

在主仆人的墓碑上,正面刻了“耶稣基督的仆人宋尚节安息之所,1901年9月27日生,1944年8月18日睡”,左边刻了“是了我必快来阿们”,右边刻了“主阿!愿你快来”,墓碑后边刻的是宋余锦华及三个女儿的名字,碑上有个十字架。2009年5月,宋尚节的棺木经家人同意已被迁回至宋尚节的老家莆田市秀屿区坑北村(宋家村),宋师母的骨灰盒、长女宋天婴的骨灰盒也一同迁去,墓碑还留在北京香山!

藉着宋尚节博士的见证,是要我们慨叹:耶稣基督是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要勉励吾辈,治死自己,叫基督在我们里面照常显大!求主使我们看世界为粪土,向着标杆耶稣基督竭力直跑,共同爱主、传扬神莫大的慈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