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命重生>正文

归家——张宏伟姊妹见证

时间:2018-08-06 17:48:55    作者/供稿:张宏伟姊妹    来源:济南长春里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题:归家
(2018年7月30日团契,张宏伟姊妹见证)
 
弟兄姊妹主内平安!感谢主赐给我勇气,使我能够站在这里为主作见证。
 
圣经上说:“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以赛亚书 53:5 )在信主之前,我患了非常严重的抑郁症,是主的大爱医治了我,使我能有今天的喜乐和平安。感谢主!下面我就把我如何信主和被主医治的过程与弟兄姊妹们分享一下。
 
我从十个月到十岁是在爷爷奶奶的照顾下长大的(爷爷在外地工作),老人对我很娇惯,很少批评,都是夸奖,所以养成了我很高傲的性格。由于身边同龄人很少,所以不知道如何和人相处,很不合群。加上没吃过苦,所以独立性很差,依赖性很强。
 
很不幸的是,奶奶在我十岁时就因病去世了,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因为我把奶奶当成我唯一的依靠。我心痛欲死,恨不得与奶奶一块去死,这种感觉我没告诉过任何人。我内心极度悲伤、孤独、无助。
 
我回到了父母身边。由于从小没和父母在一起,他们对我格外照顾,甚于弟弟妹妹,也许是对我的一种补偿吧!这样,我把对奶奶的依赖又转移到母亲身上,感觉自己就象一棵藤,总要缠绕在树上。离开家上学时要找个要好的同学依赖,工作了要找个要好的同事依赖,结婚后又把丈夫作为依赖的对象,当成唯一的精神支柱。
 
由于从小家境还算可以,所以对物质没有太多的追求,总是注重精神层面的东西,常常会思考一些在别人眼里看为很奇怪的问题,诸如:人为什么活着?为谁活着?人生的终极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怎么总觉着自己活得很被动、很盲目,就像在大海航行没有航向呢?
 
我曾问过一位知心同学,她告诉我人生下来就得活着,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我说我感觉不是这样的。我苦苦寻求,始终找不到答案。直到信了主,读了圣经上的传道书,才明白人只有认识神才能找到人生终极的价值和意义。
 
因为我们都是神所创造的,他是按着他的形象和样式用尘土造了我们,并且赋予我们灵魂,这也是人类与其他受造物的不同之处。人之所以高贵,就是人是有灵魂的,神创造我们是为的让我们管理世界万有,活得像他,活出他的荣耀。人只有为主而活才不空虚,只有神能填补我们内心深处那个借助任何被造物所不能填满的空白!当然,这些道理在没信主之前是不可能明白的。
 
我是个很平庸的人,事业没什么成就,所以就把相夫教子作为自己的主要责任,把自己的价值定位在家里。既然找不到人活着的终极目的和意义,权当是为了父母、丈夫、孩子而活吧。就这样庸庸碌碌地活了四十多岁。
 
由于自己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原来也不认识神,所以,和孩子的爸爸经常地在各方面意见不一致,我也不顺服他。圣经里面教导我们,作妻子的应该顺服丈夫,我没作到这一点,常常地和他发生争吵。这样,各种原因吧,就在两年之前,我的婚姻破裂了。我陷入了极度的抑郁之中,孤独、忧伤、无助、绝望的情绪伴随我。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这期间,有个信佛的同学,曾向我传佛教,让我常背心经,说是可以安静心灵。我晚上睡不着时就背心经,倒是能睡一会儿,可是噩梦连连,梦中总是出现已故的亲人和平时都从没联系的去世的熟人。每天早晨一睁开眼,脑子里出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怎么还活着呢?为什么没让我睡过去呢?睡过去多好啊!一切烦恼都没有了!
 
我对任何事物都提不起兴趣来,整个世界在我眼里都是灰色的。如果不是牵挂年迈的母亲和未毕业的孩子,也许早就从楼上跳下去了。我告诉我自己要坚强要独立,可内心的那种孤独无助始终无法摆脱。各种疾病也接踵而来,胃疼、腹泻、胸闷,气短、乳腺增生再加上抑郁,基本接近两年的时间都在服药。我也找遍了所能找的家人和朋友向他们倾诉,我走路、爬山、购物、旅游,希望能借助这些走出困境,可是都无济于事。在办公室十分钟都坐不住,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不敢回家,一打开房门眼泪就哗哗直流。
 
很感激我的朋友对我的陪伴,他们没有嫌弃我像祥林嫂似的倾诉和唠叨,作了我的垃圾桶!尤其是感激我同事,她安慰我,开导我,带我爬山,陪我散步,希望我早日康复,并且更为感激的是她把福音带给我。
 
有一天,她告诉我说你去教堂吧!她没信主,也不很了解福音。我说去教堂能干啥?她说她家钟点工信主,尽管家境不是太好,收入不是太高,但是人很善良,每天都很开心,所以建议我去教堂。我说教堂在哪里呢?她说你可以上网搜一下,也帮我问问她家钟点工。
 
我上网搜了一下,看到有好几家,不知道去哪一家,也没搜具体位置。其实说起教堂,唯一给我的印象是在电视剧中看到的,有新人在教堂举办婚礼,牧师给他们主持,问他们:无论健康与疾病、贫穷与富有、年轻与年老、逆境与顺境,都愿意爱对方到永远不离不弃吗?每看到这样的场景,我都会感动的流泪!心想世间果真有如此忠贞不渝的爱情吗?
 
信主后才知道,我们的恩主耶稣就是如此地爱我们!他作为至高神的儿子,为了我们这些卑微不配的罪人牺牲在十字架上,作了我们的代罪羔羊,用他的宝血洁净了我们,使我们不再被定罪,因信而称义,这都是神的恩典白白赐给我们的。“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其实同事是第三个向我传福音的人。记得最早向我传的是一位阿姨(已被主接走两年多),她住在她女儿家(本堂孟姊妹)。大概五六年前(我实在记不清了)的一个傍晚,我在逸夫楼后边散步,有一位阿姨主动接近我,问我是否了解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的故事。我说小时候看过,是个神话传说吧。好像记得她说人类都犯了罪,都该下地狱,好像还说到原罪,我说我觉得不做亏心事,作善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吧!当时对这个也不感兴趣,也没认真去听,后来再碰到那个阿姨我就尽量躲她走。
 
再后来,大概三年以前,我同栋楼的一位王大姐再次向我传福音,(她在这里看孙子)给我说:“小张,信主吧。”向我说的什么,我几乎不记得(我象大多数人一样顽梗悖逆拒绝神的恩典,也听不进去)。再后来王大姐见到我时,还是劝我信主,我就有点抵触了,也是尽量躲着她。记得有一次她专门在楼下截着我,并且送给我一个小册子(福音宣传册),让我回家看看。我回去很不认真地瞟了几眼,记得上边说到地狱、魔鬼,却没记住神的儿子耶稣,我心里抵触得厉害,以为是迷信,就把小册子放在包里,准备遇见大姐时还给她。结果遇到她时,她说她那里还有,先放在我这儿吧!没办法,我只好把那个小册子放在茶几下边,从此没再看,但是收拾卫生时却没敢扔,放到书橱束之高阁了。
 
话说已到了放暑假时,我也没再去搜去找教堂,就准备回老家了。心想回到亲人身边,有他们的安慰和爱包围着我,也许我的抑郁就会好了,就能快乐起来。可是在老家待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我的状况丝毫没有改变。有时会极力地掩饰自己,挤出一丝苦笑,我很清楚那表情比哭都难看。
 
为了分散注意力,我买了一个钓鱼竿学钓鱼(看到河边有好多人钓鱼),在撑竿钓鱼的过程中,确实能全神贯注、集中精力地观察:浮子是否动?是否有鱼上钩?可是一回到家里,又恢复原样,吃不下,睡不着,感觉人生走到了尽头。我母亲看到我的状况非常心痛着急,也是寝食难安,可是爱莫能助。就在我准备回来的前一天,我妈对我说:“你回去信主吧!”当时她还没信。我说:“信主能解决问题吗?我同事就建议我去教堂啊。”她说老家一位邻居,是信主的,每天都很开心,从来没有见她发过愁。这样,到我妈这儿,已是第四个劝我信主的人了。
 
我是去年8月28号从老家回来的,心想既然这么多人建议我信主,那我就去教堂看看吧!因为这时候已经是黔驴技穷,山穷水尽了!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我的问题。我想,怎么找到教堂呢?于是想起向我传福音的王大姐。可是我不知道她住几楼(虽在同一栋楼),也没她电话。
 
29号上午,我出去买菜,一抬头就看到王大姐,(感谢主!神都预备好了!)她正站在足球场旁边。我急忙走过去,说我正想找你!我问她去哪里聚会,她说长春里教堂;我说在哪个位置?她说大观园附近,坐公交49路、k50路都可以;她问我想信主吗?我说想了解了解;她说正好明天上午有家庭聚会,你先去听听吧;我说好!
 
第二天我老早就等在楼下,和她一起去了仁和小区家庭聚会点儿。走到那里,先唱了半个小时的赞美诗,然后祷告,宣读使徒信经,接下来是我们堂常弟兄查经,十点结束,共颂主祷文。我当时什么都不懂,祷告不会,圣经也听不懂,却能安稳在那里待了一个半小时。临走时,聚会家庭的井大姐给了我一本圣经,还有抄好的使徒信经和主祷文,让我回去背使徒信经和主祷文,读圣经,从新约读起。这是周三。
 
第二天周四上午,我就迫不及待地坐上公交车来找教堂。记得走到经一路,看见一古建筑锁着门,也没有十字架的标志,心想应该不是。于是问旁边一小卖部的老板,附近教堂在哪儿?她告诉我往南走,我就往南来走到教堂门口,看到一看自行车的姊妹,我就问她这是教堂吗?怎么进去?当时门是关着的。她问我是第一次来吗?我说是;她就开门领我进来,给我找地方坐下听道。
 
当时是王牧师查经,还有十分钟左右结束。我听了十分钟,啥也没听懂。王牧师讲方言,我听不太懂济南方言。查经结束,大家起立共祷,我也起立,当时还没背下主祷文。那位看自行车的姊妹把我领到一位姓刘的大姐跟前,大姐跟我讲福音。我只记得她说你可以把你的一切重担难处向主交托,“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并且简单给我说了她的信主经过。我听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大姐说我被圣灵感动,当时也不知道何为圣灵。本以为是我主动找到教会,其实是爱我的天父早已张开他温暖的怀抱等待他失丧的孩子回家!
 
刘大姐告诉我要多来听道聚会,于是我就问哪个时间来聚会,接待组的姊妹给我了一张时刻表,我也没看太懂,至于团契、查经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看周六是祷告会,周日是一天三场的主日崇拜,想着反正周六周日也没事,就过来吧。这是8月31号。我们9月1号开学,那周我没过来。
 
开学以后,我在没事的时候就走到办公室外边去背使徒信经和主祷文,大概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背下来了。心想,那就试着读读圣经吧。井姐告诉我从新约读起,我就从马太福音读起。虽然读不懂,看到的都是字面的意思,但是我的心能安静下来了,不再躁动不安,竟然能一下子坐接近一个小时,累了就走到外边默诵主祷文,然后再回去读圣经。
 
记得有一晚散步,碰到王姐,她告诉我早晚要祷告。我说怎么祷告?她说就是把想说的话告诉天父,再者要认错(悔改),看看自己原来哪些地方做的不对,求天父饶恕赦免,我说行。
 
于是我在晚上睡觉之前就跪在地上向天父认罪,把自己从小所犯的能记起的罪告诉天父,求天父饶恕。开始也不知道要奉主耶稣的名,后来又散步时碰到王姐,她说忘告诉我了,祷告要奉主耶稣的名。从那时开始,我就早晚祷告,白天读圣经,一天有七八个小时都在读,不是太懂就是愿意读。
 
周六参加祷告会,周日参加第二场主日崇拜。虽然听道时也不是太懂,就是愿意听。就像主内一位阿姨说的,教会有吸铁石吸引着我。如此一个月的时间,我完全没有了那种抑郁、孤独、忧伤、无助的感觉了!内心的那种喜乐无以言表。吃饭也香了,睡眠质量也提高了,感觉生活是如此美好!真像圣经上说的:“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言17:22)“要常常喜乐,不住的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 神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帖前书5:16-18)看到谁就高兴得合不拢嘴,总是想笑,那种感觉非常奇妙。
 
有一次,我与同事在操场散步时,我问她:“你发现我有变化吗?”她说变化可大了!不再诉苦,不再坐立不安了,还会笑了,笑得很阳光很灿烂!我说都是上帝拯救了我。再也没有那种依赖人,离开人无法生活的状态了!因为神与我同在!他是我随时的帮助!
 
于是在十一月二十六日,我受洗了,名字记在了生命册上,成为天国的子民!感谢主!在我初信之时就给了我如此奇异的恩典,救我脱离罪和死的权势,把我带进光明国度,使我找到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就是荣神益人!使我活在日光之上,成为光明之子!哈利路亚!荣耀归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