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讲章精选>正文

你们的光当照在人前

时间:2018-12-04 06:04:05    作者/供稿:钟马田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在上两章,我们已思想过主耶稣所说有关基督徒的两个正面描写:「你们是世上的盐」和「你们是世上的光亅。但主不因作了这正面的说明便认为足够,正如一向的习惯,祂会再作反面的说明,以强调所说的话。祂渴望每个听祂说话的人(这包括每个世代的基督徒),都清楚明白人被造的目的。在整本圣经中,我们都可以看到这一点;使徒彼得把这点说得非常清楚:「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新约使徒书信中有关这点的记载,使我们知道登山宝训的话,并非仅仅对将来某年代或某制度下的某些基督徒而发。正如我们在本书的序言中所见,各使徒所说的,是要把登山宝训的话加以引申。在腓立比书二章,保罗描写基督徒为世上的光,还劝勉他们要为此而「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他常将光明和黑暗加以比较,使人看到基督徒怎样因自己是基督徒,而在社会中发挥基督徒的作用。主似乎极渴望我们对这点有深刻的印象。我们要作世上的盐,但要紧记:「盐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亅我们是「世上的光」 ,但我们也要紧记:「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然后总括地说:「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
  因为主强调这一点,因此我们亦须对这点加以思想。我们要紧记,单作世上的盐或世上的光是不足够的,我们还要使这点成为整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事。要思想其中原因,或许最好的方法是将这点分成几点,然后逐一说明。

  第一点要思想的是,为甚么基督徒要渴望自己像世上的盐和光。我认为主对这问题有三个论点。第一,按着定义,我们应要这样——盐的作用是要作为盐,而盐的特性是有咸味;光的道理也正是一样,光的整个作用是要发出亮光,这些都应是不言而喻,也不需要解释。不过我们却常忘记盐和光的主要作用,因此这是我们要经常提醒自己的论点。我们的主指出,把灯点亮是要让灯散发出亮光,好照亮一家的人,这是点灯的唯一原因。而点灯的整个目标,就是让灯在自己被摆放之处,散发出光芒,这也是我们要说明的第一点。我们要明白基督徒的定义,主已把这定义说出,因此我们描写基督徒的时候,应知道基督徒至少也要作「盐」和「光」。
  当看第二个论点的时候,我感到倘若我们不这样行,便不仅是矛盾,甚且是可笑。我们要像「造在山上」的城:「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换言之,我们若真是基督徒,便不能隐藏,我们与其他人显然是有不同的。不过我们的主还有进一步的要求,祂要我们想象有一个人点亮了一盏灯,然后把灯放在斗底下,而不是放在灯台上。过去释经家曾花了不少时间,要为「斗」下一个定义,他们所得的答案,有时也十分有趣。我认为斗的主要功用是遮盖亮光,只要它是用来遮盖亮光的,便不用管它是甚么东西。我们主所说的话,只是要指出这事的可笑和矛盾。点灯的作用是要使灯发出亮光,一个人若用东西把光盖着,使光不能透出,便是极愚蠢而可笑。不过,我们的主是要藉此来指出,基督徒显然会面对一个危机,或至少是一个试探,令我们表现出这种可笑而毫无意义的行为来,所以主耶稣要用比喻来强调这一点。祂像要对我们说:「我造你是要你像亮光,像山上的城,不能隐藏。你是否要故意隐藏自己呢」若是,便是可笑而愚不可及的了。」

  现在我们来看主所说的最后一个论点。据主所说,若是这样行,我们只是令自己一无用处而矣。他用两个比较来带出这一点,盐若失去咸味便是无用,换言之,正如我在开始时所说,盐的唯一必要特质是咸味,盐若失了咸味便毫无用处。不过,并非每种东西都是这样,试以鲜花为例,当花朵盛放时,自然极为美丽芬香,但凋谢后,它也并不是毫无用处,你若把谢了的花放在堆肥中,它仍可作为堆肥。许多其他东西都是这样,失去了主要的功用时,仍有其他次要的可供使用。但盐却不是,当盐一失去它的主要功用,便真正完全失去用处:「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对于失了味的盐,是很难处理的,你不能把它推入堆肥中,因为它对堆肥有害,既已毫无作用或价值,你只能把它丢掉。当盐失去它作为盐的目的和主要本质时,便是一无用处。光也是这样,光的特性是发出亮光,此外便没有其它作用。换言之,光停止发挥光的作用的那一刻,便已毫无价值,它的主要本质也就是它唯一的本质,一旦失去这本质,便是完全无用。

  根据主的论点,这一切正是描写基督徒的实况。按我自己的理解,在神的国度中,没有甚么会比一个挂名的基督徒更无用处。我是指那徒有基督徒的虚名,而无基督徒实质的人。保罗描写这些人为「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他们看似基督徒,其实却不是基督徒。他们要像基督徒,但却不肯发挥基督的作用;他们像失了味的盐,又像没有光辉的光。当你想到隐藏在斗底下的灯光时,便不难想象这类人的情景;当你借着观察和经验去求证的时候,会同意这是简单的真理。一个徒具形式的基督徒对基督教的认识,足以让他糟塌世界,但他对基督教的认识,却不足以让他见到基督数的正面价值。他不随从世俗,因他知道当中有令他惧怕的束西,于是,与他活在同一世界中的人,便知道他要设法与别人不同,因此他就不能全心全意地站在世人那一边;另一方面,他与基督徒也没有真正的团契。他的「基督教义」足以破坏一切事,但却不足以给他真正的快乐、平安喜乐和丰盛的生命。我想这类人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他们不能发挥世俗人的作用,也不能发挥基督徒的作用。他们不是盐也不是光,更不是任何东西。事实上,他们是被世界,也被教会遗弃的。他们否认自己属世,但却又不能真正过教会的生活;就是他们自己,或是其他人都会看到这点。这障碍一直存在,最后他们成为局外人,甚至比那完全属世的人更是局外人。因为,属世的人至少仍有自己的圈子。

  在所有的人中,他们可算是最可怜和最可悲的。这节经文所发出的严肃警告,便是主为妨止我们落入这景况的忠言。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所说的比喻,正要强调这点。这类人被人摒弃,就像盐被丢在外面,他们会惊异自己最后是被人拒诸门外,遭人践踏。在历史上这点已有明证,一些教会因为失去了作盐,或作光的功用,便被人践踏。以前北非洲有一间强大而兴盛的教会,出了不少早期的伟人,包括伟大的奥古斯丁在内,但后来,这教会因失去了味,也失去了真光,便被人践踏,终于不复存在。这样的事在其他国家也有发生。神恩待我们,于是向我们提出这严肃的警告:虚有其表的基督徒,最后都要遭遇这样的命运。
  总括来说,一个基督徒不能隐藏自己,也不能逃避人家的注意。一个真正过基督徒生活,发挥基督徒作用的人,自能脱颖而出。他像盐、像山上的城,也像灯台上的灯。还有,真基督徒甚至不会希望隐藏自己的光,他觉得自称为基督徒,但又故意隐藏这事实,是可笑的。一个不隐藏自己的基督徒,是真正明白作为基督徒的意义,明白神的恩典对他的作用,又明白神为他所作的事,更明白神这样作全是期望他能影响别人。他知道一切最终的目标,是要发挥这作用。

  主藉这些比喻和说明,使我们知道,如隐藏自己是基督徒的实况,便是可笑而自相矛盾的,我们如坚持这样,最后必要被丢弃。让我用另一方式说:我们若发觉自己倾向把灯放在斗底下,便要开始察验自己。盐和光都是要发挥自己本质的,因此我们若有疑问,便必须察验自己,找出造成这不合逻辑和矛盾情况的原因。换言之,当我下次发觉自己要隐藏基督徒的身分时,无论是为了讨好别人,或是为了免受逼迫,都要细想一下那把点亮的灯放在斗底下的人。当我想到那可笑的情景时,便会醒觉到那把斗递给我的手,是来自撒但的。因此我便要加以拒绝,并且要令自己照耀得比前更光亮。
  看过了第一句,我们便要来到第二句很实际的话。我们怎样可以确保自己能真正发挥盐和光的作用呢?两个比喻都是要强调这一点,但第二个比喻较为简单一点。我们的主说,人若要使失了昧的盐得回咸味,是不可能的。释经家对这点极感兴趣,并说有一个人确曾在旅途上,发现一种失了咸味的盐。当我们研究圣经时,如只研究字句,而不研究当中的教训,便真是蠢钝无知。我们毋须往东方去寻找那失了味的盐,我们的主举这个例子的目的,只是要我们看到整件事情是多么可笑。

  两个比喻中的第二个是较为确实的。一盏灯只需要两样配件,就是油和灯芯,这两样配件是经常放在一起的。你会发觉有些人只谈到油,一些人又只谈到灯芯,但如果缺去其中一样,你都永得不到光;两者都是不可或缺的,因此我们要同样重视。十个童女的比喻可以帮助我们紧记这一点。油是绝对重要的,没有油便甚么也不能作,整个八福在某一方面,可说只在强调这事实。我们要接受属天的生命,没有这生命,我们便不能发挥光的作用。能成为[世上的光],是因主是「世上的光」,是祂在我们里面运行工作。因此我们要先问自己:我是否已接受这属天的生命?我是否知道主在我里面居住?保罗为以弗所人祷告,求主使他们借着信心让基督住在他们心里,使他们满有神的丰盛。有关圣灵工作的整个教训,主要也是这样:主并不是要给人恩赐,例如说方言或别的恩赐,而是要给人生命和圣灵的恩典。我是否可确定自己已得到油,得到生命——那只有神的圣灵能给予的生命?
  首先我们必须在这方面寻求,即表示要经常祷告,因为这是准备接受之前应有的行动。我们常认为神恩慈的邀请,是一次而永远地向我们发出的,祂告诉我们:你们如要得着生命的水,便要「到我这裹来」;如要得着生命的粮,也要「到我这里来」。但我们亦认为只要一次来到基督面前,便可永远得着供应。不是的。这供应要不断更新,所以,我们要常回到主那里去接受。在生活上我们要常与主接触;只有经常从主领受生命,我们才能发挥盐和光的作用。

  当然,我们不能单靠祷告,还要像主所说的,要有一个「饥渴慕义」的心。前文已说过,这表示要不断的寻求。我们得到饱足后,还需要更多,我们永不可落在一个静止的地步,也永不要说:「我们只要一次饱足便永远都足够了。」全不是这样,我们要不断的饥渴慕义,不断的知道自己是恒久需要主,需要祂在生命上的供应和装备。我们要勤读圣经,从中多认识主,多认识祂赐给我们的生命。油的供应是必须的,我们试读一些像山上的城一般毫不隐藏的名人传记,便会发觉他们永不会说:「我只一次来到基督面前便足够了。我生命中已经历过一个大高潮,这经历会永远持续下去。」完全不是这回事,他们发觉绝对需要花时间在祷告、读经和默想上,要永不停止取油和接受供应。
  第二样重要的东西是灯芯。要让灯照得明亮,单有油是不足够的,我们还要不断修剪灯芯,那是我们的主所说的比喻。今天我们当中有不少人,除了现代化的电灯外,便甚么照明工具都不知道。但我想,当中有一些人,仍记得要怎样特别处理灯芯。当灯芯开始冒烟的时候,便不会发出亮光,因此要修剪灯芯,这是一个很巧妙的程序。在实际方面,这对我们有甚么意义呢?我想,这表示我们要不断提醒自己有关八福所说的:我们应每天诵读八福,并每日提醒自己要虚心、怜恤人、温柔、使人和睦及清心等等。灯芯需要修剪,我们也需要提醒自己:必须依靠神的恩典,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应有怎样的表现。在一天开始的时候,我们要这样想,在所做的每件事,所说的每句话中,我们都要像八福所说的那种人。让我们都这样开始,并专心致志的去作。

  我们不仅要思想八福,还要活出八福的教训。这表示我们要避免作一切违背这教训的事,要与世人完全不同。可悲的是有不少基督徒,因为不想与众不同,不想遭受逼迫,因此尽量过着与未信者一般的生活。但这是一件矛盾的事。光与暗之间并没有中庸之道,两者也毫无联系;要就是光,不然就是暗。基督徒在世上也是这样,他们若不要像世人一般,便要专心令自己与世人不同。
  在生活上我们要显出当中的不同,这当然可以用各种不同的方法去实行。我不能一一列出这些方法,但我知道我们至少也要过分别为圣的生活。世人愈来愈粗暴、无礼、丑恶、喧嚷,我想这点大家都会同意。由于基督徒在所处国家中的势力日渐衰弱,整个社会的风气便变得更粗劣;礼节,甚至是一点礼貌,也愈来愈少见。基督徒不能这样生活,我们太倾向于只说:「我是基督徒。」或说:「作基督徒不是一件奇妙的事吗?」然后,有时却待人无礼或不为他人着想。要记着,行为会显出我们的本性。我们的一切言语行为,尤其是对别人行为所作的反应,要谦卑、平静和使人和睦。基于现今世界和社会的情况,基督徒会有更多机会让别人看见自己。我相信别人会因为我们自称是基督徒,便一直紧密地注视我们,留意我们对别人、别人的说话和行为的反应。在面对世界大事、战争及战争的谣言、灾祸、疾病及一切其他的事时,他不会过分忧虑、烦恼或深受刺激。世人会这样,基督徒却不会,他是与众不同的。

  最后一个原则,是要用正途行出一切事情。我们已思想过为甚么要作盐,也思想过为甚么要作光,更思想过怎样可确保达成这个目标,但至终,这必须循着正途去行。「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重要的字眼是「这样」;「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当中没有一丝炫耀自己的成分。要真正发挥盐和光的作用,又要自己不会有炫耀的犯罪感,必要清楚划定一条界线,这在实行方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我们要这样行,要这样生活,好叫别人看到我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要作一个活跃的基督徒,但又不炫耀自己,会是一件多困难的事。就如在传讲福音,甚至是聆听福音上,不炫耀自己已不容易。在日常生活上,我们必须记着,基督徒在传福音的时候是不叫人注意自己。在虚心、温柔和一切其他事上,自我已被完全忘记了。换言之,我们作每一件事时,是为神的缘故,为要让神得着荣耀,自我因而要完全粉碎,不复存在。
  然后我们才能带领其他人去荣耀神,在主里得荣耀,将自己交给主。L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因此你不仅要荣耀天上的父,也要藉此而令别人荣耀天父。

  因为我们是真正的基督徒,所以心里会为其他人极其难过;我们知道他们是活在黑暗当中,活在一个污浊的境况下。换言之,我们愈得着基督的生命,便愈像衪;而主既对人有无限同情,我们也会因世人的境况而产生哀恸。祂看到人如羊没有牧人,因而心中为他们极其忧伤,这感情决定了祂的行为和态度;衪关心的不是自己,而是群众,我们在生活上也要有这样的表现。换言之,在我们的工作和基督徒生活上,要将三件事放在首要地位:我们每作一件事要为主的缘故作,要让主得荣耀;我们要领人归向衪,荣耀祂;我们作这些事是基于对他们的爱心,和同情他们落在失丧的境况里。
  主激励我们,并藉此显出祂造我们的目的。我们要发挥一个有属天生命的人的作用,否则便会令人感到可笑。主让我们见到,如能在世上活得像祂,会是一件多美妙的事,正如当日人见到衪时,便开始思想神;在主施行神迹后,我们都见到人「归荣耀给神」。他们说:「我们从没见过这些事。」于是他们便荣耀神,我们都要过这样的生活。换言之,我们所过的生活,是要让人看见我们时都会问:「为甚么这些人在每一方面都与众不同呢,他们在行为、态度和对事物的反应上,为甚么都和其他人不同呢?他们当中一定有些甚么是我们不明白,不能解释的。」于是他们最后便会得到那唯一真正的解释,就是我们是神的子民、神的儿女,神的后嗣,且与基督同作后嗣。我们已成为基督的影像——因祂是「世上的光亅  ,所以我们也成为「世上的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