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讲章精选>正文

你是敬拜神还是利用神

时间:2018-10-05 06:04:49    作者/供稿:钟马田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经文:那时,耶罗波安的儿子亚比雅病。——列王纪上十四1
 
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故事,是任何对旧约,或对宗教感兴趣的人,都无法轻易忽略的。我们甚至可以说,一个人若不明白耶罗波安的故事之意义,就很难理解列王纪和历代志的教训,因为他的故事在旧约中一再被提起。许多君王的事迹记录,都是以这句经常出现的话作总结,[因他行了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我们如果不知道耶罗波安所犯的罪,就无法明白这些人的事迹。
要分辨清楚他所犯的罪,就必须回到列王纪上头十二章。由于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的愚昧,以色列百姓分裂成两个国家,后来被称为以色列和犹大,或南国与北国。有十个原先受扫罗、大卫、所罗门统治的支派,在耶罗波安的领导下叛变,自成一国,称为北国。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是他们的领袖,一旦他们分裂出来,他就成了他们的王。因此耶罗波安是以色列这个分裂国度的第一个王。他建设了一个叫示剑的地方,就定居在那里。但他立刻面临了一个难处。他发现百姓已经习惯上耶路撒冷的圣殿敬拜神,如今他们似乎仍打算这样作。耶罗波安看得很清楚,这种情形若继续下去,早晚他会失去民心,甚至失去他的王国。他决心未雨绸缪,就铸了两个金牛犊,一个放在伯特利,一个放在但。然后他诏告百姓,从今以后他们没有必要再长途跋涉到耶路撒冷去敬拜神,因为这样[实在是难],指道路迢迢,舟车劳顿。他又建了一个殿,并设立祭司,定下节期,鼓励百姓向金牛犊献祭,就像他们从前在耶路撒冷献祭一样。那就是[耶罗波安所犯的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旧约经常提到这一点。
我发现列王纪上第十四章记录的这件事,在了解人类性格上,尤其饶富意义,发人深省。单单根据他儿子亚比雅得病这件事,我们就能明白另一件多次被重复提及的事件。我们在此处真正看见了人类对宗教的态度。若要对耶罗波安有完整的认识,我们必须先将两次事件合并起来看。

第二个事件(即耶罗波安儿子得病的事)有许多吸引人的地方,值得我们留意。从纯粹戏剧和人的角度出发,这是一个生动的故事。第一节很简短,[那时,耶罗波安的儿子亚比雅病了。]它本身蕴涵了很丰富的戏剧性。从人的观点看,它何等有趣又可悲。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可以同时揉和两种完全相对的个性。每一个人里面都藏着一颗柔软的灵,即使最心硬、最残酷的人也不例外。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是一个乖僻暴戾的人,你绝对不会指望在这种充满暴力的人身上找到一丝柔情。但此处却泄了他柔软的一面。他是一个好父亲,深爱他的小儿子亚比雅。孩子的病痛,促使他作了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我们或许可以在此稍微停留,对这一类人作进一步的分析----这些铁石心肠、穷凶极恶的人,有时候也会对孩童或妻子,甚至马、狗等动物,显露惊人的感情。这岂不是证明了有关堕落的教义?但我不打算对此多作讨论,因为后头还有更重要的议题待探究。
我要指出的是,这个孩子生病的事实有其重要性,我们若想明白耶罗波安对宗教的态度,就必须将这事和别的事放在一块讨论。简而言之,耶罗波安的立场是,宗教不过是权宜之计。他造了两个金牛犊,不是因他不相信神,而且因他发现宗教可能会让他丢掉冠冕和王国。耶罗波安的罪不在于他成了无神论者,放弃了对神的信仰,乃是在他虽然相信神,却一再故意修改、更动神的命令,以安抚自己的良知。他并未告诉百姓不要相信神,不可敬拜神。他乃是说,他们可以继续透过拜金牛犊来敬拜神,这样他们就不必千里迢迢跑到耶路撒冷去敬拜。后来以色列人开始拜偶像,但这与[耶罗波安所犯的罪]完全不同,他的罪是违背了神有关人当敬拜祂的命令,而擅自作主,用自己的方式取而代之。他觉得神的方式不适合他。然而一旦他的儿子患病,他就开始转向神求救。他在忧心如焚的情况下,终于作了一件正确的事----打发人去见先知。平常他并不需要神,至少他这样认为。但在危急时刻,他终于需要神了。宗教对他而言,纯粹是为了个人的方便。这种态度固然奇怪而特别,却也相当普遍。

耶罗波安是圣经中一个绝佳的例证,足以代表今天成千上万的人,不仅是教会外头的人;很不幸的,许多教会里面的人也身列其中。罪人犯罪的方式不足而一,此处是一个特殊而明确的例子。这些人相信神,也渴望得到救恩。他们总是在遭遇难处时转向神。他们经常读圣经,也熟悉圣经的内容。他们相信圣经所说有关爱、怜悯、仁慈的话。他们乐意接受赦免和饶恕的教训。他们渴望进天堂,想要接近神。福音最吸引他们的部分就是神那奇妙的爱。他们对此百听不厌,而且每次听到,都不禁心驰神往。是的,对于圣经这一类教训,他们总是照单全收,但另一方面他们却极力避免和忽略圣经关于真理、公义、圣洁的教训。他们乐于接纳福音的赐与,却不欢迎福音所要求的条件。他们向往宗教,也相信宗教,但这必须照他们自己喜好的方式,所以他们读圣经的时候,就吸收合他们心意的部分,而拒绝剩余的部分。若有人提醒他们登山宝训和福音对伦理的要求,告诉他们基督徒必须像神一样圣洁,基督徒被呼召从世界分别出来,以逃避罪恶----对此他们不但不喜欢听,而且心生厌恶。他们毫不犹豫地指称,这种教训不过是某些人管窥蠡测的结果。他们就像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用自己的方式,而不是神指定的方式去敬拜神,还堂堂打着[神的爱]之旗帜。他们到神那里去,只是为了得神的施与----神的爱、怜悯、恩慈、患难中的帮助。一旦神对他们发号施令,他们就立刻掉头而去。他们总是在横逆来临时跪下祈祷,但雨过天睛之后,就记得一干二净,甚至极力压抑神在他们良知中所动的工。耶罗波安的故事不但描绘了这一类型的人,而且揭露了他们的真面目。让我们来观察以下几点。

1、这种立场对神是一种侮辱。
我首先提出这一点,是因为它是整个问题中最严重的部分。如果人类知道这种态度都被神看在眼中,而且必遭报应,他们绝对不敢继续片刻。我们固然无权在各种不同的罪中作分别,判断何者轻何者重,但我们知道那些公然反抗神的无神论者,他们的罪还远不如我们正讨论的这一类人可恶,因为后者口口声声说他相信神,其实却在利用神,以满足自己一些卑微而自私的欲望。这不仅是悖逆神,而且是直接侮辱神。我们可以沿着两条路线来看这种侮辱。
A、这种态度尤其侮辱了神的良善,因为这显示他感兴趣的不是神,而且神的作为和赐与。他渴望的不是神,而是神的帮助。他寻求的是恩惠,而非赐恩的主。这一点毋须多加解释,因它经常出现在人类的经验里。我们自己对此岂不是很熟悉吗?那一种人对你的伤害更大?是那个公开反对你,表达对你不满的人,还是那个表面上很喜欢你,声称永远站在你一旁,而最后却显示他根本对你没兴趣,不过是要利用你以谋已利的人?这种事最伤害人。不妨参阅历史、传记和年鉴。那些利用党派、理论或学说,以遂其私利的人,经常被视为无赖,最为人所不齿。这是最可怕的一种假冒为善。他其实对某种学说或教训并无兴趣,只视其为谋求私人利益的手段;一旦目的达成,就立刻弃之如敝屣。历史对这种人的谴责不遗余力。若是针对个人,伤害尤其可观。真理固然神圣,人格更为可贵。真理不具人性,所以不会受伤,但人性是敏感脆弱、不堪一击的。这种无赖踩在别人头上以遂个人利益,其无耻卑鄙,实非言语可表达。他所利用的对象越位高权重,其罪就越大。例如背叛君王,往往是死罪。那么如此对待神的人,又该当何罪呢?答案是无庸置疑的。你若只在有需要时转向神,利用祂来满足你个人的目的,这对祂是莫大的侮辱。

B、这对神的圣洁也是一种侮辱。这一点在现今尤其值得强调,因为人们喜欢以神的爱作借口,来为自己辩护。他们说,神的爱可以遮掩一切。他们拒绝道德和伦理教训,认为神话语中的命令和法则未免太狭窄了。他们只接受福音中有关救恩的教训,而将其余部分搁置一旁。如果他们接受整个教训,只是未能付诸实行,并对此深感内疚,这并不涉及到侮辱。他们认识到神的圣洁;由于他们为自己的失败懊恼、悔改,这本身证明他们承认神的圣洁。
但今天许多人的立场并非如此。他们未认识这教训,并且拒绝承认。他们的问题不是在未能实践,而是根本拒绝承认。他们寻求的是依照自己意愿打造的救恩。这对神的圣洁无啻是一种侮辱,因为他们真正相信的是,不论人是否圣洁,神都能拯救。他们把神描绘成祂一心要赦免我们的罪,至于是否救我们脱离罪,是否使我们成为圣洁,祂就无所谓了。换句话说,他们以为神和他们一样,对罪抱着漫不经心的态度;在神眼中,罪并不是一件令人深恶痛绝的事。他们甚至认为,神在律法和各种诫命中所说的并不能当真。他们的观念里,整个救恩计划就是神的爱,这爱容许他们继续活在罪中,而不必担心因罪受罚。他们利用神的爱来玩弄神的圣洁。这不仅侮辱神的圣洁,而且实际上是在暗示神的性格中也含有不道德的成分。
你是否想过,这种玩弄宗教、利用神的爱谋利的态度,是完全忽略了神的义和圣洁?你不妨自问:你凭什么说,神的话语有一部分重要,另一部分不重要?难道神指定你来论断吗?难道你是主人,神是木偶,任由你操纵利用?我还情愿你声称你不相信神,这总比你口里说相信神,却侮辱祂,只接受祂的启示中合你心意的部分,而拒绝那些要你像祂一样圣洁的命令好得多。

2、我们也要考虑这种立场所含的自我欺骗之成分。
这可能是耶罗波安所代表的一类人最明显的特色。我们很难想象人会落到这种自欺欺人的地步,但事实是如此。一个平日精打细算、机敏狡黠的人,竟然会幼稚到无法运用逻辑作清晰的思考。让我们从两方面来看这种自欺。
A、很明显的,耶罗波安从头到尾都心知肚明他所作所为是错误的。我前面说过,他设立另一套敬拜方式时,并未停止相信神。他不过声称,新制度和旧制度对百姓来说都一样有效。他企图说服百姓相信这一点,但他却无法说服自己。他心中明明知道,这是一件可耻而卑鄙的事。但他继续作下去,因为这能达到他个人的目的。然而一旦他的儿子亚比雅病了,他的立场就清楚显露出来了。他没有向大衮或巴力假神求救,也没有去拜金牛犊,向其献祭烧香。为什么?因为他知道那些假神无力援助。他反而打发他的妻子去见神的先知,就是那位曾预言他要作王的先知,那位先知和另一位曾使他的手枯干,并使其复原的神人(王上十二4-6),都是神的先知。
耶罗波安知道他所设立的宗教系统全然无用,真正的敬拜是另一种方式。有人问,[既然如此,他怎能说服别人呢?]问得好!答案只有一个。虽然他内心明白对错,但他明知故犯,而且试着说服自己相信这样作万无一失。然而危机暴露了他真正的态度,他有意抑止自己的良心,并与神在他里面的声音争辩。这是这一类人典型的做法。没有什么可争辩的,我们只需倾听里面良知的声音,告诉我们何是何非,该如何作。良知向我们保证,圣经所说都是正确的,神是圣洁的,我们必须遵守祂的命令。我们若诚实地聆听内里的声音,就能分辨是非对错。可惜我们和耶罗波安一样知法犯法。我们所熟知的这些事不一定能讨我们欢喜,或配合我们的计划。我们另有完全相反的打算。于是我们自作主张,为自己发明一个新的信仰,并且进一步试着去证明、显示这个新信仰才是正确的。我们争吵、辩论、坚持已见。我们违反自己的良知和里头的亮光,说服自己相信这个新方式才正确,企图用理智或哲学的辩证来为我们的生活和行动辩护;明知这种想法与正确的想法背道而驰,却仍然一意孤行。

我们在年轻、强壮、健康时,这套系统似乎完美无缺。虽然我们偶而会与良知挣扎较力,但总能找出方法安抚它。然后我们病了,或者我们开始发现,原来自己一直过着自欺欺人的生活。铁达尼号撞上冰山以后,乐队就开始奏起[与神更亲近]的诗歌。一旦我们面对人生重大危机,无法再依靠自己的聪明,我们才开始看清神的真理。不妨聆听你里头的声音,它比你的理智更大更深,留意你内心的指示,它能教导你;虽然它不如人类的理论那样悦耳动听,但这是神自己的真理。别再像耶罗波安那样欺骗自己。看看你用来取代神的那个金牛犊,把圣经的教训与你所推崇的道理作比较,把你的生活与众圣徒的生活相比。要诚实!圣经对不敬虔的生活怎么说?对灵魂怎么说?在永恒的亮光下好好省察你的灵魂。与其心胸狭窄地抨击敬虔的生活,不如好好分辨圣经对另一种生活说了什么。我们自己的辩护说辞只会欺骗我们,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那些金牛犊终将证明仍旧是金牛犊。
B、还有一种自我蒙骗更可悲,从客观角度更难以解释,那就是自作聪明。再回到这个故事,亚比雅病了,耶罗波安知道拜金牛犊无济于事,而他又迫切地需要帮助,所以他就打发妻子去见先知。稍后我们会讨论到他没有亲自出马,反而派妻子前去的原因。他要妻子改装,带着礼物去见先知。他不知道万一先知认出他的妻子,会对她说什么。他要妻子改装,以蒙骗先知,而同时又企图从先知那里得到他所需的帮助。他的妻子企图在不让先知知道她真正身分的情形下,获取她所需的帮助。多么聪明,多么狡猾!这个计划简直天衣无缝。这正是罪人的绝佳写照。耶罗波安一定为自己的聪明洋洋得意。其实他的聪明是建立在无知和愚昧上。故事的结尾让我们看见,真正受骗的是他自己。这是因为他未深思熟虑。这一切装假和诡计,实际上都是建立在骄傲和自信的基础上,而这两者只会使人丧失思考的能力。毫无疑问的,耶罗波安自认聪明绝顶;或许他的妻子尚未跨出家门,他就已经为自己的诡计沾沾自喜。如果他多思想一下,就会明白这整个计划其实是多么荒谬可笑。
耶罗波安的妻子所寻访的先知亚希雅,正是当初所罗门还活着时,预言耶罗波安将作以色列王的那位先知。这是一个能预见未来,有凡人所没有的隐秘知识之人。他所依靠的,不仅是人类平常的视野、触觉或一般获得常识的方法。他乃是依靠神的能力,得以预见并预告未来事物。这是一种神奇的能力。耶罗波安竟然以为,只要靠一点化妆品和破旧衣饰,就能瞒天过海,骗过先知。真是愚不可及!这多么可怕啊!他的妻子进了先知的家,而先知那时已因年迈,眼睛昏花了。从某方面说,她的易容伪装根本没有必要!她走近先知的家,就发生了以下的事,[她刚进门,亚希雅听见她脚步的响声,就说,『耶罗波安的妻,进来吧!你为何装作别的妇人呢?我奉差遣将凶事告诉你』](王上十四6)。虽然她改了装,而先知眼睛已盲,却一眼识破骗局,揭穿了她的伪装。他怎么知道呢?前一节记载,[耶和华晓谕亚希雅。]

我还需多作解释吗?我们是多么愚昧,却又自以为聪明!我们企图说服自己相信,我们可以游走在神律法的边缘,随自己的喜好生活。一旦危机来临,我们不禁忧心忡忡,眼泪汪汪,于是我们戴上庄严神圣的面具,携带一点小礼物,去向神求助。我们以为平日可以任意而为,一旦走投无路时,再转向神求救也不迟。我们竟然以为可以愚弄神,却忘了[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来四12-13)。如果我们从未声称自己相信神,从未回转向祂,那是另一回事。但我们既然说自己相信祂,承认祂是全能的神,是独一的主,却还以为能蒙骗得了祂!亲爱的朋友,这是何等愚昧啊!不妨仔细思量!不要再欺骗你自己了。神是全能的,祂对你知道得一清二楚。

3、由于后果严重,所以我要呼吁你三思而行。
除了自我蒙骗,这里面也有羞耻的因素。亚比雅的病日益严重,耶罗波安不得不面对自己的作为。他看见自己的愚行,必然感到羞愧。一方面出于羞愧,一方面因他畏惧面对神人,害怕听到先知所说的话,所以他未敢亲自出马,而打发妻子代替他去见先知。多么可怜的人!我们都知道结果,他的妻子后来带着灾难和咒诅的信息回来。亚比雅命在旦夕,一切都完了!
你有过类似的经验吗?你曾在患难和艰苦中转向神。你是否觉得自己像个无赖?里面有声音说,[你这个可恶的懦夫,你不是一向趾高气扬,一意孤行,拒绝听从良知和神的话语吗?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向神求助呢?]或许你经历的责备更严厉?然后是惧怕。你感觉自己无权到神那里,因为你只是利用神,来遂你个人的喜好和愿望。但如今你已山穷水尽,知道自己是在神的手中。如今你体会到祂的全能,知道自己有罪。你不得不承认,这些劣迹败行只配得到惩罚。如果你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你就根本未相信神,因为任何人要体会神的同在,都必须先意识到自己是有罪的。你在疾病或患难中到神面前时,是否有过这种感觉?再想想当世界末了,你与祂面对面的光景!不,我们无法欺骗神。我们不能对祂的救恩东挑西选,讨价还价。我们不是接受,就是拒绝。你若以为可以愚弄神而混进天堂,有一天你会发现唯一受骗的是你自己。

耶罗波安从未悔改。如果他悔改,亲自到先知那里,承认自己的罪和愚昧,整个故事就要改写。有一点可以确定的,就是你若明白自己企图欺骗神的行为是如何愚昧,而带着羞愧和悲伤到祂面前认罪,祈求祂的怜悯和赦免,决心离弃罪恶的道路,从今以后过讨神喜悦的生活,那么神不仅会接纳你,祂更要赦免你,以丰富的祝福浇灌你。我怎么知道呢?我如何证明呢?答案是神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祂来到世上,为拯救我们而死,并且复活。祂死,好叫我们得蒙赦免,有未来的盼望。不只如此,祂也[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多二14)。
我一直在试着向你陈述我的论证,其实这一切都在十字架上显明了。华滋(IsaacWatts)的诗歌《当我思量奇妙十架》启示,他真正看见了十字架的意义。我们不愿意过圣洁的生活,并排拒神的命令,因为我们更热衷其它事物。不妨在十字架的亮光下来看这些事物。看看你自己的骄傲,观察你所拥有的那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在神圣洁的旨意面前,这一切显得多么虚空,多么低下啊!
祂舍命,舍下一切,包括祂自己。请再一次注视那十字架,就是[忧情、慈爱和血而流]的地方,[祂死好叫我们成圣],使我们得与神和好。除了最后一节所描述的,我们怎能有其它的回应?

假若宇宙都归我手,尽以奉主仍觉可羞;
爱既如此奇妙深厚,当得我心我命所有。

让我们把这一切都献给祂!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