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讲章精选>正文

悔改不易 但值得渴慕

时间:2018-06-07 05:19:48    作者/供稿:麦克谦    来源:基督教讲章    浏览次数: 字号:TT

我曾耐性等候耶和华;祂垂听我的呼求。祂从祸坑里,从淤泥里,把我拉上来;使我的脚立在磐石上,使我脚步稳当。祂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赞美我们神的话。许多人必看见而惧怕,并要倚靠耶和华。 ——诗篇四十1-3
 

每一个悔改了的灵魂,回顾起神对他的救恩,都可以引用这几句诗。"我曾耐性等候耶和华"(字面意思是这样表达的)表达了一个灵魂被唤醒后,发现自己的危险处境和拯救盼望的所在时,那种极度的焦虑;"祂垂听,"形象地描绘了神的身体姿式:祂倾身向前,全神贯注,"听我的呼求":

祂从祸坑里,从淤泥里,把我拉上来;

使我的脚立在磐石上,使我脚步稳当。

祂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赞美我们神的话。

许多人必看见而惧怕,并要倚靠耶和华。

诗人说一个未悔改者的处境,就好像是一个人在祸坑里,在淤泥中往下陷落那样吓人;而把悔改比作立足在磐石上,脚步稳当,神使他口唱新歌。据此,我今天的讲章也要为你们描画一幅真实可信的图景,就是《圣经》所称为"悔改"之后处境和性情上的变化。从这段经文中我们可以得出两个简单但非常重要的结论。

1.悔改不易

要使一个灵魂从罪恶和撒但那里转向神,实在是太难,太超乎人的能力,只有神可以作为。因此在我们的经文里,这一过程的每一步都单单归功于祂:"祂从祸坑里,从淤泥里,把我拉上来;使我的脚立在磐石上,使我脚步稳当。祂使我口唱新歌。"神,只有神是悔改的成就者。祂创造了人,也只有祂才能使人在耶稣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从此能作善工。我们必须仔细地分析这工作的每一个步骤,才能对此有个透彻的认识。

诗人描写拯救的第一步是:"祂从祸坑里,把我拉上来。"相应的祝福是:"祂使我的脚立在磐石上。"

很难想像比掉进坑里,尤其是祸坑,或称毁灭坑里更令人绝望的处境了。约瑟遭遇的就是一例。这个坑的每一面都湿答答,灰濛濛的,几乎找不到出口。你竭尽全力往上爬,试图爬上去,到明亮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里,可是你在白费力气。你成了一个落入地心的囚犯,祸坑里的居民。如果你还没有悔改,这就是你的处境。你正躺在一个毁灭的深坑里,虽生犹死,跟被活埋了差不多。你行恶犯罪时,也就等于死在罪恶过犯中。你不可能爬上去,沐浴温暖的阳光,享受新鲜的空气,因为这个深坑已成了你的牢房。除非有恩典的绳索拉你上去,否则这个祸坑就会把你引到下一站,就是那个张开大口,《圣经》称为无底坑的地方。

如果你还没有悔改,这就是你的处境。你是在咒诅之下,"因为凡不照律法书上所记一切之事去行的,就被咒诅"(加三10)。你从来没有持续不断地作这些事中的任何一件,更不会发自内心去作,像为主而作的。而这些事唯有受神的呼召我们才能去作。你从来没有相信神的儿子,因此你已经被定罪了。"信祂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相信神独生子的名,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三18),就是说神的震怒从来没有离开过你。你生来就在震怒和毁灭的深坑里,靠自己永远也出不去,直到落入永恒震怒的无底坑里。

既然我们生来就在这个坑里,承受震怒和咒诅,我们怎么可能将自己解救出来?从一个地上国王的监牢里逃出来已经够难了,谁又能从永生神的囚房里逃脱呢?谁能从囚禁灵魂的咒诅坑里爬上来呢?谁能为过去的罪行挣来赦免呢?谁能将他过去一生中所犯的罪一笔勾销呢?看看你们自己的生活,你们的欲望和行为,我的朋友们,全是在忘记神,背离神,思想言行无一不与神作对。那么记住了,祂是无限公正的,祂从不说谎,也从不后悔。如果你以为你能轻而易举地把自己从目前这个可怕的深坑解脱出来,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你在那里,是为神的震怒而存留的。

第二步,既然你不能把自己从深坑中救出,立足在磐石上,你就更不可能把自己从淤泥里拉出来,稳稳当当向前走。祸坑象征了你生来所处的震怒,淤泥则代表你天性的败坏。约瑟站在干土坑里已经够糟了,而你落在淤泥里,更该是何等令人绝望,何等不幸!因为过去的罪而受咒诅已经够悲惨了,而你的情况更惨,因为你被败坏的力量拖得不断沉沦。每一次你挣扎,想从这种不幸的处境中拔出腿来,结果都会是陷得更深。你只要在里面,每一分钟都只会更往里陷,出来的希望更加渺茫。

想想看,我们说罪"积习已深",多么像你的双腿在淤泥里下沉!什么习惯不是积重难返,最终你完全成为它的奴隶。赌咒发誓的习惯如此,那些心里细微难辨的罪也是如此。它们操纵灵魂的力量每天都在增强。每一次新的放纵都使你的脚在邪恶的淤泥里更加不可自拔。虽然在成长的过程中你的情欲,热情和愿望也许会略微改变,但这些变化都不过象把一只脚从污泥里拔出来,又踩到另一滩污泥上,还是止不住直往下陷。

哎,一颗没有悔改的心简直就不可救药!什么大胆的想像能足够清楚地将它的狰狞形象描绘出来呢?你们这些心灵和生活都不肯改变的人,正视自己的心吧!如果我们今天所讲的信息能为施恩典的圣灵所用,说服你们认识自己的罪,你们就可以看见你们心里那个黑暗的角落。你们会发现你们的灵性堕落得如此深,你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宽恕自己,或更新自己的心灵。你们既不能立在岩石上,脚步又不能稳当。这不是像在祸坑或淤泥里又像什么?

悔改中你不可能走的第三步,是口里唱新歌。歌是内心喜悦和愉快的流露,所以雅各说:"有喜乐的呢,他就该歌颂"(雅五13)。巴比伦人征服耶路撒冷时,要拿那些被放逐的悲伤的以色列人开心,就叫他们唱歌:"给我们唱一首锡安的歌吧"(诗篇一三七3)。但唱一首新歌赞美神,则是信徒才拥有的特权。想到一位圣洁的神,心中就喜乐愉快的,只能是那些将脚立在磐石--基督之上的人。

当然未悔改的世界也有他们的赏心乐事,他们也快活地歌唱。但不同的是:只有不想到神的时候,他们才能快乐;只有忘却死亡和审判的残酷现实,他们才能高兴。把这些严肃的思想抛诸脑后,他们才能狂欢。正如伯沙撒王和他的一千大臣,他们欢宴,赞美金银所造的神。但当他们眼见神圣、无所不在的神,潜伏在门边的死亡,和死后的审判等等庄严的现实时,他们的面容改变了。就像伯沙撒王看见神秘的写字的指头时变了脸色一样。他们心意惊惶,腰骨好像脱节,双膝彼此相碰(但五5-6)。

信徒则不一样。圣洁的神是他歌唱的主题:"赞美我们的神。"看见死亡和审判,他不会中断这美丽的旋律。死亡前,他会开始唱一首歌;他从荣耀里醒来的时候,这首歌才唱完。没有悔改之人怎能有力量唱这样超自然的歌曲,在心里有这样奇异的快乐?快乐不能强求,尤其是基督徒的快乐。如果你没有得到赦免,不能称义,仍然作神的敌人,你哪能唱出赞美祂的歌?!《启示录》第十四章中,被赎的人们在宝座前,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一首新歌,作者说:"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第3节)。除了那些新造的人,别人学不会这歌。天使不能唱,因为这是被赎者之歌--就是那些曾经是罪人,神将他们变为新人的人所唱的歌。看哪,如果天使都不能够加入这永恒的大合唱,没有悔改,没有得赎的罪人又怎么能呢?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悔改都是一桩难于上青天的工作。人不可能,在神却没有难成的事。祂已经把岩石,就是主基督,给我们铺垫好。如果我们呼求,神的耳朵不会困倦,不会听不见。只要我们向祂寻求救恩,祂的膀臂不会不施行救赎。

2.从这幅悔改的画面上我可以推论:悔改是令人渴慕的。

祸坑之外,有震怒相待;岩石则是大山一般永不摇动的人生基础,"因为祂的保障是磐石的坚垒"(赛三三16)。如果你能想像被拉出这样的祸坑,站在岩石上,敌人鞭长莫及的那种喜悦,那么,你就能初步了解从震怒被拉入平安,从落在咒诅之下到站在基督的公义中,到底是怎样的特权了。站在基督的公义中,你就能称义,再也没有人,或天使,或魔鬼能够控告你了。

再设想一个人正在淤泥里,每一分钟都越陷越深。他被救了出来,放在坚实的土地上,脚下是笔直的大路,他的脚步变得稳当。如果你能想像他心中的欣喜,你就大概能了解被神从世俗的情欲、奢望、算计、关心、焦虑和罪的习惯中带出来,会是什么样子。在这些世俗的泥淖里你越陷越深,爬上来的希望越来越小。现在你能够爱神和属神的事,"能思念上面的事"(西三2);"神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哥后十5)。

再进一步,如果你能想像一个身带手镣脚铐的囚犯获得解放时,他的哀叹换成了欢歌,他心里是何等的喜悦,你就能了解一个未曾更新的灵魂的愁颜是怎样变成被赎者的轻松笑脸的。只有被赎者才能唱赞美的新歌。

你想像了这几个画面后,就会产生一个念头:悔改是值得渴慕的。基督的丰富无法测度。我可以在自然界搜寻个遍,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比喻;我也可以把悲惨所有的景况和突如其来的平安喜乐作完全的对比,结果还是无法确切地告诉你悔改所得的祝福。因为,"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前二9)。

我们且把从自然界借来的,只会把我们弄糊涂的比喻抛在一边,让我来直截了当告诉你这些比喻所代表的现实。

悔改中接受的第一件祝福是与神和好。"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罗五1)。一站在岩石--基督之上,就有这样的结果。罪人哪,难道你没看见,与一位被得罪,被遗忘,被藐视的神和好是值得渴慕的吗?难道你如此迷恋祸坑里的生活,宁愿作仇敌,受咒诅,而没有出来的愿望吗?如果是这样,告诉你救主的好消息就是白费力气。你看不见基督里的美善。

悔改中接受的第二件祝福,是一个圣洁的生命。"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一12)。败坏的人啊,你们的心因为积习太深的罪已经皱巴巴了吗?为什么你看不见一个圣洁生命值得你去渴慕呢?我不是问:限制和除去所有的嗜好,愿望和控制不了的情欲,你是否感到愉快,我知道对你来说这简直不可忍受。我只想问你,如果这些嗜好和愿望被改变,或其力量被夺去,以便使严谨圣洁的生活不再令人厌烦,而且给你带来喜乐和平安,你会不会觉得这样的事无可羡慕呢?难道你喜欢的不是那些满足你欲望的东西,而是欲望本身,以至于你根本不想成为新造的人?如果是这样,我就没有必要跟你讲那位使人成圣的救主。

悔改所得的第三个祝福,是一颗喜乐感恩的心。"我们藉着基督以神为乐"(罗五11),这是被赎者所唱的歌。天国的喜悦是用感恩和赞美来表达的;人间天国里那些悔改了的灵魂同样能感受这样的喜悦,能赞美我们的神。这感恩和喜乐长久不息,即使死亡床前的忧伤,死荫谷中的恐惧和可怕的审判也不能消除它们。所有这些在一起,证明悔改是值得渴慕的。

但我知道谈论悔改值得渴慕,对你们许多人是白费口舌。因为你们并没有感到不悔改的可悲,作震怒之子的不幸,和作败坏之仆的可怜。我们告诉你不义的人是在一个祸坑里,没有成圣的人会在淤泥中越陷越深,你却说你从来没有感到你的处境有什么可怕,你能享受生活,一向舒服轻松。哦,在未悔改者中你是最败坏的人了,你是在可怕的祸坑里啊!然而你对它的可怕还是一无所知。你在淤泥里,每走一步都在下沉。然而你还不肯警觉。你知道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相信基督,然而《圣经》告诉你你已经被定罪时,你还一点也不觉得害怕。你知道你的心从来没有更新没有重生过,可是《圣经》告诉你:"人非圣洁不能见主"时(来十二14),你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你使我联想起一个在暴风雪中出门的人,他远离家,远离避风雪处。每走一步,他都在漫天飞雪中陷得更深。一种奇怪的麻木在他的心上蠕动,死亡已经不再可怕。他的危险越来越大,而他的惧怕越来越小。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迅速地进入一种慵懒沉睡的状态,最后他跌倒了,静悄悄地睡去,永远不会再醒来了。同样,你的麻木,不是证明没有危险,而是说明你的处境已经危险可怕了一千倍。

《圣经》是真理,每一个未悔改的人都处在极其可怕的境地。如果你能透过神的眼睛去看,就会发现"祸坑淤泥"这样的词也无法表达它的可怕。"死亡的绳索和阴间的痛苦"也许更能描述你所见的。那么,请努力了解未悔改的不幸,知道你最可悲的一面,只有这样,你才能了解悔改是真的值得渴慕,悔改会把你带入基督的美善。

现在,让我们将这两个结论归纳一下:悔改太难,非神不可作它的作者;悔改值得渴慕,因为平安,圣洁,快乐全都以它为基础。听我的劝告,在诗人找到它的那条唯一的路上寻找它:"我曾耐性等候耶和华,"就是说,我焦急地等候祂;而祂,"垂听我的呼求。"你愿意寻求,祂更愿意垂听。岩石已经为你铺好,基督已经替你受死。我恳求你,今天就站在祂的义中。在祂里面,你将每天都是新造的人,一天比一天新。你将唱一首歌,赞美那爱我们的主。

你们那些有过与诗人同样经历的人,回首往事,你们可以说神将你们拉出了祸坑淤泥,使你们的脚立在磐石上,使你们脚步稳当,使你们口唱新歌。然后呢?接下来的诗句说:"许多人必看见而惧怕,并要倚靠耶和华。"在你们身边有多少人还没有悔改,他们还在祸坑里,淤泥中!那么就让他们看看,神为你的灵魂作了何等的大事!这样他们看见就惧怕,以免他们死的时候还不悔改,以免这样荣耀的改变永远不临到他们;以免他们死为旧人,仍作祸坑的居民,只有沉到永恒的深坑里去;以免他们一起为淤泥吞噬。这样,因为惧怕,他们能如你们一样悔改信主,在磐石上站稳,在基督里称义。

"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五16)。阿门。