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命重生>正文

你有永生之道,我还归从谁呢?

时间:2017-11-30 18:49:01    作者/供稿:王兴晓    来源:全国基督教两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搬进了新家。之后的某一天,隔壁传来敲门声,很久都没有人应答。于是母亲就开门询问,这才知道我家隔壁住着一位基督徒,而那个来访者也是位基督徒,是来探访她的。母亲向来为人热情,就招呼那位来访者来家里坐坐,等邻居回来。而那位来访的姊妹就借机向我母亲传起了福音。此后的一段时间,隔壁邻居也常常来我家,向我母亲讲圣经,而我也跟在母亲身边一起听。

记得那年的圣诞节,母亲第一次带我去了当时还是聚会点的江湾基督堂,而那日的所见所想,时至今日仍镌刻在我内心——我看到自己的同班同学穿着洁白的圣衣,唱着《平安夜》进殿。当时的我拉着母亲小声说:“妈妈,我也要像她那样!”多年后,在我向我同学传福音时,每每说到这里,他们都会开玩笑称我是被那个美丽的画面给“噱”进去的。但我却从不认为那是被“噱”进去的,而是神的工在我幼小的心里发动了。

那次礼拜回来后,我母亲做了决志祷告,也把我带去了教会主日学。我很喜欢去主日学,在那里可以唱诗歌、听圣经故事、背诵经文,也可以跟许多同龄的小伙伴一起玩耍,还有和蔼可亲的老师们。虽然那些老师都有了些年纪,但是岁月在她们身上留下的不止是白发和皱纹,更有智慧的沉淀。有一次,我们一起背诵《诗篇》133章1节:“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我所在的主日学正如经文描述的那般和睦而友爱。老实说,当年的我还太小,也不怎么明白圣经,但在这样一个充满爱的团契里,我切实感受到了在神里面的美善。

老师常说我们要把自己奉献给主。我把这些话铭记于心,后来每逢有人问我长大后要考什么大学,我总是回答说:“我要考神学院!”当时还懵懵懂懂的我怀着满腔热情,丝毫没有理会大人们对我这个答案的诧异表情,反而觉得读神学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这是最幸福的事,而我也十分期待在神里面能有这样美丽的生命。

渐渐长大后,我开始明白在神里面的生命不仅仅是幼时眼中的那幅美丽画面——身着洁白圣衣,手捧蜡烛,吟唱诗歌——而是身体力行地去回应上帝对我无限的爱。主日学毕业后,我开始参加教会的诗班和青年聚会,在这些团契中装备我在基督里的生命。那时的我,再次跟家人提起想要去读神学院的意愿。这一次,我清楚地知道促使我去读神学的不再只是一时的热情与冲动,而是神的呼召。我母亲没有想到,若干年过去了,我还是会有这样的心志,就对我说:“你认为自己可以去读神学,那教会里的其他弟兄姊妹是否认同呢?牧长是否认同呢?你要好好祷告。”这也让我开始思考,我读神学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出于为自己生命的考虑吗?或者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就这样,母亲的一番质问让我读神学的计划搁置了。

大学毕业后,我开始工作。由于所读的是工科的专业,自己又是一个女生,工作之初一直不是很顺利。母亲见我平日又要工作,又要在教会做义工,十分辛苦,就询问我是否还想读神学。我却认为母亲是觉得我在社会工作中不顺利,还不如去读神学,所以我就用原来母亲对我说的话来反问她,她也就不再提这事了。当然,母亲的这次询问,让我再次审视我要读神学的动机。读神学是在社会工作中遭受挫败后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吗?如果真是这样,那还是趁早打消这样的念头吧。就在我再次犹豫不决时,教会的牧长找到我,询问我是否想去读华东神学院的业余神学班,而我在与她一番交通后,将我从小就想读神学的心志告诉了她,她也非常支持我去读神学,并让我为这事恳切地祷告。自从这次与牧长交谈后,我开始更加正视这件事。我为什么要去读神学?读神学是为了什么?这些问题再次涌上我的心头。而这一次,我不再犹豫,因为我心里清楚地知道,读神学,不是单纯的独善其身,而是要委身于主,是要看到教会事工的需要。上帝将我带到他的面前,是要让我能在他的真道上成长起来。

推荐一个神学生,对于教会而言是非常慎重的一件事,加之神学院的招生报名已经快截止,出于不想仓促应考的考虑,我打算在翌年报考神学院。我想到《路加福音》中耶稣关于那个做门徒代价的比喻:“你们哪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来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恐怕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路14∶28-30)而我就在这一年的等候中,计算衡量。也许这些问题我终其一生也不能计算清楚,也许我盖楼的工程只有待我盖完楼后才能评价,但是在盖楼之前我必须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动机所在,那就是出于神的恩,是为了神的工,而不是荣耀自己、彰显自己。

此后的一年时间,我的工作逐渐有了起色。单位领导也很赏识我,甚至还让我去德国参观学习。在这样的情况下,家人对于我将要做出的离职决定感到十分不安,并不断劝我放弃读神学院的念头,告诉我在日常的工作中也能荣神益人。更何况我已经全日制本科毕业,再去读四年的神学本科在他们眼中就是蹉跎岁月、浪费时间。工作上越来越多的成就感也让我飘飘然。可每当回到上帝面前,我总会自省自己的卑微,因为我所夸口的这一切,都是上帝给我的赏赐,我可以拿什么在永生的上帝面前夸耀自己呢?这时的我,再也没有犹豫,一年后,我如愿坐在了神学院招生的考场上。

为主做工有很多方式,而我愿意跟随主,走全职侍奉的道路。现在的我在华东神学院已学习了两年有余,每每读到圣经中“耶稣呼召门徒,门徒就跟从了主”的经文,再想到自己的蒙召,总是慨叹这美丽而纯粹的画面。全职侍奉这条路虽行之不易,但仍然是一件幸福的事。如今,我不是去回忆自己曾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或者自傲自怜,而是思考耶稣为我付上的是怎样的代价;思考我是如何蒙神的恩,才成为今日的自己的。

彼得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参约6∶68)
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要归从你!
主啊,求你叫我莫忘初心,跟从你,服侍教会尽忠心!

文丨王兴晓
原文载于《天风》2014年第十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