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讲章精选>正文

罪的真本性

时间:2018-09-29 06:44:58    作者/供稿:司布真    来源:基督教讲章    浏览次数: 字号:TT

经文: “(罪)……恶极了。”–罗 7:13

  我们今天晚上时间很短,容不得我们深入讲这句话里互相的关系。它就好像在讲:保罗在表明律法不能使一个人成为圣洁,他说他亲自体会到,当律法进入他的心,就在他里面激动起一种愿望,去行和律法命令相反的事情。有一些事情是他没有想过要去行的,直到他发现这些事是被禁止的,然后他立刻有一种愿望,要马上去做这样的事。对此有一种很严重的反对意见被提了出来,就是,这就是使得律法帮助人去犯罪了。使徒回答说,不是这样的;不是律法使他犯罪,因为律法是良善的,而是他心里的罪把那是良善的变成了犯罪的机会。他进一步表明,摩西颁布律法的本意就是为了显明罪是多么的恶极;律法颁布下来的目的不是使人变得圣洁,而是使人看到他们是多么不圣洁。律法不是那医治疾病的,更不是生出这疾病的;但是它揭露了那潜伏在人里面的这病。

  在这里,我要你们注意的是,保罗在这里把罪称作是“恶极的”。为什么他不是说,“极其乌黑的”,或者“极其可怕的”,又或者“极其致死的”?这是因为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罪更坏的了。他要用他能找到最严厉的话语来形容它,他是按着它自己的名字来称呼罪,并反复强调:“罪”,“恶极”。如果你把罪称为乌黑,黑或白是没有道德上的优点或缺陷的。黑是和白一样,白是和黑一样,你是什么也没有说。如果你称罪是“致死的”,然而死亡本身和罪相比,本身并没有罪。对植物来说,死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反而这是自然的安排,一代接续一代的植物要生长起来,在适当的时候变成底层的土壤,让下一代跟上。如果你称罪是“致命的”,你只说了一点点。如果你要找一个词,就一定要回到它的原本所在去找。罪一定要用它自己来给自己命名。如果你要描述罪,你就一定要称它作“罪恶”。罪是“恶极”的。

  这经文讲了一个很广泛的理据,还有一个具体的应用。我们要努力向你表明罪本身是“恶极”的;罪还有一些表现,是可以特别强调说它是“恶极”的。

  I. 罪本身是“恶极的”。

  罪是叛逆神,是“恶极的”,因为它干犯了神正当的权利和特权。那伟大的,我们看不见的灵,甚至是我们自己的思想也不能测透的,他创造天地,并其间的万物,他所造的应当来服事他的旨意,把荣耀归给他,这是他的权利。星星是这样做的,它们不在他们永远的轨道上互相碰撞。世界的物质是这样做的。他说要有,就有了。太阳,月亮,天上的众星,是的,还有地上的力量,就是海洋的波涛和风的吹动,所有这些都遵行他的命令。它们这样做是应当的。窑匠岂不可以按着他的意思使用泥吗? 那使用工具的,岂不可以按着他所喜欢的,决定要把事物做成什么样式吗? 你和我在被造时是蒙恩的 – 不是不会动的泥块,不是虫子,只有感觉,没有理智;我们蒙恩有思想,感情,喜好,是高度的灵的存在 – 是的,一种不灭的存在 – 我们是特别要去顺服那造我们的。问你自己的良心,你岂不感到神对你可以申张权利吗?问你们自己,如果你造了,或者保全了一样东西,把它称作是属于你的,它确实是属于你的,你们岂不期望它要满足你们的要求,听从你们的调遣吗? 那么为什么你们忘记了那造你们的他呢? 为什么你们把自己的能力用在一切事情上,就是不为了他的荣耀呢?啊!当我们枉顾那定意我们存在的他的王权,肆无忌惮地加以违抗的时候,这是“恶极的”。按着我们在罪中的参与,我们是在践踏他的命令,废除他的管治权。

  对如此这一位神的叛逆,这是何等恶极呢!思想他的属性,思想他的威严,因为他不仅仅是无限大能,智慧,自足,荣耀,他还是至善。他的良善至为完全。他是品格无与伦比的神。不像异教徒把各样的罪归于其身上的罗马的主神;也不像印度教里血腥的雷神,他是一位我们敬拜的纯洁,神圣的神;耶和华,在圣洁上满有荣耀,配得我们敬畏的赞美。可以想象,如果神是某位浩大的神,本来就有权利要求我们去事奉他;然而如果他的品格(伟大的神,请原谅这个假设!)– 是严厉,没有怜悯;严格,没有恩慈;严酷,没有容忍;那么就可以设想为什么一些大胆的灵会起来反抗这压迫者。但对我们的父,神,大牧人,君王,我们可以有一刻的工夫想出借口去反抗他,或举起手指来抗拒他的旨意吗?事奉他,这就是天堂。天使会告诉你们:行他的旨意,这是大大的福分。完全的灵都是这样宣告。啊! 罪的确是卑贱,是反抗君主最慈爱的管治,叛逆为父的最温柔的权利,反抗无与伦比的良善!哦!罪,你是多么可耻!你确实是“恶极了”。

  罪是恶极累累,因为它违抗所有公义的律法! 十戒的石板上没有一条戒命不是建立在公义的基本原则之上的。如果英格兰的一条法律违背了公义的原则,违抗这条法律就是我们最大的责任;但当我们国家的法律是公正的时候,人违抗这样的法律,这不仅是违反国家当有的权利,这还是违反公义的认知和良心。神的律法不仅是有神的权柄,它们还是为人所称道,因为它们是全然和谐,切合我们生存的各样关系。麻省一开始岂不是通过了一项决议,就是他们要受神的律法管治,直到他们有时间可以进一步改善为止吗? 有哪一个人可以订出一条加以改善呢?他可以加上一句,加以修改吗?不!它本质上禁止罪恶,全然鼓励行善 – 只有行善。哦,罪!你胆敢反叛那本身是正确公义,满有德行和真理的律法,你真是恶极了。

  弟兄们,还有一点,这可能会大大触动我们中的一些人 – 罪是“恶极的”,因为它是和我们自身的利益相冲突,叛逆我们自己的福祉的。看重自我是我们所有人的一个极大动力。那对我们好,对我们个人有好处,会受到极大的看重,如果我们是明智的,我们就会带着极大的热情加以追求。在这里,无论神禁止什么,我们都可以完全肯定,这是危险的。神的命令就像那些我们在结霜的时候,在公园的水边看到的告示:“危险”,这更多是善意的警告,胜过严厉的禁止。神其实是告诉我们这样那样的事情是充满危险,或者是会导致灭亡的。他所容许,命令的事情,如果不是立刻,也是在长远来说,是在最大程度上为了我们最大的利益。神在向我们颁布律法的时候,他确实好像是在考虑我们的好处和兴旺。当一个人肆无忌惮轻慢神,为的是得罪他的创造主,这岂不真的是一件恶事吗? 神对你说,“不要把手伸进火里。”本性在说,“不要这样做。”然而当神说,“不可犯奸淫,不可说谎,不可偷窃;”当他说,“用祷告亲近我,爱我,”这些命令就和不要把你的手伸进火里,当你饥渴的时候要吃喝健康的食物的命令一样,本身就是明智的。然而我们违反这些命令。像一个得到命令不可喝有毒的水的孩子,却偏要去喝。像一个孩子,不给他锋利的工具,免得他伤害自己,他却要切伤自己,不相信他父亲的智慧,而是信靠他自己的判断;因为这水看起来是甜的,所以它一定是无害的;因为这锋利的工具闪闪发光,所以它一定是很好玩的。人啊,你要知道,你犯罪的时候就是在切割自己;除了疯子还有谁会这样做呢?如果你忽略不去行正确的事,你忽略不吃滋养的食物,不给自己穿上得体的衣裳,那么除了傻子以外,还会有谁行这样的愚昧事情呢?但罪使我们成了这样的疯子和傻子;所以它是“恶极了”。

  如果我们正确看待罪,它就是破坏宇宙一切秩序的。在你的家庭中,作为父亲,你是知道除非有一个头,他的判断管理着所有的成员,否则没有事情会顺顺利利。如果你的孩子说,“父亲,我决定了,在这个家里,无论你要怎么样,我都要抵挡,无论我要怎么样,我都坚持,如果能的话都要按这做出来。”那会是一个怎样的家庭呢!是何等无组织!这是一个怎样的家!我们岂不是可以说这是人间地狱吗!明天一条船就要在一位有智慧,优秀,明白海道的船长指挥下驶离泰晤士河了,但还没有航行多远,一位水手就对船长说他不会听命令,他既不打算扬帆,也不会去行在船上得到命令要去做的事。“用铁链把那家伙给锁起来!”每个人都说这是应当的。或者一位乘客从船舱里出来,对船长说他不认同他的权柄,在整个航行中他尽一切所能要与船长作对。如果来了一条小艇,请把这个家伙送上岸,如果他上岸,到了一个泥泞的地方,不必太过介意;但无论如何要把他给摆脱掉。每个人都认同应该是这样。如果你容忍片刻,让正当的,居中的权威不再控制这船,或者每个人都应该行他自己眼中看为正确的事,你还是快快逃离这船,在船舷上开几个洞好了。 船上每一个人的幸福都取决于秩序得到遵守。如果一个人要做这,另外一个人要做那,你是差不多可以被关在老虎笼里,还要比在这样的船上要好。现在,看一看这个世界,它只不过是一艘更大的漂浮的船,除了那造它的,还有谁应当作它的船长呢?因为只有他大能的手才可以保握住那大大的船舵。谁可以驾驶这条巨轮驶过神护理的波涛呢 – 除了他还有谁呢? 我是谁,我的听众,你是谁,胆敢说,“我要不理会那位海军上将;我要把船长给忘记掉;我要造他的反?”嗨,如果每一个人随心所欲,整条船,整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无秩序就进来了;混乱,愁苦,伤心和灾难肯定就随之而来了。

  如果你要看罪是恶极的证据,看看罪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做了一些什么。举目看看那美丽的花园,各样美丽的生物,鸟兽,各样不凋谢的可爱的花朵,各样使人感官愉悦的事物,都要在阳光下被发现。有两个完全的人,一男一女,我们人类的祖先;罪进来了,花朵凋谢了,一种新的野性控制了走兽,土地生出杂草荆棘,人被驱赶出去,要汗流满面才能糊口。是谁破坏了伊甸园?是你,这该受咒诅的罪!一切都是你做的! 看看那里– 但你能受得了那场景吗?– 云一般的烟雾,滚动的飞尘,号角的声音,还有更可怕的大炮的轰鸣;听那尖叫声和呼喊声;他们逃窜;他们被追赶;战斗结束了! 走过大地,倒卧着一堆残缺的人体,切开撕裂,布满弹孔,头颅被枪弹打破,布满一堆堆的鲜血。哦!这样的场景只有魔鬼才会看着心满意足。谁做了这件事?战争,谣言除了从你们的私欲和从你们的罪,还会从哪里而来?哦!罪,你是制造杀戮的!罪,你高喊,“破坏”,马上放出战争猎犬!如果你不来,这一切都会没有的。但我们看看越来越多这样的景象。你只要在全世界随便走一走,就会看到小小的小山或多或少散布在各处;如果你分析街上吹动的尘土,盘问每一粒尘沙,它也许就会对你说,它曾是过去的世代那些痛苦地死去,腐烂回到大地怀抱的人的身体的一部分。哦!世界布满了死亡。今天的世界是什么,它只不过是一块大血田 – 血的田地,巨大的坟场而已。死亡已经一次又一次噬咬了世界。它的表面布满人类的遗骨。是谁杀了这些人?是谁杀了那些人?除了罪,还真有谁呢?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

  我几乎不敢要你们跟着我的思路,如果你们敢,我也不敢冒险带路,跨过那把活人之地和死人之地分开的溪流,就算你们爱冒险的想象的翅膀敢于飞到那充满混乱,没有任何秩序之地。在死荫的幽谷的那一边,你可以看到那恶人灵魂所在的愁云惨淡之地,在那里虫子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如果你有胆量往那阴暗的无底深坑里看上一眼,在那里,被神定罪的灵魂被永永远远阻挡在所有盼望和挽回的光明之外,在那里神的忿怒如火一般燃烧,行恶事的骄傲之人如同残梗,忘记神的万民永远被焚烧,你要发抖,我要恐惧地缩回,离开那里。谁点燃了那火?那点火的在哪里?是罪,罪做了这一切。要不是罪,没有人会到那里。除了因为对最严重的罪的最公正的惩罚,没有任何曾经活过的人会被扔到那里。罪的确是“恶极了”。

  即使到了现在我还没有讲到高潮之处,我也不必继续讲下去了。最坏的时刻既不是死亡也不是地狱,而是在加略山的十字架上,那爱我们,来到世界上赐福给我们,当罪把他钉在木头上,扎了他的肋旁,罪人用许多的讽刺和讥笑拒绝他,高呼,“我们不愿意这个人作我们的王”,主就证明了罪的恶极。在耶稣所受的痛苦,在羞辱和被唾弃,在他忍受的苦痛焦虑中,我们看到罪的恶极,是用大写的字母写成的,半盲的人也能看见。哦!罪,杀害基督的凶手,你是“恶极”的。我的时间不够用了,我还要讲:–

  II. 一些特别的罪,是比普通的过犯更为恶极的。

  我是说反对福音的罪。我要列出一张单子,任何在这里,诚实面对自己的人可以察验,看看他是否犯了这罪。拒绝从神而来爱的信使;敬虔的父母;热心的牧师;满有爱心的老师;拒绝他们带来的爱的信息,以及他们对我们的苦苦忧虑,这是“恶极了”。抵挡那只向我们说怜悯,赦免,儿子的名分,救赎脱离地狱,升上天堂的满有爱的福音 –拒绝这点,这就是“恶极了”。抵挡那死去的救主,他来世界唯一的动机就是爱,他的伤口传讲他的爱,他的死郑重表明他的爱,蔑视他,忽视他,不看他,这是“恶极”了。口头承认爱他,然后得罪他;到他的桌子面前来,然后走开和不义的人一起犯罪;奉他的名受洗,却是不公正,不诚实,不义,这是“恶极了”。身列在他的教会中,然而却属于世界;口说跟从他,却是他的敌人;这是“恶极了”。得罪光和启示;知道更多却犯罪;得罪良心;把良心推到一旁;侵犯自己更好的一部分;得罪圣灵,抗拒他的责备,警告,感动,邀请,这是“恶极了”。受到痛苦后继续犯罪;当罪带给你许多的痛苦和困难,却继续犯罪;冲向地狱,好像障碍赛马,跨过栏杆,大门,篱笆和沟渠,这是“恶极了”。

  今天晚上在这里,你们一些人是这样恶极的。哦!我是何等地恳求你们中的一些人。我已经呼喊你们到耶稣这里来。我已经一次又一次警告了你们中的一些人。如果我被神召到审判台前,我就要对你们许多人被定罪说“阿们”。我一定要承认你们确实知道得更多 – 你们一些人明知喝酒不对却喝;你们一些人咒诅;你们一些人是窃贼;你们一些人公然犯罪;然而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一次,一次又一次到这会堂里来。你们喜欢听我的声音,然而你们去抓住你们的罪不放手,你们的罪必然要定你们的罪。让我与你们的血无关;我不会把你们当作圣徒,与你们讨论问题,和你们说话,因为我知道你们不是,不会把你们所有都当作要上天堂,唉!你们许多人展开翅膀飞着冲下那深坑。哦!愿神拦阻你们,否则你们得罪的光要更显出你们的罪是更黑暗,更明显;你们听到的警告,在你们的定罪来到的时候,要使这定罪更压倒一切。

  但为什么定罪一定要来到? 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死? 为什么你们要犯罪? 为什么爱你的罪行? 我在我书房的煤气灯下经常看到可怜的飞虫,在窗户半开的时候飞进来,它们是如何撞击着火焰,它们跌落,但几乎还没有恢复力气,它们又再一次飞向灭亡。你们是这样的人吗? 你们只是虫子,没有智慧,没有知识吗? 哦! 你们不是,要不然你们就是可以被原谅的了。可怜的人,到我的救主这里来! 他依然愿意接纳你们。只要一个祷告就可以了。呼出这祷告。破碎的心他不轻看。看一眼他就成了。稍稍看为你们恳求的耶稣就可以了。圣灵,让他们看。哦!用你不可阻挡的力量,拉他们过来,让他们看和活过来。哦!这要成就。感谢神,这要成就。你们今晚要看,神要得到荣耀;尽管你们是“恶极了”,然而靠着宝血,你们要被完全赦免,我带着极大的感恩盼望耶稣所带来的这极大地赦免。愿主为他的名的缘故祝福你们,阿们。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