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命重生>正文

父亲的重生与得胜

时间:2017-07-02 05:46:08    作者/供稿:宋尚节    来源:祷告吧    浏览次数: 字号:TT


宋尚节传—父亲的重生与得胜
三朵玫瑰花绿藤蔓分割线
宋尚节博士在他口述的自传人的见证里,津津乐道他幼年从父母那里受的宗教教育。他父亲特别爱谈自己重生的经过。那时他年纪还小,还不能领略"重生"二字的真义,可是他却对这故事非常有兴趣。

尚节的父亲宋学连牧师,十六岁那年就到福建省城进福州神道学校,读了两年,不过随班上课,做一个时间表的奴隶,机械地去追求分数。他没有热情,也没有追求的心,不想在灵程奋进,不想真正认识耶稣基督。这样就糊里糊涂地过了两年的神学院生活。到了第三年,就是他毕业的学年。在那年的上学期,他还是照旧过日子,不但谈不上灵性的长进,就是功课的成绩也极平凡。

最后的一个学期,在他平静的脑海里,却被微风吹起了一阵波澜。在上《约翰福音》和《罗马书》的时候,他得到圣灵启示,觉得自己是多罪之身。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黑暗,这时被灵光照亮了。

罪既陈列在眼前,总得想法解决,一日不解决,即一日不能得平安。于是他心里起了一个不可名状的剧战,使他坐卧不安。在无可奈何之际,他只得向上帝呼求,每天总是一清早起来,在人们还未起床时,便到旷野去祈祷读经,在晚上也是深更不眠,在人们都入睡以后,求主赐以心灵的快乐和赦罪的平安。

有一天,在一个东方刚鱼肚白的黎明,他把有生以来所有的罪过愆尤一一向主倾吐无遗。赦罪的主,对于忧伤痛悔的人是特别亲近的。这一次,他得到了圣灵而来的生命。这时他十八岁,是一生的转折点。他从福州神道学校毕业以后,就回到故乡福建兴化(莆田县)凤迹村开始布道的生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乡村生活虽然单调平凡,对于有了灵命的他,却也逍遥自在。他在农民的心田辛勤耕锄,撒种,灌溉,栽杆,收获,过了五六个年头。

流水弹指,宋学连已二十五岁,到了燕尔新婚的佳期了。新娘是佛门子弟家庭中的一位千金小姐。她之所以会和一位传道人结婚,却是良缘夙缔的。原来他们祖家都不是基督徒,照旧时的习惯指腹成婚。这门亲事就这样成了。新娘过门以后,确能勤俭持家,克尽妇道。宋学连对她恩爱有加,常在四乡布道之暇,挑灯教她读书识字。经过一番循循善诱之后,这位异教新妇果然受了感化,不久便受洗归主。可是因为这不过是人的工作,还不是上帝的陶冶,她虽然领了洗,却认识不深,爱主的心仍然非常谈薄。

新夫妇结婚不到一年,便来了一个"弄瓦之喜",第二年跟着又来了一个"弄璋之喜"这便是后来宋尚节博士的大姊和大哥。一家四口,固然热闹得多,可是做爸爸的担子也一天重似一天了。那时,他的薪金不过是每月五六元,虽说那时生活程度低,这区区之数,实在难于支配。

在一个手头拮据的晚上,宋学连左思右想,翻来覆去,到了午夜还不能入睡。他思想着,里面似乎有个声音说:"哦!挨着叫化子一样的传道生活,吃了早餐没有午饭,这么苦的生涯,难道是一个能吮笔濡墨的我消受得了的吗?我虽不是有名的骚客墨卿,也是个书香子弟,家里有的是文房四宝,怕抛了这穷饭碗就活不成吗?"

他得到一个结论:决意辞传道职,离开穷乡僻壤,到文士荟萃的城市里去做报馆记者,过浆糊剪刀的生涯,或者钻进洋学校去做一名教书匠。可是,魔鬼说话以后,圣灵也跟着说话。圣经的金句,如明灯一般,从他的记忆中映照出来:"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箴3:5)。他的良心也在责问他:耶稣岂不是给了你赦罪之恩,你虽粉身碎骨都不能报答他于万一吗?区区生活上的艰辛,你都不能为他忍受吗?你甘愿服侍玛门,作金钱的奴隶吗?白占土地而不结生命之果,你将来敢空手见恩主吗?你不见天空飞鸟、地上的花草,他们不耕不种、也不纺织,主怎样养活他们、装扮他们,使飞鸟翱翔在蔚蓝的天空,使花草缤纷地装饰空旷的原野,主的眼睛不是珍视你胜万物吗?你算算古今的传道人,有谁是惨死在穷巷作饿莩的?你要学富有经验的大卫王,把他的信心作你的榜样。“少壮的狮子还缺食忍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

这场心灵上的恶战,从深夜苦斗到天明。在月影消失,邻鸡唱晓的时候,宋学连清清楚楚听见天上来的声音,主耶稣的话,随晨风吹入他的耳朵:"我的仆人啊,不要怕,有我!你所需要的,我早都知道了。"东方已明,宋学连披衣起身,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向太太诉说昨夜激战获胜的经过。

从此以后,他便打消辞意,重振旗鼓,再度传道。以后,因为有了成圣的经验,传道的工作越做得甘心乐意了。他此后更蒙主重用,工作更著成绩,更有效果。他所主持的礼拜堂,一向只有教友二百人。可是翌年便有五六百人,第三年便有千余人了。宋牧师不但讲道好,文笔也好。他喜欢买书,凡是古本书,只要有钱,没有不买的,所以家里藏书约有一万本之多。他对于藏书也非常珍视,不许人随便取阅。有一次,尚节不小心把一本书的书皮弄坏了,心里十分害怕,只希望不给父亲发现,但后来终于给他看见,便挨了一顿重打。

因为他文笔好,人们便请他主编一个定期刊物奋兴报,在福建全省流传很广。他也喜欢写日记,每天记事不辍,尚节后来之有天天写日记的习惯,就是从父亲那里学来的。


 

上一篇:我的幸福之路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