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命重生>正文

我的幸福之路

时间:2017-06-22 04:56:40    作者/供稿:陈家霖     来源:生命之声    浏览次数: 字号:TT

要一个人改变,是多么难的一件事?但上帝却有办法做得到。

我曾是个超级无神论者,不懂为何有些人要倚靠信仰,总认为那是一件迷信的事。太太比我早两年受洗成为基督徒,且相当火热,当时我们住在台北松山,但她却经常要往五股那边的所属教会跑,坐计程车往返要花上六、七百元,若坐公车来回,三个小时就这样浪费掉,对我来说那是非常不符合经济效益的事。

执意悖逆

当初是因为她父亲过世,她似乎走不过去,我同意她有个信仰作为帮助,不过心里却疑虑,万一哪天连这个信仰都无法帮助了,那岂不崩溃?所以我更认定靠自己是对的。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人,脾气好、个性好、做事负责,又很少拒绝人,从小家人、朋友也都这么认为。但有次与太太因故争吵,她竟对我说:「你犯了骄傲的罪,你是个罪人!」这让我非常不能接受,还记得我狠狠回她:「如果像我这样好脾气的人都有罪,那全世界的人都要抓去关起来了!而且我还打算自己成立一个教,我要自己当教主。」

之后这样的争执不断出现。也不全是为信仰问题,从无意中接获色情电子邮件,到生活中种种细琐小事,两人观点差异极大,争执渐渐激烈。我不喜欢也害怕冲突,但冲突却不断发生,让我对婚姻彻底失望,对太太渐渐失去耐性,最后心里出现了一个偏差的想法:我认为自己工作上一直无法有好的表现,都是太太造成的,因为她无法体谅一个先生赚钱的辛苦,无法作先生事业的后盾。这样的想法继续累积,结果就是离开这个家。

离家之后,太太带着当时未满一岁的女儿搬到五股租屋,三年多婚姻正式破裂。但我认为这正是可以好好冲刺事业的好时机,不用老是为了赶回家,而推辞许多可以帮助工作的应酬活动!于是每天下班后都排满了行程,直到三更半夜;另一方面透过电话与太太谈离婚,电话中仍继续争执,我离婚意愿便更加笃定。

第一次走进教会

当时是2001年,我担任影剧线记者,主跑电视台。东森电视台的林香君副经理是个基督徒,她听说了我的事,竟然主动来关心,劝我不要离婚。我虽听不进她说的话,但却感受的到她的真诚,觉得内心苦楚能够被了解,因此当她邀我去教会时,我也就很快答应了。

第一次走进教会,正逢木栅灵粮山庄举办复活节活动。不知为什么,很奇特地,我一进去听到诗歌,眼泪就一直掉;自己都很讶异,试着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就是没办法停止眼泪。后来台上表演了耶稣复活的舞台剧后,周神助牧师问所有人说:「你相信耶稣已经复活了吗?你愿意让耶稣来改变你的一生,让祂成为你的救主吗?如果愿意,就请你举手并站起来。」我含泪站起来了。

信主之后,我开始会为自己的婚姻祷告,但并非求主帮我复合,而是希望有更美的新婚姻。然而每当教会的弟兄姊妹为我祷告时,却都说:「主啊!求让家霖的婚姻破镜重圆。」我心想,这样到底上帝会听谁的祷告?之后继续埋首于工作,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绩,不能再回到原本的生活。

神从不放弃我

在台北灵粮堂受洗那天,许久不见的太太及几位五股礼拜堂的姊妹,竟出乎意外地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得到我受洗的消息,当她们将花送到我手上时,我一阵感动与心酸,忍不住留下泪来,而对上帝说:「主啊,真是不放弃我的婚姻!」然而,固执的我还是硬着心,不愿就此回头。后来我才知道,远在五股的教会那方,也有一群弟兄姊妹们,持续迫切地为我们的婚姻复合祷告。

上帝喜悦看到我们开心以及有好表现,祂会应允我们所求所想,但是当我们一直做祂不喜悦的事、不愿承受福分时,又叫祂如何答应我们的祷告呢?与太太分居那段期间,我对工作的付出可以说是空前绝后,但这样的辛苦却得不到回馈和认同,甚至还被认为是工作态度有问题,最后被调配到一个最冷门的位置。通常内部这种安排,就是刻意要逼走人的做法,对我来说,简直是极大羞辱!更讽刺的是,它是发生在我最努力为工作付出的时候!

许多人劝我换工作,但我没这么做,不是不想,而是连递辞呈的力气都没有。那时我患了严重的失眠,几乎是一日睡、一日不睡,生活作息整个失序,我痛苦到会在深夜大哭。直到这时为止,我其实并没有好好看过圣经,但突然接到妻子打来的电话,她叫我从诗篇看起,于是看到六篇6节:「我每夜流泪,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湿透,我因忧愁眼睛干瘪,又因我一切的敌人眼睛昏花……耶和华听了我哀哭的声音,耶和华听了我的恳求;耶和华必收纳我的祷告。」自此,我开始认真向神呼求说:「主啊!救我。」

有一夜,我在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听到上帝对我说话,一字一句都很清晰,甚至到现在还记得整段话,祂说:「孩子,回家吧,去找你的妻子、你的孩子,她们需要你!别以为你还能找到更好的对象,就算你再娶,还是一样会有问题的,别再自我捆绑了!」这是多么令人绝望的一段话啊,但却伴随着一种超乎所求所想的平安,我当下就顺服了。

那天之后,我突然好想念孩子。好一段时间没去找她们了,妻子也好久没打电话给我。有次她打来了,问我什么时候要办离婚,但我心里却已经不作此想。

发现幸福

当我把心思转向家庭之后,发现失眠症状竟不药而愈,得以开始重新面对工作。感谢主,就是因为我被调到一个不被重用的位置,得以多出许多时间去看孩子。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坐公车到五股陪孩子,到晚上十点半再坐最后一班公车回台北,不但不感到辛苦,濒临溃堤的婚姻也奇迹式地被神救了回来。

现在,我们夫妇一起同心在五股礼拜堂服事,也再生了老二。重新回到家后的这两年,我蒙受了主极大的赐福,在工作上一路升迁,从一个记者 (还是受「冷冻」的地位),很快升副组长、组长,最近一年再升副主任,及至目前影剧中心主任的职务。短时间内步步跃升,如此超过我能力所及的经历,令我充分明白了圣经上的:「我是耶和华,是凡有血气者的神,岂有我难成的事吗?」(耶利米书卅二章27节)其实以我的资历而言,若在其他报社,是无法胜任这个高位的,但神的话是信实的:「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书四章13节)

更重要的是,在复合的婚姻中,我深深发现了幸福。太太非常支持我的工作,尊重我任何决定与想法,但我对她有极大的亏欠感,只愿不断尽力做个更好的先生。

今年报名就读CMTS第二届河西事奉训练学校,并接下教会更多的服事工作。主的意念是高过人的意念,两年前我原本就要辞去报社工作,报名第一届事奉学校,但神当时把我留在报社、没让我走,原来有祂的用意:除了使用我在报导中带进福音,也借着升职来磨练我的管理能力,去经历从未体验过的。

今年,主又再次对我呼召,于是我决定辞去报社影剧主任工作,希望自己的媒体恩赐能更确实地被使用在福音事工上。我将自己交托给神,求神亲自带领下一份工作,而现在,是我要化感恩为奉献的时候了!

(作者:大成报影剧中心主任/陈家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