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讲章精选>正文

谁是真爱主的人?

时间:2018-11-06 05:13:55    作者/供稿:张雅各    来源:每日讲章    浏览次数: 字号:TT

(约14:21)

谁是真爱主的人?教会中有很多人以为常常恳切祷告的人就是真爱主的人,那些热心传道作各项教会工作的人就是真爱主的人,那些积极奉献金钱的人就是真爱主的人……这些说法有些时候是对的,但是有些时候却完全不对。应该说一个真爱主的人往往会有恳切祷告、热心作主工,乐意奉献等表现,但是反过来,有这些表现的人倒不一定是真爱主的。谁是真爱主的人?主耶稣说:“有了我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

主耶稣说真爱他的人有两个表现:其一就是有主的命令,其二则是遵守主的命令。所以就这两个条件而言,教会中往往有四种不同的人:第一,没有主的命令,也不遵守;第二,没有主的命令,却瞎遵守;第三,有了主的命令,却不遵守;第四,有了主的命令,又遵守。今天我们就以“谁是真爱主的人?”为题目一起来通过圣经来认识教会中这四种不同的人。并且盼望藉着这样的分享,让我们更加认清我们信仰追求的方向,以及我们在教会中对不同人所当有的态度。

第一、没有主的命令,也不遵守(帖后3:6)

使徒保罗曾警戒帖撒罗尼迦教会说:“弟兄们,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们:凡有弟兄不按规矩而行,不遵守从我们所受的教训,就当远离他。”(帖后3:6)又说:“若有人不听从我们这信上的话,要记下他,不和他交往,叫他自觉羞愧,但不要以他为仇人,要劝他如弟兄。”(帖后3:14)

可见在使徒时期的教会中已经有一类人,他们既不听从使徒们写在信上的话,就是神自己的默示,又不遵守其上的教训。保罗就毫不犹豫地吩咐教会当远离这样的人,要记住他,不和他交往,不要以他为仇人,要劝他如弟兄。言下之意这样的人已经不是真正主内的弟兄了,不过“如弟兄”罢了,因为如果是弟兄,就不必“如弟兄”,如弟兄就不是弟兄。

在末世教会堕落荒凉的时候,如果你听见有人一味地鼓吹教会合一的时候,我们要谨慎分辨他所讲的合一到底是真理里面的合一、灵里的合一,还是组织上的合一,血气上的合一。因为我们当确实地知道,从使徒时期开始地上有形的教会并不是一块理想的净土。其中有不少人到教会中来并不是为了寻求真理,也不是为了得着救恩。他们不过把教会看作一个世俗的机构,一个社会的群体。他们进入教会中不过图谋属世的利益。所以这些人他们心中没有主的道,也从来不寻求主的命令,更不要遵守。这些人就是圣经里所说的假弟兄、假先知、假教师,甚至是假基督。这些人我们不仅不能与他们合一,相反圣经告诉我们要远离他、不和他交往、要防备他,甚至连与这种人吃饭都不可。主耶稣说:“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太7:15)使徒彼得说:“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彼后2:1)

今天的教会荒凉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缺少这方面的分辨,许多信主的人非但没有和教会中那些清心祷告主的人一起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反倒和教会中那些既不追求主的道,又不遵行真道的假弟兄成了密切的朋友。甚至一些教会把那些披着羊皮的狼当作群羊的牧者,那就是整个教会的悲哀了,其结果当然更是可想而知的。

第二,没有主的命令,却瞎遵守(西2:20-23)

“你们若是与基督同死,脱离了世上的小学,为什么仍像在世俗中活着,服从那‘不可拿,不可尝、不可摸’等类的规条呢?这都是照人所吩咐、所教导的。说到这一切,正用的时候就都败坏了。这些规条使人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谦卑,苦待己身,其实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西2:20-23)

歌罗西教会是一个受了异端思想影响的教会,保罗写信给那个教会的目的就是为了叫他们的信仰回到真理上来。这个教会当时有许多信徒听从了一些异端思想的教导,信以为这就是基督信仰所教导的,就遵守了。使徒保罗警戒他们说:“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西2:8)又说:“不可让人因着故意谦虚和敬拜天使,就夺去你们的奖赏。(西2:18)

基督徒愿意遵守信仰之道原是一件好事,但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人在遵守主的道之前必须清楚确认自己所遵守的确实是主的命令,否则不仅没有益处,反而中了撒旦的诡计。使徒保罗曾提醒提摩太说:“圣灵明说: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魔鬼的道理。这是因为说谎之人的假冒,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热铁烙惯了一般。他们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就是神所造、叫那信而明白真道的人感谢着领受的。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谢着领受,就没有一样可弃的,都因神的道和人的祈求成为圣洁了。”(提前1-5)

所以不分辨是主的命令就遵守的就是瞎遵守,这样的人是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魔鬼的道理。这些道理有些时候听起来也很属灵,甚至比真道更属灵,比如,圣经教导我们要敬拜神,有人就说我不仅要敬拜神,而且敬拜神的使者;圣经要求属神的儿女要过圣洁的生活,有人就说神的儿女不当嫁娶;圣经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有人就更进一步说,当禁戒食物,不吃荤食……这些道理听起来很属灵,至终却都是魔鬼的道理,人听了又遵守的就中了魔鬼的诡计。

主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真正的基督徒必定只听主的声音,他们不听盗贼的声音。所以那不分辨主的命令就遵守的,并不是主的羊,他们是一群糊涂的人。真正主的门徒也不能与他们“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参:约10:16)

第三,有了主的命令,却不遵守(太23:1-4)

“那时,耶稣对众人和门徒讲论,说:‘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因为他们能说不能行。’”

《马太福音》23章几乎整章圣经都是主责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话。耶稣责备的文士和法利赛人因为他们的假冒为善,耶稣知道从对真理认识的程度讲,这群人比众以色列人更全面和完备,但是主却警戒门徒说“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因为他们能说不能行。”确切地说,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倒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做,从耶稣的话中我们也确实发现他们其实做很多的事情,比如:他们作很长的祷告,他们走遍洋海陆地引人入教,他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他们洗净杯盘的外面,他们甚至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耶稣说这些人能说不能行是指,他们不行主的命令,就是主所说的“那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太23:23)

文士和法利赛人知道“公义、怜悯、信实”是律法中更重要的事,是神的命令,但是他们更知道如果他们要行公义、怜悯和信实,那么他们将无法勒索百姓,无法享受既得利益,无法维护文士和法利赛集团的权威……所以他们不能作这些,与此同时他们为了遮人眼目,他们找一些神命令的“替代品”来行,就是作很长的祷告,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人入教,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修建先知和义人的坟墓等这些事情,让人觉得他们很不错,很公义,很良善。其实他们所做的早已经偷梁换柱,狸猫换太子了!所以主在这里极为严厉,毫不留情揭露他们假冒为善的行为,并且公开谴责他们,让人警惕他们。

今天教会荒凉背道很多时候也是因为教会中文士和法利赛人当道。今天一些教会的牧者领袖好像昔日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做法一样,甚至比耶稣时代发文士和法利赛人更胜一筹:教会一切的工作围绕着搞庆典,开大会,以访问的名义到处旅游,以建教堂的名义到处集资,似乎不亦乐乎,并美其名曰:“为主作工”,其实不过为名、为利、为享受……主要教会做这些吗?不!主要的是:公义、怜悯、信实!

第四,有了主的命令,并且遵守(约14:21-23)

主耶稣说:“有了我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向他显现。”又说:“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爱他,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

主耶稣清楚地告诉我们真正爱他的人是那些心里有主的命令,并且又遵守的人。可见,人要成为真正爱主的人,必须认真地学习神的话语,仔细地分辨真道,这样才有主的命令在他心中,不仅如此而且要专心遵守主的命令。这个要求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低的。有许多人说他们愿意爱主,但是恐怕他们内心的深处实在是怕真作爱主的人,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真爱了主,他们的肉体就要感到许多不便,要遭遇相很多的损失,他们再不能说谎,再不能自夸,再不能发财,再不能得名,再不能纵欲,再不能贪婪,再不能利己,再不能损人。但如果他们不爱主,他们的内心又不免受责备,他们在教会中又没有光彩。在这种情形之下,他们便发明了一些“爱主替代品”,这样,他们一方面可以作一个在自己和别人眼中看是爱主的人,同时他们的肉体又受不着损失与不便,真是一举两得的事。

然而人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当人以为自己是一举两得的时候,其实已经遭到了最大的损失。圣经说:“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受永生。”(太6:7-8)他们不晓得神是轻慢不得的,人不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得神的喜悦,更不能用自己的意思来代替神的旨意。他们更不晓得如果他们真实爱主,遵守主的命令,在他们的肉体一度感受不便,遭遇损失以后,不久他们就要得着最快乐、最光荣、最有幸福、最有价值的人生,作为他们爱主的酬报。他们不只得主的称赞,也要得人的尊敬。主耶稣说:“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向他显现。……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这两个应许是何等宝贵!人若真爱主,父和主要向他显现,并且还要与他同住。全世界上还有什么权利比这种权利更高?还有什么福分比这种福份更大?他要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人,最明智的人,最富足的人,最有权柄的人,最有幸福的人,也是最有荣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