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命重生>正文

个人经历和信主经历

时间:2016-01-29 19:17:30    作者/供稿:唐占鸿    来源:网友投稿    浏览次数: 字号:TT

    我出生在临夏县先锋乡卢马村马东社一个农民的家庭,上有爷爷、奶奶、父母,下有二个妹妹,一个弟弟。生活非常艰苦,跳出农门的唯一方法就是好好学习。1980年7月我以友优异的成绩考入临夏师范学校,这就是那个年代农民最美好的的盼望和依靠,并成为家中的骄傲和希望,这也标志着我可以成为一名可以拿国家工资的国家干部了。就这样,我高高兴兴,糊里胡涂地渡过了我两年的中专生涯。被分配到临夏县当了一名老师,每月可以有38.8元的收入了。1983年底,我结婚了,并找了一个是国家干部的妻子(当时的择偶标准是找一个国家干部),我觉得是心想事成了。1985年,有了孩子。虽然当时父母不依靠我生活,但38.8元的收入对一个农村出生的孩子来说是相当的紧巴。想出人头地,只有两条路:一是升官,可是我生来就不会溜须拍马;二是挣钱,那怎么样才可以挣钱呢?用什么方法挣呢?孔子曰:“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我就发挥自己会画画的专长,开始从这里起步,便走乡串户开始收购古旧字画,到兰州出售。那时候生意好做,一张字画可以翻几翻出售,钱来的也容易,一发不可收拾了,觉得世界这么大,只要自己勤奋,没有什么做不成的事情。事在人为,人定胜天。好象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天南海北,任我逍遥。自认为凭着自己有文化、有知识、有能力,随便就可以创出一片自己的天下来。小试牛刀成功之后,又尝试着搞葫芦雕刻,后来我嫌自己雕刻葫芦太慢,就从别人手里开始大量收购,向北京、西安等大城市批发,也取得了成功,1989年至1990年,随着事业的成功,被别人称为这个行业中的“葫芦王”。亲戚、朋友、同学们都开始羡慕我所取得的成绩,自己也慢慢骄傲了起来。在这个时候也思索过一些问题:人为什么活着?人从哪里来?人为什么还要死?有没有长生不老的事情?永恒是怎样的?人有没有灵魂?这美好的大自然是怎样产生的呢?无限的遐想,好象小时候一样,但无人给我答案,于是我自己买了一些书籍,在闲暇时找一些答案。我看了佛教的释迦牟尼传、老子的道德经、古兰经、禅语、孔子、孟子,还有辩证法等,想从中得到帮助,但都不尽人意,你说这些不好吧?也好,但是总觉得不是那样完美、明白。朦朦胧胧,好象有一条帘子隔在那里。也罢,无所谓,还是赚钱来的实在,可以享受一切可以享受的东西。于是一边寻求,一边赚钱。
     后来听说甘南州有很多的金矿,开矿可以赚更多的钱,便筹集了资金,成立了采矿队,开始采矿。因当时我在学校教书,不能长时间离开,就找了一个合伙人负责采矿,共同开采。
     面对金钱,我微笑。在对金钱无限渴望的驱使下,我好象觉得生命中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是我生活的动力,不管多么艰苦危险的环境,哪怕是渺无人烟的戈壁,或者是无人的禁区,只要能赚钱,冒着生命危险,我都可以进去。当时的我害怕劳动吃苦、就怕赚不了钱,朴素的心里赚钱就是活着的唯一目标。
     就在我在外四处奔波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1995年10月,我的朋友和我的妻子在她的单位发生了淫乱的关系,被我亲眼看到了,当时我的心中燃起了熊熊的怒火,但当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自己克制住了自己感情。但此事在我心中好象已经捅了一刀,这刀痕永远不能抹去。我看着自己的孩子也在思索,我一个农民的儿子,找一个有正式工作的国家干部的妻子也不容易,无奈,我暂时忍耐了此事。后来她经常在单位喝酒、经常到歌舞厅跳舞,我也没有办法说服她,因为我也经常不在她的身边,况且当时的整个社会风气就是这样,这就是公开的大众文化,当时有一句话:“十亿人民九亿赌,还有一亿在跳舞”之说。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思索人生的意义在哪里,越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污秽、色情,人活着没有多大的意义。我要报仇,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1997年年初,新年正月十三的晚上12点(这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开始实施自己的报复计划,将雷管放到那个男人的大门口(不过没有想伤人),随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稍微缓解了一点我心头的仇恨,但也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
1997年正月十五的晚上,我被捕了,从家中带着手铐,跳过一家家的火堆(农村正月十五有跳火堆的习俗),被带到了派出所,我交代了自己的犯罪经过,随后被押到临夏市看守所在押。在那里呆了5个月,等待法律的判决。在遥遥的5个月里,自己的心里好象是被烧红的铁锅里滴入了一滴水那样,在嘶鸣、呻吟、煎熬。度日如年,把不得天亮,把不得天黑,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一间小小的囚室关7,8个囚犯,有杀人的、抢劫的、强奸的、盗窃的、贩卖毒品的,年老的、年少的、无知的……。无所不有,一群社会的渣滓,我也沦落为其中的一员。但大家都相互关心,平等。仿佛同是天涯沦落人一样。无知、无奈的心在昏暗的囚室有了些许温暖。
无尽的盼望却是四年漫长的刑期,我的心在颤抖,1年365天,四年就是1460天。在高墙内一日一夜的度过。这数字象天文数字一样漫长,我的天哪!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地位、金钱、名誉、尊严、人格、自由都没有了。惟有在上厕所时才好象有一点自由,就是你的心灵和思想还可以有一点自由的遐想。
     我所在的入监队,队长对别人不错独对我横加指责看不顺眼,仿佛我杀了他父母一般。我只有忍耐,无条件地忍耐,别无选择。每天晚上囚房一上锁,就如我的心门也锁上了一样。现在我才知道,这是上帝对我的破碎、拯救,感谢天父的美意成就了我!
1999年迎接澳门回归时,在全省服刑人员的书画大赛中我的三件中国画、人物、侍女图、山水获得了一等奖,为临夏监狱争得了荣誉,其中有一个东北的犯人叫牛觉生的书法获得了二等奖。有一天,他请我到他那里吃顿饭,因为他有一个自己的小房间,可以做饭吃(监狱里不让自己做饭),我象过节一样地高兴。
     一进房门,就看见在他的桌子上放着一本《爱的启示》和一本《圣经》,我马上联想到这是一本关于西方上帝的书,从达芬奇的名画《最后的晚餐》中知道耶酥是圣经中的人物,还听说过他是救赎主,是为世人赎罪的,但不知道他的赎罪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以前也很想了解一下圣经,但无从得着。所以我便急着翻开圣经.突然,里面有一张耶酥受难的明信片滑落了下来,边看明信片边问他“你是不是信上帝的?”,他说是。我心里想,信上帝的人在西方电影里看见过,不料亲眼在如此的环境里见到,有些好奇。但自己的眼睛还在看着耶酥受难的明信片,看着看着,那明信片上帝的耶稣动了起来,有了生命,活了!心中无比诧异,世上哪有照片动起来的道理。怀疑自己是否产生了幻觉,瞬间,无数个疑问涌向脑海,心想,一生没有经历过幻觉的现象。急忙揉揉眼,默默自己的手指,是否有知觉?是否活在现实之中?一连串的疑问连想都想不及,边想换换视角,赶紧抬头向房间的墙壁望去,是否有变化,但房间依然。随后,转眼向窗外看去,太阳高照,外面的建筑物还是老样子,心想,我要再看看这照片是否能活动起来,我要定睛看这不可思议的奇事。就凝神闭息注视着照片,霎时间,照片上的耶稣又活了起来。随即我的心一阵颤抖,情不自禁地嚎啕大哭,泪流满面。耶酥的爱,博大的爱,为罪人去死的爱撞击着我的心房,感动着我的心灵。十几分钟后我克制住了自己的感情,人生从来没有这样哭泣过,当时我觉得既为难,又没面子,一个男人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大哭不止,很难为情。那个朋友看到此情此景,他就把那本《爱的启示》送给了我,我又向他借了那本《圣经》。回到自己的囚室,我就如饥似渴地开始读那两本书,一连看了三遍,爱不释手,心中的疑惑都被揭开了。心灵得到了安慰,监狱的生活也不觉得那样的枯涩了。才知道世界上一切的知识,如语文、数学、物理、都算不了什么。因为这些都与人的生命本质没有多大的关系。每天睡觉前总要看这本书,心里觉得甘甜,比蜂房下滴的蜜还要甘甜,苦中有甜,心中充满了暖意。当时因为我入狱前教过书,所以晚上给犯人教文化课,在上课期间,我也给他们讲一些我所学到的圣经故事。
     国画得了一等奖后,我被减刑6个月,2000年8月20日,我刑满出狱,觉得街道是那么的宽敞,路灯是那么明亮,一切是如此美好和新鲜,我恍若隔世的人。
     回家后,一切照旧。此情、此苦、此羞,无法述说。第一天晚上,我对妻儿说,我找到了一个人世间最好的、最宝贵的事,就是信耶酥,话还没有说完,她就笑话我愚昧、天真、迷信。你现在没有工作,没有钱,没有地位,还是一个劳改犯,我们各自花各自的钱,我无言以对。出狱后的自由和兴奋一扫而光。人间的冷暖便知一二了。惟有自己的父母牵挂我,不轻看我。
为了生活,2001年4月,我借钱、借货重操旧业,与一刻葫芦的同行上北京,无果。到山东曲阜孔庙20天,收支持平,无利。去敦煌恰遇“五一”黄金周,得小利。同行带着赚的现金离去,此时,身上只有38元钱和一些葫芦,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回家吧,不甘心。几乎陷在敦煌,无路可去,无尽的忧愁涌上心头。监狱里难熬,出狱后更难熬,无路可走,也无路可寻,茫茫天宇之下难道没有我可以立足的地方吗?没有答案,没有目的的在大街上象孤魂一样游荡,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家酒店商品部的老板(他是我在莫高窟销售葫芦时认识的朋友,他在做工艺品生意)遇见了我,问我愿不愿意和他合伙?允许我在他店里销售,对半分成,此时的我正处于落魄、无望的境界,听到有固定的地方可以销售,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口答应下来,只是我身上只有38元钱,吃饭成了大问题,又羞于启齿告诉他这件事,无奈之中,把他拉到一边,小声地告诉了他我的现状,他很爽快地答应解决我的吃饭问题。一切解决了,我又活过来了,但寂寞忧愁依然无法摆脱,父母亲近况如何一直困扰着我的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一天算一天吧。 8月份,我的前妻在临夏《民族报》登报和我离婚,这无疑又对我是一个打击。
     11月到上海寻找生计,在外滩遇一南京神学院的姊妹,送我一本圣经,心甚欢喜。但生意还是没有起色。
12月初,在外实在无法生活,穷困潦倒,回到家中,前妻正式和我离婚。房子、孩子等一切都归她所有,我经常是身无分文,父母从老家给我捎来一袋面粉等生活用品供我勉强度日。那时候我不敢在街上走,生怕碰见熟人,中午只吃一顿饭,有一点钱就买酒喝,借酒消愁。可是借酒消愁愁更愁。想过卖假钞,又害怕被人发现,贩卖毒品吧,害怕杀头。可以说我的一切已经没有希望了,我对生活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万般无奈下,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我走进了福音堂,这是一个礼拜天的下午,我想着直接去找他们的领导,他们给我倒茶、让座,我就开始对自己心里一些疑惑的问题开始提问,他们也很认真地回答了我的部分问题,还说有些可以回答,有些不可以回答。虽然有些问题回答的我感觉不是很满意,但最起码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他们没有歧视我。从此以后,有好几个晚上我都去他们那里和他们探讨,渐渐明白了一点点道理。一星期以后,信主,入教会(2002年9月),我的新生命开始了。
     信主以后我也为生计而奔波,但是内心是十分的火热。可是教会要每个礼拜天聚会,我当时暗暗的想:每个礼拜天聚会都要聚会,每天晚上也要聚会,这得浪费多少的时间,少赚多少的钱啊?此时的我已经被生计问题困扰怕了,生怕没有钱过生活。我既想去聚会,又怕耽搁手头的活,当时的我手里没有钱,身上穿的衣服是入狱前的衣服,就在我十分矛盾的时候,我想起马太福音有一句话:“你们要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我要试一试圣经的这些话是真是假,是不是只印在纸上的文字呢?就在这时候,有一政界的要人要送礼办事,让我给他刻10个小葫芦,上面只刻一些字,以每个70元成交(实际的市场价就是十多元钱),感谢主!你的话语得到了验证,你让我得到甚至超过了每个星期天、每个晚上加班所得的报酬。得到这笔钱后,我又想起了一句神的话语:“你们要将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使我家有粮, 以此试试我,是否为你们敞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与你们,甚至无处可容 ”,我要再试一试这句话是不是真的,于是我换了50元、20元面值的钞票,奉献给了教会,此时感觉我的内心是那么火热,像一个小孩子般地天真。过了六天,又有一个兰州的客户找上门来,急需要一些葫芦,并且他主动提出加三分之二的价格,此时,我心中说“主啊!你是真实的”!我完全相信了圣经的话语。渐渐认识他是活着的神。
是夜,我独自坐在床上祷告,怎么祷告呢?因为我刚信主,不会象教会的其它信主时间长的弟兄那样祷告,便在笔记本上边写边祷告“主啊!你是真神,活着的神,关心我,帮助我的神,你是关心我的一切需要的神,我无法报答你,只有听你的话而行”,越祷告自己感觉越爱神越亲近神,就觉得在我的左前方有神的莅临,仿佛要开口说话一般。
     “你们求,就必得着”,所以我每天随时祷告,特别是早晨。晚上回家后关上门,静静的在神面前祷告,或站立或跪下或坐着祷告,我祷告说“神啊!你说过,那人独居不好,我就是那个人,求你恩赐给我一个爱我的妻子,由主来拣选,求你去掉我内心不正当的情欲”。感谢主!祷告了几天以后,很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内心躁动不安的情欲没有了。我只有献上感恩地赞美给我的主。
此后,一连串的 “好事情”就发生了,我的作品价值一路上涨,我渐渐的在这一行业中也小有了一点名气。临夏州副州长戴耿同志找到了我,说为了宏扬临夏古老的民族文化和保护民族文化遗产,让我出面牵头成立临夏州葫芦协会,并为我等四名同行出画集(2005年,两件事情成就),感谢神!你从粪堆中提拔贫寒人,从卑贱中高抬我,在最困难的时候保守我,从尘土中坚定我,并引领我,让我成为这个行业中有用的人。
     此时母亲劝我去求戴耿州长帮忙,让我参加原来的工作,因为父母把这看的比较重,但我知道我要一生一世凡事依靠我的主,不靠自己,不靠别人的势力,我要专心依赖耶和华,在所行的一切事上认定他,他必指引我的路,虽然我有软弱,但我知道他不离弃我,他爱我到骨髓里面,能舍弃自己的独生儿子,为我的缘故,死在十字架上。
2003年8月,我婚姻的祷告被神成就(从祷告到成就10个月),神启示我用六千元办完婚事。当时,我没有固定住房,固定收入,并且是一个劳改释放人员,有谁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中肯嫁给我呢?谁能用六千元结婚呢?神的话永不落空,2003年8月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9月结婚,一共费用六千元(当时只有这么多),当时也只有这么多,阿门!
结婚后三个月,妻子与女儿归向了上帝。与此同时,父亲因失血过多,7天后去世,大多费用由我负担。父亲的丧事上神为我开出路,没有按照当地的风俗埋葬。

2005年4月,神又启示我的妻子,要买房,但是手中的钱还不够,我与妻子都很疑惑,是不是这个启示我们理解错了,因为这件事情我们想都不敢想,最快也得5年以后,可是主连续启示了我们三次,我们下定决心去看房,并且这一段时间主在经济上特别祝福我,没有想到一切是那样顺利,靠着主的指引,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新楼房。感谢主!2005年9月我们搬进了新居。
一个月以后,,我在礼拜天聚会时讲道时由于内心的感动,提了一些自己的观点:一个教会有两个主要的责任,一是要传扬福音,二是牧养群羊(在圣灵里)。因为福音不兴旺,一年受洗的弟兄姊妹只有十几个,其中一半是老信徒的儿女,千千万万的还行在罪与黑暗中,为什么在传福音的事上不多多的祷告和投资呢?为什么不与外面的教会多交通呢?为什么不勇敢的接待外面的传道人呢?教会不接待,为什么也不允许其他的弟兄姊妹接待?为什么教会中没有神的大能彰显?在会堂中,弟兄姊妹之间人人为了自保不敢说真话,怕被长老知道后责备(这个责备充满了讥笑与轻视)。 因为我在讲道时说了这些实话,触动了教会的长老的利益,他们开始逼迫我,因为在这之前我亲眼看到两批弟兄因为说了对现状的忧虑的话被逐出教会,并被现在的长老定性为“分门结党”。我一直在想:“我们现在的教会没有生命,没有神的同在,难道神抛弃了我们吗?还有一些弟兄在盲从长老,认为长老的话就是神的话,长老就是神”。我在苦苦的思索,反复的查考圣经的话语,在神的启示下,2006年的圣诞节后我离开了三自福音堂教会。我的心里在流泪,流血。
     离开教会后的第一个礼拜天,我与妻子、女儿在家里做礼拜,带着“无论在那里,你们两三个人同心合一的聚会,我就在你们中间”的应许,在神的面前聚会,唱诗,敬拜的时候,神的灵大大地降临在我的身上。晚上,妻子得到启示“没有错”。感谢主!我知道是神在搀扶我,让我在家等候。有一天,有一个老姊妹到我家看望我祷告的时候圣灵告诉我:“你得知识、得能力、得谦卑,等候在家”。
从此,神给我了丰富的属灵的供应,我从网上看到许多肢体网站,里面的内容是那么的丰富,我自己就买了个刻录机,让同工王弟兄用单位的电脑下载了很多的材料、电影、名牧讲道的课程,复制成光碟,并且积极与外面的肢体联系,为临夏争取了大量的灵修书籍和《丰盛的生命研读本圣经》,分发给身边的弟兄姊妹。自己也在如饥似渴地阅读这些灵粮。神让我的心得到安静,为临夏教会的现状祷告,为在教会的弟兄姊妹祷告,求神拯救和改变教会目前的状况,帮助我们,我们需要神在灵命上的帮助和物质上的帮助,因为还有很多的弟兄姊妹在外面流离失所,飘荡(有一部分是由于教会的牧养不得当在外面不敢来)。让现在的长老改变他的牧养方法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求神给我们另外一个聚会的地方,用最先进的方法牧养我们,让在外的弟兄姊妹归到这里,可是这又是一个多么巨大而艰辛的工程啊,靠我们自己是没有可能了。我们只有祷告、等候!
     而今,我才知道,神让我经历的这一切,无数的磨难、感动、痛苦、卑贱是在拯救我这个浪子,在重新塑造我,为爱我祝福我,造就我。我现在是一个全新的我了。父啊,感谢你!你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你的道路非同我的道路,你从创世之初,从母腹中拣选了我,让我在你的大恩的手下,使用我。愿你的旨意成就在我的生命里,你看我是何等的宝贵,无法报答你丰盛的恩典,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阿门!
     愿阿爸父的美意成就在临夏这个多民族的地方,为宣扬主的名,为传扬主的福音开辟一条新的道路,为拯救这个少数民族地方而恒切祷告。
一切的荣耀,都归主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