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奇妙主恩>正文

信仰助力|让爱继续

时间:2018-06-14 05:57:15    作者/供稿:张玲牧师    来源:甘霖细雨    浏览次数: 字号:TT

 

当我把这份经历真实地写下来,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心痛的过程,因我现在已开始流泪。愿神藉这份苦难的人生经历,激励更多的人有爱、去爱!
——2010年9月29日

  在爱中相识

最初认识她是在2009年8月份,一次青年聚会结束后,他们夫妇二人都留了下来,她的丈夫告诉我,她已做了乳腺癌的切除手术。她在一旁低头无语,丈夫一直期待地看着我,当我刚要开口询问时,她已在哭泣;我拉着她的手,带她作了祈祷,但她说:“上帝根本不爱我”。我知道她刚刚二十八岁啊,当时我却没有任何话语再安慰她。留下名字与电话后,丈夫搂着她的肩膀黯然地离开。在其后,这个城市不便出行的日子(七五事件之后),我曾打电话问候她,充满同情地安慰她!
 
再见到她时,仍是由丈夫陪着在一次聚会中,丈夫递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 “今天去医学院复查,确诊乳腺癌转移成皮肤癌,她心里很难受,今天来教堂时心里感觉到上帝在叫她的名字.......”丈夫的眼中满是期待,但她的脸上写满了愁苦。
 
我的心从此开始关切她,关切这个家庭。我才知道因着这一年多的疾病,她请了长假,基本上已与单位脱离关系,而看病治疗全靠丈夫和家人的帮助。她有一个三岁半的女儿,名叫多多。每每提及孩子,她的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但因着病症在身,心情不好,有时会向孩子发脾气。因我自己也酷爱孩子,我的孩子又只比多多大一年半,孩子成了我们俩在一起聊得比较开心的话题。
 
临近圣诞节的11月份,我为她订了2010年全年的《亲子 • 根基》,当时我只想让她在这份杂志中得着一份信念的力量,但心头还是掠过一丝不安的想法,她能否可以看完这一年的杂志?
 
 在爱中鼓励

2009年整整一年,她有十个月的时间都是在不同的医院中渡过。她也曾上网询医问药,无意间接触到一位基督徒医生。因着这位医生的妻子也曾身患癌症,他自己有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这位医生弟兄曾卖药给她,这些新特药是我们这个城市难以购到的,也是她身边许多病友急需的。她完全可以加一些钱再去卖给他们,但她说,她不能那样做,做了她的良心会不安。后来,她用她的单纯和率直指出这位弟兄的功利,因有共同的信仰与主的爱在其中,这位医生弟兄不再赚她的钱,而且在感动中还无偿地为她寄药,每一次都是上千元的药品。
 
正是这位网上的弟兄,鼓励她去找当地的教会。她最先来到我们这个城市最大的明德路基督教堂,并在青年聚会中接触到了我,当时我负责青年聚会慕道小组的事工。她寻到教会后,不久又回到自己的家乡河南郑州的一家肿瘤医院住院治疗。我们之间多以电话联系,她说,看着身边很年轻的病友死去,一是先想到自己也会这样离开,接着她又说,后悔没有把自己的信念告诉他们,虽然那时她只信了几个月,但她还是抓住任何一个机会给病友讲自己的信仰。
 
她返回乌鲁木齐的日子,已临近圣诞节了。想想去年的圣诞节,她也是在肿瘤医院渡过的,有教会的姊妹们在那一天去看望了她,她也倍受鼓励。她虽有一段时间出院休养,但乌鲁木齐的冬天很冷,她不便出行。到开春时,再见到她时,她的右手臂已开始肿胀,又住院了。我常在礼拜天的工作结束后带着我的孩子去医院看她,她看着我耐心地与孩子说话,她说,好希望她的女儿能常和我的孩子在一起。有一次两个孩子在医院里相见,很快乐地玩着吹泡泡。短暂的出院休息后,有一天,她打来电话急切想去我们相识的地方,也是她生平第一次聚会的地方,我因着时间有冲突,于是让一位姊妹去家里接她。她兴奋地早早起床,带着四岁的女儿参加了2010年5月份的第四个主日的崇拜(那是她最后一次去教会)。
 
由于一年多的治疗,她的头发甚是稀疏,脸和身体有些浮肿。想着她根本没有心情上街,于是我在临近六一儿童节的日子,特意给她的女儿买了衣服和一些礼物,送到她的家中,她高兴极了。一下午的时间,我们彼此手拉着手,面对面坐着,开心地聊着。期间,她拿出自己写给女儿的信,信上写着:“女儿,妈妈希望你能坚持自己的信仰,做一个优秀的基督徒,这是妈妈的心愿。也许在信仰的路上不会一帆风顺,但是你要知道有一个肯为你付出生命、非常爱你的上帝爸爸永远不会丢弃你.......”她还是告诉我,她又准备复查,不知结果如何,她都有信心面对。
 
 在爱中看望

就在六一儿童节那天,当许多的爸爸妈妈带着自己可爱的孩子去公园快乐地游玩时,她为自己的女儿穿上了我买的衣服,亲眼看着女儿去了幼儿园,她自己却去了肿瘤医院住院。起初,她的身体与精神状态都很好,她说有信心面对自己的疾病。虽然每次换药的剧痛会让她恐惧,每次扎针会让她胆寒,但她仍在每时每刻的祈祷中渡过。她丈夫的工作是推销产品,还需要送货、结帐,常不能时时陪伴她,后来因病情的恶化,丈夫辞去了工作。自住院后,她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丈夫在陪伴她的过程中也是精疲力竭。她告诉我,她好想有一个人能24小时陪着她,但她又说,他知道没有人能做到,唯有耶稣!
 
因皮肤癌散发的异味,没有人愿与她在一个病房,她不得已选择住在一个单间,但这也为我和教会弟兄姊妹的看望提供了便利。每次去病房,我都会与她聊好长时间,有时是关于孩子的话题,有时是她小时候在农村生活的快乐时光。起初,我可以边聊天边为她洗脚,虽然她的脚与腿都开始肿胀,但她只要自己能做,绝不让我帮忙;有时也为她洗头发,即使已是很稀疏的头发;有时我们一起读圣经,我讲给她听,她也会把丰富的领受讲给我。我带给她许多面对死亡的书,她都很认真地看了。我们夫妇二人送给她一个圣经朗读器,那里面有一首歌“让爱住你家”,当听到这首歌时,她和她的丈夫,还有我,我们三个人在病房都哭了,且是无所顾忌地、痛痛地哭了一场。我知道她的心里有难以割舍的爱,有对家庭、对女儿的爱。即便如此,每一次相见,她仍是满脸带着笑!
 
我开始紧凑地安排自己的时间,尽量给她做一些清淡可口的饭菜,为她熬粥,教给她用微波炉蒸水蛋的方法。我用基督的信仰鼓励她,尽自己的时间,去医院陪伴她。这期间,这个城市有多间教会在为她祈祷,也有许多弟兄姊妹带来爱心。她一直存着一个心愿,受洗成为一名真正的基督徒;她想着等自己好了,到教会去参加受洗,那是何等美好的事!但是,身体越来越虚弱的她,还是同意在病房接受洗礼。明德堂的范晨光牧师亲自来到病房为她施洗,几位姊妹和弟兄一起为她唱了《快乐日歌》。她说自己好不配,2010年7月份第一个主日,她领受了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饼和杯。
 
她的行动越来越迟缓,下床与挪动都甚是艰难。这期间除了医护人员和她的丈夫,我是唯一站在她身旁看着她换药的人,帮她轻轻按摩后背。在她最后的一段日子里,为了排体内的积液,后背植入两根管子,她常常整夜无眠。她说,有一次她告诉女儿:“张玲阿姨非常爱你,你也可以叫她妈妈”,但女儿的回答是:“我只有一个妈妈”,她不愿再提。最后半个多月的时间,她一定深感自己体力的不支,已无法让女儿来医院看她,她开始每晚在电话里带女儿祷告。她还是走了,在意料之中,也在不料之中。在2010年7月20日中午,她的丈夫打来电话说她已喘不上气来。我答应他,我会很快过去,并立刻把安息服带去,但再来的电话,已告诉我,她走了。我在我的丈夫(也是教会的教师)的陪伴下,急速赶往医院,一路上泪流满面。我与她的婆婆一同为她穿上了洁白的安息服。我很早就知道,并在她活着的时候,做了承诺,她人生最后的这一件事,将交由我和弟兄姊妹来做,因我把这事看为是荣耀。安葬是在不久之后,丈夫把她的骨灰安放在教会基督徒安息园,这也是她生前的心愿。
 

 爱在继续

当所有事情都做完之后,已是她离开后的一个月。我的心中一直牵挂着她的女儿,那个瘦瘦小小的多多,让人充满怜爱的多多。我征得她奶奶的同意,我说,让我来做多多的妈妈吧!我会爱她,象爱我的孩子一样。于是我开始在每晚与多多通电话,问她每天发生的快乐事情,最后带她一起做睡前的祈祷。就这样,多多开始喊我叫妈妈。奶奶也带着小孙女走进了教会,第一次接上多多回家,是在我讲道结束后从奶奶手里接过来,她搂着我亲我,说“妈妈,女儿好想你”,我鼻子一酸,落了泪。我们回家路过农大校园,我带着她看花、看小草,一路上她拉着我的手一刻都没有松开过。放了假的大学校园,很清静,她紧紧地拉着我的手,说:“妈妈,小蝴蝶也该回家了,小鸟也该回家了,小蚂蚁也该回家了”,我说:“对啊,都要回家,多多也要回妈妈家了”。晚上我们一家四口做了晚祷,我带着多多睡觉。多多还是习惯地,搂了一个毛绒小狗甜甜地睡了,我却在一旁看着她哭了,我知道了,我要做什么,我要用爱陪伴她成长。
 
我们一家对于多多的接纳,不是出于我们自己,连五岁十个月的儿子,只要我出去买双份的东西,他会说“妈妈,我知道你还给妹妹买了一份”,丈夫的工作很忙,但星期一到星期五,她就问我“把多多接回来吧”,有时多多打来电话,特意说“妈妈,今天我要彬爸爸带我祷告”,我就赶快把女儿的电话递给了丈夫,他也很幸福地带女儿祷告。有一次丈夫在教会主持一个婚礼,多多和我的儿子都做小花童,直到今天,已过去两个月了,她还兴奋地说,“妈妈,我太谢谢你了,让我看到了那么多的气球”。现在隔天一个电话,虽不是每周都有时间把女儿带在身边,但每个礼拜天我们都能见面,我在哪间教会讲道,奶奶就把多多带到那间教会。这样的约定常在礼拜四、五晚上的电话里。
 
她的丈夫因着妻子的疾病走进教会,也是因着妻子的疾病,他们的家庭蒙受了那么多人的爱,他说:“妻子走了,虽然有太多的遗憾,但我也要这样去爱别人。”于是他自愿报名参加“李嘉诚基金会”——探望癌症病人的一个组织,并成为一名义工,他说因着自己陪护妻子的特殊经历,他愿意为癌症病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也成了我们家的亲人,并于妻子离开后的一个月,在一家保险公司重新上班,次月工作业绩就达到全疆第二名,第三个月达到全疆第一名。他说:“他带着一份使命在工作,他给别人讲人生需要有保险作一份保障,但最大的保障在基督里!”

现在我们在主里的女儿多多已四岁半,她与小感恩(儿子在感恩节出生,小名叫感恩)在一起时,我常是多多、感恩一起叫,每每如此呼唤的时候,我的心又涌起无限的爱,无限的感恩.......

 后记

 这是我在教会牧养中倾注爱心、用许多时间陪伴过的一位末期病人。我亲爱的新磊姊妹于2010年7月21日,行完她二十九年的人生之路。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她深知自己活在主爱里,她的生命也会去向永恒!
 
这多年过去了,我们两个家庭已成了一家人。以前孩子们在幼儿园时,我们常常相聚,只要有两个孩子的节目、表演或比赛,我们都是全家总动员一起参加,如今孩子们因上学功课紧张,聚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孩子们的每一个节日、每一个生日我们都在一起度过。多多的奶奶也在儿妇患病的经历中,接受主并受洗成为基督徒;女儿多多也在主日学中快乐地成长,多多爸爸在工作职场、在许多不同的场合,都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传讲主的福音。这一家三口、三代人在主爱中继续他们的生活!
 
我也因着这样的服事,更加深知,牧者的生命在于给予,用行动传递主爱、以生命传扬主道!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