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奇妙主恩>正文

母亲和我的蒙恩经历

时间:2019-06-07 06:19:29    作者/供稿:王海荣    来源:济南长春里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母亲和我的蒙恩经历
(王海荣姊妹)
 
弟兄姊妹平安,感谢神,今天带领我作这样的见证。因为凭着肉体,我真的不愿意站在这里。我觉得除非灵命特别好的弟兄姊妹,他们才配站在这里为主作见证。但我们团契小组的姊妹鼓励我,说如果我自己报的话,肉体上肯定会有很多的拦阻,这样她就帮我报上来作见证。
 
感谢神,哪怕是一点点的事情,也是神在我们身上的工作,我们不能就这样把神的恩典埋没了。求神带领我作这个见证,让我说的清楚明白。我的见证是关于我的母亲和我蒙恩被神拣选的经历。
 
一、母亲的蒙恩经历
 
我上小学的时候,就第一次听说了耶稣这个名字。那时候,我的奶奶信主了,之后她就不停地给我妈妈传福音,劝她信耶稣。我妈妈说:“信耶稣干什么?那不都是老太太信的嘛。”我是农村的,我们村里都是年纪很大的老太太在信耶稣,儿女都不在身边。在世人眼中,好像信耶稣就是一种精神寄托,好像谁没事干,谁就去信耶稣一样。我母亲自然就不去信。
 
大概是我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早晨,四五点钟的时候,母亲得了阑尾炎,肚子疼得厉害,在床上直打滚。我母亲是一个特别坚强的人,个子不高,家里的活儿,做饭,挑水,擦地,基本上都是她干。平时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有疼痛的时候,她都忍着,甚至不出一点儿声音。但那天疼得实在太厉害了,受不了了,很痛苦。
 
当时正好一个同学来找我,要和我一块去上学。这个同学的舅舅是医院里的人,她一看这个情况,就催我们赶紧去医院。我们就找了一个地排车,拉着母亲去镇上的医院。
 
在路上,一开始,母亲还是疼得不行;但是,一过村里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就一点儿也不疼了。她就跟我叔叔说:“咱们回去吧,不疼了,干嘛还要去医院呢?”
 
那天早晨,我们很奇怪的一件事:奶奶平时起得都挺早,但那天我们家这么大动静,也没见她过来看看。我们回家之后,奶奶就过来了,对我母亲说:“梅英(母亲的名字叫王梅英),你知道吗,从你一喊疼开始,我就去找咱们村那些信耶稣的为你祷告去了。祷告的时候,有个老姊妹对我说:“别担心,这肯定是神要拣选她了,不是有别的问题,别害怕。放心吧,一过十字路口,她准就好了。”
 
我母亲听到这个事情,头发都快要乍起来的那种感觉。从那以后,她就信了耶稣。
 
信了耶稣之后,她的生命真的是大不一样!以前的时候,她虽然肉体上都很坚强,什么活儿都能干,几乎是一个人在操持这个家。但是,精神上的需要,真的是除了主耶稣之外,这是谁也给不了的。
 
没信主之前,我母亲在那里烧着火(做饭),她也会说:“哎呀,这个日子可怎么过啊!”母亲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姥姥改嫁了,她是跟我老姥姥过的。从肉体上看,确实是挺苦的一个人。但是认识了主之后,她的生命真的是有了奇异的大改变。从那之后,她就天天特别地喜乐,再也没有说过“这日子可怎么过”的话。就感觉她怎么天天那么高兴啊?有时候我就忍不住问她:“你有什么高兴的事吗?”她想了想,也说不上来。
 
有时候,她看见我不大听话的时候,就跪在那里祷告。她也想拉着我一起祷告,那时候我就想:“你这是封建迷信啊!”过去有一段时间,社会上练法*轮功比较流行。母亲是个特别实诚的人,那时候有人给她传法*论功,她就信了。后来新闻联播说那是邪教,我们一家人就都很紧张。从那之后,我和我爸就特别警惕这种事,觉得我妈是一个挺拗的人,一旦认定了某件事,就会一条道走到黑。
 
那时候我们不认识耶稣,不知道这条道是不是正道。我和我爸就坚决不让她信,只要一说信仰的事,我们就攻击她。成天跟监视她一样,也不让她去聚会。晚上她就自己偷偷地祷告。
 
现在感觉,真的是特别特别地亏欠!那时候不认识主啊,就光觉着一心是为着母亲好。她不是爱看圣经么,我们就把圣经藏起来,可她还是偷着看。有一次,我和爸爸就拿着打火机,到院子里烧她的圣经。那天的打火机一点问题都没有,你说圣经的皮儿难烧是肯定的,但是里面的纸张,很薄的那种,如果你拿着打火机烧却烧不着,那一定是奇迹了。我们就是在那里费了半天的劲儿,烧里面的页面,根本烧不着,只是有一点黑印而已。
 
但就是这样,母亲也不跟我们吵闹,也不跟我们争辩。就是用她的行为,用她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盼望,来影响我们。后来我们发现,她信耶稣真的没有一点的不好呀,生命真的看起来充满了盼望。
 
但是,那时候我不认识主,我身上那些臭毛病,还有那些罪性,真的是显露无遗。我不知道做过多少伤害我母亲的事。还有我父亲,我们俩个,在她信仰的路上,不知道给了她多少的羁绊。
 
现在我信了主了,就是感觉特别特别地亏欠。从我信了主,我的性情也有了大的改变,但是和我母亲相处的时间就特别短了。因为我成家了,我们不在一处住。我是家里的独生女,她为了离我近一点,就和我父亲一起来济南打工了。这一年,我们家过得特别特别地祥和。有一次,我带父亲来咱们教会,他居然来了。要知道,他以前是强烈反对信主的。因为盛福教会离得近,我母亲到那里聚会的时候,父亲尽管嘴里说不能聚会,但还是骑着电动车驮她去。
 
有一次,母亲说要回家待一段时间。我以为她是回去忙农活,因为家里还种着地。我也没多想,她就回去了。过了些日子,我女儿问我:“怎么姥姥这么长时间不来了呢?”我说可能是家里忙吧,也没多想。
 
后来一直没回来,我对象就打电话问我爸,我爸就跟他说:“别告诉海荣,你妈是因为胸口疼,回来做一个小手术。”我记得我怀我家老大的时候,我妈来照顾我,那时候她就说胸口疼,胸口那里起了一个肿块。我就特别着急。
 
没信主之前,我把身体健康,把死亡看得特别重,也特别害怕。一有个头疼脑热的,就胡思乱想:“哎呀,我不会要死了吧!”真的就是一个被死亡所拘禁的人。
 
那时候,我母亲也不想去看病,可能是心疼钱吧,我非得让她去看,她就去镇上查了一下。那个大夫可能也不大专业,跟她说没事。这次她回家检查,以为就是一个肉瘤,割了就行了。但医生告诉她,这次需要把整个乳房都割掉。听了这个,母亲就意识到什么事了,那就是癌症。
 
知道了这个结果之后,母亲跟我说:“海荣,你知道吗,我居然就一点儿惧怕都没有!”她还跟医生说:“医生啊,我可是信耶稣的,如果我是得了那样的病的话,我不会在这里浪费钱的。因为人人都会死,但信耶稣的有永生,不怕死。”
 
不知道检查结果之先,我的心还是挺平静的,也以为只是一个肉瘤。后来丈夫跟我说是肿瘤,就是癌症,我心里就特别特别地难受。那天,丈夫说下班之后,我们就开车回聊城(老家)吧。
 
在回去的车上,我的眼泪不停地流。思想自己二十多年来,没有真正对母亲好过一天,从来都是在索取。尤其是我怀孕的时候,她来照顾我的那段时间,我那个挑剔啊,顿顿不能吃重的菜,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各种的臭毛病。坐在车上那个难受啊,无能为力地时候,我就祷告,说:“主啊,难道没有机会为我母亲做点儿事了吗?哪怕是一句好听的话,一个拥抱,我还没有给她呀!你就这样把她给领走吗?”
 
我特别难受,一直哭到医院。见了我妈,肯定不能哭了,就强装高兴地对她说:“妈妈,根本就没事的。主里很多弟兄姊妹作过见证,得这种病的都没事。你就是普通的那种肿瘤,不是那种严重的。”我是想着怎么好好安慰安慰她。
 
但是,我在她身上看到的,真的是神的恩典和爱!她还在给旁边床上的那些年轻人传福音呢,她说:“你们知道吧,俺是信耶稣的,做手术的时候,就是只有一丁点儿疼。我这是为自己治病,才疼一点儿,但是主耶稣基督,他是为了救我们每一个人,他是那样的疼!”
 
我当时在想,如果是我在这样的环境和经历中,可能就会被打倒了。但是母亲靠着神的爱,真的是特别喜乐。她去做手术的时候,那些小护士问她:“阿姨,疼吗?”她说:“不疼呀,你知道吗,我是信主的,我的主耶稣为我们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那么疼,他可不是为了自己啊。”她还在那里传福音。
 
有一次,在医院里的时候,她看见一位老大爷,是来送他的妻子看病的。但是这位老大爷突发疾病,晕倒了,立马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了。之前母亲没为自己的病祷告过,一看见这个老人这么可怜,本来是送老伴儿来看病的,结果自己也倒在医院里了。她就开始祷告,求主拯救他。那时候,她自己一点儿也不觉着疼了。
 
她说,真的是,咱那主耶稣基督就是爱,当我们为别人求的时候,完全没有顾及自己的身体状况的时候,一点儿也不疼了。按理性说,不疼是不正常的,因为手术后的创口特别大。但是他确确实实是在经历主的爱。
 
她在医院后边找到一个教会,就特别高兴,对我说:“你看到了吧,我到了哪个地方,也能找到神!”她还在那里作见证说:“你们知道吧,哪有生这样病的还这么高兴的?我就是天天这么喜乐。”她还对我说:“海荣啊,我要是没有主的话,别说是生病了,就是不生病,我也没有任何可高兴的事呢。”
 
我以前邻居有个爷爷,特别反对她信耶稣;她一说“主啊,主啊”的,他就很反感。这次看见母亲生病的样子,就对她说:“梅英啊,你要不是有你的主,这一关你就撑不过去了。”
 
在母亲生病的事上,我以前只是靠着肉体思想亲人之间这种情感的问题,就感觉痛苦得不行,哭得都停不下来。后来我就祷告说:“主啊,既然母亲是你拣选的,那你肯定负她生命的责任。你看着怎样好,你就给我们预备,就给我们安排吧。”做了这样的祷告之后,心里真的是特别特别地安稳,特别特别地安静。从那之后,再也没有痛苦过。
 
后来,医生给母亲全面检查之后,说没事,没有扩散,做八个疗程的化疗就能好了。
 
我母亲在生病当中,虽然按肉体来讲,按理智来讲,我们根本就快乐不起来,但母亲天天就是特别地高兴。她说:“你说我这是有病吗?我这是有福啊!因着这次生病,我才知道身边的人这么爱我。那些平时不熟的,人家也来看我;做着饺子、混沌什么的,就给我送。真是让我看到,不光是主爱我,身边的人也都爱我。”感谢主。
 
二、我蒙恩的经历
 
我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之前不认识主的时候,有时候就不停地思想:“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干什么呀?忙忙碌碌,奔奔波波,然后到老了,就离开这个世界了。”我越想,越觉着生命毫无指望、毫无盼望。你说我再努力,我好好学英语,我好好干事业,我再怎么着,终归就是一个“无”啊。我就陷在那个思想循环里,出不来,转到死胡同里了。
 
我婆婆很早的时候就信主了,和我母亲一样,也是不断给我传福音,但我就是不听。而且,我还时常地弄各种事情惹我婆婆生气,我女儿都说我特别过分。但就是控制不住,遇到事情就发火、发怒,和我婆婆的关系特别不好。
 
有一次,婆婆哭着和我说:“海荣,你如果不愿意我在济南,陪着你照顾孩子,你自己能办得了的话,我就可以回去,不想在这里,让你觉着挺碍眼的。”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我们人并非没有感情,我就特别的痛苦。我就想:“我算什么人啊,我把自己丈夫的母亲都逼到这样的地步了,怎么是个这样败坏的人呢!”
 
一方面,我是想和身边的人有美好的关系,哪怕一家人能处好关系也行啊,但就是不行,我这败坏的生命,就是行不出来。我思想里就是那样,常常以为别人亏欠我,而不是我亏欠别人。婆婆对我所有的好,我只是想:“嗨,你不就是爱你儿子嘛,顺便也照顾我一点儿。”从来不去想人家是真的爱我。
 
真的是感谢主,婆婆也是一直在为我祷告。我生了老二之后,那段时间就格外地陷入那种痛苦之中。我和丈夫的关系本来特别好,是大学期间就认识的。但是,没有哪个丈夫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对自己的母亲这样啊,他和我的关系也是逐渐地冷淡。极度痛苦之下,我看看身边的孩子,觉着自己真的没有能力把她们抚养长大了。
 
我们家楼上有两个小男孩,有时候就很容易弄出来各种动静,我晚上也是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陷入抑郁中。我想,我这样一个人活在世上,真的是没大有什么意义。自己的妈妈,也惹她生气;婆婆,也整天惹人家;连最爱的丈夫,也处不好关系;女儿也养不好,也不会带。真的是,到了想要自杀的地步了。
 
当我想到死的时候,突然间我就想:“既然现在都想到死亡了,为什么不去寻求一下我婆婆和我妈妈所信的主呢?真的有主吗?要是有主的话,真的是求求你,把我从这样的困境当中救出来吧。”我那是第一次真正地把自己的心掏出来,想找依靠,因为我完全无能为力了,痛苦到一个绝境,感觉马上就要死了,就是那么一个地步。
 
我就跪下来,那时候我也不会祷告,就说:“我妈妈的神啊,这个世界上有你吗?如果有你的话,求你让我经历你,让我认识你。”就做了这么一个简短的祷告。当时也没觉着怎么样。
 
第二天,小女儿生病了。在送她去医院的路上,我一心想的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作父母的,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给孩子,但是,我们能给她生命吗?能给她健康吗?不能,统统都不能。那时候就感觉,我们的力量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微弱啊。我看着那个小宝宝在我怀里,自己又想着作祷告,心里说:“真的有神吗?求求你了,医治小孩子吧,我愿意以后作一个属于你的人。”
 
感谢神,真的是,当我在绝境当中,在无能为力、一无所求的情况下,当我找主的时候,主怜悯了我。之后再来教会的时候,我就感觉不一样了。以前来教会,是因为母亲的缘故;但以后再来的时候,听见说耶稣的名字,听见讲十字架的道理,就扎心了,就触动自己的心了:“哎呀,耶稣是为我死的呀!”
 
以前的时候,你给我说这些,根本不入耳。现在每次来教会,从唱赞美诗开始,就感觉上帝竟然如此地爱我,泪水就止不住地流,真的是泪流满面。你说是伤心吗?绝对不是伤心,那种感受是没有信主之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哭完了之后,就觉着自己好幸福啊!怎么自己就能被神爱着呢?我这么一个人,自己都不爱自己,觉着哪儿也不好,可败坏了,思想里不能想点儿光明的事。这时候一想到造天地万物的主,竟然是这么的爱我!真的是,非常非常地感恩。
 
信主以后,我时常会想到圣经上说的:“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生活中也时时经历着神的恩典,我的家庭,我的婚姻,也都是上帝的怜悯。有一次,我对丈夫说:“你相信我是上帝赐给你的另一半吗?”他说:“之前的时候,说实话,不信;但是从你信了主之后,信了。”真的是非常非常地感谢主,以前看着孩子,就叹气:“哎呀,重担啊!什么时候能养大啊,痛苦啊。”现在看孩子,一想到是耶和华赐给我的产业,心里别提有多喜乐了。
 
感谢主,从我的经历中,真的是就像我们讲道说的,不是我们找到了神,是神拣选了我们。真的是感谢神,因为神的爱,我母亲是信主的,我婆婆妈也是信主的,我们三个就像是被绑在了一起似的,成天就是特别的幸福,在一块也是说主的话语。有时候,我和别人说“我妈怎么样,我爸怎么样”,人家会问:“你和孩子的姥姥、姥爷在一块住吗?”我说:“不是啊,就是我爸我妈,就是孩子的爷爷奶奶。”
 
现在我们全家人都信耶稣,真的是感受到神对我们全家的看顾和保守。总结一下,以前的时候,我以为我靠着自己去抓这个世界上的东西,抓得越多,越有安全感。现在我唯一的感受是: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认识了主耶稣。
 
感谢主。

(注:文字组根据见证录音整理、编辑,标题为编者后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