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奇妙主恩>正文

练瑜伽的危害!

时间:2016-12-04 15:50:52    作者/供稿:新敏口述/施杨整理    来源:《生命与信仰》第31期    浏览次数: 字号:TT

     “我要称谢赞美耶和华我的救主,我的神。因我曾如浪子一样走迷了路,被撒但的铁链捆锁,但神将我从黑暗中死荫里救出来,祂断开我身上的捆绑,撒但的辖制,使我今日在基督里得着真正的喜乐,释放和满足。我要以感谢和颂赞为祭献给祂,欢呼述说神在我身上的作为。”

我生长在福建的一个小县城里,在我周围都是拜偶像的人,虽然也有一些信主的,但相对来说信主的人还是少数。我们家最早信主的是我的外婆。在我很小的时候,每个礼拜常常跟着外婆到教会参加聚会。小时候很喜欢到教会,可以学到诗歌,也能听到很多圣经故事。

一直到我十四岁的时候,那时候我被神的爱吸引,常常到教会,也很热心追求,希望自己以后能够像那些热心在教会里服事的人那样,能够事奉神。

可是世界的吸引也很厉害,那时候我所在的家乡,很多人都往美国跑,因为每个人都只看见那些偷渡到美国的家庭,没过几年家里就盖起房子,所以大家都很羡慕到美国去挖金,希望自己家的境况也能够好起来,让家人过上好的生活。

在1999年我十七岁的时候,怀揣着美好的梦想也到了美国。没到美国的时候,大家都以为美国遍地黄金,可是真正到了美国,发现并非遍地黄金。为了要早日还清到美国的债务,那时候我每天都忙着赚钱,没日没夜地在餐馆里忙碌。原来以为债还完就好了,可是债务还完又到结婚的年龄,结了婚又希望能够给妻子和孩子更好的生活,整个人就变得金钱至上,只要能够赚到钱就好,哪里还有心思去思考信仰的事情。每天都过得昏天黑地的,白天炉头,晚上枕头,日复一日,一年365天,每一天都像机器人一样,从早忙到晚,回到家累得只想洗洗睡觉,哪里还会像从前那样渴慕参加聚会。什么耶稣,什么读经、祷告,统统都不想。

可是我的债虽然还完了,也结婚生了孩子了,房子也有了,好像什么都不缺了,在人看应该已经很美满,很幸福了。但我却感到非常迷茫?到底我为什么活着?我这一生就这样了吗?虽然在人看来我的生活已经不错了,可是这些东西并没有让我真正得到满足,喜乐和平安。整天我的心里满了愁苦,没有喜乐,我很忧郁,到底什么才能让我得到真正的满足和喜乐?
 

迷茫时期

2013年的那段时间我感觉很迷茫,不知道人活着是为什么?我就一直找书看,也上网找资料想从里面找到答案,可是都没有找到答案,再加上那时候我们开了一家中餐馆,生意挺不错的,但是工作压力很大,每天要面对很多的事,让我觉得很烦。到美国这么多年,每天忙碌在餐馆里,也没有什么知心的朋友可以沟通的,心里面的烦恼也不想告诉太太,怕她担心。可是我也不想借酒浇愁或者像一些人到赌场打发时间,我只想有个方法能够帮助我,指点我走出困境。可是因为多年远离了神,也没有到教会,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回到教会,而且那时候的周边都是美国人的教会,没有华人教会,所以我就想上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方法。

结果有一次无意中打开了一个视频《瑜伽冥想》,那时候只是因为好奇,而且说能够让人放松心情,我就跟着里面教的动作做,那时我只是想减轻压力,只是不想生活过得那么烦,于是就跟着视频学习放空自己的思想,想像自己在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周围鸟语花香,非常宁静,感觉很不错。刚开始的时候,真的非常的放松,觉得很释放,很舒服。于是每天回到家就什么都不想,洗洗就在房间打坐,进入冥想了。

结果有一次被我的太太看见了,她就警告我说,我们是基督徒不可以做这个,这些动作都很像拜拜的。虽然我太太那时候也不是很热心的基督徒,只是偶尔回到家的时候会到教会,但是神却借着她一再提醒,警告我不可以做这些,要远离。但是那时候我就像吃了迷魂药一样的,已经上瘾了,根本就听不进太太的忠告。她劝我的时候,我只觉得是我太太大惊小怪,这有什么不好的,我又没有妨碍到别人,特别餐馆工作压力那么大,做这个能够帮助我舒缓压力,让我放松心情,有什么不好的。但是为了避免我太太说我,后来我就趁着我太太睡着了以后,我再起来坐在床尾继续做。但有时候还是会被我太太发现,我太太见劝我不听,就告诉我的妈妈,可是我那时候已经入迷了,哪里会听进去。每天晚上回家的时候,依旧趁老婆睡觉的时候,我就坐在地板上开始进入瑜伽的那个冥想的里面。这样做了将近一年多的时候,感觉很不错,它让我心思得到放松。每一次就觉得只有做这个是我最舒服的时候。哪曾想到会被鬼附。
 

被鬼附

2014年11月底的时候,有一天我又在做瑜伽冥想。那一天当我放空自己思想,想像着自己在一个四围非常宁静美好的地方,突然有个声音出现,它告诉我,说:“你相信耶和华神吗?”因为以前我到教会的时候,知道神有个名字就叫“耶和华”,所以我说:“耶和华神我知道,我相信有耶和华神。”那个声音就接着对我说:“我就是耶和华神,我要让你成为天使,我要送给你一对翅膀,我也要让你成为一个牧师,你相不相信?”

 
我说:“我相信。”

那个声音就接着对我说:“如果你相信的话,你就吸气进去,我要进到你的里面,要加给你能力。”并且那声音也告诉我不可以有贪心,要知足。要会奉献。


那时候我就完全听从那个声音的话,因为它所说的有的也好像是圣经的话。所以我就一连三天在家里面吸气。到第四天以后,那天是礼拜天,我妈妈从教会聚会回到店里的时候,当时我在餐馆忙着,我妈妈一进来,突然从我心里出现一个声音,妈妈信的神才是真爱你的神。那时候我一下子脑袋懵了,在我心里不断交战着,到底谁的才是真的神呢?如果妈妈信的才是真神,那么我之前吸了三天的,那个是什么?那一下子我混乱了,我的精神一下子受不了,开始了恍惚,眼睛也睁不开,也没有办法说话。我的妻子和妈妈以为我病了,就叫救护车把我送到医院。可是经过一个晚上的检查,医生也查不出我身上有任何的问题,第二天就是星期一的时候,医生就说我没事,可以回家了。我的妻子和妈妈心疼我的身体,就不让我回餐馆工作,留下妈妈在家里照顾我。

但是我回到家以后,精神仍然很不好,我的妻子和妈妈开始很担心,她们看出我可能不是身体的问题,而是心灵里出了问题了。我也告诉了我的妻子我因为做这个冥想所遭遇的事情,我妻子就告诉了妈妈,我妈妈赶紧给教会的牧师、传道打电话,希望他们能够来我们住的地方,帮助我赶鬼。

当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在我里面的邪灵一下子就非常紧张,马上要跑出去。所以我妈妈看见我要往外冲,就赶紧要抓住我,不让我跑掉,可是妈妈不晓得那是邪灵要跑,以她的力量哪里有力气能够抓得住那时候的我,结果被我挣脱了。我奔出去的时候,妈妈赶紧打电话给在餐馆忙碌的妻子,让她赶快回来,帮忙找。

那时候妈妈在家一直迫切祷告祈求主耶稣救我,把我带回来,妻子赶回来的时候,看见妈妈已经找到我,她们就带我回家,并且把前后门都锁上。因为餐馆非常忙,妻子只好回餐馆帮忙,就留下妈妈和我在家。妈妈一直在我身边祷告,唱诗歌,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赶鬼。

可是一到下午,妈妈和牧师、传道他们约好的时间快到的时候,我里面的邪灵就非常痛苦,在我里面一直催促我要赶紧跑出去,不能留在家里,我就起来要往外走,可是妈妈一直拉着我不让我走。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挣脱妈妈而且也开了锁,跑出家门。妈妈再次打电话叫妻子回来,妻子在回家的途中也打电话报警,等妻子回到家和妈妈出去找我的时候,看见我正跪在一堆垃圾的旁边,那里有个人家丢弃的布娃娃,而我跪在那里。她们就拉我起来要带我回家,正在往家走的时候警察也来了,他们看见我的情形,警察就把我送到附近的医院,这是我第二次住进医院。

在去医院的路上,那个邪灵在我里面告诉我,谁跟我说话都不要搭理,问我什么都不要回答。我就听从了那个声音,所以一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护士问我什么,叫什么?我都不说话,令我的妻子很奇怪,为什么我突然之间什么都不说?到下午4点多5点的时候,教会的牧师,传道还有长老和几个姐妹们来到医院看我,那时候我里面的邪灵对我说,现在可以说话,我才开口和牧师他们说。

第二天医生照样对我做了所有的检查,仍然查不出我有什么问题,但因为我在短短两天之内进了两次院,所以这次医生怕我又会出什么事,就不让我出院,这样我在医院里待了三天,这三天妻子和妈妈非常担心我在医院里一有安静的时间就会又去冥想,她们就轮流在医院里陪我,读圣经神的话语给我听,为我祷告,唱诗歌给我听。而在医院的这三天,医生也一直查不出我有什么问题,我妻子就去跟医生说,我先生的情况不属于精神方面的问题,而是被邪灵附体,说这只是暂时这样,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相信我们所信的神能够拯救我的先生。感谢主,本来非常担心医生不让我出院,没想到,我妻子和医生讲完以后,神也感动那医生同意让我回家。

那一天刚好是感恩节的上午,有个姐妹的儿子就从费城开车到新泽西来接我们一家回费城,可是我内心里面的邪灵非常害怕,想逃,因为那天早上费城教会有感恩节特别聚会,妈妈她们说好,直接把我送到教会里去,那天在教会里也是经历了一场属灵争战。

刚开始的时候,我能够安静地坐着,一直到结束的时候,牧师和教会里的几个弟兄姐妹过来为我祷告,那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只是后来听妻子说,那时候我的眼神非常凶狠,但祷告以后,我就安静下来。可是到教会餐厅吃饭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自己的行为,后来一些弟兄姐妹告诉我说,那时候我行走,我的身体会非常柔软地扭动,手也是像蛇一样地扭动,这些我全然不知。一直到后来我清醒过来以后,看了滕张佳音师母的见证,还有了解瑜伽的背景后才知道,原来瑜伽是源自印度教,它的中心就是昆达里尼之灵(thespiritofKundalini),就是蛇或者眼镜蛇。瑜伽的动作实际上都是仿效这些动物的动作。这些动作看起来好像只是做一些健身,拉伸的动作和安静的冥想,有人以为根本不会有什么害处,其实背后所隐藏的是邪灵,我就是这样无知,以为只是锻炼身体,以为能够使自己得到释放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哪里知道却给魔鬼撒但留机会攻击我,不但伤害我,也间接地伤害了我的家人,令她们身心俱疲。

吃饭的时候,有姐妹过来为我祷告,那时候我也想脱离邪灵的控制,我也想用力挣脱它们的捆绑,我就站起来很大声地说话,牧师见我一会儿安静,一会儿又不安静,好像情形没有好转,就建议把我再次送进附近的医院。其实那时候牧师也不知道,在我内心里面,我也一直在呼求神帮助我,将我身上的邪灵赶除出去,那时候争战真的非常厉害。因为里面的邪灵一直不想离开,我心里一边祷告求主耶稣将我身上的邪灵赶走,一边想用自己的力量把它赶出去。后来我知道靠自己的力量真的没有办法赶出邪灵,只有依靠救主耶稣基督才能。

感恩节下午,我第三次进入医院,在医院里同样查不出我有任何的问题,他们就把我当成精神方面的问题,第二天把我转到精神科方面的医院去,我的妻子和妈妈一直去争取,告诉他们我不是精神方面的问题,她们强烈要求要让我出院,她们确信借着祷告,神一定会医治我的。但是医院可能怕担责任,就让我上庭,看法官怎么决定。感谢主,借着弟兄姐妹的祷告,还有我妻子和妈妈一直为我迫切的禁食祷告,法官同意让我回家。


得释放

回家以后,我的妻子和妈妈一直陪着我唱诗、祷告。我的表哥也经常来我们家陪我读经、祷告,跟我讲圣经,妈妈也请在福建的教会弟兄姐妹为我祷告,就这样每天24小时,不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有弟兄姐妹在为我祷告。感谢神这样差不多将近一个礼拜的时间,神完全地医治了我,使我在基督里得到真正的释放。虽然身体感觉很软弱,但是心灵却很平安和喜乐,天天活在与主同在里。

感谢神,借着这个患难,神使我这个浪子重新归回天父爱的怀抱,神赐给我真实的喜乐和平安,让我现在得到真正的安息,也使我的妻子信心坚固。现在我们夫妻能够经常在一起祷告、读经,每个主日能够和妻子带着孩子一起去敬拜神。神也改变了我的价值观,不再有像以前,总想着赚钱。现在我很知足自己拥有的,虽然现在我在工厂里工作,赚的钱没有以前多,但是每一天我过得都很满足,很感恩,也非常充实。在工厂里面,还能够帮助一些不懂英文的同胞,让我有机会传福音给他们并带他们到教会。现在我希望自己能够在真道上得到更多的装备,能够更多的在神的话语上进深。

经历了这场争战,我知道只有耶稣基督才是我们平安,喜乐的源头,只有耶稣基督才能让我们内心得到真正的满足和喜乐。

最后我也奉劝一些基督徒弟兄姐妹们,千万不要以为,做瑜伽只是一种锻练身体的运动而已,特别有的姐妹觉得,我们做瑜伽只是为了保持身材好,只是做一些的动作,没有冥想,哪有那么可怕。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要记得圣经里面的提醒,“魔鬼会装作光明的使者,倘若能行,连选民也给迷惑了。”我们所敬拜的神是圣洁,也是嫉邪的神,祂救我们,要我们过分别为圣的生活,我们就不要去沾染污秽,不要给魔鬼留地步。神也告诉我们:“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哥林多后书6:17-18)

 

 

下一篇:寄居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